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富貴還鄉

[字數:3718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2:00]




  自柳湖莊出來后,武松可謂是一路順暢,輕車快馬好不快哉。www.syzww.net就連扈三娘的臉上都帶著詭計得逞的壞笑,也許是看武松的興致很高,扈三娘竟然試探性的提議道:“此去如有空閑,我可否帶志遠回扈家莊看看?”說完后的扈三娘就像是犯了錯的小孩子一樣,小心翼翼的看著武松。

  武松稍微一愣就爽快的說道:“這有何不可,如果你不介意我們一同前去如何?”武松的回答對扈三娘來說絕對是意料之外的驚喜了,老話講得好,富貴還鄉!如今自己已經做到一國之后,天下應該沒有比這更富貴的事了。欣喜之下的扈三娘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他只得捏著志遠的小胖臉蛋說道:“小志遠、母后帶你去看太爺爺好不好?”

  小志遠依舊扎著雙臂開心的回道:“啊咧----”

  望著其樂融融的一家三口,時遷很是郁悶,本以為陛下此次微服出巡會有什么深意,那想到竟會這么率性而為。先是柳湖莊落腳,雖然竟然輕下決定遠撲扈家莊。時遷實在不愿意在回那個地方,老實講,自己上次的回憶并不是很愉快。

  其實武松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一個人在寂寞的時候總想緬懷過去,扈三娘的提議正中他的下懷。再說此去山東和自己預想的去處相差實在太多,自己一開始都沒有想到,王進等人就更想不到了。至于安全方面武松就更不用考慮了,那數百人的暗影成員足夠保護自己了,再加上時遷這個玩藥高手,別人就是想下毒都沒有機會。

  自己一行人唯一的拖累就是小志遠,這個小家伙還太小,受不得風寒,不然以武松等人的騎術根本就用不著如此小心謹慎。好在有暗影隨路打點,倒也使這一路來不過于空乏。

  十天后,武松一行人已經出現在山東境內,這還是武松連夜趕路的進展。為了節省時間。武松已經累死了數匹好馬,這讓看到的路人為之惋惜不已。

  熟悉的小路已經不復存在,如今的扈、祝、李三莊也竟成為山東境內最為發達的商業小鎮和產糧基地,這里豪宅富戶鱗次楷比,這里如今也有了一個新的名字。升龍鎮!這還多虧了扈三娘地提議,如果不是她當初提議以三莊之糧以養難民,扈家莊那有今日的風光。鎮口鎮口兩側立有高達數丈的兩排云柱,上以飛檐為頂,整體描金畫鳳,腳下是水泥板路,如此的張揚。這在當地可是只此一家,外鄉人光是看見這份氣派就能知道身世顯赫的人家。

  武松一行人乘坐地馬車并沒有驚擾到任何人,為了不引人注意,武松特意等到天黑才驅趕馬車進鎮。人都說近鄉情怯,這話在扈三娘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體驗,急促的呼吸,潮紅的臉頰,這都都在說明主人的緊張。

  為了留住老宅的風水,扈成和老太公并沒有搬家,這倒省了甚多事端。為等走到莊園地門口就有巡夜的家丁走過來查問

  “站住、你們是做什么的?怎么鬼鬼祟祟的?”家丁的口氣很不客氣。www.syzww.net顯然是慣以此姿態說話的人。

  時遷冷眼瞥了撇他,然后不得不說道:“看來你是新來的,我不怪你。你找個能做主的人來,就說你家主人的故人來訪。”

  領隊的家丁見時遷地口氣很大,倒也不敢小瞧了他,因此遲疑的說道:“你認識我家主人?行、你等著,你要是敢耍我……”話沒說完,但是威嚇的用意卻是不言而喻。

  不及茶盞世間就有一個身穿青袍地中年人自莊內走了出來,他先是歪著頭自己的看了看時遷,然后邊想邊向這邊走來。沒走幾步他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驚喜道:“您不是時……”

  “十五日到呀?怎么,我們提前到了你家主人不高興嗎?”時遷趕緊攔住他的話,他可不想因為自己而報露出武松的行蹤。那名中年人也是見機得快的人物,稍稍一停就順話接道:“您太客氣了,向您這樣的貴客我們請都請不來那,快快里邊請。我家主人要是知道了,不知道得歡喜成什么樣那!”隨著話音。人已經走了過來。當他看見時遷手里的馬鞭時明顯呆住了。一種難以抑制地喜色迅速彌漫臉頰,只見他極力壓制著自己的聲音。異常興奮得問道:“是不是……是不是……”

  時遷沒有馬上回答他,他真害怕自己一回答那邊就暈了過去。

  “進莊再說,我家主人已經等不及要拜會老太公了。”

  那名中年人猛地一拍巴掌,然后高聲呼喝道:“快快打開大門迎接大……貴客……,快、那個誰,快快有請主人和太公。”那名質疑時遷的領隊一句話都沒說,那名中年人的表情已經做了最好的解答。

  隨著莊門沉重的“噶噶……”聲,扈三娘終于再次踏入久違的家園。不等扈三娘下車就聽見一聲熟悉地嗓音問道:“問安、是那位貴客臨門了……啊----?哈哈哈哈……我說今日為什么紅霞一直繞莊,原來是是將軍到了。什么也別說,今晚我們一定要一醉方休!”

  扈三娘可以從兄長地語氣中聽出他興奮的神色,他沒有聽見時遷地回話,但是他很快就聽見一陣急促靠近的腳步聲。隨著車尾門簾的揭起,一個異常熟悉的容貌出現在武松一家面前。

  扈成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在看看武松和小志遠,然后很不確認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武松看著好笑,打趣的張口說道:“好了、別揉了,你的眼角很干凈,沒有眼屎!”

  “哥----、你這些年還好嗎?”直至扈三娘開口說話,扈成這才如夢初醒。站在他身邊的時遷趕忙拉住想要跪拜的扈成,同時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什么。

  扈成扭捏的看著武松一家步下馬車,一幅想說什么又不知道怎么開口的樣子。相比于他的拘束,扈三娘倒是非常放得開。抱著志遠下車后的扈三娘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氣,好似莊內的空氣與外多么不同似的。扈三娘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建筑,然后滿意的說道:“家里還是那樣,一點都沒有變!”

  扈三娘輕松的語氣多少消除了一點扈成的拘束,他一連深吸了幾口氣才小心翼翼的說道:“從你走后家里就沒有變過樣,我和爹就怕你回來的時候住的不舒服。爹一直說你不能回來了,我就不信,呵呵----你……您這不就回來了嗎?”

  扈成的拘謹讓三娘很不舒服,至少和她的祈望差距很大,還是武松及時插話為二人解了圍。

  “老太公的身體如何,三娘平日在外沒少惦記老太公的身體。”

  “還好、還好、看我,光顧著高興了,咱們屋里請,爹這時候應該也出來了。”扈成顯得有點前言不搭后語,不過總算還把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了。

  眾人順這扈成的手勢剛剛邁出幾步,就聽見客廳中有個三老的聲音問道:“是三娘回來了嗎?”

  “爹、是我、三娘回來看您來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内蒙古11选五中奖规则 捕鱼大师破解版 手机麻将的实名认证怎么取消 手机股票软件哪个好 学生党如何网上赚钱 北京麻将打法和规则 河南11选五5历史开奖 疯狂猎鸟内购破解版 赌博极速赛车是真的还是假的 广东11选5玩法介绍 双色球开奖结果双今天 宝博棋牌官网 今天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下 东北踢坑游戏下载 海南4+1全国都可以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