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狼行水滸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護主忠衛

[字數:2996 更新時間:2013-11-15 21:01:00]




  安保縣的俯衙外圍了一層又一層的人群,人們情緒激動的高聲叫嚷著,人們殷切的希望武松能出來見他們一面。www.syzww.net神情興奮的人們根本就沒有發現腳下的震動,呼嘯的浪潮如同淺潮一樣越來越大,興奮的嘶吼也逐漸清晰起來。

  “殺……”

  與此同時敵襲的號角也終于傳到每個人的耳內,可惜人們發現敵襲的時候已經的太晚了,宋江和田虎圖謀安保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又怎么可能沒有一點伏筆。先前那幾次不大不小的襲擊也只是一種戰略的試探而已,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而準備。

  城門處的士兵和城墻上的士兵早就為內鬼所殺,而城民們的歡呼聲恰好為所有的喊殺聲做了最好的掩護。宋江和田虎的大軍一路挺進勢如破竹,一絲抵擋也沒有就殺入內城。當安保縣的城民們聞聲而望時,宋江大軍士卒的面孔已經清晰可見。站在人群內層維護治安的鐵衛們在第一時間揮刀就斬,凡是站在他們身前兩米以內的都是他們攻擊的目標。被砍倒再地的百姓中有暗藏兵刃的奸細,也有茫然不信的平民百姓,鐵衛們可不會在意人們的反映,他們的想法就是一個,那就是一定要保護主母的安全。www.syzww.net

  幸好鐵衛們早就受過類似的訓練,再石秀簡短有力的口令中,鐵衛迅速被分為三組。一組強占有利地勢阻擊敵軍,一組四下放火,以造成更大的混亂,最后一組一邊驅趕人群,一邊快速通報扈三娘等人。扈三娘在聽到喊殺聲的第一時間就恢復了往日鐵血女將的風采,面對急促稟報的石秀,扈三娘的第一句話就是

  “大將軍走了多久了,是否能夠走出敵軍的包圍?”

  “回稟夫人,將軍已經走了將近兩個時辰了。將軍是輕車急趕,應該走出敵人的包圍了。”石秀說完此話又緊接著稟報道:“夫人,敵軍勢大,如不趁亂走脫恐怕再無機會。

  扈三娘隨手抽出石秀的佩刀,然后下令道:“想辦法換上敵軍的衣甲,不可戀戰!”下完命令的扈三娘迅捷的沖入武大和潘金蓮休息的房間。可她推開房門時竟然驚訝的看見武大早已橫死當場,致使死命的正是那支橫插脖頸的鳳釵,潘金蓮的鳳釵!而身為兇手的潘金蓮也不見得比武大好多少,手腕部緩溪般流淌的鮮血正在迅速帶走她的生命。www.syzww.net可她的神色卻是無比的安詳,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幸福。最使三娘眼神聚焦的是那依舊糾纏在斷腕處的血衣,那是武松曾經穿過的衣服,三娘一眼就能看出來。

  三娘的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她揪著潘金蓮的衣襟連聲問道:“為什么……為什么……”

  可惜潘金蓮的眼神早已渙散,神智不清的她只會反反復復的說“我等你……我一定等你、你千萬不要騙我呀!”

  “夫人,再不走……”前來催促的石秀看見這個場景后也被狠狠震撼了一下,可他馬上恢復神智并對三娘心急的勸道:“夫人,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們只有輕身前進才有逃生的希望,所以……”

  扈三娘壓根就沒有聽見石秀的話,她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彌留之既的潘金蓮身上。扈三娘突然做了一個石秀完全不能理解的舉動,她竟然粗暴的搶過潘金蓮手中的血衣,并對她殘酷的說道:“不管今生還是來世,他都不會等你。他、是、騙、你、的!”說完這句話的扈三娘也不顧石秀的反映,頭也不回的向外跑去。二人的身后傳來一聲凄厲女人喊叫

  “不會的……他不會……”聲音到此啞然而止,二人都知道這代表什么。石秀不忍的回頭看了一眼,再看看全然陌生的扈三娘,聰明的他沒有再說什么。

  二人剛剛跑到門口就有滿身鮮血的鐵衛送上兩件較為完整的號衣,宋江的軍衣。扈三娘直到換裝完畢才發現石秀一直沒有動,只是滿懷歉疚的看著自己。

  “石秀、你為什么不換?”

  面對扈三娘的問答,石秀干澀的笑道:“宋江等人定是知道了將軍和夫人的到來,要不然也不會來得這么巧,這么突然。如果不捉到一條大魚,他們一定不會甘心的。”隨著石秀的話語,竟有數個身穿女裝的鐵衛出現在三娘面前。不等扈三娘回話,石秀帶著這些人就一起跪地說道:“請夫人贖石秀(屬下)不能相護之罪。”說完后的石秀起身就跑,根本就不給扈三娘挽留的機會。

  “抓住他、他是武松……啊……”石秀等人奔走的方向立時引起一片喊殺聲。這就是石秀定下的計謀,一面讓鐵衛死守府邸,一面搬做武松和扈三娘從數個方向突圍,以吸引敵方的注意力。只有這種雙層的吸引下,才能給扈三娘的脫身造成一點點的希望,至于她能否脫身……那就要看自己的運氣了。

  扈三娘帶著十數個身著敵軍衣飾的鐵衛有驚無險的穿插在梁山的大營里,過多的人馬也有一個壞處,那就是經常兵不知將,將不知兵。就算偶有發現這隊人馬有所異常也不足懼,因為扈三娘的身后還有數隊鐵衛作為掩護。一旦三娘的身份即將暴露,她的身后就定會有隊人馬出來暴動,四下劫殺,從而有效的把敵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為了幫助三娘掩護,這些鐵衛甚至向她舉起了屠刀,為的就是能讓扈三和自己瞥清關系。長營漫漫,扈三娘已經記不得自己殺了多少自己人,只知道自己心中一片冰涼。她從來沒有想過武松的敵人會有這么多,更不知道如何自己要如何才能穿過那一望無際的營帳。失魂落魄的扈三娘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緊鎖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那道了然而又憐憫的目光。

  “她怎么會在這里?難道恩公……”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