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1231-1240

[字數:16274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5:00]




  [1231]

  雖然事情不容易辦,鬼子還是辦了,而且一直在辦,后來抗日戰爭里的臺兒莊戰役,日軍磯谷師團(編制相當于一個軍)被打成了殘廢,死傷一萬多人,幾乎喪失戰斗力,日本戰報卻說就損失兩千人,臉不紅心不跳,由此可見,其不認賬和亂記賬,那是有悠久傳統的。

  

  說到底,碧蹄館之戰,不過是一場微不足道的小規模戰斗而已。

  但微不足道,并不代表不重要。事實上,這確實是一場改變了戰爭進程的戰斗。

  通過此戰,死里逃生的李如松明白了兩點:首先,敵人是很難打垮的。

  雖然日軍被擊敗,但戰斗力尚存,以明軍目前的兵力,如要硬攻,很難奏效。

  其次,朋友是很難指望的。

  在碧蹄館之役發生前,李如松曾囑托朝軍隨后跟進,人家確實也跟著來了,但仗一打起來,不是腳底抹油就是袖手旁觀,仗打完才及時出現,真可謂是反應敏捷。

  而更讓李如松氣憤的,是某些混人。

  此時正逢朝鮮陰雨連綿,火器難于使用,日軍伏擊失敗后,全部龜縮于王京,打死不出來,還拼命修筑堅固堡壘,準備死守。但凡稍微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明白,如果現在進攻,那就是尋死。

  可柳成龍偏偏裝糊涂,他多次上書,并公開表示李如松應盡早進攻王京,不得拖延。

  出征之前潑涼水,不出頭,現在卻又跳出來指手劃腳,反正打仗的都是明軍,不死白不死,人混賬到這個份上,真能把死人氣活了。

  李如松沒有理會柳成龍,他停下了進攻的腳步。

  但停下來并不能解決問題,因為作為朝鮮的都城,王京是必須攻克的。

  于是在經過縝密的思索后,李如松做出了如下部署:

  總兵楊元率軍鎮守平壤,控制大同江;李如柏率軍鎮守寶山,查大受鎮守臨津,互為聲援;李寧、祖承訓鎮守開城。

  這是一個讓人莫名其妙的安排,因為明軍本就兵力不足,現在竟然分兵四路,要想打下王京,無異于是癡人說夢。

  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李如松已經放棄了進攻計劃。

  事實證明,他們都錯了。

  因為要攻克一座城池,并不一定要靠武力。

  命令下達了,進攻停止了,戰場恢復了平靜,日軍也借此機會加強防守,整肅軍隊,等待著李如松的下一次進攻。因為在被忽悠多次后,他們已經確定,眼前的這個對手,是絕對不會消停的。

  這個判斷十分正確,很快,他們就等到了李如松的問候,但并非攻城的槍炮,而是一把大火。

  明朝那些事兒6[1232]

  李如松很清楚,憑借自己手中的兵力,是絕對無法攻下王京的,于是他索性分兵各處防守,加固后方,因為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更好的進攻目標——龍山。

  龍山是日軍的糧倉所在地,積糧數十萬石,王京、釜山的日軍伙食,大都要靠此處供應。

  于是,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李如松密令查大受,率敢死隊(死士)連夜跑到龍山,放了一把火,徹底解決了鬼子們的糧食問題。

  這么一來,事情就算是結了,因為武士道再怎么牛,也不能當飯吃,在這一點上,鬼子們的意識是清楚的,認識是明確的。

  萬歷二十一年(1593)四月十八日,日軍全軍撤出王京,退往釜山。十九日,李如松入城,王京光復。

  自萬歷二十年(1592)十二月明軍入朝起,短短半年時間,日軍全線潰敗,死失合計三萬五千余人,其軍隊主力,第一軍小西行長部幾乎全軍覆滅,日軍的戰斗力遭到致命打擊,疲憊交加,斗志全無。

  到了這份上,已經打不下去了。

  四月下旬,日軍繼續撤退至蔚山、東萊等沿海地域,回到了一年前的登陸地點,全軍八萬余人渡海回國,僅留四萬人防守。

  至此,抗倭援朝戰爭第一階段結束,日軍慘敗而歸。

  日軍退卻了,但李如松并沒有痛打落水狗,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事實上,此時明軍的處境也好不了多少,由于朝軍幾乎是一盤散沙,許多地方都要依靠明軍防守,李如松能夠調動的,僅有一萬余人,靠這點本錢,想把日軍趕下海去,幾乎是不可能的。www.Fhzww.cOm

  但最嚴重的問題還不是缺人,而是缺錢。

  要知道,刀槍馬炮,天上掉不下來,那都是有價錢的,而所謂打仗,其實就是砸錢,敵人來了,有錢就對砸,沒錢就打游擊,朝鮮戰爭也一樣。

  明軍雖然是幫朝鮮打仗,但從糧食到軍餉,都是自給自足,而在這一點上,朝鮮人也體現出了充分的市場意識,非但不給軍費,連明軍在當地買軍糧都要收現款,拒收信用卡,賒賬免談。

  李如松在朝鮮呆了半年,已經花掉了上百萬兩白銀,再這樣打個幾年,估計褲子都得當出去。

  所以談判,是唯一的選擇。

  明朝那些事兒6[1233]

  高檔次的忽悠

  第二次談判就此開始。

  所謂談判,其實就是忽悠的升級版,雙方你來我往,吹吹牛吃吃飯,實在的東西實在不多。

  客觀地講,明朝在談判上,一向都沒什么誠意。相對而言,日本方面還是比較實誠的,他們曾滿懷期望的期盼著明朝的使者,等到的卻是火槍大炮。

  說到底,這是個認識問題,因為當時的明朝,管日本叫倭國,管日本人叫倭奴,而且這并非有意歧視,事實上,以上稱呼是一路叫過來的,且從無愧疚、不當之類的情感。

  一句話,打心眼里,就從沒瞧得上日本人。

  第一次談判,是因為準備不足,未能出兵,等到能夠出兵,自然就不談了。

  現在,是第二次談判。而談判的最理想人選,是沈惟敬。

  半年前,這位仁兄滿懷激情地來到李如松的大營,結果差點被砍了頭,關起來吃了半年的牢飯,到今天,終于又有他的用武之地了。

  萬歷二十一年(1593)三月,沈惟敬前往日軍大營,開始了第二次談判,在那里等待著他的,是他的老朋友小西行長。

  雖然之前曾被無情地忽悠過一次,但畢竟出來搶一把不容易,死了這么多人,弄不到點實在東西也沒法回去,日方決定繼續談判,平分朝鮮是不指望了,能撈多少是多少。

  日軍的談判底線大抵如此,而在他們看來,事到如今,明軍多少也會讓一兩步。

  會談進行得十分順利,雙方互致問候完畢,經過討價還價,達成了如下意見:

  首先,明朝派遣使者,前往日本會見豐臣秀吉。其次,明軍撤出朝鮮,日軍撤出王京(當時尚未撤出)。最后,日本交還朝鮮被俘王子官員。

  沈惟敬帶著談判意見回來了,出乎他意料的是,這一次,李如松和宋應昌都毫不猶豫地表示同意。

  沈惟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悅,他認為,一切都將在自己安排下有條不紊地進行下去,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

  但他并不知道,所謂談判和執行,那完全是兩碼事。

  在第一次談判時,明軍只是為了爭取時間,壓根兒不打算要真談判,而這一次……,似乎也沒這個打算。

  因為在戰后,宋應昌曾在給皇帝的奏疏中寫過這樣一段話:

  “夫倭酋前后雖有乞貢之稱,臣實假貢取事,原無真許之意。”

  這句話的大概意思是,日本人是想談和的,但我是忽悠他們的,您別當真。

  明朝那些事兒6[1234]

  這就是說,明軍從上到下,是萬眾一心,排除萬難,要把忽悠進行到底了。

  但協議畢竟還是簽了,簽了就得執行,而接下來,李如松用行動證明了這樣一點:他除了會打仗,搞政治也是把好手。

  根據協議,明軍要撤出朝鮮,但李如松紋絲不動,反而燒掉了日軍的糧倉,端掉了對方的飯碗。

  日軍是真沒辦法了,打不過又鬧不起,明知李如松是個不守信用的家伙,偏偏還不敢得罪他,就當吃了個啞巴虧,硬著頭皮派出使者。那意思是,你不撤我認了,但互派使者的事,麻煩你還是給辦了吧。

  在這一點上,李如松還是很夠意思的,他隨即派出謝用梓與徐一貫兩人,隨同沈惟敬一起,前往日軍大營。www.SYZWW.NET

  小西行長十分高興,因為自從談判開始以來,他遇到的不是大混混(沈惟敬),就是大忽悠(李如松的使者),感情受到了嚴重的傷害,現在對方終于派出了正式的使者,實在是可喜可賀。

  但他不知道的是,明朝派來的這兩位所謂使者,謝用梓是參將,徐一貫是游擊,換句話說,這兩人都是武將,別說搞外交,識不識字那都是不一定的事。

  之所以找這么兩個丘八去談判,不是明朝沒人了,而是李如松根本就沒往上報。

  這位仁兄接到日軍要求后,想也沒想,就在軍中隨意找了兩人,大筆一揮,你們倆就是使者了,去日本出差吧。

  現在忽悠你們,那是不得已,老子手里要是有兵,早就打過去了,還談什么判?!

  李如松沒當真,但日本人當真了,萬歷二十一年(1593)五月中旬,小西行長帶領沈惟敬、謝用梓以及徐一貫前往日本,會見豐臣秀吉,進行和談。

  對于明朝使臣的來臨,豐臣秀吉非常高興,不但熱情接待,管吃管住,會談時更是率領各地諸侯權貴到場,親自參加,張燈結彩,搞得和過節一樣,儀式十分隆重。

  當沈惟敬看到這一切的時候,他明白:這下算是忽悠大了。

  雖然日本人糊里糊涂,但一路過來,他已經很清楚,身邊的這兩位使者到底是什么貨色。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挺下去了。

  明朝那些事兒6[1235]

  沈惟敬就此開始了談判,雖然從名義上講,謝用梓和徐一貫才是正牌使者,但這兩個大老粗連話都說不利索,每次開會口都不敢開,只能指望沈惟敬忽悠了。

  于是每次開會之時,大致都是這么一副場景:豐臣秀吉滿懷激情,口若懸河,謝用梓、徐一貫呆若木雞、一言不發,沈惟敬隨口附和,心不在焉。所謂的外交談判,其實就是扯淡。

  就這么個扯淡會,竟然還開了一個多月,直到六月底,才告結束。

  在談判終結的那一天,豐臣秀吉終于提出了日方的和平條件,該條件也再次證明了這樣一點:

  豐臣秀吉,是個貪婪無恥、不可救藥的人渣。

  其具體內容如下:

  一、明朝將公主嫁為日本后妃。

  二、明朝和日本進行貿易,自由通商。

  三、明朝和日本交換誓詞,永遠通好。

  四、割讓朝鮮四道,讓給日本。

  五、朝鮮派出王子大臣各一人,作為人質,由日方管理。

  六、返還朝鮮被俘的兩位王子

  七、朝鮮宣誓永不背叛日本。

  在這份所謂的和平條款中,除交還朝鮮王子外,沒有任何的友善、和睦,不但強占朝鮮土地,還把手伸到了明朝,總而言之,除了貪婪,還是貪婪。

  這樣的條款,是任何一個大明使臣都無法接受的。

  沈惟敬接受了。

  這位仁兄似乎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當場拍板,表示自己認可這些條款,并將回稟明朝。豐臣秀吉十分高興。

  其實豐臣秀吉并不知道,他已失去了一個過把癮的機會——即使他提出吞并中國,這位大明使者也會答應的。

  因為沈惟敬同志壓根就不算是明朝的使臣,說到底也就是個混混,胡話張口就來,反正不是自家的,也談不上什么政治責任,你想要哪里,我沈惟敬劃給你就是了。反正也不是我買單。

  日本和談就此結束,簡單概括起來,是一群稀里糊涂的人,在一個稀里糊涂的地方,開了一個稀里糊涂的會,得到了一個稀里糊涂的結論。可憐一代梟雄豐臣秀吉,風光一輩子,快退休了,卻被兩個粗人、一個混混玩了一把,真可算是晚節不保。

  但在辦事認真這點上,豐臣秀吉還是值得表揚的,為了把貪欲進行到底,他隨即安排了善后事宜,遣送朝鮮王子回國,并指派小西行長跟進此事。

  小西行長高興地接受了這個任務,不久之后,他就會悔青自己的腸子。

  明朝那些事兒6[1236]

  和談結束了,沈惟敬回國了,他在日本說了很多話,干了很多事,但在中國卻無人知曉,連李如松、宋應昌也只知道,這人去了趟日本,見了豐臣秀吉,僅此而已。

  

  按說到這個時候,沈惟敬應該說實話了,在日本胡說八道也就罷了,但軍國大事,不是能忽悠過去的,鬼子雖然腦袋不好使,也不是白癡,想蒙混過關,那是不可能的。

  但這位兄弟實在是人混膽大,沒有絲毫政治敏感性,兵部尚書石星代表朝廷找他談話時,竟對日方提出“和平條件“只字不提,只顧吹牛,說自己已經搞定了日方,為國家做出了卓越貢獻云云。

  這話要換了宋應星,估計是打死也不信的,可石星同志就不同了,從某個角度講,他還是個比較單純的人,一頓忽悠之下,竟然信了,還按照沈惟敬的說法,上奏了皇帝。

  明神宗倒不糊涂,覺得事情不會這么簡單,但石星一口咬定,加上打仗實在費錢,半信半疑之下,他同意與日方議和。

  于是歷史上最滑稽的一幕出現了,經過一輪又一輪的忽悠,中日雙方終于停戰。

  萬歷二十一年(1593)七月,在日軍大部撤出朝鮮后,明軍也作出部署,僅留劉珽、駱尚志等人,率軍一萬五千余人幫助鎮守軍事要地,其余部隊撤回國內。

  無論有多么莫名其妙,和平終究還是到來了,盡管是暫時的。

  宋應昌升官了,因為在朝鮮戰場的優異表現,他升任右都御史,兵部侍郎的職務,由顧養謙接替。

  李如松也升官了,本就對他十分欣賞的明神宗給他加了工資(祿米),并授予他太子太保的頭銜。

  三年后,遼東總兵董一元離職,大臣推舉多名候選者,明神宗卻執意要任用李如松,雖然許多人極力反對,但他堅持了自己的意見。

  李如松走馬上任,一年后他率軍追擊敵軍,孤軍深入,中伏,力戰死。

  在所有的戰斗中,他始終是身先士卒,沖鋒在前的,這次也不例外。

  他不是一個與人為善的人,更談不上知書達理,他桀驁不遜,待人粗魯,但這些絲毫無損于他的成就與功勛,因為他是一個軍人,一個智勇雙全、頑強無畏的軍人。在短暫的一生中,他擊敗了敵人,保衛了國家,在我看來,他已經盡到了自己的本分。

  其實很多人并不知道,他雖是武將,卻并非粗人,因為在整理關于他的史料時,我發現了他的詩句:

  春來殺氣心猶壯,此去妖氛骨已寒。

  談笑敢言非勝算,夢中常憶跨征鞍。

  我認為,寫得很不錯。

  四百年華已過,縱馬馳騁之背影,依稀可見。

  明朝那些事兒6[1237]

  烽火再起

  沈惟敬是一個比較奇怪的人,作為一個局外人,他毅然決然搞起外交,且不怕坐牢,不怕殺頭,義無反顧,實在讓人費解。

  一個混混,不遠千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專程跑來插足國家大事,在我看來,這就是最純粹的摻和精神。

  但既然是摻和,一般說來總是有動機的。因為就算是混混,也得掙錢吃飯。可由始至終,這位仁兄似乎除了混過幾頓飯外,還沒有獅子大開口的記錄,也沒怎么趁機撈過錢,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他是真想干點事的。

  然而沈惟敬并不知道:雖然從某種意義上說,外交政治也是混,不過,絕不是他那個混法。如果胡混一氣,是要掉腦袋的。

  萬歷二十二年(1594)十二月七日,一個人的到來讓沈惟敬明白了一個道理:說過的話,簽過的字,不是說賴就能賴的。

  小西飛來了,根據日本和談的會議精神,他作為日本的使者,前來兌現之前明朝的承諾。

  沈惟敬迎來了一生中最大的危機,因為小西飛并沒有參與他的密謀,而日方使者到來,必定有明朝高級官員接待,到時雙方一對質,事情穿幫,殺頭打屁股之類的把戲是逃不了了。

  人已經到京城了,殺人滅口沒膽,逃跑沒條件,就算沖出國門也沒處去——日本、朝鮮也被他忽悠了,要沖出亞洲,估計還得再等個幾百年。

  在沈惟敬看來,他這輩子就算是活到頭了,除非奇跡出現。

  奇跡出現了。

  萬歷二十二年(1594)十二月十九日,兵部尚書石星奉旨,與小西飛會談。

  在會談中,石星提出了議和的三大條件——真正的條件:

  一、日本必須限期全部撤軍回國。

  二、封豐臣秀吉為日本王,但不允許日本入貢。

  三、日本必須盟誓,永不侵犯朝鮮。

  然后他告訴小西飛,如果同意,就有和平,如果拒絕,就接著打。

  出發之前,小西飛被告知,明朝已經接受了日方提出的七大條件,他此來是拿走明朝承認割讓朝鮮的文書,如果一切順利,還要帶走明朝的公主。

  而現在他才知道,公主是沒影的,割讓朝鮮是沒譜的,通商是沒指望的。日本唯一的選擇,是從明朝皇帝那里領幾件衣服和公章,然后收拾行李,滾出朝鮮,發誓永不回來。

  小西飛已經徹底懵了,他終于明白,之前的一切全是虛幻,自己又被忽悠了。

  然而接下來,他卻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

  明朝那些事兒6[1238]

  面對石星,小西飛說出了他的答復:同意。

  所謂同意,代表的意思就是日本愿意無條件撤出朝鮮,不要公主,不要通商,不再提出任何要求。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結論是,小西飛撒了謊。

  而只要分析一下,就會發現,他的確有撒謊的理由。

  首先,他是小西行長的親信,這件事又是小西行長負責,事情辦到這個地步,消息傳回日本,小西行長注定是沒好果子吃的。

  其次,他畢竟是在明朝的地盤上,對方又是這個態度,如果再提出豐臣秀吉的“夢幻”七條,惹火了對方,來個“兩國交兵,先斬來使”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當務之急,把事情忽悠過去,回家再說。

  聽到小西飛的回答,石星十分高興,他急忙向明神宗上奏疏,報告這一外交的巨大勝利。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明神宗竟然不信!

  要知道,這位皇帝雖然懶,卻不笨,他得知此事后,當即表示叫來石星詢問此事:如此之條件,日本人怎么會輕易接受?

  石星本來腦袋就不大好使,這么一問,算是徹底糊涂了,半天也不知怎么回答。

  最后還是明神宗替他想出了辦法:

  “明日,你在兵部再次詢問日使,不得有誤。”

  之后還跟上一句:

  “趙志皋隨你一同去!”

  趙志皋,時任大學士,特意交代把他拉上,說明皇帝對石星的智商實在是缺乏信心。

  萬歷二十二年(1594)十二月二十日,第二次詢問開始。

  這次詢問,明朝方面來了很多人,除了石星和趙志皋外,六部的許多官員都到場旁聽。

  在眾目睽睽之下,石星向小西飛提出了八個問題,而小西飛也一反常態,對答如流,說明日本的和平決心,聽得在場觀眾頻頻點頭。

  經過商議,石星和趙志皋聯合作出了結論:小西飛,是可以相信的。

  然而石星并不知道,小西飛之所以回答得如此順暢,是因為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不折不扣的胡扯。

  具體說來,是想到哪說到哪,撿好聽順耳的講,動不動就是“天朝神威”之類的標志性口號,反正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雖然在場的官員大都飽讀詩書,且不乏趙志皋之類的政治老油條,但畢竟當時條件有限,也沒有出國考察的名額,日本到底是怎么回事,誰也不清楚。

  于是,大家都相信了

  明朝那些事兒6[1239]

  憑借著在明朝的優異表現,小西飛躋身成功外交家的行列,成為了勘與沈惟敬相比的大忽悠。

  但正所謂長江后浪推前浪,雖然是后進之輩,在忽悠方面,小西飛卻更進一步,將其發展到了一個新的境界——除了忽悠別人,還忽悠自己。

  事情是這樣的,和談結束后按照外交慣例,明朝官員準備送小西飛回國,然而這位仁兄卻意猶未盡,拿出了一份名單。

  這份名單是豐臣秀吉授意,小西行長草擬的,上面列出了一些人名,大都是日軍的將領,在出發之前,他交給了小西飛,并囑托他在時機成熟時交出去,作為明朝封官賞錢的依據。

  事已至此,小西飛十分清楚,所謂和談,純粹就是胡說八道,能保住腦袋回去就不容易了,可這位仁兄實在是異常執著,竟然還是把這份名單交給了明朝官員,并告訴他們:名單上的人都是日本的忠義之士,希望明朝全部冊封,不要遺漏。

  明明知道是忽悠,竟然還要糊弄到底,可謂意志堅定,當然,也有某些現實理由——小西飛的名字,也在那份名單上。

  更為搞笑的是,在交出名單之前,根據小西行長之前的交代,小西飛還涂掉了兩個名字,一個是加藤清正,另一個是黑田長政。

  之所以這么干,那是有深厚的歷史淵源的,雖然同為豐臣秀吉的親信,小西行長和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的關系卻很差,平時經常對罵,作戰也不配合,小西行長對此二人恨之入骨。

  據說后來這事捅出去之后,加藤清正氣得跳腳:明知冊封不了的名單,你都不列我的名字?跟你拼了!

  等到后來回了日本,這幾位也不消停,繼續打繼續鬧,最后在日本關原打了一仗,才算徹底了結。這都是日本內政,在此不予干涉。

  綜觀整個談判過程,從忽悠開始,以胡扯結束,經過開山祖師沈惟敬和后起之秀小西飛的不懈努力,豐臣秀吉、明神宗一干人等都被繞了進去,并最終達成了協議,實在是可喜可賀。

  而更值得夸獎的,是日本人的執著,特別是小西行長,明知和談就是胡扯,冊封就是做夢,仍然堅持從名單上劃掉了自己政敵的名字,其認真精神應予表揚。

  雖然這是一件極其荒謬、極為可笑的事情,但至少到現在,并沒有絲毫露餡的跡象,而且在雙方共同努力忽悠下,和平似乎已不再是個夢想。

  明朝那些事兒6[1240]

  這關終于過去了,沈惟敬總算是松了一口氣,不過,這口氣也就松了一個月。

  明朝的辦事效率明顯比日本高得多,萬歷二十三年(1595)正月,明神宗便根據談判的條款,對日本下發了諭旨,并命臨淮侯李宗城為正使,都指揮楊方亨為副使,帶沈惟敬一同前往日本宣旨。

  沈惟敬無可奈何,只得上路,可還沒等到日本,就出事了。

  事情出在明朝正使李宗城的身上,應該說,這是一個有鮮明個性特點的人,具體說來,就是膽小。

  此人雖然是世襲侯爵,但一向是大門不出,二門不入,每天只想在家混吃等死,突然攤上這么個出國的活,心里很不情愿,但不去又不行,只好一步三回頭地上了路。

  就這么一路走,一路磨,到了朝鮮釜山,他才從一個知情人那里得知了談判的內情,當即大驚失色,汗如雨下。

  其實這也沒什么,反正沒到日本,回頭就是了,浪費點差旅費而已。

  可這位兄弟膽子實在太小,竟然丟下印璽和國書,連夜就逃了。

  消息傳回北京,明神宗大怒,下令捉拿李宗城,并命令楊方亨接替正使,沈惟敬為副使,繼續出訪日本。

  于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楊方亨和什么都知道的沈惟敬,在經歷這場風波后,終于在七月渡海,到達日本。

  對于他們的來訪,豐臣秀吉十分高興,他安排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并決定,在日本最繁華的城市大阪招待明朝的使者。

  九月,雙方第一次見面,氣氛十分融洽,在這一天,楊方亨代表明神宗,將冠服、印璽等送給了豐臣秀吉。

  豐臣秀吉異常興奮,在他看來,明神宗送來這些東西,是表示對他的妥協,而他真正想要的東西,也即將到手。

  因為第二天,明朝的使者,就將宣布大明皇帝的詔書,在那封詔書上,自己的所有愿望都將得到滿足。

  但沈惟敬很清楚,當明天來臨,那封諭旨打開之時,一切都將結束。事情已經無可挽回,除非日本人全都變成文盲,不識字(當時的日本官方文書,幾乎全部使用漢字),或者……奇跡再次出現。

  想來想去,毫無辦法,沈惟敬在輾轉反側中,度過了這個絕望的夜晚,迎來了第二天的早晨。

  然而他并不知道,在那個夜晚,他并不是唯一無法入睡的人。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