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篡明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作品相關 第三十章 探虎穴(十二)

[字數:5460 更新時間:2013-11-15 20:43:00]




  三天后,他回到家,家里只有老娘和一個尚未成年的弟弟,一見家里的頂門柱回來了,全家人自是喜不自勝。www.syzww.net

  “娘,我這次是奉了侯爺的命令回家成婚的。”坐在飯桌前,張大和母親說出了回來的真實目的。

  “哦?成婚?”張母遲疑了一下,手中的白面撒掉在地上,張家小弟急忙用手將白面捧起來,吹掉里面沾著的灰土。

  “咱家沒錢啊!你爹臨死的時候拖下的債,都靠你每月五兩的兵餉來還,”張母的目光中閃過一絲猶豫,“要不再緩緩?”

  “這,這是侯爺的命令啊!”張大忍不住提醒道。

  “也罷!”張母咬咬牙,好像做出了很大決定似地,將床頭一個小小的布包拿過來,里面是一些散碎銀子和幾個銅錢,這是張家的全部家當了。

  “侯爺待咱們不薄,咱家那三十幾畝地都是侯爺派人幫忙種上的。”張母坐在凳子上絮叨著,“雖說你軍功多,分給咱家的地也不少了。但是咱家沒錢啊,種地要有耕牛,還要斗水,用農具,咱家家底子薄,種不起啊!就我和你弟弟兩人,到頭來還免不了將一部分田地撂荒。”

  “這…..”張大撓著頭,“為什么不租給別人家去種?”

  “西亭附近都按人頭分了地,每家的地都不少,誰來有剩余的力氣來種別人家的地啊!”張母一語道破,看來這田地多了也是一件鬧心的事情。

  “哦!娘那些錢你收著吧!這些事侯爺給我的賀儀。”張大從懷里把銀子拿出來,砸在桌子上,張家小弟手忙腳亂的將銀子包打開,看到白花花的銀子。忍不住驚呼一聲。

  “大哥,等到我長大了也去給侯爺當兵!”張小弟由此立下遠大志向。

  “胡說!你哥哥一人當兵就足夠了!你在家好好讀書,將來好考個狀元什么的。www.SYZWW.NET”張母呵斥道。

  “讀書?”張大甚是不解,疑惑的問道。

  “這不是嘛,侯爺派下很多讀書人到鄉下來,他們這些人就自己組織書院書齋什么的,不要一文錢,附近鄉鄰子弟每天都要去,中午還供飯食,也能省下不少嚼頭。”

  “哦!”張大點點頭,囑咐母親將銀子收好,躺在床上睡了一覺。第二天早上他就穿上新衣服前往前村程家店,去已經訂好娃娃親的程家。

  張大一邊走一邊回想著自己的未婚妻程三妹的樣子,兩家的婚事還是父親在世的時候定下的,不知道現在三妹怎么樣了。

  當他走到程家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老丈人正站在村門口,像是在等什么人。老漢五十左右的年紀,一縷山羊胡,身穿青色衣衫,手中還拿著一根拐棍。

  “岳父大人,小婿張大給您見禮了!”張大緊走幾步,來到老人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禮。

  “好孩子,回來了?”老頭欣慰的看著自己未來的三女婿,好壯的身板,好高的個子,將來一定是好莊稼把式。

  “三妹可曾安好?”張大當慣了大頭兵,說話直來直去,不顧及什么禮數。

  “三丫頭就等著你回來成親呢!說來說去還是侯爺給的好啊!”老頭將拐棍在地上戳了幾下,“以前咱家給地主種地,做牛做馬掙不了三斗糧食,到頭來全家青黃不接。現在咱家有自己的田地了,走,我領你去看看!”老頭興致高昂,就要領著張大去看自家的田地。

  “這,不必吧!”張大笑了笑,“土地都是一樣的,有什么好看。”

  “你這孩子!”老頭生氣了,“以后那片地就是咱家的永業田了!侯爺在田契上寫得明白,只可租賃,不可買賣。買賣田地者,要,要進大牢的!”

  “那敢情好,地主老財再也不能強搶咱們的土地了。”張大隨口應承道,“我由于軍功,已經分到了三十多畝田,希望岳丈大人能幫我家分擔三四畝。就當是給三妹的聘禮吧!”

  “那好啊!”老頭平白多得了三畝地,高興得眉開眼笑,“但不能買賣,我只能租。”

  “哈哈!岳丈說笑了。怎能讓岳丈出錢呢?”張大客氣地說道。

  兩個人一路閑談,來到自家,程三妹早就梳妝打扮好,害羞的坐在院子里,全身的衣衫雖然洗過幾洗,但收拾得干凈利落,不帶一點灰塵。尤其是頭上還插了一支鑲金的步搖,想必是傳家之寶吧!

  “岳丈大人,三妹如此打扮……”張大呆住了,看樣子程家人好像早就得到了消息。

  “這個嘛!前天我去鎮上,看到侯爺發布的回家成親士卒的榜單,就看到了你的名字,所以讓三妹先打扮起來了。”老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張大點點頭,“咱們什么時候成婚?”

  “以前要選定良辰吉日,現在看來你只有這一個月的休假,那咱們就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吧!”老頭突然想起一個問題,“三女婿,是不是你們當了兵就永遠是軍戶了?”

  “不是。”張大笑了,“侯爺跟我們說了,我們依舊是農民,待到從軍年齡服滿之后,就可以退役回家務農了。我們的子孫照樣可以考文武狀元的。”

  “這就好!”程老漢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三女婿,你最好在軍隊里混個官當當,這樣也好光宗耀祖,岳丈我臉上也有光彩。”

  “一定。”張大有一搭沒一搭的應承道,一雙眼睛釘在三妹身上,離不開了。

  程家兄弟姐妹多,七手八腳的將兩個人打扮起來,一路敲鑼打鼓的送親。

  張母詫異的看著滿身披紅的兒子,早晨還是一個人走出去,晚上就給自己領回個兒媳婦來。乖乖的!

  兩家人就此開始進行婚禮,過程簡單而隆重,張母和鄰居大嬸們負責張羅婚宴,在喧鬧的鑼鼓聲和眾人的嬉笑聲中,張大終于娶上媳婦了。

  “感謝侯爺,我張大終于不再是光棍了!”拜完天地之后,張大隨口說了這樣一句話。

  ……

  各地回家成親的老兵也都大體順利,當然最值得期待的還是王秀楚和李婉兒的婚事。

  李博明被人按著坐在高堂的位置上,一臉的怒氣。黃宗羲,方以智等德高望重的人也作為高堂列坐,看著這般喜慶的場景,黃宗羲哈哈笑起來,口中直叫著好。

  “黃兄,你家那寶貝女兒,何時成親啊?”方以智故意問道。

  “這……”黃宗羲愣了愣神,看到方以智在竊笑,明白這是在拿他開涮呢,“小女紅鸞星一動,馬上成婚!”

  “不知令愛紅鸞星何日能動啊?”方以智步步緊逼,黃宗羲干脆扭過頭去,不去理他。

  正在閑聊間,大家簇擁著裝扮一新的王秀楚和李婉兒來到大堂內,李輝則站在一邊和雷通呲牙傻笑。

  “老雷,你什么時候成親?”李輝問道。

  “嘿嘿,大哥,你手下那么多俊姑娘,勻給我一個唄!”雷通厚顏無恥的說道。

  “這個不行!兄弟是兄弟,媳婦是媳婦,這個可不能讓。”李輝一口回絕,“老雷,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是該考慮一下這個終身大事的問題了。”

  “唉!那天我還真看到一個好的,”雷通笑道,“可惜人家孩子都這么高了!”說著伸手比劃一下,“嘖嘖,那小腳,那小腰,嘖嘖!”雷通吧唧吧唧嘴,回味無窮。

  “咱們是東山軍,不是胡子隊,要注重點軍容儀表,你看看你,見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動道,這可不行,將來要是在這上面犯錯,我就把你給切了!讓你當太監!”李輝訓斥道,“能不能管住褲襠里的那玩意?”

  “大哥你別發火嘛!我答應你還不行么?”雷通一臉委屈的說道,“我老雷是有色心沒色膽,再不大哥你在掘港開個窯子算了,免得兄弟們每天眼珠子憋得發藍,到處找事。”

  “這個……”李輝低頭想了想,“我考慮一下,你叫兄弟們別著急。”

  “好咧!”雷通雙眼放光,連連點頭,“兄弟們的終生幸福就指望在大哥你的身上了。”

  兩人正在閑聊,猛然聽得三生炮響,婚禮開始了。

  首先點燃的是由崇明兵工廠專門制造的超長型鞭炮,不愧是兵工廠,這火藥放得藥量足,噼噼啪啪的簡直都趕上放小炮了,炸得紙屑四處飛濺,大家躲閃不及。

  “我靠!這么猛!”李輝聽那小鞭炮的聲音跟打雷差不多,心里罵道這幫敗家子,就不知道省點用火藥,崽賣爺田不心疼。

  在鞭炮聲中,王秀楚和李婉兒身著大紅吉服,在掘港胖四***帶領下一步步走進大堂,李婉兒頭戴大紅綢巾,隱隱露出戴在頭上的鳳冠。

  兩個人攜手走進大堂,首先天地,之后拜高堂,二人輕輕下拜,方以智,黃宗羲等人、急忙伸手相攙,給李博明行禮時,這個死胖子把臉一扭,十分硬氣,就是不接受兩個人的禮拜。

  “還反了你了!”雷通罵道,下令兩個手下將李博明的腦袋別過來,李博明硬著脖子,就是不轉過腦袋,大家也只是哈哈一笑,就此略過。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