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以德報怨”

[字數:5164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2:00]




  皇家的規矩雖說每樣菜式最多只能用三筷子,但是這絲毫不影響永璂的好胃口,畢竟這一樣只能用三筷子,但是架不住菜色多,味道鮮,每樣三筷子足以讓他吃得開心了。

  不過今天這桌江南菜注定是吃不好了,因為沒用到兩筷子,就看到吳書來走了進來。

  “啟稟皇上,延禧宮的奴才求見。”

  乾隆聞言看了十二一眼,放下筷子,漱口后道:“傳進來。”

  十二聽到這,也知道這頓午膳是吃不下去了,放下筷子又旁邊奴才伺候著凈手漱口,不過面上也不見高興或者不高興,擔憂或者幸災樂禍,仿佛延禧宮里面的人,于他每樣半點干系。

  “奴才給皇上請安…給十二阿哥請安,”延禧宮的太監沒有想到十二阿哥也在,微微愣神后才跪在地上,“皇上,太醫們說娘娘中了毒,現在娘娘還昏迷著,皇后娘娘,純貴妃娘娘都擔心會影響娘娘腹中的龍種,請皇上您定奪。”

  乾隆聞言,眉頭緊皺,怎么會中毒,他站起身,“擺駕延禧宮。”走了兩步,見十二還站在膳桌旁,便道,“十二與朕一道去吧。”

  “是,皇阿瑪,”永璂也不推辭,他也想知道,這其中是怎么一回事。

  一行人趕到延禧宮時,令妃還沒有醒來,皇后,純貴妃,慶妃,皆在場,見到乾隆到來,紛紛請安。

  “令妃怎么樣了?”乾隆在上首坐下,十二想了想,并沒有跟到他身邊站著,而是站在一旁,看著跪在屋子中央的幾個太醫。

  “回皇上,所幸令妃娘娘中毒不深,再等一個時辰便能醒來,”王太醫年長,只有代其他幾位太醫出來說話。

  “此藥對令妃腹中胎兒可有影響?”皇后作為后宮之主,自然應該關心龍種,所以她此時倒也大大方方問了。www.syzww.net

  “回皇后娘娘,令妃娘娘中毒輕微,應該不會對胎兒有太大影響。”王太醫把話說得委婉,想來自己也是不確定的。

  皇后看眼乾隆,發現他面無表情,也不知是怒是悲,只好說了句盡興診治,便不再開口,更何況令妃這個毒中得蹊蹺,她不想蹚這趟渾水。

  “令妃身邊伺候的是哪些?”乾隆揮了揮手,讓太醫退了下去,也叫較為年輕的慶妃回了宮,屋子里只剩下延禧宮一些近身伺候令妃的宮女太監,還有皇后,純貴妃和十二。

  四個宮女,四個太監跪在乾隆面前,面上忐忑不安。

  “你們都是令妃身邊伺候的老人?”乾隆掃了八人一眼,語氣仍舊是說不出的冷靜。

  “回皇上,奴婢叫冬雪,與小東子,小成子,二斤子,與臘梅,荷葉很早便跟在娘娘身邊伺候了,小明子原本是在十二阿哥身邊伺候的,去年被十二阿哥責罰后,攆了出去,娘娘見他可憐,便留在了延禧宮里,秋雁原本是慶妃娘娘身邊伺候的,后來才調到延禧宮來伺候的。”

  皇后一聽這話,臉色不好看了,慶妃現在是她的人,而這個叫冬雪的丫頭一下子把懷疑的引子往永璂與慶妃身上引,這算什么意思。

  乾隆聽了冬雪這話,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十二,“十二,你認識這個叫小明子的奴才嗎?”

  十二心知這恐怕是令妃的苦肉計,但是這種苦肉計往往讓人沾上了就揭不了,即便揭下也要掉一層皮,他聽乾隆開口問,抬頭朝乾隆看去,卻沒有看到乾隆對自己有半點懷疑的意思,這讓他有些驚訝了,畢竟令妃腹中有子,加之令妃受寵,待孩子生下后,必然是水漲船高,自己想要動令妃的手腳,不也是有可能?可是,這個帝王卻冰沒有懷疑他做信任雖然讓他不解,但是卻又覺得心頭對這種信任很喜歡。

  “回皇阿瑪,兒臣以前身邊的奴才去年兒臣病愈后,幾乎打發走了一半,剩下的都是皇額娘自兒臣小時便安排在兒臣身邊的人,這個奴才兒臣瞧著眼生,想必這奴才就算是兒臣住處的人,也應該只是也粗使奴才,不容傳兒臣身邊的老人問問。”

  “這樣也好,吳書來,去傳在十二阿哥身邊伺候的人。”乾隆瞇眼看著瑟瑟發抖的小明子與秋雁,想起嬌柔美麗的令妃,端起茶杯解開茶蓋吹了吹水面的茶葉,這茶葉似乎是自己前些日子賞賜下來的?輕啜一口,可惜泡的方式不對,白白浪費了這珍貴的茶葉,“去把慶妃也傳來。”

  慶妃剛回到自己宮里,就聽到皇上傳召自己,心里便知道不妙,令妃有什么樣的手段,她很明白,不說她,就連皇后與純貴妃,還有以前頗受寵的嘉妃都在她手上栽過跟頭,這次令妃不會借下毒之事,拖她下水吧?

  苦肉計?不對,按理說,令妃不會狠到在這個時候玩苦肉計,好歹她的肚子里還有一個保命符,不會這么想不開,那孩子來做賭注,那么下毒的人是誰呢?

  再度回到延禧宮,慶妃見三個太監,一個宮女跪在地上,她一眼便認出,其中兩個太監是十二阿哥身邊伺候的奴才,而那個宮女,是因為手腳不干凈被她從宮里攆出來的,后來在延禧宮里伺候…想到這,慶妃背后出了一陣冷汗,令妃想要算計什么?

  “皇上,小明子原本的確是十二阿哥院子里的一個粗使太監,可是這個奴才卻趁著十二生病之時,偷偷溜進屋子里偷東西,被奴才與宮女海珠抓住,十二阿哥心善,留了他一條賤民,只是把他趕去浣衣局了,其他的奴才并不清楚,不過他偷竊之事,奴才們都是知道的。”小安子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老老實實的把事情說了出來,潛意識里覺得還是要把這個奴才撇開才好。

  “這么個目無主子的奴才還留著做什么?”乾隆把茶杯往桌上一擱,發出啪嗒一聲響,讓柜子其他幾個奴才嚇得一抖。

  純貴妃低著頭,看著那個叫小明子的太監,知道此人是活不過今日了。不管這招是令妃的苦肉計,又或者是借刀殺人,這一招都沒用了,因為令妃低估了十二阿哥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同時也高估了萬歲爺對她的寵愛。

  她不受寵,而且出生也不高,混到貴妃這個位置,又怎么不了解皇上的心思?皇上是男人,所以他可以睜只眼閉只眼看她們為了他爭寵,但是皇上是不會允許后宮的女人把心思算計到他的子嗣身上,更何況這個兒子還是他現在最看重的兒子。

  十二阿哥有這么傻,在這個風口浪尖上,去害令妃腹中的孩子?若是十二阿哥的腦子這般沒用,皇上又何至于如初看重于他?

  令妃這個女人,永遠只能是小處聰明,卻忘了皇上除了是男人外,還是大清的皇帝。皇帝永遠以大局為重,別說今天這毒與十二阿哥無關,就說今天的毒與十二阿哥有關,只要皇上一句話,那也變作無關。因為十二阿哥是前朝臣子們擁立的皇子,是出生尊貴的嫡子,是一個有才能的皇子,令妃這個賭,注定是輸了。

  “來人,把這個狗奴才拖下去,杖斃。”乾隆強飄飄的開口,“令妃飲食不善,造成身體不適,叫太醫盡心診治,在孩子出生前,免了令妃的請安禮,撤下令妃綠頭牌,讓令妃安心養身;宮女秋雁侍主不力,貶至辛者庫。”

  純貴妃聽到這幾個命令,心中冷笑,這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對于一個帝王來說,他可以有無數美人,無數寵愛的嬪妃,而誠心如意的兒子遠遠比一個寵愛的嬪妃重要的多。寵妃寵妃,只有寵,沒有愛,又算得了什么?

  慶妃自進來后,一句話還沒來得及解釋,情況便急轉直下,變成了這個樣子,她掩飾住心中的震驚,但是卻又忍不住朝站在一邊的十二阿哥看去,這一眼,卻讓她恍然大悟,只嘆息一聲,難怪皇上看重十二阿哥。

  因為即便是眼下這個情況,十二阿哥臉上也沒有焦急或者輕松的表情,他剛才到延禧宮時是什么表情,現在仍舊是什么表情,這番巋然不動的表現,還真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儀。

  令妃此番算計十二阿哥不成,反倒給自己惹了一聲騷,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不過皇后與十二阿哥這里,令妃只怕是得罪了。

  得罪十二阿哥啊…

  “皇阿瑪,兒臣覺得,令妃娘娘既然身體出了問題,還是免了閑雜人等到延禧宮探望教好,若是讓令妃娘娘身體再次染恙,對令妃娘娘還有腹中胎兒恐怕都不好,”十二不知道此事是不是令妃的苦肉計,但是若不是,還是免了其他人進延禧宮比較好,雖說他這個女人與皇后立場不同,但是至少她腹中的胎兒是無辜的。

  純貴妃與慶妃聽了這話后,心下卻皆是想到,果然得罪十二阿哥便是自找苦吃,這令妃這下子不僅不能出門,連別人的探望也省了,這不等于是變相的軟禁,一個女人好幾個月不出現在帝王的面前,那不是明擺著失寵?

  “十二所言有理,就這么辦吧,”乾隆點了點頭,轉而對皇后道:“皇后,宮外若是有人遞牌子求見令妃,就打回去吧,令妃需要好好的靜養。”

  “是,皇上。”皇后應了后,心下想自己兒子這一招好,斷了令妃宮里宮外的消息,這不是成心讓令妃成睜眼瞎子?

  十二自然不知道自己這番好意在別人眼中變了樣,他看著屋外的陽光,只覺得腹中有些饑餓。

  等下到乾清宮讓吳公公派人給自己做一碗珍珠粥填填肚子吧。

  嗯,好像皇阿瑪也沒有吃多少,要不…兩碗?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更送上,大家晚安~=3=

  十二表示,他是一個以德報怨寬宏大量的修真者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