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中原戰旗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011 回家

[字數:5897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7:00]




  李自平聽他說的有趣,忍不住八卦了一下:“什么叫說謊的最高境界?”

  聶自強一本正經的說:“說謊的最高境界,就是說的全是真話,只有最關鍵的地方說了謊,這樣是最不容易被人察覺的。www.SYZWW.NET

  李自平說:“那你是怎么察覺的?”

  聶自強得意的說:“我是誰啊,我多聰明啊。”見李自平無動于衷的樣子,聶自強覺得和這個不懂幽默的家伙真的沒什么共同語言,他有些意興闌珊的說:“我們剛進去的時候,這個文章一言不發的看著我們,有點太鎮定了。要知道,一個人面都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特別是隨時可以要自己命的陌生人,是很難做到這么鎮定的。可是在他的眼神里,我看不到一絲的慌亂,這說明,他有過相當程度的歷練。絕不是像他自己說的,僅僅是個教員。”

  李自平搖搖頭,說:“這只能算是疑點。”

  聶自強說:“是的,這只是疑點。他真正的破綻是說到狼牙山來找八路軍。在北平那種大城市,國軍的影響要比八路軍大的多,可他不去參加國軍,偏偏來找八路軍,這說明他對八路軍有相當程度的了解。

  李自平想了想,說道:“也不是很有力的證據。”

  聶自強自信滿滿的說道:“最重要的一點,他的手上有槍繭!”

  “槍繭?”身為老兵的李自平自然知道槍繭是什么。

  “對,雖然他很快就察覺到我的目光,把右手藏在了身后,但我絕不會看錯!”

  “對八路軍很了解。。。有過歷練。。。槍繭。。。。。。”李自平一驚:“你是說他是八路軍?”

  聶自強搖頭晃腦的說:“雖不中亦不遠矣。”

  李自平問道:“那我們。。。。”

  聶自強說:“等他的傷好些,把他送到三連去。他現在的身體經不起折騰。www.syzww.net

  劉正,劉陽,宋福三人組成三角陣型,毫無聲響的向一座小山包潛去。

  基本的戰術動作都已經練習過千百遍了,而這種整合訓練,卻是剛剛開始。三人借著地形的掩護,匍匐前進,據槍瞄準,動作嫻熟。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相互間的配合也是十分準確到位。

  聶自強和李自平在小山上看著他們,滿意的點頭。李自平是對訓練的效果滿意,而聶自強想的更遠,自己手下的戰士作戰技能掌握的越全面,將來在戰場上活下來的機率就越大,自己對他們的擔心就越少。

  正看的津津有味的時候,卻見放哨的趙義慌慌張張的跑過來,立正敬禮:“報告隊長,山下發現大批的鬼子。”只和鬼子對上過一次,還一槍未發,突然發現大批的鬼子,也難怪他慌張。

  聶自強的心里也有點沒底,說:“走,我們去看看。”李自平打了個呼哨,招呼來劉正三人,一起往山頂跑去。

  公路上,鬼子排著四路縱隊,膏藥旗一面接著一面,踏起的塵土遮天蔽日,隊伍前后無邊無沿。像鋪天蓋地的蝗蟲一樣,向著北方前進。

  聶自強一伙人趴在山頂上,看的目瞪口呆。

  周太陽數著過去的山炮,當他數到十的時候,李自平臉色很難看的說:“別數了,至少三千人以上,一個聯隊的編制。”

  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么多?小小的狼牙山,塞進這么多鬼子,日本人這是要干什么?

  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聶自強,目光里只有三個字:怎么辦?

  聶自強嘴里叼著根草棍,滿不在乎的說:“怎么辦?就是一個字:跑!”他帶著眾人慢慢的退下山頂。

  到了山腳下,聶自強長長的出了口氣:如果說不緊張,那是騙鬼的話,他的心現在還在怦怦亂跳呢。他說:“現在回去收拾行裝,我們馬上離開狼牙山!”

  劉陽一愣,說:“離開這里?我們的訓練還沒完成呢。”按照計劃,他們至少還要在這里訓練半個月。

  聶自強輕輕拍了這個實心眼的家伙腦門一下:“你要留下就自己留下,我們是要走了。”

  劉陽嘿嘿一笑,說:“別啊,還是一起走吧。”

  他們并不知道來了這么多鬼子的原因。原來。在九月初,鬼子對狼牙山進行了一次掃蕩。他們派出一千余名鬼子和近三千的偽軍,兵分三路,進攻八路軍的根據地。可是,戰斗進行的完全出乎鬼子的預料。開始的時候,鬼子沒有遇到一點抵抗。但越接近狼牙山的中心地帶,阻力就越大。到后來,簡直就是在原地踏步。八路軍的小股部隊,依據險要的地勢,有效的遲滯了鬼子的進攻。與此同時,跳到外圍的大部隊對鬼子的補給線進行了毀滅性的打擊。但當鬼子缺糧少彈,開始撤退的時候,八路軍進行了反擊。鬼子傷亡慘重,甚至左路殿后的三百多鬼子被全殲。鬼子吃了大虧,開始計劃著報復,他們從戰力強悍的19師團抽調了一個齊裝滿員的聯隊,開進狼牙山,企圖一舉殲滅八路軍的主力。

  回到駐地,聶自強命令大家加速整理行裝,十分鐘后出發,鬼子短時間內倒不可能來,但他要培養部隊雷厲風行的作風,所以只給了十分鐘。

  李自平說:“我們忘了一個人。”

  聶自強說:“誰?”隨即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文章。

  聶自強皺著眉頭,沉吟道:“現在把他送回三連已經來不及了,為今之計,只有帶著他走。”

  李自平說:“帶走?恐怕不好吧。”這只隊伍是聶自強一手拉起來的,可以說是他的私軍。現在摻雜進一個有主義的人,很可能影響到聶自強對部隊的控制。但他做夢也不會想到聶自強和共產黨有那么深的淵源。

  聶自強不理李自平話里的意思,說:“對,帶走!我們不能把他留給日本鬼子。”語氣十分肯定。聶自強已經決定,李自平也沒有再說什么。兩人來到文章的房間,向他說明現在的情況。文章的表情十分鎮定,沒有一絲一毫的驚慌。當聶自強提出要帶他一起走的時候,才微微動容,有些感動的說:“我身上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只有腿上還沒有愈合,如果長途跋涉,只怕。。。。”

  聶自強對李自平說:“讓他們綁個擔架,我們抬著文章走。”

  李自平立正,敬了個標準的軍禮:“是。”平時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是很隨便的。李自平在用這種方式告訴文章,聶自強在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

  夜幕降臨,聶自強一行人在冀中平原上悄無聲息的行進著。

  劉正在隊伍的前方作為尖兵,李自平在后面任后衛,中間的人輪流抬著文章。八個人快速而機警的前進。現在的他們,和來時已經完全不同,經過近三個月的艱苦訓練,他們已從剛放下鋤頭的農民,成長為合格的士兵。雖然還沒有經過戰火的洗禮,但一股肅殺之氣,已在隊伍中逐漸形成。

  高粱和玉米已經收割,使聶自強他們基本上沒有了在野外的藏身之地,他們只好借助村邊的柴草垛,經過嚴格的偽裝,來躲避人們的視線。仗著眾人對農村生活的熟悉和偽裝技術的扎實,才沒有暴露。

  這一晚,隊伍走過唐縣,淡淡的月光下,巍峨的城墻如同一尊怪獸,盤踞在那里,只有幾只火把在城頭閃耀著。

  聶自強呆呆的看著縣城,想到了兩個多月前的如意酒樓,但腦海里更多的是兩張巧笑嫣然的如花容顏。

  聶自強命令隊伍原地休息,大家都坐了下來,吃著干糧。李自平趕了上來。他站在聶自強的旁邊,嘆了口氣,說:“唉,也不知道白家姐妹怎么樣了?那件事對她們會不會有影響。”

  聶自強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以為這個悶葫蘆的腦子里只有殺鬼子報仇呢。

  李自平被他看的有點不好意思,說:“別這么看我,我也是正常的男人,也喜歡看漂亮妹子。”

  聶自強說:“是啊,那么漂亮的女孩,誰又能忘呢?”他狹促的問:“你說是姐姐好,還是妹妹好?”

  李自平毫不示弱的反擊:“怎么,你還都想要啊?”

  聶自強完全呆住了,這還是那個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李自平么?想不到他還有言辭鋒利的一面。聶自強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李自平有些得意的一笑。開槍擊斃了鬼子司機后,特別是離開狼牙山,進入平原地區,看到熟悉的田野和村莊,他的心結已漸漸的解開,他把對亡妻的思念深深的埋藏在心底,死者已矣。活著的人更應該做的是為她報仇,而不是活在無盡的思念之中。

  看著露出笑容的李自平,聶自強感覺到了他心境的變化。他拍拍李自平的肩膀,說:“這就對了,今后,兄弟們一起殺鬼子,我們一定會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去!”

  李自平重重的點點頭。

  聶自強轉頭看著唐縣的城墻,加了一句:“不過,那姐倆確實挺漂亮的!”

  李自平愕然。

  回到小王莊,是凌晨時分。眾人摸黑進了劉正家,也沒有點燈。劉正把大家隨身攜帶的肉脯和干糧掰碎,熬成一鍋糊糊,幾天來,大家才終于吃上一口熱食。

  劉正走到聶自強身邊,悄聲說:“隊長,我們快沒錢了。”事實上,八十多塊大洋能堅持這么長時間,已經很出聶自強的意外了。

  聶自強看了看黑暗中一張張年輕稚氣的臉龐,說:“我們缺的不僅是錢,缺后勤,缺醫療,缺情報,缺根據地。事實上,我們什么都缺。”

  眾人茫然相顧,在他們單純的想法里,訓練完成了就打鬼子,事情就是這么簡單。可是聽聶自強一說,才知道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看來,隊長已經胸有成竹了。可是隊長也只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小伙子,他怎么考慮的這么周詳?

  看著大家敬佩中略帶疑問的眼神,聶自強暗暗苦笑:在原來的世界中,自己沒有任何親人,如果凡事不想的周全一些,恐怕遲早要凍餓而死。

  聶自強對大家說:“在這些問題中,錢的事情是最好解決的。過兩天,我帶你們去吃大戶!”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