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立儲

[字數:3513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2:00]




  四阿哥納了側福晉后不久,六阿哥便被過繼到質郡王的名下,純貴妃或許是憂思過度,在六阿哥過繼后,便病倒在床上。www.SYZWW.NET

  巴勒奔回西藏時,乾隆特許塞婭著西藏服飾去送行,而永璂卻是在那一天去了宗人府的牢房。

  牢房里陰暗潮濕,墻上還掛著刑具,他身后跟著的侍衛與太監各個低著頭,不敢多瞧一眼。越往里面走,那些關押的人表情就越麻木,永璂走到一間牢房前停了下來。

  里面的人一看到有人來了,便猛的撲到牢門邊大吼,“放我出去,我要見皇上,我要見皇上,我是冤枉的!”

  “你冤枉什么呢?富察皓禎”后面的小太監搬來凳子,永璂順勢坐下,伸手接過另一個太監遞來的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后,“你行為不端,陷皇上于危難之中,莫說治你的罪,就算是誅你九族,也不算是冤枉。”

  “你含血噴人!”皓禎抓住牢門,雙目死死的盯著永璂,似乎有滔天的怨恨,“你陷害忠良,仗勢欺人,總有一天皇上會看穿你的真面目,你會遭報應的!”

  “人人都會報,便有應,比如你今日落得這個下場,也不過是一種報應罷了,”這些沒有用的詛咒對于永璂來說,不過是三月的風,吹過去便算了,倒是他身后的小品子與小安子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我自認做事問心無愧,你罵也好鬧也好,”永璂頓了頓,語氣變得更加的輕飄,“有些事情,做錯了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今天來就是想要看看你是否知錯,如今看來,既你已經無藥可救,這便罷了。”

  “十二阿哥,這…”看守的人見十二阿哥起身要走,忙上前想打聽十二阿哥對這個犯人有什么特別吩咐的。

  “不用管他,往日怎么樣,以后也這么樣,”左右這人也活不了多久了,他心里的打算與乾隆應該是**不離十,他們都準備拿這個富察皓禎開刀,而整頓八旗迫在眉睫。

  兩日后,天氣微微有些悶熱,乾隆頒下一道圣旨,冊封皇十二子永璂為太子,擇吉日以告太廟祭天地。

  朝堂之上眾臣聽了這道圣旨,皆是三呼萬歲,倒是沒有驚訝,畢竟早在之前,皇上已經有重用十二阿哥的苗頭,更何況自從十二阿哥為救皇上,差點喪命于反賊的手上,這在皇上心頭,不知又加重了多少份量。

  坤寧宮里的皇后得知這個消息后,喜極而泣,一干子奴才跪在地上賀喜,他們坤寧宮上上下下這才算是熬出頭了。www.SYZWW.NET

  “皇后娘娘,這本是喜事,你可別掉淚了,”容嬤嬤上前扶著因為激動而站立不穩的皇后,自己也擦著眼角道,“十二阿哥三日后要與萬歲爺一起到太廟祈福,到時候天熱,皇后娘娘不如想想怎么給十二阿哥補補身子才是。”

  “容嬤嬤說得對,皇后娘娘可別掉眼淚了,這是大喜事呢,”紫薇上前盈盈一拜,“若是皇后娘娘有什么叫紫薇做的,紫薇一定不會推辭。”

  “你這孩子,大中午叫你陪著我,快去歇息一會,明兒中午叫永璂與我們一道用膳,”皇后紅著眼眶笑了出來,心里卻有種雨過天晴之感,她雖為皇后,可是家世不比孝富察家,與萬歲爺的感情也不及孝賢皇后,這些年來,就連永璂也不受皇上重視,如今永璂能受到如此重視,就算讓她一輩子吃齋念佛,她也是甘愿的。

  “格格,”金鎖跟著紫薇出了正廳,兩人一起到了偏殿,關上門后金鎖才壓低聲音道,“格格,如今十二阿哥是太子,我們日后便好了。”

  紫薇聽了這話,先是一笑,繼而嘆道,“今天是第幾日了?”

  金鎖微微一愣,方才明白紫薇的意思,低頭答道,“第三日了。”

  “明天她就要被杖斃了,”紫薇語氣說不上是高興還是悵然,“進了京城這些日子,方知人的本性有多可怕。”說不怨是假的,她對小燕子一直是有怨恨的,可是如今聽聞對方將死,那種怨恨又化作說不出的惆悵。

  金鎖聽著紫薇的話不言。

  良久之后,紫薇偏頭看向窗外一朵勝放的月季,“也罷,人這輩子,總是要遇到一些人,一些事,可是不管是人或事,終究都是要過去的。”

  第二日,原本晴朗的天氣下起雨來,永璂在屋子里看書,內務府總管卻冒雨來了。內務府總管是那拉皇后母家兄弟,對永璂的事情自然上心,他來也是為了宮女小燕子的事情。

  誰都知道,小燕子就是之前被皇上宣布暴斃的格格,但是誰也都明白,在還珠格格被賜到五阿哥身邊的時候,病重的還珠格格便該死了,留下的也不過是入了包衣籍的燕氏而已。

  “十二阿哥,我們本是要用刑,可是五阿哥不知從何處出來了,現在刑室現在一團亂,不知道現今該如何。”他身上已經打上了十二阿哥派的牌子,若是此時處理不好,落得個仗勢欺人的名頭,只怕是十二阿哥也要被連累,眼看十二阿哥即將成為儲君,若是鬧出事兒來,只怕不妥。

  “哦?”永璂從書里抬起頭,“你是說老五又跑出來了?”

  “是,”內屋總管道,“聽侍衛說,五阿哥跟發了瘋似的,對侍衛又咬又踢,他們又不敢傷害五阿哥,現在只好把五阿哥與燕氏圍在刑室。”

  “既是神智不清,抓他的時候,就算傷到哪,也不過是意外,”永璂食指輕輕點著桌面,“皇上已經知道此事,他認為這樣處理很好。”

  內屋總管馬上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于是行禮退了出去,出門的時候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明明看起來如此溫和的一個皇子,有時候說的話卻又如此的狠利,這便是屬于上位者的手段嗎?

  作者有話要說:二更上來了,大家晚安~

  PS感謝小嘀咕童鞋再次扔的火箭炮

  感謝三世奴情童鞋童鞋、雨落清晨童鞋、hya1234562008童鞋扔給我的地雷~

  謝謝大家,鞠躬~

  <hr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