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放虎歸山(二)

[字數:4508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2:00]




  前者很簡單,但是后者就有點強人所難了,那有人會為了虛無縹緲的神靈而自愿送死的?至少呼延灼敢肯定,遠征軍里絕對沒有這樣的傻瓜。www.syzww.net在這種為難的時刻,又是納波罕站了出來,回想納波罕那副慷慨就義的樣子,呼延灼依舊不能相信這個貌似“白癡”的皇儲。直至納波罕不顧魯智深的反對,毅然跳入流沙,呼延灼才終于從心中生出一點愧疚。

  望著逐漸下沉的納波罕,所有圍觀的將士都生出一種復雜的情緒。也許神靈是虛無縹緲的,但是這個皇儲卻是真的為了自己而死的。雙方雖然發生過敵對,可是這不影響將士們對勇士的欣賞。

  直到浮動的黃沙淹到納波罕的純下,這個大漠里的漢子才終于大聲喊道:“請不要再傷害我的族人……”

  地面依舊平坦,如果不是那尚在耳邊繚繞的嗓音,誰也不能相信一個大活人就這么消逝了。眾人面對流沙良久無語,就連呼延灼在內也說不清自己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就在眾人思緒萬千的時候,人群之后突然凸起一座很小的沙丘,并以極快的速度遁向大漠深處。

  深夜、背風的沙丘后隱現一處明紅的火光,篝火上的一鍋濃湯正在散發出令人心醉的濃香,幾道人影隨著搖擺的篝火時隱時現,成個場面別有一番寒冷中的溫馨。

  “叮鈴……叮鈴……”一陣駝鈴聲逐漸由遠而近的傳來,坐在篝火旁的幾人竟然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幾乎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期盼之色。

  如果有遠征軍地將領在這里,一定不會相信自己的眼睛,逐漸靠近的那個人竟是已經沉入流沙的納波罕。不過此時地納波罕已經完全沒有在軍中的憨厚之色。www.SYZWW.NET取而代之的一臉的冷酷和暗隱的獰笑。

  不等納波罕靠近就有心急的商人靠上前去急切的說道:“納波罕王子,我們兄弟幾人為了你可是把性命都豁出去了,剩下的寶石您是不是應該……”

  納波罕豪爽地笑道:“咱們沙漠里地漢子最重承諾,你們放心。答應過你們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失言的,那----”隨著納波罕的話音,一個羊皮袋也被也被納波罕拋在一個商人的懷中。

  當珠寶地光芒在火光的照耀下散發著眩目地光芒時,所有的商人都被眼前的財富晃花了雙眼,誰也沒有注意到身邊的死神正在逐漸露出猙獰的面孔……

  納波罕甩了甩刀上的血珠,冷冷的對著滿地的尸首說道:“有這么多珠寶陪你上路,你們死得也算是值了!”剛要轉身離去的納波罕突然看了一眼篝火上的濃湯,之剎那間。他地臉上就出現了一層決然之色。納波罕背后地沙丘上出現了一個高舉鐵鍋的黑影。隨著鐵鍋地傾泄,一陣痛苦的嚎叫驟然傳入空曠的夜空。良久之后,一個踉蹌的身影才吃力的翻上駝背……

  失蹤地商人讓呼延灼很是惱火。無奈之下只能用大量地金錢來彌補這幾個商人地損失。好在這種小事并沒有引起莎車王國地注意。不然恐怕又是一場糾紛。呼延灼隱隱覺得這件事情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偏偏又查而無果。無奈之下只得讓記事官記下此事。以便日后向陛下匯報。

  相比于疑惑地呼延灼。晁蓋和岳飛等人可就要明朗地多了。他們地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冰熊庫洛可夫。這個沙俄地大塊頭有著與他粗悍外表截然相反地頭腦。自武松血洗勒拿河沿岸以來。這只冰熊就像是瘋狗一樣。四處襲擊華國地邊境。這只龐大地野獸也知道自己和華國之間地差距。因此往往一擊就遁。根本就讓人摸不著身影。

  久剿無果地晁蓋在無奈之下只得把這件事情上報給武松。而武松一看這個奏折就樂了。這不是咱們偉人地游擊戰嗎?這個冰熊還真是蠻聰明地。居然能無師自通。不過這個冰熊顯然還經驗尚淺。只要稍加施以手段倒也不難收拾。武松幾乎沒做思考就提筆下旨。其中地內容所說。無外乎就是借助沙俄大帝莫夫卡斯基地力量來剿滅這只冰熊。冰熊能四處跑。他這個沙俄大帝總不能四處跑吧。是要施加一定地壓力。不怕這個大帝不幫著捉拿冰熊。

  施加壓力就是意味著戰爭。關鍵就是拿捏好分寸。需要注意地事情武松都已經在圣旨里囑咐過了。相信以晁蓋和岳飛地才能足以處理此事。

  批完奏折后。武松長長地嘆了口氣。有地時候他也在暗問自己。自己地攤子是不是鋪地太大了。東、西、北、三面開戰。陸地海軍同時進發。在國內又是修路又是改革地……天。這個皇帝地位子真不怎么舒坦。好在內外地決策自己可以一言而定。不然這身龍袍穿地就真沒有意思了。

  一轉眼自己已經來到這里快五年了。好在自己沒有辜負后世積累下地知識。總算是有點建樹。目前地華國可能是世界上最為強大地國家了。但是這絕不是武松可以松懈地理由。戰爭是促進社會進步最好地催化劑。現在各國看似恭順。其實都在暗中研究華國地先進武器。其中地拉攏、威脅、恐嚇、誘惑……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注意保密核心技術。恐怕華國地爆裂箭早就出現在他國地軍備上了。就算這樣。他國趕上華國也只是時間地問題而已。

  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看來下一步的武器研發可以提上日程了,只有時刻領先他人一步才能做到安枕無憂,相信湯隆和凌震是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陛下、李天正求見!”

  傳旨太監的話讓武松微微一愣,他來干什么?不是讓他修路去了嗎?難道那些沙俄戰俘出了什么亂子不成?

  “宣----”

  一身官府的李天正剛剛走入大殿就納頭拜倒:“臣李天正,叩見吾皇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只短短的一瞥武松就可以斷定,李天正絕對不是向自己訴苦來的,那種龍行虎步絕不是意志消沉的人能走得出來的。果然,只見李天正抬頭就意氣風發的稟告道:“回稟陛下,自臣三月二十一日接手戰俘營以來,立時九個月零十八天,終于不負陛下所托,黑河至天京大路已經修建完畢,望請陛下命名!”

  武松幾乎不能相信的回問道:“你是說……我交給你的任務,你已經完成了?”

  “是、總算將士用命,不負陛下所托。”

  武松知道,李天正的話里絕沒有一點水分,這那是將士用命呀,分明就是拼命嗎?即便在后世,想要在這么短的時間里修一條橫跨三省的官路也是一件極其浩大的工程,甚至都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完成。雖說從事建筑的人員足有六萬人,可是這樣的進度還是嚇了武松一跳。

  也許是李天正看出了武松的疑惑,連忙從懷里掏出一卷錦軸,并開口說道:“陛下,這是施工的示意圖,請陛下閱覽。”

  “哦----,快快呈上來,你到身邊來仔細講講你們是如何坐到的。”武松倒是真的很好奇了。

  武松身旁的太監想阻止,這畢竟有點逾越了,可又怕減了武松的興致。沒等這邊權衡完,李天正的就大步走到龍椅前的臺階下跪倒,這到讓殿里的太監們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幸好遇見一個識禮數的,不然少不得要潑點冷水了。

  武松微微一愣就反應過來,隨即走下龍案笑道:“你呀、你呀、你也太謹慎了,快點起來了。來人呀,備書案來。”

  長長的錦卷在案上鋪開后,李天正就指著起點說道:“陛下您請看,這是黑河,自領到您的旨意后,我就把隊伍一分為十,并由這些將士分別負責管理六千戰俘。我先分出兩萬四千人前行一步,這些人封路架橋,逢山開道,但遇平坦之路一概不理,專門從事危險,艱難的工作。剩下的三萬六千戰俘被我分成六撥,兩撥專門裝運材料,剩余的兩萬四千人才是修路的主力。這些也只是一個大概,其實這些分隊里也各有分工……”隨著李天正的述說,武松也逐漸明了了他的講述。說白了就歸納為兩點,一是不浪費勞動力,保證每個勞動力都物盡其用,絕沒有堵工和滯工的現象。二就是實行競爭懲獎制度,無論是戰俘還是統領官兵,都有一套獨特的獎懲制度,而且都是幾乎極致的那種,至少有好幾種方法就聽得武松默然無語。

  足有一個時辰后,李天正才粗略講解完畢。望著李天正期盼的目光,武松甚至覺得不賞他的內閣首輔都對不起他的辛苦。不過感動是一回事,理性又是另一回事,李天正卻有貢獻,而且也是塊可造之材,但是武松還是覺得應該磨礪一下他以堪大用。略作沉吟后,武松就直對著李天正問道:“你的功勞朕記在心里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一聽武松這話,李天正立刻興奮的跪地說道:“臣愿為陛下開疆擴土,揚名海外,還望陛下恩準。”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