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1471-1480

[字數:15933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5:00]




  [1471]

  據調查(本人調查),最裝牛的傻人,與人接觸時,一般不會被識破。

  而最裝傻的牛人,在與人接觸時,一輩子都不會被識破。

  魏忠賢就是后者的杰出代表。

  許多人評價魏忠賢時,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說大明江山,太祖皇帝,怎么就被這么個文盲、傻子給廢掉了。

  持有這種觀點的人,才是傻子。

  能在明朝當官,且進入權力核心的這撥人,基本都是高智商的,加上官場沉浮,混了那么多年,生人一來,打量幾眼,就能把這人摸得差不多,在他們面前耍花招,那就是自取其辱。

  而在他們的眼中,魏忠賢是一個標準的老實人,年紀大,傻不拉磯的,每天都呵呵笑,長相忠厚老實,人家讓他干啥就干啥,欺負他,占他便宜,他都毫不在意,所以從明代,直到今天,很多人認定,這人就是個傻子,能混成后來那樣,全憑運氣。

  這充分說明,魏公公實在是威力無窮,在忽悠了明代的無數老狐貍后,還繼續忽悠著現代群眾。

  在我看來,魏忠賢固然是個文盲,卻是一個有天賦的文盲,他的這種天賦,叫做偽裝。

  一般人在騙人的時候,都知道自己在騙人,而據史料分析,魏公公騙人時,不知道自己在騙人,他騙人的態度,是極其真誠的。

  在宮里的十幾年里,他就用這種天賦,騙過了無數老滑頭,并暗中結交了很多朋友,其中一個叫做魏朝。

  這位魏朝,也是宮里的太監,對魏忠賢十分欣賞,還幫他找了份工作。這份工作的名字,叫做典膳。

  所謂典膳,就是后宮管伙食的,聽起來似乎不怎么樣,除了混吃混喝,沒啥油水。

  管伙食固然沒什么,可關鍵在于管誰的伙食。

  魏公公的服務對象,恰好就是后宮的王才人。這位王才人的名頭雖然不響,但他兒子的名氣很大——朱由校。

  正是在那里,魏忠賢第一次遇見了決定他未來命運的兩位關鍵人物——朱常洛父子。

  雖然見到了大人物,但魏忠賢的命運仍無絲毫改變,因為王才人身邊有很多太監,他不過是極其普通的一個,平時連跟主子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而且此時朱常洛還只是太子,且地位十分不穩,隨時可能被拿下,所以他老婆王才人混得也不好,還經常被另一位老婆李選侍欺負。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2]

  這么一來,魏忠賢自然也混得差,到萬歷四十七年(19),魏忠賢進宮二十周年紀念之際,他混到了人生的最低點:由于王才人去世,他失業了。

  失業后的魏忠賢無計可施,只能回到宮里,當了一個倉庫保管員。

  但被命運挑選的人,注定是不會漏網的,在經過無數極為復雜的人事更替,誤打誤撞后,魏忠賢竟然搖身一變,又成了李選侍的太監。

  正是在這個女人的手下,魏忠賢第一次露出了他的猙獰面目。

  這位入宮三十年,已五十多歲的老太監突然煥發了青春,他不等不靠,主動接近李選侍,拍馬擦鞋,無所不用其極,最終成為了李選侍的心腹。

  因為在他看來,這個掌握帝國未來繼承人(朱由校),且和他一樣精明、自私、無恥的女人,將大有作為。

  萬歷四十八年(20),魏忠賢的機會到了。

  這一年七月,明神宗死了,明光宗即位,李選侍成了候選皇后,朱由校也成了后備皇帝。

  可是好景不長,只過了一個月,明光宗又死了,李選侍成了寡婦。

  當李寡婦不知所措之時,魏忠賢及時站了出來,開導了李寡婦,告訴她,其實你無需失望,因為一個更大的機會,就在你的眼前:只要緊緊抓住年幼的朱由校,成為幕后的操縱者,你得到的,將不僅僅是皇后甚至太后的頭銜,而是整個天下。

  這是一個很好的想法,可惜絕非獨創,朝廷里文官集團的老滑頭們,也明白這一點。

  于是在東林黨人的奮力拼殺下,朱由校又被搶了回去,李選侍就此徹底歇菜,魏忠賢雖然左蹦右跳,反應活躍,最終也沒逃脫下崗的命運。

  正是在這次斗爭中,魏忠賢認識了他宿命中的對手,楊漣。

  楊漣,是一個讓魏忠賢寒毛直豎的人物。

  兩人第一次相遇,是在搶人的路上。楊漣搶走朱由校,魏忠賢去反搶,結果被罵了回來,哆嗦了半天。

  第二次相遇,是他奉命去威脅楊漣,結果被楊漣威脅了,楊大人還告訴他,再敢作對,就連你一塊收拾。

  魏忠賢相當識趣,掉頭就走,從此以后,再不敢惹這人。

  總而言之,在魏忠賢的眼中,楊漣是個不貪財,不好色,不怕事,幾乎沒有任何弱點,還特能折騰的人,而要對付這種人,李選侍是不夠分量的,必須尋找一個新的主人。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3]

  然而很遺憾,在當時的宮里,比李選侍還狠的,只有東林黨,就算魏太監想進,估計人家也不肯收。

  看起來是差不多了,畢竟魏公公都五十多了,你要告訴他,別灰心,不過從頭再來,估計他能跟你玩命。

  但拯救他的人,終究還是出現了。

  許多人都知道,天啟皇帝朱由校是很喜歡東林黨的,也很夠意思,繼位一個月,就封了很多人,要官給官,要房子給房子。

  但許多人不知道,他第一個封的并不是東林黨,繼位后第十天,他就封了一個女人,封號“奉圣夫人”

  這個女人姓客,原名客印月,史稱“客氏”

  客,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姓氏,估計這輩子,你也很難遇上一個姓客的,而這位客小姐,那就更特別了,可謂五百年難得一遇的極品。

  進宮之前,客印月是北直隸保定府村民候二的老婆,相貌極其妖艷,且極其早熟,啥時候結婚沒人知道,反正十八歲就生了兒子。

  她的命運就此徹底改變。因為就在同一年,宮里的王才人生出了朱由校。

  按照慣例,必須挑選合適的乳母去喂養朱由校,經過層層選拔,客印月戰勝眾多競爭對手,成功入宮。

  剛進宮時,客印月極為勤奮,隨叫隨到,兩年后,她的丈夫不幸病逝,但客印月表現了充分的職業道德,依然兢兢業業完成工作,在宮里混得相當不錯。

  但很快,宮里的人就發現,這是一個有問題的女人。

  有群眾反映,客印月常缺勤出宮,行蹤詭異,經常出入各種娛樂場所,后經調查,客印月有生活作風問題,時常借機外出幽會。

  作為宮中的乳母,如此行徑,結論是清晰的,情節是嚴重的,但處罰是沒有的。有人議論,沒人告發。

  因為這個看似普通的乳母,一點也不普通。

  按說乳母這份活,也就是個臨時工,孩子長大了就得走人,該干嘛干嘛去,可是客小姐是個例外,朱由校斷奶,她沒走,朱由校長大了,她也沒走,朱由校十六歲,當了皇帝,她還是沒走。

  根據明朝規定,皇子長到六歲,乳母必須出宮,但客印月偏偏不走,硬是多混了十多年,也沒人管,因為皇帝不讓她走。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4]

  不但不讓走,還封了個“奉圣夫人”,這位夫人的架子還很大,在宮中可以乘坐轎子,還有專人負責接送。要知道,內閣大學士劉一璟,二品大員,都六十多了,在朝廷混了一輩子,進出皇宮也得步行。

  非但如此,逢年過節,皇帝還要親自前往祝賀,請她吃飯。夏天,給她搭棚子,送冰塊;冬天給她挖坑,燒炭取暖。宮里給她分了房子,宮外也有房子,還是黃金地段,就在今天北京的正義路上,步行至**,只需十分鐘,極具升值潛力。

  她家還有幾百個仆人伺候,皇宮隨意出入,想住哪里就住哪里,想怎么住就怎么住。

  所謂客小姐,說破天也就是個保姆,如此得勢囂張,實在很不對勁。

  一年之后,這位保姆干出了一件更不對勁的事情。

  天啟二年(22),明熹宗朱由校結婚了,皇帝嘛,娶個老婆很正常,誰也沒話說。

  可是客阿姨(三十五了)不高興了,突然跳了出來,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話,用史籍《明季北略》的話說,是“客氏不悅”。

  

  皇帝結婚,保姆不悅,這是一個相當無厘頭的舉動。更無厘頭的是,朱由校同志非但沒有“不悅”,還親自跑到保姆家,說了半天好話,并當即表示,今后我臨幸的事情,就交給你負責了,你安排哪個妃子,我就上哪過夜,絕對服從指揮。

  這也太過分了,很多人都極其不滿,說你一個保姆,老是賴在宮里,還敢插手后宮,某些膽大的大臣先后上疏,要求客氏出宮。

  這事說起來,確實不大光彩,皇帝大人迫于輿論壓力,就只好同意了。

  但在客氏出宮當天,人剛出門,熹宗就立刻傳諭內閣,說了這樣一段話:今日出宮,午膳至晚未進,暮思至晚,痛心不已,著時進宮奉慰,外廷不得煩激。

  這段話的意思是客氏今天出宮,我中午飯到現在都沒吃,整天都在想念她,非常痛心。還是讓她回來安慰我吧,你們這些大臣不要再煩我了!

  傻子都知道了,這兩個人之間,必定存在著一種十分特殊的關系。

  對此,后半生竭力揭批魏忠賢,猛挖其人性污點的劉若愚同志曾在著作中,說過這樣一句話:

  倏出倏入,人多訝之,道路流傳,訛言不一,尚有非臣子之所忍言者

  這句話的意思是,經常進進出出,許多人都驚訝,也有很多謠言,那些謠言,做臣子的是不忍心提的。

  此言非同小可——

  各位朋友:

  周六、周日休息。下周一恢復更新。

  祝大家周末愉快!

  當年明月

  2008年7月4日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5]

  所謂臣子不忍心提,那是瞎扯,不敢提倒是真的。

  朱由校的母親王才人死得很早,他爹當了幾十年太子,自己命都難保,這一代人的事都搞不定,哪有時間關心下一代。所以朱由校基本算是客氏養大的。

  十幾年朝夕相處,而且客氏又是“妖艷美貌,品行淫蕩”,要有點什么瓜田李下,雞鳴狗盜,似乎也能理解。

  就年齡而言,客氏比朱由校大十八歲,按說不該引發猜想,可惜明代皇帝在這方面,是有前科的。比如成化年間的明憲宗同志,他的保姆萬貴妃,就比他大十九歲,后來還名正言順地搬被子住到一起。就年齡差距而言,客氏也技不如人,沒能打破萬保姆的記錄,如此看來,傳點緋聞,實在比較正常。

  當然,這兩人之間到底有沒有貓膩,誰都不知道,知道也不能寫,但可以肯定的是,皇帝陛下對于這位保姆,是十分器重的。

  客氏就是這么個人物,皇帝捧,大臣讓,就連當時的東廠提督太監和內閣大臣都要給她幾分面子。

  對年過半百的魏忠賢而言,這個女人,是他成功的唯一機會,也是最后的機會。

  于是,他下定決心,排除萬難,一定要爭取這個人。

  而爭取這個人的最好方法,就是讓她成為自己的老婆。

  你沒有看錯,我沒有寫錯,事實就是如此。

  雖然魏忠賢是個太監,但他是可以找老婆的。

  作為古代宮廷的傳統,太監找老婆,有著悠久的歷史,事實上,還有專用名詞——對食。

  對食,就是大家一起吃飯,但在宮里,你要跟人對食,人家不一定肯。

  歷代宮廷里,有很多宮女,平時不能出宮,且沒啥事干,且不能嫁人,長夜漫漫寂寞難耐,閑著也是閑著,許多人就在宮中找對象,可是宮里除皇帝外,又沒男人,找來找去,長得像男人的,只有太監。

  沒辦法,就這么著吧。

  雖說太監不算男人,但畢竟不是女人,反正有名無實,大家一起過日子,說說話,也就湊合了。

  這種現象,即所謂對食。自明朝開國以來,就是后宮里的經典劇目,經常上演,一般皇帝也不怎么管,但要遇到兇惡型的,還是相當危險。www.Fhzww.cOm比如明成祖朱棣,據說被他看見,當頭就是一刀,眼睛都不眨。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6]

  到明神宗這代,開始還管管,后來他都不上朝,自然就不管了。

  但魏忠賢要跟客氏“對食”,還有一個極大的障礙:客氏已經有對象了。

  其實對食,和談戀愛也差不多,也有第三者插足,路邊野花四處踩,尋死覓活等俗套劇情,但這一次,情況有點特殊。

  因為客氏的那位對食,恰好就是魏朝。

  之前我說過了,魏朝是魏忠賢的老朋友,還幫他介紹過工作,關系相當好,所謂“朋友妻,不可欺”,實在是個問題。

  但魏忠賢先生又一次用事實證明了他的無恥,面對朋友的老婆,二話不說,光膀子就上,毫無心理障礙。

  但人民群眾都知道,要找對象,那是要條件的,客氏就不用說了,皇帝的乳母,宮里的紅人,不到四十,“妖艷美貌,品行淫蕩”,而魏朝是王安的下屬,任職乾清宮管事太監,還管兵仗局,是太監里的成功人士,可謂門當戶對。

  相比而言,魏忠賢就寒摻多了,就一管倉庫的,靠山也倒了,要挖墻腳,希望相當渺茫。

  但魏忠賢沒有妄自菲薄,因為他有一個魏朝沒有的優點:膽兒大。

  作為曾經的賭徒,魏忠賢膽子相當大,相當敢賭。表現在客氏身上,就是敢花錢,明明沒多少錢,還敢拼命花,不但拍客氏馬屁,花言巧語,還經常給她送名貴時尚禮物,類似今天送法國化妝品,高級香水,相當有殺傷力。

  這還不算,他隔三差五請客氏吃飯。吃飯的檔次是“六十肴一席,費至五百金”。翻譯成白話就是,一桌六十個菜,要花五百兩銀子。

  五百兩銀子,大約是人民幣四萬多,就一頓飯,沒落太監魏忠賢的消費水平大抵如此。

  人窮不要緊,只要膽子大,這就是魏忠賢公公的人生準則。其實這一招到今天,也還能用,比如你家不富裕,就六十萬,但你要敢拿這六十萬去買個戒指求婚,沒準真能蒙個把人回來。

  外加魏太監不識字,看上去傻乎乎的,老實得不行,實在是宮中女性的不二選擇,于是,在短短半年內,客氏就把老情人丟到腦后,接受了這位第三者。

  然而在另外一本史籍中,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7]

  幾年后,一個叫宋起鳳的人跟隨父親到了京城。因為他家和宮里太監關系不錯,所以經常進宮轉悠,在這里他看到很多,也聽到了很多。

  幾十年后,他把自己當年的見聞寫成了一本書,取名《稗說》。

  所謂稗,就是野草。宋起鳳先生的意思是,他的這本書,是野路子,您看了愛信不信,就當圖個樂,他不在乎。

  但就史料價值而言,這本書是相當靠譜的。因為宋起鳳不是東林黨,不是閹黨,不存在立場問題,加上他在宮里混的時間長,許多事是親身經歷,沒有必要胡說八道。

  這位公正的宋先生,在他的野草書里,告訴我們這樣一句話:

  “魏雖腐余,勢未盡,又挾房中術以媚,得客歡。”

  這句話,通俗點說就是,魏忠賢雖然割了,但沒割干凈。后半句兒童不宜,我不解釋。

  按此說法,有這個優勢,魏忠賢要搶魏朝的老婆,那簡直是一定的。

  能說話,敢花錢,加上還有太監所不及的特長,魏忠賢順利地打敗了魏朝,成為了客氏的新對食。

  說穿了,對食就是談戀愛,談戀愛是講規則的,你情我愿,談崩了,女朋友沒了,回頭再找就是了。

  但魏朝比較慘,他找不到第二個女朋友。

  因為魏忠賢是個無賴,無賴從來不講規則,他不但要搶魏朝的女朋友,還要他的命。天啟元年(20),在客氏的配合下,魏朝被免職發配,并在發配的路上被暗殺。

  魏忠賢之所以能夠除掉魏朝,是因為王安。

  作為三朝元老太監,王安已經走到了人生的頂點,現在的皇帝,乃至于皇帝他爹,都是他扶上去的,加上東林黨都是他的好兄弟,那真是天下無敵,比東方不敗猛了去了。

  可是王安也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喜歡高帽子。

  高帽子,就是拍馬屁。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真可謂是至理名言,無論這人多聰明,多精明,只要找得準,拍得狠,都不堪一擊。

  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我們就知道,馬屁,是有聲音的。

  但魏忠賢的馬屁,打破了這個俗套,達到馬屁的最高境界——無聲之屁。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8]

  每次見王安,魏忠賢從不主動吹捧,也不說話,只是磕頭,王安不叫他,他就不去,王安不問他,他就不說話。王安跟他說話,他不多說,態度謙恭點到即止。

  他不來虛的,盡搞實在的,逢年過節送東西,還是猛送,禮物一車車往家里拉。于是當魏朝和魏忠賢發生爭斗的時候,他全力支持了魏忠賢,趕走了魏朝。

  但他并不知道,魏忠賢的目標并不是魏朝,而是他自己。

  此時的魏忠賢已經站在了門檻上,只要再走一步,他就能獲取至高無上的權力。

  但是王安,就站在他的面前。必須鏟除此人,才能繼續前進。

  跟之前對付魏朝一樣,魏忠賢毫無思想障礙,朋友是可以出賣的,上級自然可以出賣,作為一個無賴、混混、人渣,無時無刻,他始終牢記自己的本性。

  可是怎么辦呢?

  王安不是魏朝,這人不但地位高,資格老,跟皇帝關系好,路子也猛,東林黨的楊漣、左光斗都經常去他家串門。

  要除掉他,似乎絕無可能。

  但是魏忠賢辦到了,用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

  天啟元年(20),司禮監掌印太監盧受因為犯了事,被罷免了。

  在當時,盧受雖然地位高,勢力卻不大,所以這事并不起眼。

  王安,正是栽在了這件并不起眼的事情上。

  前面講過,在太監里面,最牛的是司禮太監,包括掌印太監一人,秉筆太監若干人。

  作為司禮監的最高領導,按照慣例,如職位空缺,應該由秉筆太監接任。在當時而言,就是王安接任。

  必須說明,雖然王安始終是太監的實際領導,但他并不是掌印太監,具體原因無人知曉。可能是這位仁兄知道槍打出頭鳥,所以死不出頭,想找人去頂缸。

  但這次不同了,盧受出事后,最有資歷的就剩下他,只能自己干了。

  但魏忠賢不想讓他干,因為這個位置太過重要,要讓王安坐上去,自己要出頭,只能等下輩子了。

  可是事實如此,生米做成了熟飯,魏忠賢無計可施。

  王安也是這么想的,他打點好一切,并接受了任命。按照以往的慣例,寫了一封給皇帝的上疏。主要意思無非是我無才無能,干不了,希望皇上另找賢能之類的話。

  接受任命后,再寫這些,似乎比較虛偽,但這也是沒辦法,在我們這個有著光榮傳統的地方,成功是不能得意的,得意是不能讓人看見的。

  幾天后,他得到了皇帝的回復:同意,換人。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79]

  王安自幼入宮,從倒馬桶干起,熬到了司禮監,一向是現實主義者,從不相信什么神話。但這次,他親眼看見了神話。

  寫這封奏疏,無非是跟皇帝客氣客氣,皇帝也客氣客氣,然后該干嘛干嘛,突然來這么一杠子,實在出人意料。

  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沒過多久,他就被勒令退休,徹底趕出了朝廷。而那個他親手捧起的朱由校,竟然毫無反應。

  魏忠賢,確實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在苦思冥想后,他終于找到了這個不是機會的機會:你要走,我批準,實在是再自然不過。

  但這個創意的先決條件是,皇帝必須批準,這是有難度的。因為皇帝大人雖說喜歡當木工,也沒啥文化,但要他下手坑捧過他的王公公,實在需要一個理由。

  魏忠賢幫他找到了這個理由:客氏。

  乳母、保姆、外加還可能有一腿,憑如此關系,要他去辦掉王公公,應該夠了。

  王安失去了官職,就此退出政治舞臺,凄慘離去。此時他才明白,幾十年的宦海沉浮,爾虞我詐的權謀,扶植過兩位皇帝的功勛,都抵不上一個保姆。

  心灰意冷的他打算回去養老,卻未能如愿。因為一個人下定決心,要斬草除根,這人不是魏忠賢。

  以前曾有個人問我,在整死岳飛的那幾個人里,誰最壞?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是秦檜。

  于是此人臉上帶著欠揍的表情,微笑著對我說,不對,是秦檜他老婆。

  我想了一下,對他說:你是對的。

  我想起了當年讀過的那段記載,秦檜想殺岳飛,卻拿不定主意干不干,于是他的老婆,李清照的表親王氏告訴他,一定要干,必須要干,不干不行,于是他干了。

  魏忠賢的情況大致如此,這位仁兄雖不認朋友,倒還認領導,想來想去,對老婆客氏說,算了吧。

  然后,客氏對他說了這樣幾句話:

  “移宮時,對外傳遞消息,說李選侍挾持太子的,是王安,東林黨來搶人,把太子拉走的,是王安;和東林黨串通,逼李選侍遷出乾清宮的,還是王安。此人非殺不可!”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表情十分嚴肅,態度十分認真。

  女人比男人更兇殘,信乎。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80]

  魏忠賢聽從了老婆的指示,他決定殺掉王安。

  這事很難辦,皇帝大人比魏忠賢厚道,他固然不用王安,卻絕不會下旨殺他。

  但在魏忠賢那里,就不難辦了。因為接替王安,擔任司禮監掌印太監的,是他的心腹王體乾,而他自己,是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太監,大權在握,想怎么折騰都行,反正皇帝大人每天都做木匠,也不大管。

  很快,王安就在做苦工的時候,發生了意外,夜里突然就死掉了,后來報了個自然死亡,也就結了。

  至此,魏忠賢通過不懈的無恥和卑劣,終于掌握了東廠的控制權,成為了最大的特務。皇帝的往來公文,都要經過他的審閱,才能通過,最少也是一言八鼎了。

  然而,每次有公文送到時,他都不看,因為他不識字。

  在文盲這一點上,魏忠賢是認賬且誠實的,但他并沒有因此耽誤國家大事,總是把公文帶回家,給他的狗頭軍師們研究,有用的用,沒用的擦屁股墊桌腳,做到物盡其用。

  入宮三十多年后,魏忠賢終于走到了人生的高峰。

  但還不是頂峰。

  戰勝了魏朝,除掉了王安,搞定了皇帝,但這還不夠,要想成為這個國家的真正統治者,必須面對下一個,也是最后一個敵人——東林黨。

  于是,在成為東廠提督太監后不久,魏忠賢經過仔細思考、精心準備,對東林黨發動攻擊。

  具體行動包括,派人聯系東林黨的要人,包括劉一璟、周嘉謨、楊漣等人,表示自己剛上來,許多事情還望多多關照,并多次附送禮物。

  此外,他還在公開場合,贊揚東林黨的某些干將,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更讓人感動的是,他多次在皇帝面前進言,說東林黨的**星是國家難得的人才,工作努力認真,值得信賴,還曾派自己的親信上門拜訪,表達敬意。

  除去遭遇車禍失憶,意外中風等不可抗力因素,魏忠賢突然變好的可能性,大致是0%,所以結論是,這些舉動都是偽裝。在假象的背后,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這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魏忠賢想跟東林黨做朋友。

  有必要再申明一次,這句話我沒有寫錯。

  其實我們這個國家的歷史,一向是比較復雜的。所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能湊合就湊合,能糊弄就糊弄。向上追溯,真正執著到底,絕不罷休的,估計只有山頂洞人。

  魏忠賢并不例外,他雖然不識字,卻很識相。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