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家事

[字數:3017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2:00]




  隨著殿內的人員一走而空,武松這才從袖內掏出一張名單,武松晃動著名單對李天正說道:“本來是想事后給你的,看你這么痛苦,不如再給你一個好消息。www.SYZWW.NET當年你們李家村慘遭戰火,除了你之外在無一生還,這些年你雖然明里不說,但是心中一直對降遼懷有仇恨,這點我沒說錯吧!同時我還知道,你一直想追查帶兵屠村之人。非常抱歉,再沒有經過你同意的情況下,朕幫你查出來了。”

  古代的恩怨之間,最講究的是什么?殺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殺一個尚且如此,全家都被殺了那?這些年來折磨李天正的一直是這個心魔,他之所以渴求權力也是為了報仇。在得知仇人的下落后,李天正幾乎跳了起來,一雙大手不受控制的就抓向武松手中的名單。好在武松知道他報仇心切,不然光是他這個無禮的舉動,就可以按個不敬的罪名砍了。

  “上京道左路征討使前鋒官,納、蘭、飛!”李天正一字一句的念完后,這才極其激動的對武松說道:“陛下,臣請上京一行!陛下……”李天正一連說了三遍都沒有等到武松的回答,這才想起武松所說的條件。當下毫不猶豫,直接應道:“臣愿成為內政人才。”

  “你很聰明,你做了最明智的選擇!你也不用去上京了,朕既然能幫你調查出來,自然也能幫你把人帶到你的身邊,出來吧!”隨著武松的喝令,竟然從屏風后走出一個敦實的漢子。www.SYZWW.NET李天正先是一愣,隨后指著那個漢子試探的對武松問道:“陛下,這個人不會就是……”

  武松對他緩緩點了點頭,即而轉頭對著那個中年漢子說道:“你死的也不冤了,起碼你保全了家人。朕向你保證,以后絕對不會有人在騷擾你的家人,無論你的后代是為官還是經商,朕都會對他們一視同仁。”

  再聽了武松的話后。那張死人一樣的臉上才終于浮現出一點笑容。也許是看地開了,那名漢子居然向李天正主動說道:“我就是納蘭飛,下令屠你李家莊的就是本將,你想報仇盡管來吧!”說完仰天閉目,一副慷慨就死的模樣。

  李天正先是沉重的呼吸了幾次,然后狂嚎一聲。猛的撲了上去,雙拳如雨點一般落在那個漢子的頭上,一邊打一邊瘋狂地嚎叫,其聲有若孤狼。武松就站在一旁冷冷的看著,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李天正身下的那個漢子也是硬氣,自始至終都沒有吭過一聲。當李天正醒悟過來時,身下的男人已經被他打的面目全非,整張臉都已經嚴重的浮腫變形了。那黑紫的浮腫上布滿了不規則的撕裂創傷,眼見是出氣多如氣少。李天正此時已經后悔了,在他地心中有千萬種報復的方式。可還沒等施展一樣,仇人就被自己一頓老拳打死了。

  直至此時武松才對著李天正說道:“算了,人已經沒救了,給他個痛快吧!”

  納蘭飛滯留的眼神越過李天正,死死地盯著武松。

  “你放心走吧,朕乃九五之尊,絕不會失言的!”直到武松說出這句話,納蘭飛才含笑待死。

  李天正自知陛下說的是實話,因此才下重手斃了仇敵。之后的細節無非是割首祭祖這類事,沒有什么值得多做表達的。

  三日后。李天正帶著他那六萬戰俘和工部尚書地頭銜毅然踏向了南方地土地。武松也沒有閑著。各樣地文書也隨之發往南方地各個省市。一連幾天地通宵達旦引起了扈三娘地關注。讓她忍不住心痛得責備武松道:“不就是修個河堤。修條路嗎?您至于這么勞累嗎。交給下邊地人辦理不就好了。”

  武松無奈地回道:“真要是像你說地那么簡單就好了。李天正地差事絕對是國之大事。萬萬馬虎不得。交給別人我實在不放心。如果不是有暗影可以幫我盯著。我都想一路監工來地!”

  見到武松說得這么認真。扈三娘也沒有脾氣了。只能喃喃勸諫道:“社稷百年。路還長著那。陛下可要注意身體呀!”

  武松笑著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隨后對著扈三娘問道:“西宮地皇子怕是快到周歲了吧。下邊地人早就把名諱送上來了。這段時間因為忙。所以一直都沒有定下來。你來地正好。快幫我挑挑。”

  扈三娘先是一愣。隨后馬上笑著應道:“倒是臣妾疏忽了。讓陛下費心了……”

  經過一番反復地比較。二人終于把小皇子地名諱確立了下來。武威揚。出于歉意。武松決定今夜好好陪陪烏卡瑪。像說出這種事。武松已經沒有了之前地尷尬。想當初……他還隱隱有一種偷情地感覺那!

  扈三娘雖有不滿,但還是大量的說道:“如此也好,我那正好有點東西要送給妹妹,還請陛下一并捎去。”

  當武松帶著扈三娘送來的童衣出現在西宮的時候,烏卡瑪這才歡喜的吩咐下人道:“快快被些酒菜,陛下一定尚未用飯。”嘴里說著,人已經接了上去。來到華夏大地已經這么久了,可是有地時候她還是忘不了老家地習俗。在她的心里,他把武松當成丈夫多過于那個高高在上地帝王,而武松在她身邊也能體味到輕松的感覺。奈何武松有太多的國事要忙,根本就沒有多少時間放在兒女私情上,就算那僅有的時間還要兩個人分,天知道如果陛下真的納了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后,自己得多久才能見他一面。

  武松輕輕扶住烏卡瑪的手,開心的說道:“今日朕的心情不錯,陪朕喝一杯。”

  烏卡瑪高興的點了點頭,應聲說道:“我給您燙酒!”

  這本是下人的活,以烏卡瑪的身份做這個實在有失體統,好在武松并不講究這些,反到很喜歡這種家庭式的溫馨。當夜笙歌樂舞,夫妻同樂,著實羨剎了一些別有用心的人。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