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秦歌一曲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桑紋錦失勢

[字數:5578 更新時間:2013-11-21 13:39:00]




  “我不見笑,我想請女相大人一件事!”桑紋錦怒喝著。女相卻是一臉的平靜,她揮揮手,幾個小秘書就過來,把女相大人的辦公空間給徹底的隔開了。然后女相才道:“淡定!”

  桑紋錦怒道:“我怎么可能淡定,你說的容易,你到沒到過奴隸市場,你有沒有看到、聽見、見到那些給拆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人的哭聲叫聲?我們北秦是什么?是禽獸之國嗎?”女相要死不活的說道:“桑部長,你言重了!”桑紋錦道:“言重?那是你沒有看到我看到的!”女相平靜道:“那桑部長,你看到這些奴隸是怎么獲得的么?”桑紋錦一滯。

  女相道:“這么說也許過分,但就是如此,我們北秦的**,在前方辛辛苦苦的打仗,好不容易抓來的戰俘,可能你看那些人給拆的妻離子散覺得可憐,但是我要告訴你,他們的男子,給把刀就能殺人,他們的女人,十年可以生下十個以上的孩子,雖然會有五到六成的孩子死去或早夭,但一樣會有一個可觀的數字!一不留神,他們就會形成一個戰斗力。特別是那些匈奴人!”桑紋錦道:“他們都是匈奴人嗎?”女相道:“匈奴是一個代稱,不是指是不是匈奴人,你看的也許只是一個質樸單純的牧人,一個野人,但匈奴人只要拉他們到自己的隊伍里,一年不到,他就是一個匈奴人,對于這樣的人……你覺得我們要仁慈的對待嗎?”

  “管理,我們可以加強管理……”桑紋錦有點無力了。雖然她也是一個強勢的人,但是在女相的面前,卻是感覺到十分的無力。女相更加輕淡的笑了:“為了滿足我們缺少的官員數量,我們三月和十月進行了兩次的大考,就是這樣,我們還有很多的軍校生給強制的轉成了文職,我們的管理人員不足呀,事實上,如果管理的人員真的那么足,那我們在中山國,也不至于那樣的動手了!這樣,你拿出五千墨家學子給我當官,我就滿足你這個要求!”

  桑紋錦更是無語了……墨家已經在用最快的速度教導學子了,但是這哪是一朝一夕的事。說白了,墨家缺少足夠的學子,北秦缺少官員!這個缺額之大,是現在北秦難想的。由于管理人員的不足,北秦只好采取了一種**的方法,那就是在中山國進行大殺特殺,與其管理不到位而引起種種的問題,那么還不如把大量的中山人直接**,如此一來就可以解決這個官員不足的問題。既然沒有那么多的百姓,那自然不用官員來治理管理了,一切可以慢慢來。這雖然殘忍,卻也是一個實際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北秦不是沒有人才,但速度慢了一點罷了,只要假以時日,就可以湊出足夠的官員,在這個時間可不等人,避免麻煩,殺人!

  女相見桑紋錦無語,她又笑了,道:“桑部長,你看見那些奴隸的不公平待遇,的確是一個理由,但那并不影響我們北秦的利益,君侯說的好,一切,講的是利益,有好處,那自然是好,但是沒有好處,我想我不會干的,君侯也不會干的,而你們墨家,雖然兼愛,但也不是連冰僵的蛇也會去愛吧,我們北秦的小學課本里有一節文章,叫農夫與蛇,我記得你是負責教育的,這個故事你不知道嗎?”是的,現在從事奴隸貿易,是可以得到大錢的。

  而要給奴隸那些這個權那個保護的,無疑會要反過來的,倒支一大筆錢。北秦國已經過了那種起步的階段,現在要走的是,資產擴大化道路,北秦要把國民都變成富人,但一個國家肯定要有一群默默工作的底層人物的,不然那可怎么行。我們看一個國家干凈,那是因為總會有人管理那些最骯臟的活兒,道路和干凈,就必然有清潔工,家家戶戶的干凈,就有倒夜香的。這是不可避免的。國家也同樣需要這些。為了讓原先的北秦國人站起來,富起來,成為北秦堅定不可動搖的一個階層,那就必然的要有一群低下的人去工作!

  就算是號稱戰斗民族的斯巴達人,也是一樣有著希洛人當他們的后勤輔兵!漢武帝的對匈奴大戰,那浩大的遠征,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在那些出塞騎兵勝利的背后,是五十萬步軍在運送糧食。淮海戰役里,也是無數的小獨木車推著食物送上了前線戰場,這才讓**八十萬大軍反敗在了**六十萬之下。一方有著足夠的補給,一方沒有,強弱不言可知了。

  待到了桑紋錦退下,女相猶豫一下,對身邊的女秘道:“去請國防部的白部長和柒部長來。”在女相的命令下,很快的,一身藍色軍裝的白輿、柒金繭就進來了。兩人一臉的笑意。

  此時,白輿也好、柒金繭也罷……已經徹底的給北秦的這種生活腐化了。他們手掌著國家的大權,這就和玩經營游戲一樣,看著國家越來越強,越來越大,靜下心來,細微的一個體會手中的那燙人的力量,什么疲勞都會不翼而飛。此二人已經是志得意滿,并且,北秦侯下令進行的秘密研究也快出來了。在這樣的條件下,兩人喜不自禁,就等著研究出來,好得一個爵位。聽到了女相的招喚,這可是不能拒絕的。那可是北秦的第二號人物。

  兩人進來,女相也沒有擺架子,但她已經不用做這種多余的事了。自打北秦女相在北秦侯征西的時候,搬倒了大夫人就注定了女相的地位不可動搖。想當年,猗漣大夫人何嘗不是一方人物,誰不得給一個面子。可隨著北秦侯立女相位,一切就不同了,當女相開始搬動猗漣后,她就是北秦國真正獨一無二的第二實權人物!輕輕一指,女相只說一個字:“坐!”

  白輿、柒金繭兩人呆了呆,然后老老實實坐下,白輿道:“這個大人……我們……”

  “和你們的本職工作無關!”女相先這樣說,然后微笑著道:“兩位進入國防部也有日子了吧!”白輿、柒金繭道:“有一年多了。”女相道:“那工作還好嗎?”柒金繭笑道:“勞女相掛懷,好的很!”女相點點頭,她的身體忽然向后仰了過去,默默的,之后道:“我的身體越來越不好了……你們知不知道?”白輿、柒金繭頓時一起發呆!女相嘴角抽起一笑道:“算了,不說這個了,我聽說你們墨家開過不少的小會,是不是?”白輿、柒金繭兩人再怔!女相一點也不容的道:“我知道的不多,至少前幾次的小會我一次也不知道……”

  這下可讓人發毛了……女相的這話意思,也就是說,前幾次不知道,那就是后面的全知道了!都知道北秦女相是一頭吃人都讓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母大蟲,感情真是如此。在不知不覺間,墨家里竟然有了北秦女相的人……一個學派進入到朝堂上會必然的變質,這是遲早的事情,但就目前的這個速度來講,卻也未免有點快了。但墨家人上交的公費越來越少,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早前,官員的薪金還不是那么多的時候,墨家都能交出上百萬元的巨款,現在的墨家,官員人數那么多,有先前的墨家學子,也有后來的入學者。但交出的公費卻還是數百萬左右,也就是說,到目前為止,墨家的人數增加了,但交的錢卻是少了。

  這還是國府的官員薪金一漲再漲的情況下。(電腦 閱讀 w w  w.1 6 k XS.CoM)現在的北秦女相的月薪已經達到了三萬五,其它的官員薪金過萬的也是不少。如此猶自是少!可見墨家的本質已經變得多大了。

  在過去,陸承軒和夏柔都會上交大筆的錢,但是現在去……這兩人幾乎就不交錢了!美其名曰要養孩子,雖然這是事實。

  白輿道:“女相大人,您……”女相見這兩人都有點毛了,當下笑道:“不要氣,我也是剛剛遇上了一件不順心的事,你們知不知道剛才桑紋錦來找我了?”白輿、柒金繭頓時在心里大罵桑紋錦,沒有個屁事來**相的麻煩!卻聽女相道:“事情其實也沒有什么,你們現在接觸到國務的越多,對我們北秦的戰事怎么看?”柒金繭道:“戰局一片的順利,燕國有救援的心思,但讓第一集團軍給嚇回去了,趙國根本不敢動,魏國更是當什么也看不見!”

  白輿也是興奮了起來,道:“情報上說,中山人跑遍了幾個大國,聽說還要找楚人想辦法,真是說不出的可笑!”由于為了讓國防部慢慢上軌,所以越來越多的一些情報交到了國防部的手里,這也讓白輿、柒金繭由開始被糊弄的感覺到現在越來越可以把握到時局的快感!

  各國的反應無不在北秦諜報員的探查之中。每年,都會有一批優秀的北秦學生兵給劃到情報里面去,他們不是進入了保密局,就是加入了星斗暗衛。加上各商隊的配合,和北秦對商務的掌握,北秦的情報也越發的強大起來了。中山自打受到北秦的攻擊,向北秦派出了兩批使者,下場是不言而喻的。北秦軍不打也就算了,當北秦決定要開打的時候,那立時就是暴風驟雨的狂浪而擊!說白了,那就是滅國!哪有一句的客氣。到現在為止,除了趙國主動先打北秦軍,其它無不是北秦先主動的出擊,當然,話不能那么說的。雖然打中山是北秦先動手,但也占了一個理字,北秦侯大吼出,中山人欺我**!君辱國恥!大仇不得不報。

  有這一條,也就什么都可以說得通了。話說北秦侯的丫頭才一歲大,你中山國就跑來提親,這也的確是太不上道了。所以現在北秦軍打過去,其它國家無話可說……趙國還要休養,魏國還要建筑,齊國現在和北秦的關系好,沒必要找那個不自在,只有燕國有心,但是燕國的軍力卻是太那個點了……北秦往代城一放一個軍團,徹底讓燕國啞炮了!

  在這種情況下,中山國也不好講話,說到底,北秦派出來的只是一支微不足道的偏師,只是五千多的兵力,人數來講,少到位了,在這樣的情況下,諸國還沒有形成那種懼怕!

  而且這次的戰斗時間很長!過去北秦軍打仗,飛馳往來,快的驚人,往往會在很短的時間里就取得非常大的成就,可是同在卻是不同。從七月出兵,到目前為止,才打了兩場大戰。

  先是打了一場野戰,中山國以為北秦軍少,就用兩萬打北秦的五千之軍,也是要看看北秦軍的真正實力,結果死傷了足足七千人,**徹底垮了下來。大敗的中山軍大步后退,北秦軍也沒有采用狂猛的打法,而是靜靜的等著,當中山軍等不了了,自動出來戰斗,這才一舉殺敗了中山軍,隨后攻下了鴻上塞!雖然說北秦軍進行了令人發指的野蠻屠城。可是話要說回來,畢竟這是一座軍事城堡,里面的真正平民并不是太多,最多是一些小商販子可憐了。

  隨后,北秦軍是慢慢的進行,戰斗也沒有真正意義的打響!中山軍正在向趙國乞和,要求和趙國一起出兵對抗北秦軍。在這個問題上,趙國卻是拒絕了。不是趙軍不想答應,而是在這次的戰斗里,北秦的第二集團軍死死壓著趙國,不讓趙國亂動,趙國一亂動,北秦軍幾個野戰師團立時就可以殺到趙國的腹地,那時趙國的損失之大……在這可能**的威脅下,趙軍不敢動!這也是北秦才可以打的仗!古代戰國,之所以無法滅國,就是怕我打這個國家的時候,另一個國家從邊上來撿便宜。但北秦卻是利用軍力的強大而達成這一點,先滅中山國。

  女相聽白輿、柒金繭兩人的確是關心到了戰局,她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這種改良生產出的墨鏡會讓女相的眼睛舒服一點,她道:“那你們對我軍在中山的殺戮怎么看?很多人死呢……”中山的戰局并不是真的停了下來,而是北秦軍一步步的前進著。這一步步里,每一步都帶著滲人的血漬,很難說北秦軍在做什么,但****的空白地卻說明了一切。

  殺人,就是殺人,只是這種事是不會有人在意的,一個個的村莊和鎮甸就是這樣在北秦軍的屠刀下消失了,所有的財物給洗劫一空,一支支商隊從后面過來,收購士兵們的戰利品,大量的人肉成了食物,成了軍糧……這是高層才知道的秘密!不會有人知道這里面暗藏的**云。但這也的確是鍛煉人,這讓原本還有一點良知的白輿、柒金繭二人已經心如鐵石了。

  假如你每天接到的死亡消息都是這樣的,那你也會麻木的。畢竟,一切僅只在紙面上。

  所以白輿、柒金繭很麻木道:“這是**需要!”而且柒金繭更是放言道:“并且我們正在研究一些新式的武器,一經成功,會成為我軍的秘密武器,作用巨大!也會更加的方便我軍殺人!”女相對兩人的態度滿意,她道:“那你們對我們北秦的奴隸法案有什么看法?”

  白輿警惕道:“這是政事,我們國防部是軍職,兩者已經不相關了!”女相道:“不要緊,說說,這里沒有什么硬**的要求,只是我想聽聽!”既然女相這樣說話了,所以白輿只好道:“說實話,下官覺得,這很正常,我們北秦的人力太缺乏了,能用奴隸來解放一些下層的勞力,這對我們北秦是一件好事,可以讓我們北秦的發展更快起來!”女相笑了:“你們不覺得這有違你們墨家的仁道么?”柒金繭道:“話說回來,他們是奴隸吧,是北方的奴隸吧!君侯有說過,那些北方的奴隸野人,如果我們不收,那就會成為匈奴的水,是他們的兵源!”

  女相鼓勵道:“所以呢!”白輿明白過來接口道:“所以這也是軍事,我們當進行這種方法,可以削弱我們的敵人,同時又可以加強我們的自身!”女相點頭,道:“墨家還是有點東西的,所以說君侯慧眼如炬,很好,我想,桑部長是一個很好的人,但她的心太軟了,再讓她掌著你們墨家的權柄,不利于墨家的長久發展,如果你們再要開會,可以好好論一下!”

  于是,在女相的這次推動下,又一次的墨家大會召開了,但這一次卻是出人意外。

  其一,水鏡給桑紋錦打發追北秦侯去了,所以她不能站出來挺桑紋錦,因為水鏡的身后是北秦侯,她只要撅著**說句討好的話,就能得到北秦侯的支持,但現在水鏡不在……

  其二,桑紋錦的這種風氣也的確是讓一些墨家人不滿,你自己一個人清高也就算了,何必得罪不該得罪的人?甚至有的墨家官員們也想要購買奴隸,有桑紋錦這樣擋手,那自是不好。在這一番的權利斗爭中……桑紋錦落敗,她失去了領頭的職責,甚至**的交出了她管理的墨家公費,這筆公費立時給陸承軒管理……實質上也是落入到了夏柔的手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