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1451-1460

[字數:16337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5:00]




  [1451]

  對此,趙率教沒有說什么,也不能說什么。

  

  然而不久后,趙率教突然找到了王在晉,主動提出了一個要求:

  “我愿戴罪立功,率軍收復失地。”

  王在晉認為,自己一定是聽錯了,然而當他再次聽到同樣堅定的話時,他認定,趙率教同志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

  因為在當時,失地這個概念,是比較寬泛的,明朝手中掌握的,只有山海關,往大了說,整個遼東都是失地,您要去收復哪里?

  趙率教回答:前屯。

  前屯,就在寧遠附近,是明軍的重要據點。

  在確定趙率教頭腦清醒,沒有尋死傾向之后,王在晉也說了實話:

  “收復實地固然是好,但眼下無余兵。”

  這就很實在了,我不是不想成全你,只是我也沒法。

  然而趙率教的回答徹底出乎了王大人的意料:

  “無需派兵,我自己帶人去即可。”

  老子是遼東經略,手下都沒幾號人,你還有私人武裝?于是好奇的王在晉提出了問題:

  “你有多少人?”

  趙率教答:

  “三十八人。”

  王在晉徹底郁悶了,眼下大敵當前,努爾哈赤隨時可能打過來,士氣如此低落,平時能戰斗的,也都躲了,這位平時特別能躲的,卻突然站出來要戰斗?

  這都啥時候了,你開什么玩笑?還嫌不夠亂?

  于是一氣之下,王在晉手一揮:你去吧!

  這是一句氣話,可他萬沒想到,這哥們真去了。

  趙率教率領著他的家丁,三十八人,向前屯進發,去收復失地。

  這是一個有明顯自殺跡象的舉動,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趙率教瘋了。

  但事實證明,趙先生沒有瘋,因為當他接近前屯,得知此地有敵軍出現時,便停下了腳步。

  “前方已有敵軍,不可繼續前進,收復此地即可。”

  此地,就是他停下的地方,名叫中前所。

  中前所,地處寧遠近郊,大致位于今天的遼寧省綏中縣附近,趙率教在此扎營,就地召集難民,設置營地,挑選精壯充軍,并組織屯田。

  王在晉得知了這個消息,卻只是輕蔑地笑了笑,他認為,在那片遍布敵軍的土地上,趙率教很快會故伎重演,丟掉一切再跑回來。

  幾個月后,孫承宗來到了這個原本應該空無一人的據點,卻看見了廣闊的農田、房屋,以及手持武器、訓練有素的士兵。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2]

  在得知此前這里只有三十八人后,他找來了趙率教,問了他一個問題:

  “現在這里有多少人?”

  趙率教回答:

  “民六萬有余,士兵上萬人。”

  從三十八,到六萬,面對這個讓人難以置信的奇跡,孫承宗十分激動,他老人家原本是坐著馬車來的,由于過于激動,當即把車送給了趙率教,自己騎馬回去了。

  從此,他記住了這個人的名字。

  就趙率教同志的表現來看,他是一個知道羞恥的人,知恥近乎勇,在經歷了無數猶豫、困頓后,他開始用行動,去證明自己的勇氣。

  可他剛證明到一半,就差點被人給砍了。

  正當趙率教撩起袖子,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兵部突然派人來找他,協助調查一件事情。

  趙率教明白,這回算活到頭了。

  事情是這樣的,當初趙率教在遼陽的時候,職務是副總兵,算是副司令員,掌管中軍,這就意味著,當戰爭開始時,手握軍隊主力的趙率教應全力作戰,然而他逃了,并直接導致了作戰失敗。

  換句話說,小兵可以跑,老百姓可以跑,但趙率教不能跑,也不應該跑,既然跑了,就要依法處理,根據明朝軍法,此類情形必死無疑。

  但所謂必死無疑,還是有疑問的,特別是當有猛人求情的時候。

  孫承宗聽說此事后,當即去找了兵部尚書,告訴他,此人萬不可殺,兵部尚書自然不敢得罪內閣大學士,索性做了個人情,把趙率教先生放了。

  孫承宗并不是一個仁慈的人,他之所以放趙率教一馬,是因為他認定,這人活著比死了好。

  而趙率教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孫承宗的判斷,在不久后的那場大戰中,他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趙率教,袁崇煥的第五個幫助者。

  驚變

  天啟元年(20),孫承宗剛到遼東的時候,他所有的,只是山海關以及關外的八里地。

  天啟五年(24),孫承宗鞏固了山海關,收復了寧遠,以及周邊幾百里土地。

  在收復寧遠之后,孫承宗決定再進一步,占據另一個城市——錦州。他認定,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地點。

  但努爾哈赤似乎不這么看,錦州嘛,又小又窮,派兵守還要費糧食,誰要誰就拿去。

  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孫承宗得到了錦州。

  事后證明,自明朝軍隊進入錦州的那一刻起,努爾哈赤的悲慘命運便已注定。

  因為至此,孫承宗終于完成了他一生中最偉大的杰作——關錦防線。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3]

  所謂關錦防線,是指由山海關——寧遠——錦州組成的防御體系,該防線全長四百余里,深入后金區域,沿線均有明朝堡壘、據點,極為堅固。

  歷史告訴我們,再堅固的防線,也有被攻陷的一天。

  歷史還告訴我們,凡事總有例外,比如這條防線。

  事實上,直到明朝滅亡,它也未被突破。此后長達十余年時間里,后金軍隊用手刨,用嘴啃,用牙咬,都毫無效果,還搭上了努爾哈赤先生的一條老命。

  這是一個科學、富有哲理而又使人絕望的防御體系,因為它基本上沒有弱點。

  錦州,遼東重鎮,自古為入關要道,且地勢險要,更重要的是,錦州城的一面,靠海。對于沒有海軍的后金而言,這又是一個噩夢。

  這就是說,只要海運充足,在大多數情況下,即使被圍得水泄不通,錦州也是很難攻克的。

  既然難打,能不能不打呢?

  不能。

  我的一位住在錦州的朋友告訴我,他要回家十分方便,因為從北京出發,開往東三省,在錦州停靠的火車,有十八輛。

  我頓時不寒而栗,這意味著,三百多年前的明朝,要前往遼東,除個別缺心眼爬山坡的人外,錦州是唯一的選擇。

  要想入關,必須攻克寧遠,要攻克寧遠,必須攻克錦州,要攻克錦州,攻克不了。

  當然,有人會說,錦州不過是個據點,何必一定要攻陷?只要把錦州圍起來,借個道過去,繼續攻擊寧遠,不就行了嗎?

  是的,按照這個邏輯,也不一定要攻陷寧遠,只要把寧遠圍起來,借個道過去,繼續攻擊山海關,不也行嗎?

  這樣看來,努爾哈赤實在太蠢了,這么簡單的道理,為什么就沒想到呢?

  我覺得,持有這種想法的人,應該去洗把臉,清醒清醒。

  假定你是努爾哈赤,帶了幾萬兵,到了錦州,錦州沒人打你,于是,你又到了寧遠,寧遠也沒人打你,就這么一路順風到了山海關,準備發動攻擊。

  我相信,這個時候你會驚喜的發現,錦州和寧遠的軍隊已經出現在你的后方,準備把你一鍋端——除非這兩地方的守將是白癡。

  現在你有大麻煩了,眼前是山海關,沒準十天半月攻不下來,請屁股后面的軍隊別打你,估計人家不干,就算你橫下一條心,用頭把城墻撞破,沖進了關內,搶到了東西,你也總得回去吧。www.SYZWW.NET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4]

  如果你沒長翅膀,你回去的路線應該是山海關——寧遠——錦州……

  看起來似乎比較艱難,不是嗎?

  這就是為什么曹操同志多年來不怕孫權,不怕劉備,偏偏就怕馬騰、馬超——這兩位先生的地盤在他的后方。

  這就是孫承宗的偉大成就,短短幾年之間,他修建了若干據點,收復了若干失地,提拔了若干將領,訓養了若干士兵。

  現在,在他手中的,是一條堅不可破的防線,一支精銳無比的軍隊,一群天賦異稟的卓越將領。

  但對于這一切,努爾哈赤并不清楚,至少不十分清楚。

  祖大壽、吳襄、滿桂、趙率教、毛文龍以及袁崇煥,對努爾哈赤而言,這些名字毫無意義。

  自萬歷四十六年起兵以來,明朝能打的將領,他都打了,楊鎬、劉綎、杜松、王化貞、袁應泰,全都是手下敗將,無一例外,在他看來,新來的這撥人下場估計也差不多。

  但他終將失敗,敗在這幾個無名小卒的手中,并永遠失去翻盤的機會。

  話雖如此,努爾哈赤還是很有幾把刷子的,他不了解目前的局勢,卻了解孫承宗的實力,很明顯,這位督師大人比熊廷弼還難對付,所以幾年之內,他都沒有發動大的進攻。

  大的沒有,小的還是有。

  在后金的軍隊中,最優秀的將領無疑是努爾哈赤,但正如孫承宗一樣,他的屬下,也有很多相當厲害的猛人。

  而在這些猛人里,最猛的,就是八大貝勒。

  所謂八大貝勒,分別是指代善、阿敏、莽古爾泰、皇太極、阿濟格、多爾袞、多鐸、濟爾哈朗。

  在這八個人里,按照軍功和資歷,前四個大猛,故稱四大貝勒,后四個小猛,故稱四小貝勒。

  其中最有名的,無疑是兩個人,皇太極、多爾袞。

  但最能打仗的,是三個人,除皇太極和多爾袞外,還有一個代善。

  多爾袞年紀還小,就不說了,皇太極很有名,也不說了,這位代善,雖然年紀很大,且不出名,但很有必要說一說。

  事實上,大貝勒代善是當時后金最為杰出的軍事將領之一,此人非常勇猛,在與明朝作戰時,經常身先士卒,且深通兵法,擅長伏擊,極其能打。

  因為他很能打,所以努爾哈赤決定,挑選一個目標,由代善發動攻擊,以試探孫承宗的虛實,而他選定的這個目標,就是錦州——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5]

  當代善率軍來到錦州城下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這是個結結實實的黑鍋。

  首先錦州非常堅固。在修城墻方面,孫承宗很有一套,城不但高,而且厚,光憑刀砍斧劈,那是沒指望的,要想進城,沒有大炮是不行的。

  大炮也是有的,不過不在城下,而在城頭。

  其實一直以來,明朝的火器水平相當高。萬歷三大征打日本的時候也很經用,后來之所以荒廢,不是技術問題,而是態度問題。

  萬歷前期,皇帝陛下精神頭足,什么事都愿意折騰,后來不想干了,天天躲著不上朝,下面也開始消極怠工。外加火器工作危險性大,吃力不討好,沒準出個安全事故,是很麻煩的。

  孫承宗不怕麻煩,他不但為部隊添置三眼火銃等先進裝備,還購置了許多大炮,嘗試用火炮守城。而錦州,就是他的試點城市。

  雖然情況不妙,但代善不走尋常路,也不走回頭路,依然一根筋,找人架云梯、沖車往城里沖。

  此時的錦州守將,是趙率教。應該說,他的作戰態度是很成問題的,面對著在城下張牙舞爪,極其激動的代善,他卻心平氣和,毫不激動,時不時在城頭轉兩圈,放幾炮,城下便會迅速傳來凄厲的慘叫聲,在賠上若干架云梯,若干條性命,卻毫無所得的情況下,代善停止進攻。

  雖然停止進攻,但代善還不大想走,他還打算再看兩天。

  可是孫承宗似乎是不歡迎參觀的,代貝勒的屁股還沒坐熱,就得到一個可怕的消息,一支明軍突然出現在自己的側翼。

  這支部隊是駐守前屯、松山的明軍,聽說客人來了,沒趕上接風,特來送行。www.syzww.net

  在短暫慌亂之后,代善恢復了平靜,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將領,他有信心擊退這支突襲部隊。

  可他剛帶隊發起反擊,就看到自己屁股后面煙塵四起:城內的明軍出動了。

  這就算是腹背受敵了,但代善依然很平靜,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將領,他很有信心。

  然后,很有信心的代善又得知了另一個消息——寧遠、中前所等地的明軍已經出動,正朝這邊來,吃頓飯的功夫也就到了。

  但代善不愧是代善,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將領,他非常自信,鎮定地做出了一個英明的判斷:快逃。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6]

  可是來去自如只是一個幻想,很快代善就發現,自己已經陷入重圍。明軍毫不客氣,一頓猛打,代善部傷亡十分慘重。好在來的多是騎兵,機動力強,拼死往外沖,總算奔出了條活路,一口氣跑上百里,直到遇見接他的二貝勒阿敏,魂才算漂回來。

  此戰明軍大勝,擊潰后金軍千余人,戰后清點斬獲首級六百多顆,努爾哈赤為他的試探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在孫承宗督師遼東的幾年里,雙方很有點相敬如賓的意思,雖說時不時搞點小摩擦,但大仗沒打過,孫承宗不動,努爾哈赤不動。

  可是孫承宗不動是可以的,努爾哈赤不動是不行的。

  因為孫大人的任務是防守,只要不讓敵人進關搶東西,他就算贏了。

  努爾哈赤就不同了,他的任務是搶,雖說占了挺大一塊地方,但人都跑光了,技術型人才不多,啥產業都沒有。據說有些地方,連鐵鍋都造不出來。孫承宗到遼東算出差,有補助,還有朝廷送物資,時不時還能回去休個假,努先生完全是原生態,沒人管沒人疼,不搶怎么辦?

  必須搶,然而不能搶,因為有孫承宗。

  作為世界超級大國,美國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形象代言人——山姆大叔。這位大叔的來歷就不說了,他的具體特點是面相端正,勤勞樂觀,處事低調埋頭苦干,屬于那種不怎么言語,卻特能干事的類型,是許多美國人爭相效仿的楷模。

  孫承宗就是一個山姆大叔型的人物,當然,按年齡算,應該叫山姆大爺,這位仁兄相貌奇偉(畫像為證),極富樂觀主義精神(大家都不干,他干),非常低調(從不出兵鬧事),經常埋頭苦干(參見前文孫承宗業績清單)。

  剛開始的時候,努爾哈赤壓根瞧不起孫大爺,因為這個人到任后毫無動靜,一點不折騰,什么一舉蕩平,光復遼東,提都不提,別說出兵攻擊,連挑釁斗毆都不來,實在沒意思。

  但慢慢地,他才發現,這是一個極其厲害的人。

  就在短短幾年內,明朝的領土以驚人的速度擴張,從關外的一畝三分地,到寧遠,再到錦州,在不知不覺中,他已收復了遼東近千里土地。

  更為可怕的是,此人每走一步,都經過精心策劃,步步為營穩扎穩打,趁你不注意,就刨你兩畝地,每次都不多占,但占住了就不走,幾乎找不到任何弱點。

  對于這種抬頭望天,低頭使壞的人,努爾哈赤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大踏步的前進,自己大踏步地后退,直到天啟五年(25)十月的那一天。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7]

  幕后

  這一天,努爾哈赤得到消息,孫承宗回京了。

  他之所以回去,不是探親,不是述職,也不是做檢討,而是徹底退休。

  必須說明的是,他是主動提出退休的,卻并不情愿,他不想走,卻不能不走。

  因為他曾無比依賴的強大組織東林黨,被毀滅了。

  關于東林黨的覆滅,許多史書上的說法比較類似:一群有道德的君子,在無比黑暗的政治斗爭中,輸給了一群毫無道德的小人,最終失敗。

  我認為,這個說法,那是相當的胡扯。

  事實上,應該是一群精明的人,在無比黑暗的政治斗爭中,輸給了另一群更為精明的人,最終失敗。

  許多年來,東林黨的失敗之所以很難說清楚,是由于東林黨的成功沒說清楚。

  而東林黨的成功之所以沒說清楚,是由于這個問題,很難說清楚。

  這不是順口溜,其實一直以來,在東林黨的興亡之中,都隱藏著一些不足為人道的玄機,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說。

  湊巧的是,我是一個比較較真的人,對于某些很難說清楚的問題,不足為人道的玄機,有著很難說清楚,不足為人道的興趣。

  于是,在查閱分析了許多史籍資料后,我得到了這樣一個結論:

  東林黨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強大,之所以失敗,是因為過于強大。

  萬歷四十八年(20),在楊漣、左光斗以及一系列東林黨人的努力下,朱常洛順利即位,成為了明光宗。

  雖然這位仁兄命短,只活了一個月,但東林黨人再接再厲,經歷千辛萬苦,又把他的兒子推了上去,并最終控制了朝廷政權。

  用正面的話說,這是正義戰勝了邪惡,意志頑強,堅持到底。

  用反面的話說,這是賭一把,運氣好,找對了人,打對了架。

  無論正面反面,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東林黨能夠掌控天下,全靠明光宗死后那幾天里,楊漣的拼死一搏,以及繼任皇帝的感恩圖報。

  這是一個重要的原因,但絕不是唯一重要的原因。

  因為在中國歷史上,一般而言,只要皇帝說話,什么事都好辦,什么事都能辦,可是明朝實在太不一般。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8]

  明朝的皇帝,從來不是說了就算的,且不論張居正、劉瑾、魏忠賢之類的牛人,光是那幫六七品的小御史、給事中,天天上書罵人,想干啥都不讓,能把人活活煩死。

  比如明武宗,就想出去轉轉,換換空氣,麻煩馬上就來,上百人跪在門口痛哭流涕,示威請愿,午覺都不讓睡。鬧得你死我活,最后也沒去成。

  換句話說,皇帝大人連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你讓他幫東林黨控制朝政,那是不太現實的,充其量能幫個忙而已。

  東林黨掌控朝廷的真正原因在于,他們打敗了朝廷中所有的對手,具體說,是齊、楚、浙三黨。

  眾所周知,東林黨中的許多成員是沒有什么博愛精神的,經常耍二桿子性格,非我族類就是其心必異,什么人都敢惹,搞了幾十年斗爭,仇人越來越多,特別是三黨,前仆后繼,前人退休,后人接班,一代代接茬上,斗得不亦樂乎。

  這兩方的矛盾,那叫一個苦大仇深。什么爭國本、妖書案、梃擊案,只要是個機會,能借著打擊對手,就絕不放過,且從萬歷十幾年就開始鬧,真可謂是歷史悠久。

  就實力而言,東林黨勢頭大,人多,占據優勢,而三黨迫于壓力,形成了聯盟,共同對付東林黨,所以多年以來此消彼長,什么京察、偷信,全往死里整。可由于雙方實力差距不大,這么多年了,誰也沒能整死誰。

  萬歷末年,一個人來到了京城,不久之后,在極偶然的情況下,他加入了其中一方。

  他加入的是東林黨,于是,三黨被整死了。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人物,然而,正是這個小人物的到來,打破了幾十年的僵局,這個人名叫汪文言。

  如果你不了解這個人,那是正常的,如果你了解,那是不正常的。

  甚至很多熟讀明清歷史的人,也只知道這個名字,而不清楚這個名字背后隱藏的東西。

  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不起眼了。

  事實上,為查這位仁兄的生平,我吃了很大苦頭,翻了很多書,還專門去查了歷史文獻檢索,竟然都沒能摸清他的底。

  在幾乎所有的史籍中,對于此人的描述都只有只言片語,應該說,這是奇怪的現象

  對于一個在歷史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人而言,介紹如此之少,是很不正常的,但從某個角度講,又是很正常的。

  因為決定成敗的關鍵人物,往往喜歡隱藏于幕后。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9]

  汪文言,安徽人,不是進士,也不是舉人,甚至不是秀才,他沒有進過考場,沒有當過官,只是個普通的老百姓。

  對于這位老百姓,后世曾有一個評價:以布衣之身,操控天下。

  汪布衣小時候情況如何不太清楚,從目前的材料看,是個很能混的人,他雖然不考科舉,卻還是當上了公務員——縣吏。

  事實上,明代的公務員,并非都是政府官員,它分為兩種:官與吏。

  參加科舉考試,考入政府成為公務員的,是官員。就算層次最低、底子最差的舉人(比如海瑞),至少也能混個縣教育局長。

  可問題在于,明朝的官員編制是很少的,按規定,一個縣里有品級,吃皇糧的,只有知縣(縣長)、縣丞(縣政府辦公室主任)幾個人而已。

  而沒有品級,也吃皇糧的,比如教諭(教育局長)、驛丞(縣招待所所長),大都由舉人擔任,人數也不多。

  在一個縣里,只有以上人員算是國家公務員,換句話說,他們是領國家工資的。

  然而一個縣只靠這些人是不行的,縣長大人日理萬機,無論如何是忙不過來的,所以手下還要有跑腿的,偷奸耍滑的,老實辦事的,端茶倒水的。

  這些被找來干活的人,就叫吏。

  吏沒有官職、沒有編制,國家也不給他們發工資,所有收入和辦公費用都由縣里解決,換句話說,這幫人國家是不管的。

  雖然國家不管,沒有正式身份,也不給錢,但這份職業還是相當熱門,每年都有無數熱血青年前來報考,沒關系還當不上,也著實吸引了許多杰出人才,比如陽谷縣的都頭武松同志,就是其中的優秀榜樣。

  這是因為在吏的手中,掌握著一件最為重要的東西——權力。

  一般說來,縣太爺都是上級派下來的,沒有根基,也沒有班底,而吏大都是地頭蛇,熟悉業務,有權在手,熟門熟路,擅長貪污受賄,黑吃黑,除去個把像海瑞那種軟硬不吃的極品知縣外,誰都拿這幫編外公務員沒辦法。

  汪文言,就是編外公務員中,最狡猾,最會來事,最杰出的代表人物。

  汪文言的官場生涯,是從監獄開始的,那時候,他是監獄的看守。

  作為一名優秀的看守,他忠實履行了守護監獄,訓斥犯人,收取賄賂、拿黑錢的職責。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60]

  由于業務干得相當不錯,在上級(收過錢的)和同僚(都是同伙)的一致推薦下,他進入了縣衙,在新的崗位上繼續開展自己的光輝事業。

  值得表揚的是,此人雖然長期和流氓地痞打交道,不光彩的事情也沒少干,但為人還是很不錯的,經常仗義疏財,接濟朋友。但凡認識他的,就算走投無路,只要找上門來,他都能幫人一把,江湖朋友紛紛前來蹭飯,被譽為當代宋江。

  就這樣,汪文言名頭越來越響,關系越來越野,越來越能辦事,連知縣搞不定的事情,都要找他幫忙。家里跟宋江一樣,經常賓客盈門,什么人都有,即有晁蓋之類的江洋大盜,又有李逵之流的亡命之徒,上門的禮儀也差不多,總是“叩頭就拜”,酒足飯飽拿錢之后,就甘心做小弟,四處傳揚汪先生的優秀品格。

  在無數志愿宣傳員的幫助下,汪先生逐漸威名遠播,終于打出縣城,走向全省,波及全國。

  但無論如何,他依然只是一個縣衙的小人物,直到有一天,他的名聲傳到了一個人的耳中。

  這個人叫于與立,時任刑部郎中。

  這位于郎中官職不算太高,但想法不低,經常四處串門拉關系,他聽說汪文言的名聲后,便主動找上門去,特聘汪先生到京城,發揮特長,為他打探消息。

  汪先生豈是縣中物,毫不猶豫就答應了,準備到京城大展拳腳。

  可幾個月下來,汪文言發現,自己縣里那套,在京城根本混不開。

  因為汪先生一無學歷,二無來歷,檔次太低,壓根就沒人搭理他。無奈之下,他只好出錢,去捐了個監生,不知找了誰的門路,還混進了太學。

  這可就真了不得了,汪先生當即拿出當年跑江湖的手段,上下打點,四面逢源,短短幾月,上至六部官員,下到窮學生,他都混熟了,沒混熟的,也混個臉熟。

  一時之間,汪文言從縣里的風云人物,變成了京城的風云人物。

  但這位風云人物,依然還是個小人物。

  因為真正掌控這個國家權力中樞的重要人物,是不會搭理他的,無論是東林黨的君子,還是三黨的小人,都看不上這位江湖人士。

  但他終究找到了一位可靠的朋友,并在他的幫助下,成功進入了這片禁區。

  這位不計較出身的朋友,名叫王安。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