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一統華夏

[字數:3210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1:00]




  高逑果然沒有讓林沖和武松失望,華國的遠征軍在他的配合下可以說是一路暢通,毫不費力的就撲到了臨安城下。www.SYZWW.NET徽宗在想找趙青硯和高逑的麻煩也已經晚了,二人如今已經成了武松的座上客。

  武松的單獨宴請讓趙青硯和高逑頗為有點受寵若驚,二人一邊忙著表露忠心,一邊小心翼翼的奉承著虎踞上位的振武帝,武松!一套套的阿諛奉承之詞聽得時遷差點沒從藏身的房梁上掉下來,他用了極大的忍耐力才克制住自己嘔吐的**。武松恰恰相反,反但沒有一絲反感,似乎還很陶醉在其中。

  自以為博得武松好感的高逑趁熱打鐵的提議道:“陛下天軍的士氣正旺,何不趁此機會一舉拿下臨安,我愿與青硯賺開大門以迎陛下進城。”趙青硯也不是傻子,高逑話音一落他就忙跟著表態,如今南宋覆滅已成定局,不趁此撈點日后保命的資本那真白當了這么多年的官了。

  武松滿意的對著二人說道:“既然你們有這個心,那我就給你們一次機會,三天后的午時——!我朝將士是走進去、還是殺進去就看你們二人的了,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武松的話讓二人大喜過望,這怎么也應該算是一件軍功吧,而且還是異常好賺的那種。www.SYZWW.NET現在整個臨安都人心惶惶的,只要自己誘之以利,曉之以情,想要賺開個城門那還不是手到擒來。送到手的功勞斷然沒有推出去的必要。

  相比于高逑和趙青硯的欣喜若狂,徽宗現在生吃人的念頭都有了。這些只知搬弄風雅的清流文士寫詩作畫一個比一個在行,遇見軍國大事一個比一個操蛋,人家都兵臨城下了,這邊還拿不出一個章法。其實徽宗也知道自己這個皇帝也許是真的當到頭了,現在外無強援,內有叛亂,人心惶惶,風聲鶴唳,這種等待末日來臨的感覺真的快要把他逼瘋了。

  在用盡一切辦法都得不到解決之道后,徽宗終于做了一個帝王應做的事,那就是御駕親臨第一線,他要與守城將士共同抵抗華國大軍。徽宗的到來并沒有激起大家的信心,原因是大家對他根本就沒有信心。可惜徽宗根本就不知道下屬的擔心,而是自顧自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布置守城駐軍。

  忙碌的徽宗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后無數雙爍爍閃光的雙眼,那是一雙雙充滿貪婪與名利的雙眼。

  三日后,在震天的戰鼓聲中,徽宗終于見識到了武松的鐵血大軍。閃爍的盔甲,整齊的步伐,森冷的殺氣和那一雙雙充滿自信的雙眼。在徽宗的注視下,一隊萬人方陣整齊而又迅速的開到城門之下,與之相伴的腳下城門緩緩打開的“噶噶……”聲。

  “誰再開門——”徽宗不是第一個發現城門大開的人,但是他卻是第一個叫喊出來的。隨著他的喊問,一連串的皇家親衛也迅速把他的原話傳到城門處。事情也就僅此而已,連意象當中的拼殺聲都沒有發生,這個事件都透著詭異和寂靜。最讓徽宗不敢相信的就是,對面的萬人方陣依舊以原速向前進發,就像他們根本就沒有看見打開的城門一樣。這……太奇怪了……

  就在所有人疑慮的同時,對面再次響起一通急促的戰鼓。鼓音剛起,震耳欲聾的馬蹄聲就響了起來。什么叫做精騎,這才叫做精騎!鼓聲剛響一半,足有萬人的起兵大隊就全部沖刺起來,他們的目標自然是幾盡全開的城門。

  對面的馬蹄一起,死魚一樣的守兵立刻動了起來,目標……徽宗!一時間無數的刀槍劍戟,遠弓緊弩都對準了徽宗。站在徽宗身旁皇家親衛連忙拔刀相向,現場情景極度緊張。站在徽宗身旁的老太監扯著尖細的嗓子叫喊起來:“你們膽敢謀反作亂,不怕皇上把你們抄家滅族嗎?”

  沒有人說話,但是所有人都獰笑著逼了上來。以后是喝粥還是吃肉就看誰能搶到徽宗了。就在兩撥人馬即將展開血拼的前一剎那,一支粗長的雕翎箭猛地射在徽宗身旁的旗桿上。顫抖不絕的箭矢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因為這支箭是從城墻下射出來的。現在誰都可以踐踏南宋的皇權,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扶武松的虎威。

  一片整齊的聲音從轟鳴的馬蹄聲中隱隱傳來:“吾皇有令,切不可傷了徽宗的性命,如有違抗者誅其同仁和九族。”

  不知怎么的,徽宗在聽完這句話后竟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氣,武松的軍令無疑是徽宗最好的護身符了。說實話,剛剛那么一刻,徽宗還真有點感謝武松。盡管這陣感謝是那么的無聊和短暫。城下的騎士說完后也不管上邊的反映,直接打馬而回,顯是向武松報告去了,只留下城墻上的人群面面相視不知道干什么才好。

  萬人騎兵隊迅速掠過臨安城的大門,跨入臨安城的騎兵如天女散花一樣迅速分為百個騎兵隊。這些騎兵各示其職,有直奔各個衙門要地的,也有沿街叫喊讓百姓歸家宵禁的。驚恐的臨安城也因為這支部隊的入駐而迅速喧鬧起來,人之呼喊,婦孺悲鳴,整個末日來臨的前兆。至于宋朝的士兵、則直接被隨后進駐的步兵繳械、驅趕至空曠地。

  這些士兵就像是溫順的綿羊,幾乎人家怎么擺弄就怎么走,一點反抗的意識都沒有。徽宗連最后的尊嚴都沒有留下,就連他的皇家親衛也被人繳了械。

  當武松進城的時候,整個臨安城已經萬巷皆空,無論是制高點還是暗殺的場所都被華**士所占領。現在,武松就是整個華夏大地的神,華國士兵不能潤許武松的安全出現一點意外。

  武松進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接見徽宗,老實講、他對歷史上的這個皇帝真的很好奇。嚴格地講,宋朝的真正破滅就是從這個信奉無為而治的皇帝開始的。

  徽宗給武松的感覺不像是個皇帝,更像是個得到的高人。實話實說,徽宗的面相真的不錯,面如冠玉、劍眉鳳眼、顎下三屢飄灑的黑須很是有點仙風道骨的感覺。

  徽宗一點也沒有身為階下囚的覺悟,不等武松開口說話就說了一系列的爭議言辭和不共戴天的話。武松自知今日的事情實在太多,實在不易過多的糾纏,只能命人把他壓下去好好招待。看著徽宗遠去的身影,武松的心思已經飄到了云層的頂點。

  “我終于一統華夏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