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生化戰

[字數:4251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1:00]




  不是羅網勝似羅網,當木木斯帶兵來到一處無名的空曠地時,他驚訝的發現眼前的空地上居然有足夠數萬大軍供用的美餐,美酒佳肴應有盡有。www.syzww.net此時此景已經沒有什么能比這些佳肴產生更大的殺傷力了,幾天滴水未沾的回鶻士兵死死的盯著酒壇中蕩漾的水紋,彌散在空氣中的酒香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口水。

  木木斯此時把武松恨得牙根都直,這也太缺德了。看不見也就罷了,既然看見了誰還能視若無睹?武松既然能在湖水里能放死尸,那他就不能在這些菜肴里再加點什么嗎?道理誰都知道,可是真能頂住誘惑的人卻是不多。

  人群中突然傳出一聲吶喊:“左右也是個死,還不如做個飽死鬼。”這句匿名的話語顯然說到了大家的心里去了,是呀、死在那里不一樣?都是臨死的人了,沒有必要這么刻薄自己。

  “沙沙……”腳步摩擦土地的聲音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快。

  “只有我們能夠拯救回鶻,如果我們吃了這些東西回鶻就完了。”在人群暴動之前,木木斯終于喊出了心底的擔憂。可惜此時能夠把大義放在心頭的只是少數中的少數,也不知道誰發了一聲喊,然后幾乎所有的人群都撲向了武松為他們準備的“佳肴”

  眼前的場景怎是一個“亂”字可形容得,為了一只烤雞,平日的兄弟不惜拔刀相向。為了爭奪一壇水酒,已經有三個人為此付出了生命。

  “你們不要再搶了,這是毒酒呀----”木木斯的聲音是如此的悲涼。卻有如此的渺小。www.SYZWW.NET他地話是對的,武松當然不會好心到給自己的敵人準備飯菜,除非里邊是加了特別佐料的。

  早在武松存積尸體的時候他就開始準備了,無論是防治瘟疫的食藥還是給人飲用的毒藥武松都做了足夠地準備,這也是他為什么一只沒有發兵地原因。砒霜、蛇毒草、蜈蚣、斷腸藤、凡是能找到的毒藥都被武松搜集在一起,然后再做加工以等今日只用。沒等這些回鶻士兵吃完就有好多士兵抱著肚子呻吟起來,尚未毒發的士兵面色青白的看了一眼昔日的同伴。然后又加快速度大聲咀嚼起來。這就是他們的聰明之處。與其毒量不夠活活痛死還不如死的痛快一些。

  整個過程是短暫而又殘忍的,木木斯唯一能做到地就是含淚給這些人一個痛快。送別昔日的手足后,整個回鶻大軍居然只剩下不到四千人,超過八成地兄弟永遠留在了這處無名之地。以木木斯為首,所有幸存地將士都無聲的為自己的兄弟送別。

  “你干什么?”一聲異常憤怒的喝喊突然打了這悲涼的氣氛。

  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漢將史文恭正蹲坐在一具剛剛斷氣的尸體前,不斷的往自己的口中喂食著什么。待到仔細一看,木木斯當場拔刀指著史文恭喝道:“如果你不停止你那惡心地行為。我不介意送你去陪我地兄弟們。”

  史文恭一邊切拉尸體的血肉,一邊沉聲回道:“如果你還想看見武松。如果你還想為你地兄弟們報仇。你最好學得現實一些。”

  “我讓你離開那!”隨著一聲憤怒的暴喝,木木斯已經連人帶刀撞了過去。可惜他剛沖出兩步就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那桿停在咽喉處的長槍。隨著二人之間的緊張,周圍的士兵也一股腦的都圍了過來。

  史文恭用目光警告了一下木木斯后,然后才撤槍說道:“如果你就憑這點血性找武松拼命的話,我勸你還是就近挖個坑把自己埋了吧!別說你能不能如愿,你就是能走到沙城我都跟你姓!除了吃人外,你還有什么辦法能讓我們保持體力?”

  就在木木斯剛要答話的時候,一匹來自沙城方向的飛騎突然狂奔而來。不明所以的幸存者都緊張的擺出迎戰的姿勢。沒用多長時間。馬上的騎士就打馬來到眾人眼前。那是一個年近三十的中年軍官,飽經滄桑的臉上帶著藐視生死的灑脫。他先是得意的看了一下回鶻士兵的表情。然后才對著史文恭抱拳說道:“小人夜風見過史文將軍了,陛下要我給將軍帶個話,那就是:“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朕會永遠記得你的功勞”

  那名士兵根本就不給史文恭反應過來的機會,說完就翻身下馬直直沖入回鶻人的陣營,同時口中不斷的催促道:“將軍你騎我的馬快走,前邊有人接應你。”

  直至此人被回鶻人的長矛刺穿,史文恭才帶著冷汗反應過來。史文恭不知道自己此時應該說些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回鶻統帥木木斯。

  木木斯此刻突然覺得全身都很無力,一種發自心底的無力感,他指著史文恭喃喃自語道:“怪不得、怪不得、哈哈哈哈……我真是太蠢了,居然這么輕易的就相信你了。抓住他,不要讓他跑了!”木木斯話鋒一轉,語氣中帶著無盡的陰狠。

  早已等候這句話多時的回鶻士兵根本就容不得史文恭分辨,早在他吃自己的手足時,他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這些人都是最合格的騎士,自然知道射人先射馬,史文恭連根馬毛都沒有摸到就悲哀的發現那匹戰馬已經變成一個大號的刺猬了。

  如今、未有死戰而已!

  自知生路已絕,反倒激起了史文恭死斗的戰意。步幅閃動間點點寒星如雨般撒向了圍堵的回鶻士兵。只有血性而無武藝的回鶻士兵根本就不適史文恭的對手,就連阻攔他片刻也無法做到,不過數息之間就被史文恭刺死七十余人。

  “用弓箭、用弓箭馬索!”隨著一個聰明人的吶喊,史文恭的情況也直轉而下。不但要防備敵人的長槍馬刀,他更要留意那數不勝數的暗箭索套。史文恭再猛也是人,他并不是神,在付出頑強的抵抗后,史文恭終于不支而倒。被層層疊加馬索套住后,就算是武松也不得不倒,何況他一個史文恭。

  木木斯瘋狂的叫道:“把他拉起來,我要親手扒了他的皮!”

  遠在沙城的武松玩味的對著坐在下手處的眾將問道:“你們說史文恭能不能逃過這劫?”

  祝彪略帶諂媚的說道:“那還逃什么了,我要是他就趕緊自盡,免得遭罪!”祝彪的話贏得了一大片的附和聲,這也是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內心的想法。得罪陛下還敢叫囂,不死那真沒天理了。武松、在他們心中已經是神的高度,雖然這個神靈的脾氣有點……

  武松只是一語帶過,并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他現在更傾向于瘟疫的防止工作。武松剛剛詢問出自己的擔憂,身下的官員就拍著胸脯保證,說是進出沙城的道路都以填堆了大量的火藥干柴,只要武松一聲令下就可以以火清野。話是這么說,其實沙城周圍只有一小片的楊樹林,其余部位都是荒蕪的黃沙,實在燒無可燒。

  為了達到高溫滅毒的作用,沙城內凡是木質的建筑都被武松拆了個干凈,然后堆積在沙城四周。武松在等,在等對自己不利的風向,武松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所以他要把防止工作做到最完美。估計那個倒霉蛋此時要是突然感冒了,武松絕對會把他活活煉了。

  意想當中的回鶻敢死隊并沒有過來,這讓武松越發肯定了史文恭的下場,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說明回鶻人為什么不拼死拉著自己下水。他們一定是認為連拼死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才會放棄。

  上天很眷顧沙城,這幾天的風向一直是東南風,根本就不慮瘟疫會隨風傳過來,至于人?更不可能過來了,自己吩咐數萬士兵挖制的陷阱可不光是擺設用的!

  此沙城一戰,武松僅用一個死士就換來了對方數十萬的生命。當然、這是瘟疫擴散后的死傷人數。而在回鶻身后的呼延灼……,他更是給了回鶻人一個天大的驚喜。回鶻地廣人稀,地平目闊,最是適合騎兵大規模作戰,而這支武松花費重金打造的重騎兵,絕對是騎兵里當之無愧的王者。

  呼延灼在回鶻境內的肆意縱橫,終于迫使回鶻帝王不得不向西遷移,打不起你還躲不起嗎?回鶻帝王的遷移加速了這個帝國的崩潰,再加上瘟疫的縱橫,這個帝國已經名存實亡了。但是武松依然不打算放過這個帝國,他向回鶻西部的吐蕃等國傳話,誰敢接收回鶻的軍民就是與華國為敵,此通告無疑是把回鶻判入了死刑。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钱龙捕鱼试玩 申城棋牌斗地主上海话 白小姐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72体育足球直播 上海明星麻将娱乐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3 陕西麻将下载 棋牌游戏信誉 电玩捕鱼可下分送彩 850游戏网址 捕鱼游戏海王2多少钱 宝博大厅下载地址 心水一点必中特打一肖平台 闲来陕西麻将 2012年体彩刮刮乐 股票微信散户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