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地獄之城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十七章 我不會游泳

[字數:4201 更新時間:2013/11/23 18:04:00]




  “休斯!出了什么事情?你看起來好像很害怕的樣子!”齊楚雄感覺事情有些不妙,他立刻緊張的站起來。

  艾伯特臉上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剛才的詼諧,他額頭上分泌出一層厚厚的汗珠,嘴唇顫抖的說:“他們想干什么……打算沉到海底去嗎……”

  “喂,休斯!你到底想說什么?我怎么一點都聽不懂!”齊楚雄萬分焦急的催促艾伯特告訴他答案。

  艾伯特捂住自己的胸口,神情緊張的說:“齊,這種聲音通常只在潛艇接近極限下潛深度時才會出現,而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一般只有兩種,一是潛艇遭遇水面艦艇攻擊,必須通過超常規下潛來躲避深水炸彈;二是潛艇的動力系統出現故障,無法保持正常潛航深度,導致潛艇快速下沉;可不管現在發生的是那一種情況,對我們來說都兇險至極,因為潛艇一旦超過下潛的極限深度,巨大的水壓就會毫不留情將潛艇擠扁,到時候我們誰也跑不出去!”

  “天哪!”齊楚雄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他沒有想到眼下的情況竟然如此糟糕。他想保持住冷靜,但是恐怖的聲音仿佛地獄惡魔在腥風血雨中的吼叫,一陣急似一陣,根本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這種恐怖的聲音非但沒有一丁點兒停下來的意思,反而繼續變本加厲蹂躪齊楚雄本就不堪重負的內心,他眼前開始幻化出一幅末日畫卷——船艙被撕裂,冰冷的海水滾滾而入,裹挾著他向深不見底的煉獄墜去……

  他腦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識的緊緊抓住艾伯特的手,心驚膽戰的等待即將到來的厄運……

  艾伯特的手心冰涼,看得出他的內心同樣也很緊張,可與齊楚雄不同,他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船艙頂部一盞昏暗的電燈,在經歷一段漫長的仿佛穿越幾個世紀的煎熬之后,他臉上突然露出如釋重負般的表情,“好了伙計,警報解除了!”

  “你……說什么?”齊楚雄明顯還沒有從恐懼中清醒過來,他不停的哆嗦,全身上下冷汗直冒,連說話都帶著顫音。

  “看你緊張的模樣,就像是要上刑場似的,”詼諧的表情又一次浮現在艾伯特的臉上,“你聽,這聲音已經越來越小,說明潛艇正在上浮,看來我們一時半會還死不了。”

  “真的嗎?”齊楚雄急忙豎起耳朵仔細傾聽,他發現果然如艾伯特所說,那恐怖的聲音的確正在消失,劫后余生的喜悅立刻讓他軟綿綿的癱在地上,好長時間都說不出話。

  為了讓齊楚雄放松下來,艾伯特一邊彎下腰不停的揉著他的胸口,一邊和他開著玩笑:“我記得剛才還有人信誓旦旦的保證說自己一定會戰勝一切困難,可說這話的人絕對想不到考驗會來的這么快。”

  “去你的!少拿我開心!”齊楚雄有些不高興的推開艾伯特的手,他心有余悸的接著說道:“我這個人什么都不害怕,可就是不能下水,因為……因為……”他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后幾乎變成蚊子哼哼一般:“我不會游泳。”

  “什么?我沒聽錯吧,你居然不會游泳!”艾伯特驚訝的看著齊楚雄,不過,這種驚訝很快就變成捧腹大笑!“哈哈,我說你為什么這么害怕,原來你是一只旱鴨子!”這件事情多少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因為齊楚雄根本就不知道在這么深的水下,他即使會游泳也毫無用處。

  面對艾伯特的嘲笑,齊楚雄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他面紅耳赤的辯解道:“這有什么好笑的,不會游泳的人多的是,別忘了,我可是你的中文老師,你總要給老師留點面子吧!”

  “嗯,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這也提醒了我,”艾伯特強忍住笑意,故意板起臉孔說:“從現在起,我們的身份也許要發生某種變化。”

  “什么變化?”齊楚雄沒有意識到這其實是一個圈套,他老老實實的一頭鉆了進去。

  一絲得意從艾伯特眼中一閃而過,“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游泳教練,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你這輩子絕對不會被淹死。”說完,他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齊楚雄這時才反應過來艾伯特純粹是在拿他尋開心,他又好氣又好笑,可又想不出什么辦法來回擊艾伯特,只能無奈的說:“你這無聊的英國佬,會游泳就很了不起嗎!等著瞧吧,早晚你會因為自大而遭報應的。”

  “嘿嘿,我才不會因為你的嫉妒而感到生氣,要知道,自信可是實力的象征。”艾伯特一邊擺出一副夸張的游泳姿勢,一邊得意洋洋的沖齊楚雄做起鬼臉。

  齊楚雄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誰叫自己不會游泳呢。可是一想到剛才那種恐怖的聲音,他還是有些后怕,他說:“休斯,你知道嗎,剛才聽你說這艘潛艇可能要被擠扁的時候,我真的是被嚇壞了,可是說來也奇怪,我腦子里當時竟然一片空白,什么都沒想起來,這和我在書上看見的敘述完全是兩回事……”

  艾伯特不等齊楚雄把話說完就氣鼓鼓的插嘴道:“書里對這種情景的描述不外乎以下兩種,一是某人出現在你面前鼓勵你拿出勇氣來創造奇跡,二是上帝他老人家對你說,死亡并不可怕,那只不過是生命的起點,這些全是胡扯八道,死亡對誰來說都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我敢向你保證,寫那種玩意的家伙們絕對沒有經歷過生死考驗,要是把剛才發生的事情擱在他們身上,這幫人不嚇的屁滾尿流才怪呢!”

  “嘻!”齊楚雄一下子被艾伯特的話逗樂了,心中的恐懼瞬間煙消云散。原本他還為自己剛才面對死亡威脅時的表現感到慚愧,可經艾伯特這么一說,他心里頓時感到好受許多,一種好奇的心理隨即爬上他的心頭,“休斯,你是怎么判斷出來我們已經脫險?難道說你有特異功能嗎?”

  “哦,你是問這個,其實很簡單,完全是憑經驗,”艾伯特開始向齊楚雄娓娓道來:“如果潛艇遭到深水炸彈攻擊的話,即使沒有命中,炸彈爆炸時產生的沖擊波也能讓我們感受到強烈的震動,可剛才過去那么長時間我們都沒感到任何震動,這說明我們并沒有遭到攻擊;而且我剛才一直在看著頭頂上的燈,它既沒有閃爍,也沒有熄滅,這證明潛艇的動力系統工作正常,不存在失靈現象。”

  艾伯特說到這里猶豫了一下,他沉思片刻后才接著又說道:“這艘潛艇既沒有遭到攻擊,它的動力系統也沒有出現故障,那么出現這種聲音的可能性就只剩下一個,那就是德國人正在穿越一條水下的秘密通道。”

  齊楚雄聞言一驚,“你是說德國人是有意下潛到如此危險的深度,可他們這么做難道就不害怕送命嗎?”

  艾伯特搖了搖頭,道:“齊,你不是軍人,所以不能理解這種事情,對于一艘潛艇來說,要想在戰場上取得勝利,最要緊的事情并不是去攻擊敵方,而是如何隱藏好自己,只有這樣,它才能悄無聲息的接近獵物,并且在發動致命攻擊之后迅速揚長而去,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各國海軍都在不遺余力的為本國的潛艇尋找適合的航線,有的時候甚至要為此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但是冒險這個詞在軍人的世界里從來都不是什么新鮮玩意,為了取得夢寐以求的勝利,他們往往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做普通人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盡管這看起來很瘋狂,可是當他們取得成功的時候,那種充滿刺激的快感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齊楚雄聽的毛骨悚然,好半天之后他才喃喃地說道:“這真是太可怕了!”

  “可怕?”艾伯特鐵青著臉憤憤不平的說道:“這就是戰爭的法則,它的殘酷總是超出你的想象,如果你不去冒險的話,那就只能等著別人來給你收尸!”

  齊楚雄一怔,他感覺艾伯特的話里似乎還含有另外一層意思,可還沒等他想明白這是為什么,艾伯特就恢復往常的神態,他若無其事的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說道:“這幫該死的德國佬又讓我虛驚一場,我得好好的睡上一覺,讓自己放松一些。”說完他就自顧自的躺在了床鋪上,不一會的功夫就打起了呼嚕。

  齊楚雄望著艾伯特熟睡的模樣,頓時心生疑竇,他隱隱約約感到艾伯特心里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瞞著他,可他卻猜不出來到底是什么事情,他有心向艾伯特問個究竟,可又不知道從何問起。帶著這種困惑,他開始在船艙里走來走去,試圖整理一下混亂的思緒,結果正好相反,他不但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反而越想越心煩,腦袋里一會兒是妻子和女兒悲傷的眼淚;一會兒又變成霍夫曼那張狡詐的笑臉;無奈之下,他干脆躺在床鋪上,閉上眼睛,用被子蒙住頭,盡量讓自己不去想那些令人煩惱的事情,漸漸的,他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傳來,緊接著,艙門被推開,一聲怒吼響起在齊楚雄的耳畔!“你們這群豬玀,趕快給我爬起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