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殺虜以助酒興

[字數:4286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2:00]




  當牛皋聽到這件讓岳飛臊的無地自容的事情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來個事件再演。當岳飛想要阻止他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況且岳飛真的沒有膽量再次面對讓他臊羞滿面的場景。

  一頭鉆進浴場的牛皋直接傻了,縹緲彌漫的霧氣下是一具具若隱若現的酮體,那雪白的體姿深深的印入牛皋的心中。直到這些沙俄少女回頭而望,牛皋才看清這些少女的相貌。

  “我的姥姥、這……這里的妖怪怎么長得這么勾人……”喃喃自語的牛皋沒等說完,就被從后而至的劉唐一把拉住。

  “哈哈……想不到牛團練年紀輕輕卻是個真男子,不過這事要晚上做才有情調。走、我們晁將軍已經備好酒宴,只等二位光臨了。”調笑完牛皋的劉唐也不管他的反映,拉住就向外走。牛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來的,直至走到酒宴現場他才回過神來。

  這是一種超脫他想象得建筑,十數根高大的石柱撐起整個巨大的建筑,這間宴會廳堂給人整體的感覺很空檔,如果不是腳下猩紅的地毯和擺放在長桌上的酒宴,牛皋怎么也不會把這里和酒宴聯系在一起。按照他的想法,這里做為演武場恐怕更適合一些。

  如今長桌的周圍已經坐滿了各級將領,看來劉唐說得沒錯,果然是就差自己了。

  自行坐在長桌一邊劉唐沖著晁蓋得意的一笑,其中意味二人自然了解。晁蓋眼中的嘲諷一閃而過,然后馬上對著岳飛和牛皋朗聲笑道:“此地天寒物瘠,兩位大人遠來是客,晁某略敬薄酒,還望兩位大人不要嫌棄才好呀!”

  先前的尷尬弄得岳飛很抬不起頭來,此時根本就提不起氣魄回話,只能順著晁蓋的話接道:“晁將軍客氣了。岳飛何德何能竟能受到晁將軍的款待!”

  見岳飛說得客套,劉唐笑著打渾道:“兩位大小將軍,你們就不要客氣了,我們相處的日子還長這那。要我說,我們都是為國盡忠的好兒郎,都是刀口舔血地親兄弟,來來來……喝掉這碗酒聽聽晁將軍給你說說他是怎么盡破敵虜的。”

  “好----、劉唐將軍說得爽快,這碗酒我牛皋干了!”不等岳飛回話。直爽的牛皋就率先接了過來。岳飛還能說什么,除了陪同牛皋喝酒外無作他想。

  晁蓋把岳飛的表情看得真切,笑著轉換話題說道:“鵬舉暫且放寬心思,勞逸結合才能更好的完成陛下的囑托嗎!這樣喝酒豈不無趣,不如來點節目助助興。”說完也不待岳飛的意見,輕輕的拍了兩下手掌。

  隨著晁蓋地示意,門外響起了一陣鐵石相擊的回蕩聲。隨著那整齊的腳步,兩行精壯的鐵甲侍衛也大步走了上來。晁蓋看了看岳飛和牛皋,可惜并沒有從二人臉上看到驚慌的神色。待到鐵甲侍衛在地毯兩側站定后,晁蓋才沉聲說道:“開始吧!”

  緊隨其后的就是一陣腳鐐和怒吼聲,隨著聲音的靠近,一個金毛猩猩一樣地異族大漢也被四名大漢合力拽進廳堂。牛皋小心翼翼的用手肘碰了一下岳飛,然后低聲說道:“他們要做什么。難道要這個大猴子給我們跳舞嗎?”

  “不要說話,我們靜觀其變!”

  岳飛這邊剛剛說完,坐在晁蓋下手處的劉唐就站起來說道:“此人乃是沙俄邊城守衛隊長耶維奇,曾數次率隊襲擊我邊境村寨。www.syzww.net所犯人命十數條,奸淫婦女二十余人,身死無告者不算,人證物證據以受查。劉唐獻丑,特斬此敵虜以助酒興。”在劉唐說話地功夫,早有將士為耶維奇解開手銬腳鐐,耶維奇也算識趣,只在一旁活動手腳,并沒有做出什么蠢事。

  劉唐沒有占他的便宜。在撿了自己順手的撲刀過后也罷耶維奇慣用的長鐵重劍扔在了他的腳下。耶維奇并沒有拾取腳下地長劍。而是優雅的說了幾句話,隨后旁邊就有士兵翻譯道

  “回稟將軍。他說他是文明的貴族,他愿意用金錢贖回自己的自由,而他將拒絕這場毫無意義地決斗!”

  劉唐惡趣味的回道:“你告訴他,我是粗魯的野蠻人,我只想為被他殺死的人討回公道,那怕他不還手我也會毫不留情的砍下他的腦袋!”

  聽到士兵的翻譯后,耶維奇憤怒的爭辯了幾句,見到爭辯無果后才不得不拿起地上的武器。在武器抓到手中地一剎那,耶維奇就用手中地鐵劍自下而上的斜挑上去,未等岳飛嘴里地卑鄙喊出口,劉唐就一個側轉反劈連消帶打的化解了耶維奇的殺招。

  “當----”刀劍剛剛相擊,劉唐就借著刀鋒蕩起的力度挑尾就扎。撲刀尾部長長的握桿極似長槍,武藝高超的將領都可以把刀尾當槍尖使。包銅的的刀尾雖然沒有槍尖,可在劉唐的運用下也是威力不可小視,全場都能聽見耶維奇的下巴被挑碎的聲音。余勢不止的刀尾劃過一個好看的弧度,直接把刀鋒再次蕩到耶維奇的脖頸。冷月劃過,隨著上飛的頭顱,頸血也急噴而出,直至噴出的頸血稍緩耶維奇那龐大的身軀才轟然倒地。

  這兩刀一甩尾用的極是干凈利落,滿場的諸將都大聲叫起好來。

  就連岳飛這個生性沉穩的人也忍不住大聲說道:“殺得好,劉唐將軍好身手!”岳飛身側的牛皋更是興奮得直拍桌子,連連大喊,好在大家都在興頭上,不然這樣不得被人當成瘋子呀!

  隨手把撲刀丟給親兵后,劉唐才再次回到長桌前并舉起酒杯對岳飛和牛皋說道:“劉唐僅以此虜人頭來敬兩位將軍,愿兩位將軍斬將破軍,早日力取蓋世功業。”

  “干----”

  岳飛與牛皋齊聲回敬道:“干----”

  隨著拖出去的尸首,又是一名囚犯被拉了進來,這是一名五十余歲的老者,看其枯瘦萎靡的神色,岳飛怎么也不能把他和那異域的野獸聯系在一起。在岳飛詫異的神色中,一名高大粗豪的將領站起來說道:“此人平四,乃是平流村的里正。身為一村之官,非但不思報國,反為一己之安危多次為沙俄敵虜引路報信,間接害死人命數十人。平四,我問你,我所說的可有何冤枉你之處?”

  “將軍饒命呀、將軍饒命呀、小人知錯了----”

  “也罷、念在你身為華國子民的份上就留你一條全尸。”話音剛落,那名老者就撲倒在地,額頭正中已經赫然插入一柄渾體發黑的飛刀,以岳飛的眼力竟然沒有發現他是如何出手的。

  如此反復,這些將領每殺一人后都會敬岳飛二人一碗烈酒。岳飛也看出這個架勢了,自己二人恐怕不動手也不行了。可是照這么喝下去,到自己的時候別說動手,就是站起來恐怕都費勁了,牛皋現在已經很遭了,整個人都有點晃悠了。

  不行、不能再拖了,不然真的要被這些將領小看了。岳飛用腳磕了磕牛皋,同時小聲示意道:“別喝了,再喝就丟人了,再有敵虜出現時你就上場。”

  牛皋真是喝大了,一點都沒有回避,直接大聲嚷嚷道:“鵬舉你放心,再有該殺之人牛皋定當手刃之。”

  岳飛:“……”

  晁蓋不動聲色的使了一個眼色,立時有識趣的士兵走出廳外另作安排。當那名按晁蓋眼色行事的士兵回歸廳堂時,早有一名相貌平凡的沙俄士兵被押上大廳。

  “此人乃是沙俄軍中的翹楚,曾殺我華國兩名精銳士卒,不得不斬之。我看兩位小將軍今日也醉了,不如由晁某代勞如何?”毫無疑問,能說出這話的除了晁蓋沒有別人。

  牛皋哪里受得了別人的輕視,站起來拍著胸脯大聲說道:“什么小將軍,戰場無分大小,待看俺老牛斬此敵虜以助酒興。”說完就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岳飛顯是對牛皋充滿信心,因此也沒有橫加阻攔。

  那名沙俄士兵恨恨的看了一眼彌延滿地的鮮血,然后死死的盯住手持長槍的牛皋。慣用的長劍剛被人拋過來,不等落地就被他一把抄住,隨著乍閃而現的寒光整個人都撲向醉眼惺忪的牛皋。

  “小心----”眾人齊聲狂喝,可又那里來得及,血光并閃而現。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