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的那些事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1151-1160

[字數:15509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5:00]




  [1151]

  張居正,字叔大,嘉靖四年(1525)生,湖廣江陵人。

  少穎敏絕倫,嘉靖十八年(1539)中秀才,嘉靖十九年(1540)年中舉人,人皆稱道。

  嘉靖二十六年(1547),成進士,改庶吉士,授翰林編修,徐階輩皆器重之。

  嘉靖四十一年(1562),徐階代嵩首輔,傾心委于張居正,信任有加,草擬遺詔,引與共謀。

  隆慶元年(1567),張居正四十三歲,任禮部尚書兼武英殿大學士,加少保兼太子太保,進入內閣。

  隆慶六年(1572),隆慶駕崩,張居正引馮保為盟,密謀驅逐高拱,事成,遂代拱為內閣首輔。

  萬歷元年(1573),張居正主政,推行考成法,整頓官吏,貪吏聞風喪膽,政令傳出,雖萬里外,朝下而夕奉行。

  萬歷六年(1578),丈量天下土地,推行一條鞭法,百姓為之歡顏,天下豐饒,倉粟充盈,可支十年有余。

  萬歷十年(1582)六月,張居正年五十八歲,去世,死后抄家。長子自盡,次子充軍。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世間已無張居正。

  一個神秘的年份

  張居正死了,但生活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特別是對萬歷而言。

  剛滿二十歲的他躊躇滿志,雖然他不喜歡張居正,卻繼承了這位老師的志向。自從正式執政以來,一直勤奮工作,日夜不息,他似乎要用行動證明,憑著自己的努力,也能夠治理好這個國家,至少比那個人強。

  所以從萬歷十一年(1583)起,他顯現出了驚人的體力和精力,每天處理政務時間長達十余個小時,經常到半夜還要召見大臣,而且今天的事情今天辦,絕對不會消極怠工。

  這并非夸張,事實上,他還干過一件更為夸張的事情。

  萬歷十一年(1583),北京地區大旱,當年沒有天氣預報,也搞不了人工降雨,唯一的辦法是求雨。

  雖然這招不一定靈,但干總比不干好。一般說來,求雨的人級別越高,越虔誠,求到雨的機率就越大。因為當時的人認為,龍王也有等級,也講人際關系,降不降雨,降多少,什么時候降,馬屁響不響,那是比較關鍵的。

  而這一次,萬歷打算自己去。

  他求雨的地點,在南郊天壇。

  皇帝求雨也不新鮮,但這次求雨卻十分不同,因為萬歷兄……是走著去的。

  [1152]

  我來解釋一下這件事情的特別之處,當年皇帝住的地方,就是今天的故宮,而天壇——就是今天的天壇。

  去過北京的人應該知道,這兩個地方相隔比較遠,具體說來,至少有五公里。上個月我坐出租車去,還花了二十分鐘,而萬歷是坐11路車去的——兩條腿。

  不但走著去,還走著回來,在場的人無不感佩于他的毅力,同時也無奈于他的執著——皇帝走,大家也得跟著走。

  除了徒步拉練鍛煉身體外,萬歷對百姓生活也很關注,比如當時山東、山西、湖廣等地遭遇災荒,地方官報告上來說:按照考成法,無論如何我們也是收不齊了,麻煩您通融通融,把今年的任務降一降。

  一天之后,他們等到了皇帝的回復,一個出人意料的回復: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收了,全都免了吧!”

  這就是萬歷同志的覺悟,在張居正死后,他一直保持著激昂的斗志與熱忱,直到那個神秘年份的來臨。

  人生很漫長,但關鍵處只有幾步。相信這句話很多人都聽過,但是許多人并不知道,其實歷史也是如此。

  公元755年,當唐朝文明處于巔峰之時,一個叫安祿山的矮胖子突然起兵鬧事,揭開了安史之亂的序幕,繁榮的唐朝從此陷入衰弱。

  公元755年,這個年份就此成為了一個轉折點,被載入史冊。www.syzww.net

  八百年后,宿命的轉折再次到來。沒有原因,沒有預兆,停留在這個神秘的年份——萬歷十五年。

  簡單說來,在這一年,發生了三件事情,兩件不大的大事,一件不小的小事。

  第一件大事:戚繼光去世了。

  在十余年的時間里,戚繼光是個無人敢惹的角色,雖然偶爾也有幾個不怕死的言官彈劾他吃空額搞錢,在軍中培養個人勢力等等,卻始終沒有結果。究其原因,除了后臺太硬外,還是由于水平太高,邊界沒他不行。

  但事實證明,水平不如后臺好使,張居正死后,戚繼光就被調離了薊州,去了廣東,雖然職位沒變,但戚繼光明白,自己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于是他稱病不出,不久后,便離職回了登州老家。

  三十六年前,他從這里出發前往北京,開始了波瀾壯闊的一生:先打蒙古人,再打日本人,練兵東南,橫掃倭奴,驅逐胡虜,無人可擋,

  戰功之顯赫,四十年中無人可望其項背,蓋世之威名,四百年后聲震寰宇,萬民皆知。

  盡此一生,能干到這個份上,實在是夠本了。

  [1153]

  萬歷十五年(1587)二月,這位傳奇英雄在家鄉病逝,年六十歲。去世前留言如下:

  三十年間,先后南北、水陸、大小百余戰,未嘗一敗!

  我知道,他之一生,已無任何遺憾。

  第二件大事:海瑞死了。

  海先生終于還是死了。在被高拱罷官之后,他回到了老家,沒人管他,三年之后,高拱下臺了,張居正執政,依然沒有人管他。

  這實在不是高拱和張居正不識貨,恰恰相反,他們都很去清楚海先生的實力。無奈的是,海先生的能量就如同熊熊烈火,和他呆久了,不被燒死,至少也是個殘廢。

  現在張居正死了,用某位史學家的話說,朝廷里的明白人都死光了,于是海瑞先生得到了再次出山的機會。

  萬歷十三年(1585),經萬歷皇帝親自批示,海瑞被任命為南京都察院僉都御史,趕赴南京上任。這一年,海瑞七十二歲。

  海先生是天字第一號職業官僚,接到命令即刻上路,連東西都不怎么收拾(當然,他也沒多少東西),就去了南京。

  而當他來到南京郊外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進城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太擠

  海先生要來了!南京城轟動了,官員們激動了,商人激動了,農民也激動了,于是大家集體放了假,不做生意,不種地,凌晨就帶著被子,跑到城外占地方,想搶一個靠前的位置,一睹海先生的風采。

  由于人太多,導致海先生一直未能進城,被牢牢地堵在外面,直到南京兵部派出軍隊開路,這才把海大人迎了進來。

  等到海瑞進了城,找到都察院住下來,才被告知,他不應該住在這里,倒不是人家欺負他(誰敢),只是因為他老人家又升官了。

  萬歷兄實在是大方,感覺給個僉都御史(四品)還不夠意思,人還在路上,就下了第二道任命令,把海先生再提一級,讓他當了南京人事部副部長(吏部侍郎)。

  據說這個消息公布后,南京都察院的御史們一片歡呼雀躍,興高采烈,而吏部的官員們垂頭喪氣,比死了爹還難受,但事實證明,他們還是悲觀了點,實際上,此時的海瑞先生壓根沒空去收拾他們。

  因為他連家門都出不去。

  自從進入南京,海瑞的家就被眾多聞名而來的粉絲圍得水泄不通,那架勢,比天皇巨星還要天皇巨星。

  明朝那些事兒6[1154]

  更讓人吃驚的是,在沒有汽車火車的當時,有很多人是從遠處走來的。最猛的當屬一位福建的老兄,據說他走了上千里路,穿壞了十多雙鞋,一個多月才到南京。

  海瑞聽說此事,十分感動,以為他要伸冤,親自接見了他。

  可是這個人進來后,只是看著海瑞,行了個禮,然后揚長而去。

  有人問:你干嘛來?又干嘛走?

  答:我只想看看海青天,看完了,不走還等什么?

  這就是清廉與正直的力量。

  除了吸引大批擁護者外,海瑞還獲得了一個榮譽,一個前有古人,后無來者的榮譽。

  中國的老百姓歷來都怕妖魔鬼怪,所以有貼門神的習慣,幾乎家家都貼,款式也不一而同,但門神的主要人物是固定的,也就是關羽、秦叔寶那一撥人。上千年來也就這么幾個,畢竟要成為形象代言人要求太高,不但要能打,長得還得有特點(想把鬼嚇跑,沒特點不行)。

  而現在,海瑞先生終于加入了這個光輝的隊伍,成為門神部隊的最后一名成員(此后再無編制)。在當時的南京,作為正義與公道的象征,海瑞先生的畫像被貼得滿街都是,除了門上,客廳、臥室里也有人掛。據說每天看一眼,可以百病不侵,而且具有良好的避邪作用。

  雖然經常忙于公共宣傳事業,但海瑞先生沒有怠慢工作,他沒精力去整治吏部的那幫人,卻也沒閑著,百忙之中仍向皇帝上了一封奏疏:

  根據以往經驗,海瑞先生的文書,一般都是驚天地泣鬼神的,這篇也不例外。在文章中,海瑞先生建議,考慮到目前貪污情況嚴重,應該恢復太祖(朱元璋)時期的刑法,對貪污八十貫以上者一律處決,并將其剝皮,放在縣衙門口,警示后人。

  于是大家真的憤怒了,惹不起你,總躲得起你吧。可海先生卻是躲都不讓人躲,不搞出個玉石俱焚誓不罷休。

  客觀地講,海瑞的這封文書的確是過分了,且不說剝皮問題,都過了兩百多年了,經濟發展這么快,確定死刑標準時總得考慮個通貨膨脹問題吧,當年買一棟房,今天也就能買點糧,為幾斤糧食就要剝人皮,兄弟你也太狠了點吧。

  但在海瑞看來,他的做法是對的,當然,這只是他的個人想法。

  明朝那些事兒6[1155]

  萬歷兄雖然年輕,但神智也很清醒,他好言撫慰了海先生一把,就把奏疏丟進了廢紙堆。

  而海先生在南京日盼夜盼,沒有等到剝皮匠的出現,卻等來了升官的命令,由于工作努力,他被任命為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那位四十多歲還不入流的教育局長,經過二十多年不可思議的經歷,終于成為了正二品(相當于正部級)的高級官員。

  這回都察院的仁兄們完蛋了。

  南京是明朝的第二首都,從六部到都察院,所有北京有的中央機構它都有,但畢竟皇帝大人住北京,所以除了南京戶部(管理南方戶籍)和南京兵部(統領南京軍隊)外,大多數機構都是擺設。

  一般說來,只有在朝廷混不下去的,才會被發配到南京,美其名曰:養老。

  都察院就是一個閑人部門,大家都沒事干,罵人的自然也沒事干,然而僅一夜之間,一切都已改變——海先生上任了。

  由于上班沒事可干,自然就沒人去上班了,于是都察院的御史們總是自得其樂,逛街的逛街,看戲的看戲——工作沒前途,還不準偷偷懶?

  海瑞先生的答案是不,他拿出了三十年前治理學生的方法來對付御史——記考勤。但凡敢于遲到早退的,必須到單位,哪怕沒事干,也得坐在這里。

  雖然大家明顯表示出不適應,但海先生的威脅是很明確的——養老不是最慘的結局,下崗才是。

  而隨著整頓工作的進一步深入,御史們才發現,原來一切才剛剛開始,海先生很快玩出了新花樣。

  一次,有位御史過生日,在家請了戲班子唱戲,這在當年,應該是最尋常不過的事情,老百姓家也經常干,但海先生卻勃然大怒,把這位御史抓了起來,打了一頓板子,理由是:根據明太祖時期律令(注意這個日期),官員請人唱戲違法,所以是打你沒商量。

  因為這件事干得實在有點過,御史們的精神壓力開始陡然增大,每日在海先生的恐怖陰影下,戰戰兢兢,終于有一天,畏懼變成了憤怒。

  在明代,御史專管罵人,從皇帝到掃地的,想罵誰就罵誰,除了一個例外——御史長官,要知道,那是頂頭上司,不到萬不得已,沒人愿意給自己惹事。

  現在,萬不得已的時候到了。

  明朝那些事兒6[1156]

  萬歷十四年(1586),御史房寰率先發難,攻擊海瑞“大奸極詐,欺世盜名”。www.Fhzww.cOm奏疏一上來,朝廷就炸了鍋。海瑞這種傳奇人物,恨的人多,喜歡的也不少,大家開始吵作一團。而海瑞兄還是那么有性格,啥也不說,上了個辭職報告——不想干了。

  吵到最后,報到了皇帝那里,但萬歷兄的態度卻十分奇怪。他既不處理罵人的房寰,也不批準海瑞辭職。該干嘛還干嘛,搞得兩位當事人都非常納悶。

  萬歷是一個很聰明的人。至少在海瑞的問題上,他比張居正要聰明得多。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真用海瑞,因為他很明白,這是個偶像型的人物,可以貼在門上,掛在墻上,燒香拜佛地供起來。

  但絕不能用。

  說到底,海先生只是個撐門面的。然而他自己,并不知道。

  就這樣,他稀里糊涂地在這個位置上干了下去,直到萬歷十五年(1587)的那個冬天,死亡降臨到他的頭上。

  他沒有兒子,僅有的妻子女兒也已先他而去。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只有一個老仆人陪伴著他,在寒風呼嘯之中,海瑞對仆人說出了人生的最后遺言。

  按照常理,像海瑞先生這樣的奇人,遺言必定非同凡響,往往都帶有深刻含義,比如什么人生短暫,努力工作之類,或是喊兩句口號,讓大家熱血沸騰一番。

  然而海先生的遺言既不深刻,也不沸騰,只是讓人瞠目結舌:

  “明天,你送六錢銀子到兵部。”

  說完就去了。

  這是一句看上去十分無厘頭的話,也是威名赫赫,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海瑞先生的唯一遺囑。

  這句話的來由是這樣的:由于當年沒有暖氣,每逢冬天,兵部就會給各部的高級官員送柴火錢,數量也不多。

  而在他死之前的那天,兵部送來了柴火錢,而經其本人測量,多給了六錢銀子。

  這一次,我是徹底無語了。

  在海瑞死后,他的好友僉都御史王用汲來為他收尸。遍尋海瑞的住處后,他只找到了幾件打著補丁的破衣服,和幾口裝著破衣服的破箱子。

  為官三十年,二品正部級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海瑞,這就是他的全部財產。

  在聽說海瑞的死訊后,南京城出現了一幕前所未有的場景:男女老幼無論見過海瑞與否,都在家自發為他守孝,嚎啕大哭。出殯的時候,據說為他送葬的人排了上百里,整整一日,無人離去。

  人民,只有人民,能公正地評價一個人。

  明朝那些事兒6[1157]

  如何評論這位傳奇人物,實在是一個難題,對的說了,不對的也說了,現在要搞個總結,實在談何容易。

  在名著《圍城》中,錢鐘書先生借用別人之口,對那位命運多變的主人公方鴻漸做出了這樣一個評價:

  你是個好人,卻并無用處。

  我想,這句話也同樣適用于海瑞。

  在黑暗之中的海瑞,是一個無助的迷路者。

  第三件事,才是一切的關鍵所在。

  自萬歷十四年(1586)十一月起,一貫勤奮的萬歷皇帝突然變了。

  他開始消極怠工,奏疏不及時批示,上朝也是有一天沒一天,大臣詢問,得到的答案是:最近頭暈眼黑,力乏不興。

  既然身體不舒服,那就歇會吧,在當時的內閣首輔申時行看來,這不過是個生理問題。不久之后,沒準還要陪這位仁兄去天壇拉練,等一等就是了。

  一直等到死,他也沒能等到這個機會。

  到萬歷十五年(1587),萬歷兄算是徹底不干了,不但不上朝,除了內閣大臣外,誰也不想見,每天悶在宮里,鬼知道在干些什么,他的爺爺嘉靖皇帝怠工二十多年,看這個勢頭,這孫子打算打破這一紀錄。

  事實上,他確實做到了。

  在明代歷史中,有很多疑團,比如建文帝之謎,比如明武宗之死,對于這類問題,我一向極有興趣,研究之后,多少也能略得一二,只有這個迷題,我始終未能解開。

  為什么那個熱血青年會突然變成懶漢?為什么偏偏是這個時候?為什么偏偏是這種舉動?

  一般說來,人性的突然轉變,往往是因為受了某種較大的刺激,那么到底是什么刺激?在萬歷十五年的深宮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以上問題,本人全然不知。

  我唯一知道的是,自此之后,大明帝國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狀態,迷一般的萬歷王朝正式拉開了序幕,無數場精彩的好戲即將上演。

  閃電戰

  萬歷十五年(1587),萬歷皇帝消停了,但這對于老百姓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動總比亂動好,只是大臣們有點意見,畢竟每天都見不到領導(內閣大臣除外),傷心總是難免,不過到目前為止,也還沒鬧出什么大事。

  平靜,一切都顯得那么平靜。

  四年之后,平靜被打破,因為一封不起眼的奏疏。

  明朝那些事兒6[1158]

  萬歷十九年(1591)八月,福建巡撫趙參魯奏報:

  根據琉球使節反映,近日突然出現上百來歷不明者,前往琉球朝鮮一帶收購海圖以及船只草圖,并大量收購木材火藥,用途不明。

  在當時,每天送往朝廷里的奏疏多達幾百封,基本上都由內閣批改(皇帝已經不干活了),和什么水災民變比起來,這件事情實在太小,于是它很快就被埋入了公文堆中。

  兩個月后,浙江巡撫奏報:

  近日獲報確知,倭酋平秀吉于北九州肥前國荒野之上修筑城池,規模甚大,余情待報。

  上一封大家都看得懂,這一封就需要翻譯了。

  所謂倭,就是日本,所謂酋,就是頭頭,所謂平秀吉,就是豐臣秀吉。

  具體說來,是日本的頭頭豐臣秀吉在北九州的荒野上修了一座城池。

  這實在是一條太不起眼的新聞,所以很快它也被埋入了紙堆。

  順便說一句,豐臣秀吉修建的那座城池現在還在,而且還比較有名——名古屋。

  今天的名古屋是日本的重要城市,關西地區的經濟交通中心,但在當時,修建這座城池,只有一個緣由。

  當這座城池建好的時候,站在城樓的最高點,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個地點——朝鮮海峽。

  這是兩條看起來毫無關聯的信息,所以無人關注,但當它們聯系到一起的時候,事情已經不可挽回。

  萬歷二十年(1592)五月二十四日,水落石出。

  五月二十六日,遼東巡撫緊急奏報:

  “急報!前日(二十四日),倭賊自釜山登陸,進攻朝鮮,陸軍五萬余人,指揮官小西行長,水軍一萬余人,指揮官九鬼嘉隆,藤堂高虎,水陸并進,已攻克尚州,現向王京(漢城)挺進,余者待查。”

  六月十三日,遼東巡撫急報:

  “急報!已探明,倭軍此次進犯,分九軍,人數共計十五萬八千七百余人,傾國而來,倭軍第一軍小西行長,第二軍加藤清正,第三軍黑田長政已于昨日(十二日)分三路進逼王京,朝軍望風而逃,王京失陷。朝鮮國王李昖逃亡平壤,余者待查。”

  七月五日,遼東巡撫急報:

  “十萬火急!七月三日,倭軍繼續挺進,抵近平壤,朝軍守將畏敵貪生,打開城門后逃之夭夭,平壤已失陷,朝鮮國王李昖逃往義州。”

  七月十六日,兵部尚書石星奏報:

  “自倭賊入侵之日起,至今僅兩月,朝鮮全境八道已失七道,僅有全羅道幸保。朝軍守將無能,士兵毫無戰力,一觸即潰,四散而逃,現倭軍已進抵江(鴨綠江)邊,是否派軍入朝作戰,望盡早定奪。”

  最危急的時刻到了。

  明朝那些事兒6[1159]

  答案已經揭曉,原因卻發生在七年之前。

  萬歷十三年(1585),當萬歷兄步行拉練到天壇的時候,幾千里外的日本正在鬧騰一件大事。

  豐臣秀吉在京都接受了日本天皇的冊封,成為了日本的最高官員——關白(相當于丞相),長達二百余年的戰國時代終于結束了。

  日本是一個比較喜歡折騰的國家,天皇是掛名的,說話算數的是幕府的將軍,換句話說,是手里有兵的人。但自1467年起,由于內部胡搞亂搞,將軍失去了對全國的控制,這下子熱鬧了。

  日本的管理體制,天皇下面是將軍,將軍下面是大名,也就是各地的諸侯,既然天皇沒屁用,將軍又過了期,就輪到大名說話了。

  所謂大名,也沒個譜,在那年頭,只要你有兵有地盤,就是大名,日本國家不大,鬧事的人卻多,轉瞬之間冒出來幾十個大名,個個有名有姓,占山為王,什么羽前羽后,越前越后,土佐中國,上總下總(全都是日本地名),看起來好似廣闊,其實許多地方也就是個縣城。

  說句寒酸話,日本歷史中大書特書的所謂戰國時代,也就是幾十個縣長(個別還是鄉長)打來打去的歷史,更諷刺的是,最后統一縣長們的,竟然是個農民。

  豐臣秀吉,原名木下藤吉郎,本來在鄉下種地,后來種不下去了,就出去做小生意,正好到處打仗,他就去參了軍,在縣長大名織田信長的手下混碗飯吃。

  偏巧這人種地做生意都不行,打仗謀略倒是一把好手,從小兵干起,步兵隊長,步兵大隊長,家老,部將,一級級地升,最后成為了織田縣長的第一親信,由于這人長得很丑,和猿猴有幾分神似,所以織田縣長給他取了個外號——猴子。

  當時織田縣長已經統一了大半個日本,如無意外,等到其他縣長們被解決完,織田兄去當將軍,猴子兄應該也能混個縣長干干。

  可是猴子的運氣實在太好,1582年,織田縣長在寺廟休息的時候,被一個叫明智光秀的手下給干掉了,據說是因為當晚織田縣長嫌送上來的魚臭,把明智鄉長給罵了一頓,于是鄉長一怒之下,把縣長干掉了(就為這么個破事,心理實在太過陰暗)。日本史稱“本能寺之變”。

  明朝那些事兒6[10]

  此時木下藤吉郎已經改名了,他先改叫木下秀吉,現在叫羽柴秀吉(最后又改成豐臣秀吉),日本人的觀念是有奶就是娘,改個把名字那是家常便飯,不用奇怪。

  這位羽柴鄉長正在攻擊中國(日本地名)地帶的毛利縣長,得到消息后十分鎮定,密不發喪,連夜撤軍回援,日本史稱“中國大回轉”。

  回去之后,羽柴鄉長和明智鄉長打了一仗,把明智鄉長打敗了,此后他又再接再厲,在賤岳(日本地名)擊敗了最強的競爭對手柴田勝家,獲得了織田縣長的全部地盤,史稱“賤岳之戰”。

  在和柴田鄉長的戰斗中,羽柴鄉長的軍隊中涌現出了七名優秀的將領,他們作戰勇敢,后來被統稱為“賤岳七支槍”。

  順便提一下,本人曾經考證過,這七個人中,有幾位在戰場上中使的是刀,如此說來叫賤岳X把刀似乎也可以,不過人家說是槍那就叫槍吧。

  之所以提到這件事,是因為這七支槍里的五支,和后來那場驚天動地的戰爭有著莫大的關系。

  此后,羽柴鄉長更是一發不可收拾,陸續打平其余縣長,最終統一日本,搞定了天皇,改名為豐臣秀吉,并自稱為太閣。

  豐臣秀吉這個人,內心相當相當之陰暗,自打成功當上鄉長,他就一直對天感嘆,俺怎么呆在了日本,在他看來,像自己這樣的天才,征服個把縣城實在顯不出威風,只有統一全世界,才能體現個人價值。

  當然,猴子兄的目的只限于征服朝鮮,中國,印度及東南亞,這并非他太過謹慎,實在是因為他一天到晚呆在島上,地理知識有限,不知道什么法國德國,對他而言,世界就那么幾個國家而已。

  其實豐臣兄并非特例,事實證明,日本國一向盛產心理陰暗之變態者,后來的如近衛文磨、東條英機之流,都是一路貨,在他們的心中,從沒有什么和平發展之類的概念,總覺得別人的比自己的好,搶劫的比生產的好,而他們的世界觀,也有著驚人的一致:

  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亞洲,欲征服亞洲,必先征服中國。

  從爺爺開始,到孫子,再到孫子的孫子,這幫孫子幾百年來窩在島上,做著同一個夢,卻始終不醒,實在是難能可貴。

  而豐臣秀吉,就是這些孫子中的極品。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