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1161-1170

[字數:15360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5:00]




  [11]

  豐臣秀吉在統一日本之后,嘴邊開始念叨這樣一句話:

  “在我生存之年,誓將唐之領土納入我之版圖。www.Fhzww.cOm

  這里的唐,就是指明朝。因為唐朝時候,日本向中國派遣了很多留學生,帶走了很多技術、文化,甚至政治制度,所以日本人一直稱中國為唐。

  幾百年前,無私之援助,全力之支持,只換來今天的野心、殺戮和侵略,所以同志們務必要記住一個道理:

  扶貧,是要看對象的。

  但要占據中國,必須征服朝鮮,于是他開始和朝鮮國王李昖談判,要求他們讓路,幫助自己進攻明朝。

  當時的朝鮮并不是獨立國家,而是明朝的屬國,國王要向大明皇帝稱臣,稱明朝為天朝,稱明軍為天兵。但凡國王即位,冊立世子,甚至娶老婆,都要事先向明朝報批,獲得批準之后才能做。

  所以雖然這位李昖國王是個比較糊涂的人,關鍵問題上還把握得住,

  嚴辭拒絕了日本使臣。

  既然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豐臣秀吉隨即決定:先攻朝鮮,再占中國!

  可他還沒壯志凌云幾分鐘,就得知了一個消息,他的養子豐臣秀次反對進攻朝鮮,理由固然是世界和平,大眾平安之類的話,但豐臣秀吉明白,這位養子是不想去賣命。

  于是他靈機一動,寫了一張紙條,派人交給了豐臣秀次。

  這張紙條充分地證明了一點:豐臣秀吉已徹底瘋狂。

  因為上面只寫了這樣一句話:

  五年之內必定攻下明國,到時你就是明國的關白!

  但事實證明,他的瘋狂也是有理由的。

  客觀地講,豐臣秀吉是一個奇才。他以庶民出身,苦熬幾十年,最終一統日本,絕非尋常人物,而且此人在日本國內,向來以謀略出名,從不打無把握之戰,戰國時期曾親自指揮過幾十次戰役,除掩護撤退的必敗之戰外,他只輸過一次。

  順便提一下,他唯一戰敗的那一次,對手叫德川家康。

  而在決心打這一仗之前,豐臣秀吉已經考慮了很久。

  日本人的一個最大特點是做事認真,比如在后來中日甲午戰爭之前,他們向中國派出了大量間諜,拍攝了很多照片,北洋艦隊每條船的噸位,人員,指揮官,炮口直徑,缺點,日軍都有詳細的記錄。

  明朝那些事兒6[12]

  而在抗日戰爭開始前,其工作更是無以倫比,所有中國少將以上的軍官,他們都有細致的檔案留存,其個人特點、作戰方式甚至生活習慣都一清二楚,更為可怕的是,他們繪制的中國地圖,比中國人自己繪制的還要準確,連一個山丘,一口井都標得極為清晰。當年閻錫山的部隊伏擊日軍后,既不抓俘虜,也不扛彈藥,第一要務就是開始找日軍軍用地圖——拿回去自己用。

  而一貫小心謹慎的豐臣秀吉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為他想不自信都不行:

  當時的日本,剛剛實現和平統一,在此之前,國內已經打了一百多年的仗,用今天的話說,打仗已經成了一種生活時尚,有些武士家吃飯的時候,一手拿筷子,另一只手都握著刀,只要外面招呼一聲,立馬就抄家伙出去砍人。

  而且這幫人打仗極其勇敢,每次作戰都要爭先鋒(首先發起沖鋒者),還經常為此發生糾紛,沒有當上先鋒憤然自殺的,也不在少數。

  總而言之,這是一幫亡命之徒。

  相信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當時的日本,軍隊裝備已經十分先進,為了打贏對手,他們紛紛進口先進武器,大刀長矛之類的玩意已不吃香了,大名們紛紛長槍換鳥槍,鳥槍換大炮,加上還有汪直這類的軍火販子一個勁地往日本倒騰武器,到戰國末期,日本已擁有了大規模的火槍部隊。

  在戰術方面,日軍也有相當的進步,公元1575年,織田信長在長筱發起了一場決定性的戰役。對手是號稱戰國第一諸侯武田信玄的兒子武田勝賴,其部隊以騎兵為主,使用孫子兵法四如真言“風林火山”為軍旗,戰斗力極為強勁,在騎兵對決無法取勝的情況下,織田信長冥思苦想,創造性地發明了三線戰術(日語:三段擊)

  關于這一戰術,之前已經介紹過了,由于火槍部隊射程有限,且裝彈藥需要時間,故將部隊分為三線,一線開槍,二三線裝子彈,形成持續火力,對騎兵有較大殺傷力。www.syzww.net

  雖說早在兩百多年前,明軍開國將領沐英就曾首創這一戰術,但至少在日本,織田縣長還是有專利權的,而且和后來使用同一戰術的普魯士腓特烈二世相比,他也還早了一百多年。

  整體看來,日軍的戰斗力、軍事裝備、戰術水平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程度,高到豐臣秀吉足以為之而自豪。

  相對而言,日本的對手就有點疲軟了。

  明朝那些事兒6[13]

  朝鮮自李成桂光榮革命,成立李氏王朝后,基本就沒打過什么仗,所謂“兩百年平寧之世,民不知兵”,部隊也就是個混飯吃的地方,軍事素質極差,連民兵都不如。

  雖說在軍事上朝鮮十分差勁,但搞起政治斗爭來,那是一點也不消停。與明朝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當時的朝廷內部,分成兩大派,分別叫做“東人黨”和“西人黨”,鬧了一段之后,東人黨又fen.lie成“南人派”和“北人派”,東南西北都來齊了,足可以湊一桌麻將。

  大體就是如此,反正朝鮮是亂得一塌糊涂,指南打北,不是東西。這么個狀況,想讓人家不動你,實在是有點難。

  而日本的另一個對手,中國,就比較有趣了。

  由于沒有電報和照相機,加上當年日本窮,衣服也很土,想派間諜混入中國,很有可能被當成盲流遣返,所以關于中國的情報,來源大都要靠倭寇。

  而對豐臣秀吉影響最大的,無疑是這樣一段對話。

  那是在1585年,豐臣秀吉剛剛當上關白后不久,無意之中見到一個人,此人姓名不詳,曾在汪直海盜有限公司工作過,為了解明朝實力,他找這人談了幾次話,詢問明軍實力。

  該仁兄是這樣回答的:

  “當年,我曾經跟著三百多人,到福建搶劫一年,所向披靡,無人可擋,最后平安而回。”(下福建過一年,全甲而歸)

  吹完了,這位兄弟還搞了個評論:

  “明朝很害怕日本,若日軍進攻,就會如同大水崩沙,利刀破竹,無堅不摧。”(唐畏日如大水崩沙,利刀破竹,何城不催)

  除此之外,他還痛斥了明朝的政治**,官員貪污,老百姓流離失所,老百姓膽小怕事等等情況,總之,明朝就是一軟柿子,不捏都會爛。

  豐臣秀吉大喜,于是他信了。

  應該說,這位兄弟說的可能還是真話,一般說來,去當倭寇的,不太可能是良民,大都是些社會最底層的流氓無產者,對政府不滿,那是很自然的。

  至于所謂打劫一年安然無恙,也可能是真的,倒不是他有多厲害,明軍有多無能,而是倭寇這一行本來就是游擊事業,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要真建立個根據地之類的玩意,幾天也就沒了。

  唯一算得上有問題的,估計就是最后幾句話了,所謂大水崩沙,利刀破竹,事實證明之后確實如此,不過就是換了個主語而已。

  ==============================================================

  《明朝那些事兒》當時明月/著

  明朝那些事兒6[14]

  但必須承認,豐臣對中國形勢的判斷大致是正確的,當時的中國,已經沒有開國時期的朝氣,思想混亂,組織混亂,吏治**,除了幾支戚家軍那樣的模范軍隊,其余的所謂衛所部隊,由于長官吃空額,且無人抓訓練,基本都變成了農民部隊——除了種田,啥也不會。

  用戰斗經驗豐富,基本不怕死的士兵,先進的武器裝備和戰術,去進攻政治**,喜歡內斗,且多年不打大仗的明朝,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穩贏不輸。

  所以豐臣秀吉很樂觀——實在沒有悲觀的理由。

  然而他錯了,即使他運用經濟學原理,把明朝的各種情況輸入電腦,用模型公式證明自己必定能贏,他也一定會輸。

  因為他不懂得中國人。

  幾百年后的1937年,日本人決定開戰,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可能輸,當時的日本比中國有錢,士兵比中國精銳,武器比中國先進,他們有三菱重工,有零式戰斗機,有航空母艦,而中國內地四處是軍閥混戰,黑社會橫行,老百姓大多不認字,還怕死,重工業基本談不上,飛機能數得出來,幾條破船在長江里晃來晃去,且人心惶惶,一盤散沙。

  所以他們告訴全世界,滅亡中國,三個月足矣。

  于是他們打了進來,于是他們打了八年,于是他們輸掉了戰爭。

  因為他們不懂得中國人。

  因為我們這個民族,是世界上最為堅韌的民族。

  所謂的四大文明古國,其實大多名不副實,所謂埃及,所謂兩河流域,所謂印度,在歷史長河里,被人滅掉了N次,雅利安人,猶太人,阿拉伯人,莫臥爾人,你來我往,早就不是原來那套人馬了,文化更是談不上。

  只有中國做到了,雖然有變化,有沖突,但我們的文化和民族主體,一直延續了下來,幾千年來,無論什么樣的困難,什么樣的絕境,什么樣的強敵,從沒有人能真正地征服我們,歷時千年,從來如此。

  這是一個有著無數缺點,無數劣根性的民族,卻也是一個有著無數優點,無數先進性的民族,它的潛力,統計學和經濟學計算不出,也無法計算。

  日本人打進來之后才驚訝地發現,僅僅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軍閥可以團結一致,黑社會也可以潔身自好,文盲不識字,卻也不做漢奸,怕死的老百姓,有時候也不怕死。

  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牢牢地刻入了我們的骨髓——堅強、勇敢、無所畏懼。

  日本人不懂得,所以他們失敗了,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依然如此。

  從來不需要想起,也絕不會忘記,這是一個偉大民族的天賦。

  明朝那些事兒6[15]

  朝鮮的天才

  萬歷二十年(1592)五月二十一日名古屋

  面對朝鮮海峽的方向,豐臣秀吉投下了他人生最大,也是最后的賭注。

  十五萬名日軍士兵分別從福岡、名古屋、對馬海峽出發,向著同一個目標挺進——為了同一個人的野心。

  事實證明,這次行動的運輸成本并不太高,因為在半年之后,一個可怕的對手將出現在對岸,為他們節省回程船票。

  但既然是一生中最大的賭博,自然要押上全部的老本。

  日本侵略軍由日本國內最精銳的部隊構成,總計十五萬人,分為九軍,由九個極有特點的人指揮,如下:

  第一軍:小西行長一萬八千人

  第二軍:加藤清正二萬二千人

  第三軍:黑田長政一萬二千人

  第四軍:島津義弘一萬四千五百人

  第五軍:福島正則二萬五千人

  第六軍:小早川隆景一萬五千人

  第七軍:毛利輝元三萬人

  第八軍:宇喜多秀家一萬一千人

  第九軍:羽柴秀勝一萬一千人

  之所以列出這幫鬼子的姓名和軍隊人數,是因為其中大有奧妙。

  以上九位鬼子軍官的名字,中國人看了可能毫無感覺,但在日本國內,這幫人可謂是如雷貫耳,大有來頭。

  首先,人家有名字,就說明不是一般人了,因為在日本,姓名是奢侈品,只有貴族才有姓名,普通老百姓消費不起,小孩生出來起個太郎、次郎之類的渾名(類似于阿貓阿狗),就這么湊合一輩子。

  一直到后來明治維新,天皇感覺手下這一大幫子阿貓阿狗實在有損形象,便下令百姓申報姓名,當然了,具體姓什么叫什么,都是自己說了算。www.Fhzww.cOm

  這下就熱鬧了。

  在取名字(包括姓氏)的問題上,日本人充分發揚了能湊合就湊合的精神,不查字典,也不等不靠,就地取材,比如你家住山上,就姓山上,你家住山下,就姓山下,家附近有口井,就叫井上,有畝田,就叫田中。

  ==============================================================

  《明朝那些事兒》當時明月/著

  明朝那些事兒6[]

  而這九位仁兄自然不同,人家名字是有來歷的,事實上,他們都是日本國內所謂的“名將”。

  其中,第一軍軍長小西行長是豐臣秀吉的親信,在九人之中,此人有一定文化,軍事素養也較高。

  而且他十分特別,雖說是個鬼子,卻很有新潮意識,既不信佛教,也不信神道教(日本本土宗教),卻是個基督徒。每星期做禮拜,人家念阿彌陀佛,他說上帝保佑。

  第二軍軍長加藤清正,和第五軍軍長福島正則,是鐵桿兄弟,他們就是之前提到的“賤岳七本槍”成員,分別排名第二和第一。

  這兩個人在日本國內被譽為蓋世名將,在戰國時期立下了顯赫戰功,以勇猛善戰著稱,而且這兩個人都是豐臣秀吉的養子,對其十分忠心,但文化程度偏低,基本屬于半文盲狀態。

  第三軍軍長黑田長政,在日本被稱為“兵法大家”,據說精通兵法。他的父親叫黑田官兵衛,是豐臣秀吉的兩大軍師之一,號稱日本智謀第一。

  第六軍軍長小早川隆景,和第七軍軍長毛利輝元,是親戚關系,具體說來,小早川隆景是毛利輝元的叔叔,為了混家產,改了名字當了人家的養子,這也可以理解,那年頭在日本,名字不值錢,一年改個十次八次的人也有。

  這位小早川隆景,在日本也是個大名人,被稱為“中國第一智將”(中國是日本地名),據說智商極高,和豐臣秀吉有一拼。

  最后一個拉出來評論的,是第四軍軍長島津義弘。

  之所以最后提到這個人,是因為他是個十分特殊的人物,特殊在哪里,很快你就會知道。

  其余的幾位就不提了,因為他們也就露這一次面,之后毫無出場機會,基本屬于廢物類型。雖然他們在日本國內也被吹得神乎其神,但事實證明,廢物就算吹一千遍,也還是廢物。

  而我提到的這幾位,更是傳奇級的人物,被吹得神乎其神,幾乎個個都是智勇雙全,成為了日本引以為豪的驕傲,是日本戰國時期的形象代言人,至于戰場上的實際效果嘛……

  但必須承認,這幾位日本國內的戰爭精英到了朝鮮,確實表現出了精英的素質。

  五月二十二日,日軍先鋒第一軍小西行長發起進攻,僅用兩個小時即攻破釜山,一路勢如破竹,擊破各路朝鮮軍隊,僅半月之后就打到了漢城,第二軍加藤清正,第三軍黑田長政隨即跟進,一路打到了平壤,把朝鮮國王趕到了鴨綠江邊。

  之所以寫得如此簡略,不是我偷懶,真的是沒辦法,翻閱中日韓三國史料,這段時間可以用三個字來概括——一邊倒。

  明朝那些事兒6[17]

  總而言之,是朝鮮軍不斷地跑,日本軍不斷地追,甚至日軍不追,朝鮮軍也跑了,漢城不守,平壤也不守,仗打成這個樣子,要樹立正面形象,那是相當的難。

  但后來的事實充分說明,不是日軍太堅強,只是朝軍太軟弱,建國二百多年,土匪都沒怎么打過,除了自己折騰自己,搞點政治斗爭,閑來無事啃啃人參,估計也就差不離了。

  而日軍將領們的威名也就此樹立起來,在無數日本史料,如《日本外史》,日軍參謀本部所編的《日本戰史》等一系列記載中,日本將領們有如天神下凡,似乎談笑風生之間,就運籌帷幄,破敵千里。

  特別是第二軍的軍長加藤清正,此人極其殘忍,戰場對壘不知所謂,未見有何高明,卻十分喜愛殺害平民,屠城放火。史料上說他是威名遠播,戰績豐厚,還取了個外號“虎加藤”,如此之精神,可謂無恥。

  當然,根據日本人一條路走到黑的性格,這種無恥精神絕不會丟,那兩位在南京大屠殺里,拿著武士刀,比賽殺害手無寸鐵平民的小軍官,被日本國內稱為“百人斬”的英雄,武士道精神的典范,還曾回到日本(戰后又被拉回中國斃了),給小學生宣講“光輝事跡”,受到熱烈歡迎,而無數新的無恥之輩就是這樣煉成的。

  所謂建威朝鮮,不過是欺負弱小,所謂戰功顯赫,不過是屠殺百姓。隱藏在這一切背后的,只有四個字——欺軟怕硬。

  于是四個月后,當那個強敵出現之時,一切的光環都將卸去,一切的偽裝都將暴露,所謂的日本名將們,將了解到自己的真實水平,以及強大的真正意義。

  此時,被追到鴨綠江邊的朝鮮國王李昖卻沒有這個心思,他只知道,再被人追著打,就只能跳江了,于是他連夜派出使者,向明朝提出了一個要求——渡江內附。

  所謂渡江內附,說穿了就是避難,不過李昖同志的這次避難還是比較特殊的,因為但凡避難,總有個期限,過段時間該回還得回,可這位兄弟似乎壓根就沒這個打算,面對前來拜見的明朝使者,他十分激動,用一句十分真誠的話,表達了他的心聲:

  “與其死于賊手,毋寧死于父母之國!”

  這覺悟,還真不是一般的高。

  總之一句話:過去,就不回來了。

  明朝那些事兒6[18]

  當然,李昖絕不是缺心眼的人,好好的國王不做,要去當難民,實在是因為沒辦法了。兩個月時間,全國八道就丟了七道,追著屁股后面跑,再跑就只能跳江了,不找明朝大哥,還能咋辦?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但事實證明,李昖過于悲觀了,此時朝鮮雖然支離破碎,卻并沒有亡。

  之所以沒有亡,是因為一個人的存在。

  兩百年的太平歲月,麻痹了無數人的神經,將領不會打仗,士兵不會拼命,大家一撥接一撥地去搞政治,碰上職業打手日本人,輸得這么慘,這么快,實在很正常。

  但就在最緊急的關頭,上天幫助了朝鮮,給他們送來了唯一的希望——李舜臣。

  李舜臣,字汝諧,德水人,在那場慘烈的戰爭中,被捧為名將的人非常多(主要是日本那一大幫),但在我看來,其中名副其實者,不過四人而已。而李舜臣,正是其中的一員。

  說起來,李舜臣的成分相當高,他出身于朝鮮王族,是王室宗親,一般有這個背景,早早就去漢城搞斗爭了,然而李舜臣卻是個例外,他武科畢業后,就去了邊界,在那里,他遇到了一群十分厲害的對手——女真。

  可是在對方的騎兵面前,李舜臣的表現卻非常一般,經常打敗仗,雖然在長期的戰斗中,他積累了豐富的軍事經驗,但至少在那時,瞧得起他的人實在不多,所謂“民族英雄”、“軍事天才”這樣的詞語,跟他更是毫不沾邊。

  但時機終于到來,不久之后,在朝鮮丞相柳成龍的推舉下,他升任僉事,并獲得了一個新的職務——全羅道水軍節度使。

  正是這個職務,改變了他的一生的命運。

  在這個世界上,所謂名將,大都有自己的擅長的戰法和兵種,攻擊、防守、陣法、步兵、騎兵,不一而同,而在全羅道,李舜臣終于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天賦——水軍。

  他對于水軍戰法,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領悟力,研習了許多水軍戰法,在他的指揮督促下,水軍日夜操練,所以雖說陸軍一塌糊涂,朝鮮水軍還是擺得上臺面的。

  當然,這個所謂擺得上臺面,那是和陸軍比,相對而言,日本海軍就威風得多了。

  明朝那些事兒6[19]

  日本是海島國家,歷來重視海軍,三百年后,在太平洋上和財大氣粗的美國還拼了好幾年,讓對方吃了不少苦頭,其實力確實非同一般。

  而在戰國時期,日本的海軍也十分強悍,因為他們有群眾基礎——海盜。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內陸的兄弟打來打去,可以搶地皮,靠海的就只好當海盜了。朝鮮、東南亞、甚至是日本國內的船隊,只要打這過,就要搶,很有點國際主義精神,戰國打了一百多年,他們就搶了一百多年。

  這之間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汪直汪老板,要知道,這位仁兄是賣軍火的,敢搶他,那就真是活膩了,二話不說,拿大炮轟死你沒商量。

  在這一點上,日本兄弟們有著清晰的認識,因為一直以來,他們都保持著自己的傳統性格——欺軟怕硬,所以后來美國打敗日本,在日本領土上胡作非為橫行霸道,日本人對美國依然是推崇備至,景仰萬分。

  千言萬語,化成一句話:不打不服。

  而在這些海盜中,最為強悍者,無疑是日本海軍統帥九鬼嘉隆,此人在海上搶了幾十年,水戰經驗十分豐富,后來歸依織田信長,在與

  戰國時期日本最強海軍諸侯毛利輝元(即第七軍軍長)作戰時,表現十分出色,為其統一日本立下了汗馬功勞。

  此后他被統一收編,成為日本政府海軍的一員(還干搶劫老本行,名義不同而已),被稱為日本海軍第一名將。

  而日本海軍的裝備也相當不錯,雖然造大船的技術不如明朝,但在戰船上,還是很有幾把刷子的,日軍戰艦高度可達三四丈,除了裝備大量火炮外,在船的外部還裝有鐵殼,即所謂“鐵甲船”,有相當強的防護能力,一般火槍和弓箭對其毫無作用。

  擁有這樣的海軍實力,日軍自然不把對手放在眼里,戰爭剛一開始,日本海軍主力兩萬余人,七百余艘戰船便傾巢而出,向朝鮮發動總攻。

  日軍的打算是這樣的,總的來說分兩步走:首先,由釜山出發,先擊破朝鮮主力南海水軍。其次,在殲滅朝軍后,轉頭西上進入黃海,與陸軍會合,一舉滅亡朝鮮,為進攻中國做好準備。

  日本海軍統帥除九鬼嘉隆外,還有藤堂高虎,加藤嘉明、脅坂安治三人,此三人皆身經百戰,其中加藤嘉明、脅坂安治是“賤岳七本槍”成員,有著豐富的戰爭經驗。

  明朝那些事兒6[1170]

  有如此之裝備和指揮陣容,豐臣秀吉認為,朝軍必一觸即潰,數日之間即可蕩平。

  事情比想象的還要順利,當日本海軍出現之時,朝鮮水軍根本未作抵抗,一槍都沒放就望風而逃,水軍主帥元均更是帶頭溜號,所謂的主力部隊,就是這么個水平。

  戰略目標已經實現,日軍準備進行下一步,進入黃海,與陸軍會合,水陸配合,殲滅朝鮮陸軍。

  之前的勝利讓日軍得意忘形,在他們看來,朝鮮水軍已經覆滅,到達預定地點只是個時間問題。

  然而他們錯了,從釜山前往黃海的水路,絕不是一條坦途,因為在這兩點之間,有個地名叫做全羅道。

  當日軍入侵的消息傳來后,李舜臣十分憤怒,卻也非常興奮,作為一名軍人,他的天職就是戰爭,而這個時機,他已等待了很久。

  正對著日軍進犯的方向,李舜臣率領艦隊出發了,他不知道將在哪里遇到他們,他只知道,兩軍相遇之際,即是他名揚天下之時!

  萬歷十九年(1591)六月十六日,李舜臣到達了他輝煌人生的起點——玉浦海。

  停留在這里的,是日本海軍主帥藤堂高虎的上百條戰船,當李舜臣突然出現之時,他著實嚇了一跳,但轉瞬之間,他就恢復了鎮定。

  因為這個對手看起來并不起眼。

  由于被人排擠,未能成為水軍統帥,李舜臣的兵力并不充足,手下戰船加起來還不到一百艘,而此次出征,艦隊規模更是微不足道,放眼望去,只有幾十艘板屋船(船上建有板屋),看起來很大,實際上也就是個擺設,和日軍鐵甲戰艦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藤堂高虎笑了,主力尚且如此,何況這幾條小魚小蝦?

  李舜臣也笑了,他知道,勝利已在掌握之中。

  因為在我的手中,有一件必勝的武器。

  此后的事情發展將證明,李舜臣最厲害的才能并不是水軍,而是工程設計。

  烏龜的戰斗力

  藤堂高虎沒有絲毫猶豫,他隨即發布號令,幾十艘鐵甲戰艦開始向李舜臣軍發動攻擊。

  由于敵人船只實在太不起眼,日軍戰艦連炮都不開,直接向對方撲了過去,在他們看來,對付這種破船,用撞就行,使用炮彈估計會賠本。

  但當日艦靠近朝軍之時,卻意外地發現,那些板屋船突然散開,一種全新的戰船就此登上歷史舞臺。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