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千尸沉湖定毒計

[字數:4102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1:00]




  如果不是祝彪和鄖哥及時來援,沙洲的損失絕對不止這些。www.syzww.net他們不但帶來了沙洲急需的物資,更加為這些將士帶來了無盡的信心。在武松公開表揚鄖哥和祝彪的功績時,他在內心也在暗自悔嘆。難道回鶻的領兵之人真的是史文恭,不然他怎么會這么小心,平白浪費了自己拋出去的誘餌。

  武松故作輕松的對著祝彪問道:“鄖哥這是第一次出征,想來是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這次陛下可是猜錯了,鄖哥絕對是名師出高徒呀!我們這一路來……”當祝彪說完后,鄖哥既是在沉穩也忍不住一臉得意之色。武松沒做任何表態,而是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對方用兵的姿態讓他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后世經典的游擊戰。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算他們撞到槍口上了。

  事實果然讓武松有幸言恭即便不是領兵之人也相差不少,他給統帥木木斯的提議就是不管什么情況下都不要和武松硬拼,因為那是最不智的事情。如今回鶻初戰告捷,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功成身退,武松不來冒犯自是最好。如果他趕來冒犯,那千里戈壁和茅草叢林里有都是伏擊他的地方。如果能用他送給自己的奇隆弓為他的帝國畫上一個休止符,那無疑是史文恭畢生的榮幸武松確實如他所想,至少沒有在大軍開至的第一時間內展開進攻,這讓史文恭多少安心不少,要說他一點不懼怕武松那是不可能的。對于武松殘暴地性格他可是深有感觸。這也是迫使他離開武松最重要的一個原因。不過探馬來報,說是武松正在搜集尸體,不是掩埋而是堆積在一起任其發臭。

  木木斯極度不安的向史文恭詢問,問他這是不是來自宋朝的一種巫術?在史文恭萬分肯定的情況下,木木斯在終于多少安了點心。因為總有一種不祥地預感回繞在他地心頭。他的預感是正確的。沒過幾天就有兩個萬人的騎兵大均從沙洲里開拔出來,隨同他們出來的還有大量的瑙重部隊。最為奇怪的就是這些騎兵似乎不是來打仗的,經常走走停停,往往一天也走不了多遠。

  一連幾天都是這樣,就在木木斯想要一探究竟地時候,這兩支騎兵大軍竟然奇怪的不戰而回。派出探馬得到的回報居然是這些人真的退了,似乎……難道……華國的威名都是他國過于無能的造就?不然為何在我回鶻勇士面前不戰而退,一定是這樣的!!想遍千萬可能。只有這條最能讓人接受。

  在史文恭的阻攔下,木木斯一連派出數十批探馬,所得到的情報皆與之上相同。自以為華國軟弱的木木斯很想借此機會來彰顯回鶻地威名,不是都說華國是碰不得的老虎嗎,那我偏偏要擒下這只猛虎!

  隨著部隊平安的進發,木木斯越來越肯定自己內心的猜想,一連路過幾個絕佳的埋伏地都沒有遇見華國的軍隊,這不是無能是什么?當然,就算他們埋伏自己也不會上當的,自己派出去的探馬可不是吃干飯的。

  相比于他的自信。史文恭越來越覺得恐懼!這不符合常理,武松斷然不會如此用兵,一定有什么隱藏地殺招是自己沒有想到的。每當心情煩躁的時候,史文恭都要用冷水澆面才能平靜下來,只有借助冷水的刺激他才能冷靜下來。百思不得其解的史文恭沒有發現那根不屬于自己的長發,那根自水囊中流出的長發。

  誰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隊伍里突然出現很多拉肚子的人,而且大有加速擴散地趨勢。www.SYZWW.NET查遍了所有飲食也沒有發現異常地木木斯簡直都要崩潰了,因為士兵那蠟黃的臉色和不斷虛弱地身子實在太像一個癥狀了,瘟疫!難道天神就這么眷顧華國。不然怎么會……

  就在木木斯無限懊惱的時候,史文恭突然一拍大腿高聲叫道:“我知道了!”

  史文恭用滿是驚懼的眼神看著木木斯說道:“我終于知道武松為什么不進攻了,因為他早就已經攻打過我們了,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看著木木斯不解的眼神,史文恭哀傷的解釋道:“您還記得探馬的回報嗎?就是報告華國大舉堆積尸體一事?”

  木木斯用呆滯的眼光看了史文恭半天,然后才木然的說道:“你的意思是……”

  史文恭慘笑者接道:“呵呵……,是的、這就是武松!為了勝利,在缺德的事情他都做得出來。可笑你還以為他軟弱好欺?哈哈哈……不愧是武松、不愧是振武大帝。我史某輸得心服口服。”

  “不會的、不會的、這只是巧合!來人呀,凡是水源都要追其頭。探其底!”木木斯一邊自欺的自語,一邊吩咐下屬查水追源。木木斯不是一個粗心大意的人,他能想到用類似的辦法對付武松,自然也會對武松多加提防,因此他命令部隊在每次取水的時候都要用獵犬提前嘗試。可惜他忘了,人與狗不同,如果同是毒藥自然可用獵犬檢驗,但是腐尸這種不是毒藥的毒藥卻很難對獵犬產生效果。狗無效并不代表人也可以免疫,雖然不是飲者立斃,卻可以造成更隱蔽,更歹毒的傷害。

  是的、武松的戰略就是在所有可以取水的深井河流中堆積腐蝕,已達到催化瘟疫病毒的效果。當回鶻的士兵驚駭的從湖水中爬出來的時候,第一個反映就是站在齊腰高的湖水中大肆嘔吐。

  “你們在干什么?有沒有搞錯,你還讓不讓我們喝水了?”

  “你們要是再敢吐一口,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們射死在湖里?”

  面對不解同僚的責罵,幾名勘察的士兵一邊強忍著嘔吐的感覺,一邊指著湖水的中心說道:“這水……不、能喝了!里邊有……哇……”

  見這幾個人反映這么強烈,岸上的士兵也好奇的問道:“究竟有什么,你們倒是說呀!”

  “你們到我這里,把頭潛在水里自己看吧!”一個士兵強忍著說完后,馬上又忍不住干嘔起來。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聽他這么一說,立刻有幾人脫衣下水,這幾個人邊走邊說:“湖水里的東西最好能夠解釋你們的行為,不然我就把你們切碎了喂魚。”

  “哇----”連帶那個吐感未消的士兵在內,所有站在湖水中的探湖士兵又一起吐了起來,這些人一邊吐,一邊掙扎著往岸上走,大有再也受不了的意思。與這些人交錯而過的士兵卻越加加快了自己的腳步,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不過這次所付出的代價比較大而已。

  當一名當時的幸存者向日后的兒孫回憶起此時的情景時,仍忍不住面帶懼意的說道:“你們知道阿爸當時看到了什么嗎?無以數計的腐尸像是向上生長的植物一樣聳立在湖底,光是肉眼可見的,岸邊的尸體就有不下百具,估計在湖心處會有更多。陛下的天軍用索石沉腿,把這些人都“種”在了湖底,我甚至能看見一條游魚正在啄食……”老人說道這里重重的緩了一口氣,然后異常鄭重的警告道:“我和你們說這些不是為了恐嚇你們,而是要你們深深的記住,不管發生什么情況一定要做個遵紀守法的良民,千萬不要觸怒我們的振武圣帝。孩子們,忘記仇恨好好生活吧!”

  當這些面色發白的士兵一邊捂著嘴一邊往岸上趕的時候,所有圍觀的將士都轟動了,他們不顧這些人的不適,一直追問湖水中到底有什么。可惜真相是往往最難以讓人接受的,伴隨著真相公布的只有那越加增多的嘔吐聲。這只是數十個取水點中的一幕而已,今天注定是一個節省糧食的日子。

  木木斯心如死灰的聽著屬下的匯報,這是報上來的,沒報上來的還有多少誰知道?自己這一路走來喝了多少尸水誰知道?往前走必是死路,不說武松會不會以逸待勞,但是這一路以來的有毒水源就足夠讓自己崩潰的了。喝了會造成瘟疫,也許瘟疫已經在自己的隊伍中蔓延了,不喝則死得更快,只要幾天士兵們就會因為缺水而死。

  左思右想的木木斯終于下了寧為玉碎的決定,那就是目標不變,依舊兵指沙洲。就算死,他也要瘟疫帶到敵人的身上才可以死。這是他的信念,更是他屬于軍人的榮譽!

  武松會讓他得逞嗎?還是早就張好了落網等著他鉆進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