『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中原戰旗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021 軍民

[字數:6297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7:00]




  聶自強用槍管點點翻譯的腦門,低聲說:“你去開門,如果敢亂說話,你和你的家人,一個也別想活命。”他這只是恫嚇之言,漢奸雖然可恨,但殺害婦孺的事聶自強是干不出來的。

  宋磊拿起桌上的一個白瓷茶杯,隨手一掰,一片小小的瓷片被掰了下來。拇指和食指來回搓動,細細的粉末飄然而下。他的眼睛盯著翻譯的脖子,一言不發。威脅之意已是不言而喻。

  屋內的眾人都看的呆了。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音。

  聶自強最先反應過來,他一腳踢在翻譯的屁股上:“快去!”

  門閂剛剛拔開,兩扇大門就被人蠻橫的推開。七八個特務打扮的人手里提著駁殼槍,嘴里叫嚷著擁了進來。當先的一個人身形彪悍,一個大光頭锃明瓦亮,兩顆大板牙突出唇外,十分的威風。正是西平特務隊長金大牙。

  翻譯叫道:“金隊長,你這是干什么?”他的語音微微的顫抖,也不知道是嘴里疼,還是被身后的兩支槍嚇的。

  金大牙看見翻譯,很是意外:“呦,是佟翻譯,這是你家啊?”正要四處搜查的特務見是隊長的熟人,都停下了腳步。

  佟翻譯口齒不清的說:“是我家,你們這是干什么?”

  金大牙說:“全城大搜查,你沒聽見槍聲?”他注意到了佟翻譯高高腫起的臉頰,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是誰干的?下手這么狠!”

  金大牙身后有人知道擂臺上的事情,趴在他的耳邊,悄聲告訴了他。

  金大牙哈哈大笑。他拍著佟翻譯的肩膀:“老佟,你也真夠倒霉的。”

  佟翻譯捂著臉,喏喏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金大牙圍著佟翻譯轉了一圈,拍拍他的肩膀,又捏捏他的脖子,說:“還好這一掌不是砍在這里,不然春水司令官就要另找一個翻譯了。”說完,又是哈哈大笑。

  一旁的特務們也都毫無顧忌的笑了起來。

  佟翻譯氣的滿臉通紅,腫脹的一邊已經是紅的發紫了。www.SYZWW.NET他指著金大牙,手指微微的顫抖,嘴里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佟翻譯平時膽小怕事,在老百姓面前還可以小小的威風一下,但西平的軍警面前,卻從來不敢囂張。可以說,這個翻譯讓他當的十分的窩囊。現在被金隊長取笑,也只是氣的渾身發抖,卻不敢當場發作。

  金大牙并不理睬佟翻譯,一揮手,招呼過來手下:“走,我們去別處看看。”嘴里笑著,走出了大門。

  屋里屋外的人同時松了一口氣。

  凌晨時分,三人才離開佟翻譯家。向任氏商行潛去。

  聶自強沒有殺佟翻譯。他牢記著任老先生的八個字。而且留下佟翻譯,今后說不定還有用處。

  任氏商行臨街的是一座磚木結構的三層高的小樓,樓后有五間庫房,占地面積廣大。

  三人翻過后院的院墻,向前院潛去。剛走了幾步,草叢中便有人低聲問:“聶少?”

  聶自強一驚,立刻蹲了下來,手里的槍指向草叢。隨即反應過來,也低聲問道:“是五哥么?”

  草叢中站起來一人,正是任五。他走到聶自強的身邊,說:“小姐讓我留下來等候聶少。白天鬼子偽軍搜查的太嚴,我估計你們會在晚上來。”

  聶自強問:“小姐們呢?

  任五:“兩位小姐槍響之前就出城了,她們身邊還有人,不會有危險的。”

  聶自強點點頭,沒說什么。鬼子現在正在拉攏任家,白氏姐妹的身邊又有人護衛,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任五說:“我們先進去休息吧,鬼子每次全城戒嚴,都要持續三四天。等風聲過去了,我再送你們出城。”

  回到李莊已經是三天以后。聶自強三人來到村口,全都愣住了。

  平時寂靜的村莊,此時顯得有幾分詭異。街上東一堆,西一伙的全都是人。大家切切私語,目光不住的向李自平家的方向瞟著。www.syzww.net偶爾有幾個農民打扮,背著步槍的小伙子出現,眾人便一哄而散。在遠處又聚集在一起,繼續低聲的談論著。

  聶自強注意看了一下,背槍的全是生面孔。他向劉正和宋磊打了個眼色,示意兩人戒備。慢慢的向村里走去。

  來到李自平家門口,聶自強長出了口氣,松開了衣襟了握著槍柄的手:門口劉陽和一個不認識的人面對面站的筆直。目不斜視,三八大蓋上的刺刀寒光閃閃,竟然是在站崗。

  看到聶自強,劉陽一聲歡呼:“隊長回來了!”迎了上來。

  院子里沖出幾條人影,李自平,文章,宋福。。。。。看到大家一個不少,聶自強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眾人把聶自強三人擁進屋里,七嘴八舌的問候。聶自強簡單的應付著,又向大家介紹了宋磊。才看著李自平,微微點點頭。

  李自平向大家說:“都散了,隊長剛回來,要好好的休息。劉正,你帶宋磊去安頓一下。”

  等眾人散盡,聶自強才問道:“自平,村里是怎么回事?背槍的又都是什么人?”

  李自平笑著說:“那些都是我們新招的隊員。你不在的這幾天,趙義周太陽他們回村把我們要的人都招齊了。一共二十六個。這幾天正在組織訓練。村里也沒什么,就是老百姓對我們很好奇,又有點怕我們。過幾天熟悉了,自然就好了。”

  聶自強沉吟半晌,才問道:“隊員們的住處都安排好了嗎?”

  李自平說:“安排好了。分別住在六個老鄉家里,說好了每個月一塊大洋。”

  聶自強點點頭,沒有說話。

  文章看出他的擔心,笑著說:“這沒什么。老百姓對帶槍的人都有幾分敬畏之心,這也是人之常情。只要嚴格軍紀,和他們相處融洽,慢慢的就會成為一家人。”

  聶自強這才露出笑容。知道是自己的隊伍,再想想村民的反應。他真的很擔心在這里能不能長期的駐扎下去,經過文章的解釋,他才心中釋然。在軍民關系上,文章是真正的專家,他說的話,應該不會錯。

  李自平說:“村里的三伯說要來拜訪你,你看。。。。。”聶自強知道,李自平說的三伯應該是村長一類的人物,看來他已經同意隊伍駐扎在這里。

  他說:“明天,帶上幾樣禮物,我們去拜訪三伯。”

  這一天,三人研究隊伍的建設問題,一直到深夜。

  三伯是一個年逾花甲的老人,一身粗布衣裳,花白的胡子亂糟糟的,消瘦黧黑的臉上滿是皺紋。背也有點陀了,手里一根棗木拐杖磨得紫紅油亮,看來已經用了很多年了。

  他站在院門口,看見聶自強和李自平一前一后走來,趕緊迎上幾步,艱難的微躬著身子,臉上擠出有些討好的笑容,說:“長官。。。。。”

  聶自強一把扶住了他,笑著說:“三伯,快別這樣。叫我自強就行了。”

  三伯笑的更加謅媚了:“不敢,不敢,長官快請進屋。”

  聶自強見他堅持,也不勉強。扶著三伯的手臂:“我們一起進去吧。”帶著李自平,走進了屋內。

  這是一間普通的農舍,幾件簡單的家具古老而陳舊,看得出來,屋里特意打掃過了,比起一般的農家顯得干凈了幾分。炕上放著一張矮腿的炕桌,擺著紅棗花生等幾樣土產。

  三伯把二人讓到了炕上坐好,拿過早就準備好的飯碗,倒上了熱水。聶自強看著褐色的水,喝了一口,是甜的!他的眼睛微微有些發酸:看來三伯為了招待他,把只有女人坐月子才能吃上一口的紅糖都用上了。

  他接過李自平手里的禮物,送到三伯身前,說:“三伯,這是我帶來的一點東西,您老收下。”

  三伯趕緊把紙包推開,連連擺手:“可不行,可不行!哪敢收長官的東西。”好像這不是禮物而是炸彈一樣。

  李自平在一旁笑著說:“三伯,這是我用自己的軍餉買的,你就收下吧。”

  聽李自平這么說,三伯遲疑著想伸出手去,卻又不敢。

  聶自強拿過了禮物,放在炕角。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三伯,我們住在了村里,給你們添麻煩了。”

  三伯嘿嘿一笑,有些苦澀:“沒什么,莊戶人家,空房子還是有一點的。”

  聶自強一點都沒有感到意外,如果是自己的村子住進了一群不知善惡的大兵,自己也不會放心。他笑著說:“三伯,有什么困難么,說出來,我們大家一起解決。”

  三伯沉默了下來。他拿起煙掏出旱煙,裝滿了煙袋。李自平拿出卷煙遞了過去,三伯搖搖頭,點著了煙,抽了兩口。在迷蒙了煙霧中,他目光躲躲閃閃的說:“俺們村子今年的糧食收成不好,只有去年的七八成,到春上,就要有幾家斷頓。。。。。。。”

  聶自強明白了他的意思,打斷了他的話:“三伯,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不會動村里的一顆糧食。就算是要,也會公平買賣,現金交易。”他微微一頓,又說:“如果來年村上有什么問題,我們也會盡量幫助。”

  三伯的臉上露出喜色,懸了幾天的心終于放了下來:“那就好。俺是莊戶人,不會說話。長官別見怪。”

  聶自強笑道:“你太客氣了,今后我們就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三伯盡管開口。”他看看屋里,有些意外的說:“家里人呢,都到哪去了?”從李自平的話里,他知道三伯家里有七八口人,這是卻一個也沒看見,不禁有些意外。

  三伯抽著煙,又是嘿嘿一笑,沒有說話。

  李自平說:“農村的規矩,家里來了貴客,女人和孩子是要回避的。”

  聶自強笑著說:“今后我們還要常來常往,不能算是客人吧?”

  聶自強在李自平的配合下,有意的說一些風趣的話,融洽和三伯的關系。三伯放下了心里的一塊大石頭,臉上的笑容也漸漸多了起來。

  三人言談甚歡,時間已經接近中午,謝絕了三伯的留飯,兩人出了院門,向隊部走去。剛剛轉過街角,就看見李自平家門口圍著一群人,吵吵嚷嚷的,還夾雜著女人的哭喊聲。

  聶自強心中一緊:出事了!加快了腳步,向前跑去。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