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1441-1450

[字數:15947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5:00]




  [1441]

  在之后的時間里,他著力培養袁崇煥,巡察帶著他,練兵帶著他,甚至機密決策也都讓他參與。

  

  當然,孫老師除了給袁同學開小灶外,還讓他當了班干部。從寧前兵備副使、寧前道,再到人事部(吏部)的高級預備干部(巡撫),只用了三年。

  袁崇煥用實際行動證明,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優等生。三年里,他圓滿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并熟練掌握了孫承宗傳授的所有技巧、戰術與戰略。

  在這幾年中,袁崇煥除學習外,主要的工作是修建寧遠城,加強防御,然而有一天,他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后金軍以騎兵為主,擅長奔襲,行動迅猛,搶了就能跑,而明軍以步兵為主,騎兵質量又不行,打到后來,只能堅守城池,基本上是敵進我退,敵退我不追,這么下去,到哪兒才是個頭?

  是的,防守是不夠的,僅憑城池、步兵堅守,是遠遠不夠的。

  徹底戰勝敵人強大騎兵唯一方式,就是建立一支同樣強大的騎兵。

  所以,在孫老師的幫助下,他開始召集難民,仔細挑選,進行嚴格訓練,只有最勇猛精銳,最苦大仇深的士兵,才有參加這支軍隊的權力。

  同時,他飼養優良馬匹,大量制造明朝最先進的火器三眼神銃,配發到每個人的手中,并反復操練騎兵戰法,沖刺砍殺,一絲不茍。

  因為他所需要的,是這樣一支軍隊:無論面臨絕境,或是深陷重圍,這支軍隊都能夠戰斗到最后一刻,絕不投降。

  他成功了。

  他最終訓練出了一支這樣的軍隊,一支努爾哈赤、皇太極父子終其一生,直至明朝滅亡,也未能徹底戰勝的軍隊。

  在歷史上,這支軍隊的名字,叫做關寧鐵騎。

  袁崇煥的成長,遠遠超出了孫承宗的預料,無論是練兵、防守、戰術,都已無懈可擊。雖然此時,他還只是個無名小卒。

  對這個學生,孫老師十分滿意。

  但他終究還是發現了袁崇煥的一個缺點,一個看似無足輕重的缺點,從一件看似無足輕重的小事上。

  天啟三年(23),遼東巡撫閻鳴泰接到舉報,說副總兵杜應魁冒領軍餉。

  要換在平時,這也不算是個事,但孫老師剛剛整頓過,有人竟然敢頂風作案,必須要嚴查。

  于是他派出袁崇煥前去核實此事。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2]

  袁崇煥很負責任,到地方后不眠不休,開始查賬清人數,一算下來,沒錯,杜總兵確實貪污了,叫來談話,杜總兵也認了。

  按規定,袁特派員的職責到此結束,就該回去報告情況了。

  可是袁大人似乎太過積極,談話剛剛結束,他竟然連個招呼都不打,當場就把杜總兵給砍了,被砍的時候,杜總兵還在做痛哭流涕懺悔狀。

  事發太過突然,在場的人都傻了,等大家回過味來,杜總兵某些部下已經操家伙,準備奔著袁大人去了。

  畢竟是朝廷命官,你又不是直屬長官,啥命令沒有,到地方就把人給砍了,算是怎么回事?

  好在杜總兵只是副總兵,一把手還在,好說歹說,才把群眾情緒安撫下去,袁特派員這才安然返回。

  返回之后的第一個待遇,是孫承宗的一頓臭罵:

  “殺人之前,竟然不請示!殺人之后,竟然不通報!士兵差點嘩變,你也不報告!到現在為止,我還不知道,你到底殺了什么人!以何理由要殺他!”

  “據說你殺人的時候,只說是奉了上級的命令,如果你憑上級的命令就可以殺人,那還要尚方寶劍(皇帝特批孫承宗一柄)干什么?!”

  袁崇煥沒有吱聲。

  就事情本身而言,并不大,卻相當惡劣,既不是直系領導,又沒有尚方寶劍,竟敢擅自殺人,實在太過囂張。

  但此刻人才難得,為了這么個事,把袁崇煥給辦了,似乎也不現實,于是孫承宗把這件事壓了下去,他希望袁崇煥能從中吸取教訓:意氣用事,胡亂殺人,是絕對錯誤的。

  

  事后證明,袁崇煥確實吸取了教訓,當然,他的認識和孫老師的有所不同:

  不是領導,沒有尚方寶劍,擅自殺人,是不對的,那么是領導,有了尚方寶劍,再擅自殺人,就該是對的。

  從某個角度講,他這一輩子,就栽在這個認識上。

  不過局部服從整體,杜總兵死了也就死了,無所謂,事實上,此時遼東的形勢相當的好,寧遠以及附近的松山、中前所、中后所等據點已經連成了一片,著名的關寧防線(山海關——寧遠)初步建成,駐守明軍已達十一萬人,糧食可以供應三年以上,關外兩百多公里土地重新落入明朝手中。

  孫承宗修好了城池、整好了軍隊,找好了學生,恢復了國土,但這一切還不夠。

  要應對即將到來的敵人,單靠袁崇煥是不行的,必須再找幾個得力的助手。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3]

  助手

  袁崇煥剛到寧遠時,看到的是破墻破磚,一片荒蕪,不禁感嘆良多。

  然而很快就有人告訴他,這是剛修過的,事實上,已有一位將領在此筑城,而且還筑了一年多。

  修了一年多,就修成這個破樣,袁崇煥十分惱火,于是他把這個人叫了過來,死罵了一頓。

  沒想到,這位仁兄全然沒有之前被砍死的那位杜總兵的覺悟,非但不認錯,竟然還跳起來,跟袁大人對罵,張口就是老子打了多少年仗,你懂個屁之類的混話。

  這就是當時的懶散游擊將軍,后來的遼東名將祖大壽的首次亮相。

  祖大壽,是一個很有名的人,有名到連在他家干活的仆人祖寬都進了明史列傳,然而這位名人本人的列傳,卻在清史稿里,因為他最終還換了老板。

  但奇怪的是,和有同樣遭遇的吳某某、尚某某、耿某某比起來,他的名聲相當好,說他是X奸的人,似乎也不多。原因在于,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他已盡到了自己的本分。

  祖大壽,字復宇,遼東寧遠人,生在寧遠,長在寧遠,參軍還在寧遠。此人脾氣暴躁,品性兇狠,好持刀砍人,并憑借多年砍人之業績,升官當上了游擊,熊廷弼在的時候很賞識他。

  后來熊廷弼走了,王化貞來了,也很賞識他,并且任命他為中軍游擊,鎮守廣寧城。

  再后來,孫得功叛亂,王化貞逃跑了,關鍵時刻,祖大壽二話不說,也跑了。

  但他并沒有跑回去,而是率領軍隊跑到了覺華島繼續堅守。

  堅守原則,卻不吃眼前虧,從后來十幾年中他干過的那些事來看,這是他貫徹始終的人生哲學。

  對一個在閻王殿參觀過好幾次的人而言,袁崇煥這種進士出身,連仗都沒打過的人,竟然還敢跑來抖威風,是純粹的找抽,不罵是不行的。

  這場對罵的過程并不清楚,但結果是明確的,袁大人雖然沒當過兵,脾氣卻比當兵的更壞,正如他的那句名言:“你道本部院是個書生,本部院卻是一個將首!”雙方你來我往,幾個回合下來,祖大壽認輸了。

  從此,他成為了袁崇煥的忠實部下,大明的優秀將領,后金騎兵不可逾越的銅墻鐵壁。

  祖大壽,袁崇煥的第一個助手。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4]

  其實祖大壽這個名字,是很討巧的,因為用當地口音,不留神就會讀成祖大舅。為了不至于亂輩分,無論上級下屬,都只是稱其職務,而不呼其姓名。

  只有一個人,由始至終、堅定不移地稱其為大舅,原因很簡單,祖大壽確實是他的大舅。

  這個人名叫吳三桂。

  當時的吳三桂不過十一二歲,尚未成年,既然未成年,就不多說了。事實上,在當年,他的父親吳襄,是一個比他重要得多的人物。

  吳襄,遼寧綏中人,祖籍江蘇高郵,武舉人。

  其實按史料的說法,吳襄先生的祖上,本來是買賣人,從江蘇跑到遼東,是來做生意的。可是到他這輩,估計是兵荒馬亂,生意不好做了,于是一咬牙,去考了武舉,從此參加軍隊,邁上了丘八的道路。www.SYZWW.NET

  由于吳先生素質高,有文化(至少識字吧),和兵營里的那些傻大粗不一樣,祖大壽對其比較賞識,刻意提拔,還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了他。

  吳襄沒有辜負祖大壽的信任,在此后十余年的戰斗中,他和他的兒子,將成為大明依靠的支柱。

  吳襄,袁崇煥的第二個助手。

  在逃到寧遠之前,吳襄和祖大壽是王化貞的下屬,在王化貞到來之前,他們是毛文龍的下屬。

  現在看來,毛文龍,似乎并不有名,也不重要,但在當時,他是個非常有名,且極其重要的人,至少比袁崇煥要重要得多。

  天啟初年的袁崇煥,是寧前道,毛文龍,是皮島總兵。

  準確地說,袁崇煥,是寧前地區鎮守者,朝廷四品文官。

  而毛文龍,是左都督、朝廷一品武官、平遼將軍、尚方寶劍的持有者、遼東地區最高級別軍事指揮官。

  換句話說,毛總兵比袁大人要大好幾級,與毛文龍相比,袁崇煥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無名小卒,雙方根本就不在同一檔次上。

  因為毛總兵并不是一個普通的總兵。

  明代總兵,是個統稱,大致相當于司令員,但管幾個省的,可以叫司令員,管一個縣的,也可以叫司令員。比如,那位吃空額貪污的杜應魁,人家也是個副總兵,但袁特派說砍,就把他砍了,眼睛都不眨,檢討都不寫。

  總而言之,明代總兵是分級別的,有分路總兵、協守總兵等等,而最高檔次的,是總鎮總兵。

  毛文龍,就是總鎮總兵,事實上,他是大明在關外唯一的總鎮級總兵。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5]

  總鎮總兵,用今天的話說,是大軍區司令員,地位十分之高,一般都附帶將軍頭銜(相當于榮譽稱號,如平遼、破虜等),極個別的還兼國防部長(兵部尚書)。

  明朝全國的總鎮總兵編制,有二十人,十四個死在關內,現存六人,毛文龍算一個。

  但在這些幸存者之中,毛總兵是比較特別的,雖然他的級別很高,但他管的地盤很小——皮島,也就是個島。

  皮島,別名東江,位處鴨綠江口,位置險要,東西長十五里,南北寬十二里,毛總兵就駐扎在上面,是為毛島主。

  這是個很奇怪的事,一般說來,總鎮總兵管轄的地方很大,不是省軍區司令,也是地區軍區司令,只有毛總兵,是島軍區司令。

  但沒有人覺得奇怪,因為其他總兵的地盤,是接管的,毛總兵的地盤,是自己搶來的。

  毛文龍,萬歷四年(1576)生人,浙江杭州人,童年的主要娛樂是四處蹭飯吃。

  由于家里太窮,毛文龍吃不飽飯,自然上不起私塾,考不上進士。而就我找到的史料看,他似乎也不是斗狠的主,打架撒潑的功夫也差點,不能考試,又不能鬧騰,算是百無一用,比書生還差。

  但要說他什么都沒干,那也不對,為了謀生,他開始從事服務產業——算命。

  算命是個技術活,就算真不懂,也要真能忽悠,于是毛文龍開始研究麻衣相術、測字、八卦等等。

  但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在這方面的學問沒學到家,給人家算了幾十年的命,就沒顧上給自己算一卦。

  不過,他在另一方面的造詣,是絕對值得肯定的——兵法。

  在平時只教語文,考試只考作文的我國古代,算命、兵法、天文這類學科都是雜學,且經常扎堆,還有一個莫名其妙的統稱——陰陽學。

  而迫于生計,毛先生平時看的大都是這類雜書,所以他雖沒上過私塾,卻并非沒讀過書。據說他不但精通兵法理論,還經常用于實踐——聊天時用來吹牛。

  就這么一路算,一路吹,混到了三十歲。

  不知是哪一天,哪根弦不對,毛文龍突然決定,結束自己現在的生活,毅然北上尋找工作。

  他一路到了遼東,遇見當時的巡撫王化貞,王化貞和他一見如故,認為他是優秀人才,當即命他為都司,進入軍隊任職。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6]

  這個世界上似乎沒有這樣的好事,沒錯,前面兩句話是逗你們玩的。

  毛文龍先生之所以痛下決心北上求職,是因為他的舅舅時來運轉,當上了山東布政使,跟王化貞關系很好,并向王巡撫推薦了自己的外甥。

  王巡撫給了面子,幫毛文龍找了份工作,具體情況就是如此。

  在王化貞看來,給安排工作,是掙了毛文龍舅舅的一個人情,但事實證明,辦這件事,是掙了大明的一個人情。

  毛文龍就這樣到部隊上班了,雖說只是個都司,但在地方而言,也算是高級干部了,至少能陪縣領導吃飯,問題在于,毛都司剛去的時候,不怎么吃得開,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是關系戶,都知道他沒打過仗,所以,都瞧不起他。

  直到那一天的到來——天啟元年(21)三月二十一日。

  這一天,遼陽陷落,遼東經略袁應泰自盡,數萬守軍全軍覆沒,至此,廣寧之外,明朝在遼東已無立足之地。

  難民攜家帶口,士兵丟棄武器,大家紛紛向關內逃竄。

  除了毛文龍。

  毛文龍沒有跑,但必須說明的是,他之所以不跑,不是道德有多高尚,而是實在跑不掉了。

  由于遼陽失陷太快,毛先生反應不夠快,沒來得及跑,落在了后面,被后金軍堵住,沒轍了。

  如果只有他一個人,化化妝,往臉上抹把土,沒準還能順過去。不幸的是,他的手下還有兩百來號士兵。

  帶著這么群累贅,想溜,溜不掉;想打,打不過。明軍忙著跑,后金軍忙著追,敵人不管他,自己人也不管他。毛文龍此時的處境,可以用一個詞完美地概括——棄卒。

  當眾人一片哀鳴,認定走投無路之際,毛文龍找到了一條路——下海。

  他找來了船只,將士兵們安全撤退到了海上。

  然而很快,士兵們就發現,他們行進的方向不是廣寧,更不是關外。

  “我們去鎮江。”毛文龍答。

  于是大家都傻了。

  所謂鎮江,不是江蘇鎮江,而是遼東的鎮江堡,此地位于鴨綠江入海口,與朝鮮隔江而立,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極其堅固,易守難攻。

  但大家之所以吃驚,不是由于它很重要,很堅固,而是因為它壓根就不在明朝手里。

  遼陽、沈陽失陷之前,這里就換地主了,早就成了后金的大后方,且有重兵駐守,這個時候去鎮江堡,動機只有兩個:投敵,或是找死。

  然而毛文龍說,我們既不投敵,也不尋死,我們的目的,是攻占鎮江。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7]

  很明顯,這是在開玩笑,遼陽已經失陷了,沒有人抵抗,沒有人能夠抵抗。大家的心中,有著共同且唯一的美好心愿——逃命。

  但是毛文龍又說,我沒有開玩笑。

  我們要從這里出發,橫跨海峽,航行上千里,到達敵人重兵集結的堅固堡壘,憑借我們這支破落不堪、裝備不齊、剛剛一敗涂地,只有幾百人的隊伍,去攻擊裝備精良、氣焰囂張、剛剛大獲全勝的敵人,以寡敵眾。

  我們不逃命,我們要攻擊,我們要徹底地擊敗他們,我們要收復鎮江,收復原本屬于我們的土地!

  沒有人再驚訝,也沒有人再反對,因為很明顯,這是一個合理的理由,一個足以讓他們前去攻擊鎮江,義無反顧的理由。

  在夜幕的掩護下,毛文龍率軍抵達了鎮江堡。

  事實證明,他或許是個沖動的人,但絕不是個愚蠢的人,如同預先彩排的一樣,毛文龍發動了進攻,后金軍隊萬萬想不到,在大后方竟然還會被人捅一刀,沒有絲毫準備,黑燈瞎火的,也不知到底來了多少人,從哪里來,只能驚慌失措,四散奔逃。

  此戰明軍大勝,殲滅后金軍千余人,陣斬守將佟養真,收復鎮江堡周邊百里地域,史稱“鎮江堡大捷”。

  這是自努爾哈赤起兵以來,明朝在遼東最大,也是唯一的勝仗。

  消息傳來,王化貞十分高興,當即任命毛文龍為副總兵,鎮守鎮江堡。

  后金丟失鎮江堡后,極為震驚,派出大隊兵力,打算把毛文龍趕進海里喂魚。

  由于敵太眾,我太寡,毛文龍丟失了鎮江堡,被趕進了海里,但他沒有喂魚,卻開始釣魚——退守皮島。

  畢竟只是個島,所以剛開始時,誰也沒把他當回事,可不久之后,他就用實際行動,讓努爾哈赤先生領會了痛苦的真正含義。

  自天啟元年以來,毛文龍就沒休息過,每年派若干人,出去若干天,干若干事,不是放火,就是打劫,搞得后金不得安生。

  更煩人的是,毛島主本人實在狡猾無比,你沒有準備,他就上岸踢你一腳,你集結兵力,設好埋伏,他又不來,就如同耳邊嗡嗡叫的蚊子,能把人活活折磨死。

  后來努爾哈赤也煩了,估計毛島主也只能打打游擊,索性不搭理他,讓他去鬧,沒想到,毛島主又給了他一個意外驚喜。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8]

  天啟三年(23),就在后金軍的眼皮底下,毛島主突然出兵,一舉攻占金州(今遼寧金州),而且占住就不走了,在努爾哈赤的后院放了把大火。

  努爾哈赤是真沒法了,要派兵進剿,卻是我進敵退,要登陸作戰,又沒有那個技術,要打海戰,又沒有海軍,實在頭疼不已。

  努爾哈赤是越來越頭疼,毛島主卻越來越折騰,按電視劇里的說法,住孤島上應該是個很慘的事,要啥啥沒有,天天坐在沙灘上啃椰子,眼巴巴盼著人來救。

  可是毛文龍的孤島生活過得相當充實,照史書上的說法,是“召集流民,集備軍需,遠近商賈紛至沓來,貨物齊備捐稅豐厚。”

  這就是說,毛島主在島上搞得很好,大家都不在陸地上混了,跟著跑來討生活,島上的商品經濟也很發達,還能抽稅。

  這還不算,毛島主除了搞活內需外,還做進出口貿易,日本、朝鮮都有他的固定客商,據說連后金管轄區也有人和他做生意,反正那鬼地方沒海關,國家也不征稅,所以毛島主的收入相當多,據說每個月都有十幾萬兩白銀。

  有錢,自然就有人了,在高薪的誘惑下,上島當兵的越來越多,原本只有兩百多,后來袁崇煥上島清人數時,竟然清出了三萬人。

  值得夸獎的是,在做副業的同時,毛島主沒有忘記本職工作,在之后的幾年中,他創造了很多業績,摘錄如下:

  (天啟)三年,文龍占金州。

  四年五月,文龍遣將沿鴨綠江越長白山,侵大清國東偏。

  八月,遣兵從義州城西渡江,入島中屯田。

  五年六月,遣兵襲耀州之官屯寨。

  六年五月,遣兵襲鞍山驛,越數日又遣兵襲撤爾河,攻城南。

  亂打一氣不說,竟然跑到人家地面上屯田種糧食,實在太囂張了。

  努爾哈赤先生如果不恨他,那是不正常的。

  可是恨也白恨,科技跟不上,只能眼睜睜看著毛島主胡亂鬧騰。

  拜毛文龍同志所賜,后金軍隊每次出去打仗的時候,很有一點驚弓之鳥的感覺,唯恐毛島主在背后打黑槍,以至于長久以來不能安心搶掠,工作精力和情緒受到極大影響,反響極其惡劣。

  如此成就,自然無人敢管,朝廷哄著他,王化貞護著他,后來,王在晉接任了遼東經略,都得把他供起來。

  毛文龍,袁崇煥的第三個幫助者,現在的上級、未來的敵人。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49]

  天啟三年(23),袁崇煥正熱火朝天地在寧遠修城墻的時候,另一個人到達寧遠。

  這個人是孫承宗派來的,他的職責,是與袁崇煥一同守護寧遠。這個人的名字叫滿桂。

  滿桂,宣府人,蒙古族。很窮,很勇敢。

  滿桂同志應該算是個標準的打仗苗子,從小愛好打獵。長大參軍了,就愛好打人,在軍隊中混了很多年,每次出去打仗,都能砍死幾個,可謂戰功顯赫,然而戰功如此顯赫,混到四十多歲,才是個百戶。

  倒不是有人打壓他,實在是因為他太實在。

  明朝規定,如果你砍死敵兵一人(要有首級),那么恭喜你,接下來你有兩種選擇,一、升官一級。二、得賞銀五十兩。

  每次滿桂都選第二種,因為他很缺錢。

  我不認為滿桂很貪婪,事實上,他很老實。

  因為他并不知道,選第二種的人,能拿錢,而選第一種的,既能拿權,也能拿錢。

  就這么個混法,估計到死前,能混到個千戶,就算老天開眼了。

  然而數年之后一個人的失敗,造就了他的成功,這個失敗的人,是楊鎬。

  萬歷四十七年(19),楊鎬率四路大軍,在薩爾滸全軍覆沒,光將領就死了三百多人,朝廷沒人了,只能下令破格提拔,滿桂同志就此改頭換面,當上了明軍的高級將領——參將。

  但真正改變他命運的,是另一個成功的人——孫承宗。

  天啟二年(22),在巡邊的路上,孫承宗遇見了滿桂,對這位老兵油子極其欣賞(大奇之),高興之余,就給他升官,把他調到山海關,當上了副總兵,一年后,滿桂被調往寧遠,擔任守將。

  滿桂是一個優秀的將領,他不但作戰勇敢,而且經驗豐富,還能搞外交。

  當時的蒙古部落,已經成為后金軍隊的同盟,無論打劫打仗都跟著一起來,明軍壓力很大,而滿桂的到來徹底改變了這一切。

  他利用自己的少數民族身份,對同胞進行了長時間耐心的勸說,對于不聽勸說的,也進行了長時間耐心的攻打。很快,大家就被他又打又拉的誠懇態度所感動,全都服氣了(桂善操縱,諸部咸服)。

  此外,他很擅長堆磚頭,經常親自監工砌墻,還很喜歡練兵,經常把手下的兵練得七葷八素。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歷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450]

  就這樣,在滿桂的不懈努力下,寧遠由當初一座較大的廢墟,變成了一座較大的城市(軍民五萬余家,屯種遠至五十里)。

  而作為寧遠地區的最高武官,他與袁崇煥的關系也相當好。

  其實矛盾還是有的,但問題不大,至少當時不大。

  必須說明一點,滿桂當時的職務,是寧遠總兵,而袁崇煥,是寧前道。就級別而言,滿桂比袁崇煥要高,但明朝的傳統,是以文制武,所以在寧遠,袁崇煥的地位要略高于滿桂,高一點點。

  而據史料記載,滿桂是個不茍言笑,卻極其自負的人。加上他本人是從小兵干起,平時干的都是砍人頭的營生(一個五十兩),注重實踐,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空談理論,沒打過仗的文官,當然,這其中也包括袁崇煥。

  但有趣的是,他和袁崇煥相處得還不錯,并不是他比較大度,而是袁崇煥比較能忍。

  袁大人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很清楚,在遼東混的,大部分都是老兵油子,殺人放火的事情干慣了,在這些人看來,自己這種文化人兼新兵蛋子,是沒有發言權的。

  所以他非常謙虛,非常能裝孫子,還時常向老前輩們(如滿桂)虛心請教,滿桂們也心知肚明,知道他是孫承宗的人,得罪不起,都給他幾分面子。總之,大家混得都還不錯。

  滿桂,袁崇煥的第四個幫助者,三年后的共經生死的戰友,七年后置于死地的對手。

  或許你覺得人已經夠多了,可是孫承宗似乎不怎么看,不久之后,他又送來了第五個人。

  這個人,是他從刑場上救下來的,他的名字叫趙率教。

  趙率教,陜西人,此人當官很早,萬歷中期就已經是參將了,履歷平平,戰功平平,資質平平,什么都平平。

  表現一般不說,后來還吃了官司,工作都沒了。后來也拜楊鎬先生的福,武將死得太多沒人補,他就自告奮勇,去補了缺,在袁應泰的手下,混了個副總兵。

  可是他的運氣很不好,剛去沒多久,遼陽就丟了,袁應泰自殺,他跑了。

  情急之下,他投奔了王化貞,一年后,廣寧失陷,王化貞跑了,他也跑了。

  再后來,王在晉來了,他又投奔了王在晉。

  由于幾年之中,他到了好幾個地方,到哪,哪就倒霉,且全無責任心,遇事就跑,遇麻煩就溜,至此,他終于成為了明軍之中有口皆碑的典型人物——反面典型。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