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收拾干凈

[字數:4309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2:00]




  有些人生來就有尊貴的身份,有著不俗的學識,可是這樣的人,也有可能成為一個大笑話。

  永璂看著原本應該安心在養性閣后面“養病”的五阿哥帶著一個太監一個宮女站在坤寧宮面紅耳赤,又看了眼被宮女太監護在后面的皇后以及紫薇格格蘭馨格格,沉聲道,“來人,五阿哥重病未愈,未免傳染,傳令下去,從今日起,五阿哥病愈前不得出門。”

  永琪轉而怒視永璂,“十二,你有什么資格下這個命令,你目無尊長,恃寵而驕,今天我便要讓皇阿瑪知道你的真面目。”

  “我真面目如何,不勞五哥費心,”永璂心知這個五阿哥留不得,此人不僅是丟皇室的臉,而且若是不嚴加看守,不知還會鬧出什么大事來,他掏出身上如朕親臨的牌子,冷眼看著門外猶豫的護衛,“把五阿哥帶回去,宣太醫。另外,今日在坤寧宮當值的侍衛全部下去領五個板子。”

  一見到這個牌子,滿屋子的人跪了下來,永璂冷眼看著心不甘情不愿跪下的永琪,又看了眼還直直的站著的宮女,這個宮女他認得,便是小燕子了,“宮女小燕子對皇室不敬,喧鬧坤寧宮,無法無天,收押于天牢,三日后杖斃!”

  “十二,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永琪掀起衣袍站了起來,面目猙獰,“你擅自傳令,當老佛爺當皇阿瑪何在?!”

  “一個宮女的命還是能要的,”永璂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五阿哥,“何況此宮女犯了多少宮規,即使是誅九族也不為過,還是五哥覺得大清國母不及一個小小的宮女?!”

  “你…你,”五阿哥看著對方那副冷漠的樣子,心中怒火大熾,眼神一寒,竟是一握虎拳,便向動起手來。

  “十二弟!”永璋一見這情況,原本跪在地上的他忙站起身,想把十二擋在身后,可是十二的動作比他更快。

  沒有人看清楚身上還有傷的十二阿哥怎么動的手,他們只看到五阿哥被重重摔到地上,在地上掙扎了很久,怎么也爬不起來。至于那個叫小燕子的宮女,已經被侍衛扣押在地上,半點動彈不得。

  “五阿哥病情嚴重,此事我會稟報皇阿瑪,由皇阿瑪定奪,”永璂雙手負于身后,眉梢微挑,“但是從現在起,誰若是讓病重的五阿哥出來受了傷,便自己回家去。”

  “永璂…”皇后見永璂說這種話,怕他引起皇上的猜忌,有些擔憂的開口,“這事萬歲爺…”

  “這些小事我還是做得了主的,”永璂對皇后回以一笑,只是眼中沒有多少的笑意,“讓皇額娘受驚了,讓容嬤嬤送您回去吧,想必這會兒皇阿瑪也要下朝了,兒臣這便去給皇阿瑪請安。”

  皇后聽了這話,擔心這孩子因為皇上的寵愛便言行無忌,但是見永璂的表情,似乎對收拾五阿哥與小燕子的事情勢在必行,也不好再多說,只好率先離開,把這里交給永璂。

  “恭送皇后娘娘。”

  送走了皇后,還有個身上帶著“如朕親臨”牌子的的十二阿哥,還有被扣押著的五阿哥,在場的人都面面相覷,似乎實在想不通五阿哥怎么會做出大鬧坤寧宮這種荒唐事,更想不到十二阿哥做事竟是如此不留情面。www.SYZWW.NET**

  十二狂妄?五阿哥荒唐?事情的表面的確如此,可是他們看清十二阿哥沒有表情的臉時,心里的寒意一陣陣的翻騰。

  永璋站在永璂的身后,看了眼被扣在地上的永琪,心里卻在想,皇阿瑪會不會因為此事向十二弟發怒,又或者此事會不會傳出去,讓大臣議論。

  “皇上,坤寧宮里出事了,”乾隆剛下朝,吳書來便湊到他身邊,低聲道,“五阿哥帶著小燕子到坤寧宮鬧事,恰好十二阿哥與三阿哥去請安,就這么碰上了。”

  “老五又發什么瘋?”聽到十二在場,乾隆微微皺眉,“十二阿哥傷到了?”

  “十二阿哥倒是沒事,”吳書來猶豫了一下,“倒是五阿哥要對十二阿哥動手,結果被十二阿哥一腳踹在了地上,而且十二阿哥…”

  “十二做什么了?”聽到十二沒事,乾隆伸展開雙臂,由宮女太監伺候著換下龍袍,語氣多了兩分閑適。

  “奴才聽聞十二阿哥說五阿哥病重未愈,需要好好治療,以后就不要五阿哥出門了,還有那個叫小燕子的宮女被十二阿哥下令三日后杖斃。”吳書來不知道這事會不會讓萬歲爺不滿,所以他也不敢有所隱瞞,老老實實的交待了前因后果。

  片刻的沉默后,乾隆轉個身,唰的打開折扇,“十二這樣處置倒是不錯,老五是不能再讓他出來鬧事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下去半,坤寧宮的事情是后宮里的事兒,就不用傳到前朝去了。”

  “嗻,”吳書來心如明鏡,一下子便明白萬歲爺的意思,這是不想讓前朝妄言十二阿哥了,只是這五阿哥這次過后,便是徹底沒有用處了。

  幾日后,乾隆下令,把塞婭公主賜婚于四阿哥永珹,前朝某些官員嘩然,一時間也不知道萬歲爺是打的什么主意。

  塞婭公主雖是嫁給四阿哥做側福晉,但是萬歲爺以示對西藏人民的尊重,便特許其以福晉儀仗嫁至四阿哥府上。

  四阿哥與塞婭公主的婚禮,宮中賞賜不斷,加之四阿哥生母已逝,皇后便以其母的身份,給他賞賜了不少東西。

  十二在席間自然受到不少賓客的奉承,好在與他同座的三阿哥與十一阿哥,這些也不敢做得太過明顯。

  “今日是四哥的大好日子,十二弟怎么能滴酒不沾,”六阿哥端著酒杯走到十二面前,“說起來十二弟今年也十三了,我大清的男子漢怎么能不飲酒?”

  “六哥說笑了,若是會飲酒便是男子漢,那酒坊里的酒鬼又該怎么算,”十二起身,微笑道,“不過,既然是六哥,這杯酒也是該喝的。”說完,輕聲端起酒壺往面前的酒杯倒酒,待酒八分滿時才停下,他雙手執起酒杯,“只是這杯酒該是弟弟敬哥哥的,怎么能讓六哥敬我?”仰頭喝完整杯酒,“弟弟先干為敬了,六哥您隨意。”說完,放下酒杯對六阿哥抱了一拳。

  六阿哥準備再敬,坐在十二身邊的永璋突然開口道,“六弟,今日是你四哥大喜日子,你還是不要喝太多,酒多誤事。”

  同母兄弟兩人四目相對,一人淡然,一人卻眼中帶怒。六阿哥捏著酒杯的手勁很大,但是最后他卻只是放下酒杯,笑了笑,“三哥說得是,我這個做六弟的,的確不如三哥體貼。”

  這話說得便是有些賭氣的意味了,旁邊眾人隱隱知道這兄弟二人雖是一母所生,但是三阿哥前些年被皇上厭棄,而六阿哥在皇上面前卻是有些得寵的。所以六阿哥一直瞧不上這個病秧子哥哥,如今三阿哥得勢,就連病也好了七七八八,倒是六阿哥要被過繼出去,人生有這樣的轉變,還真如戲劇般。

  永璂對兩兄弟間的事情也有所了解,他見永璋神色黯然,于是開口道,“三哥也是擔心六哥喝酒傷身,我是個不懂事的,還要勞駕兩位兄長多教我些事情。”

  “嗤,”見十二話說得漂亮,六阿哥嗤笑一聲,看了他一眼,不在說話。

  永璂轉著手中的酒杯,似乎并不在意這聲帶著寫挑釁意味的嗤笑。

  十一低著頭,仿是沒有看見三人之間的暗潮洶涌,他挑起一塊菜,笑瞇瞇的道,“這鵝掌的味道真不錯。”

  永璂低頭看了他一眼,笑著不言。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更~錯字全部放在第二更一起改~

  第二更的時間可能會比較晚,大家可以等明天早上起床看~

  <hr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