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白馬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七集 君臣反目 第五十一章 益州武卒

[字數:9586 更新時間:2013-11-15 20:29:00]




  陳倉道。www.Fhzww.cOm*****

  陳倉通往漢中的大路上,因為戰事不絕的原因,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從這條路通過。但是今日的陳倉道上卻是煙塵滾滾,從道路的一頭至另一頭,上上下下都是馬蹄的腳印。大批的西涼軍正從這里趕往漢中。

  “令明將軍,這是從哪選擇的路,怎么這么難走?”

  趙云是常山人,長成遼東。大漠的黃沙也沒少吃,但是今天陳倉道這里崎嶇的山路卻是讓趙云吃盡了苦頭,也異常的難受,以往沒有吃過的苦頭,今天卻都讓他吃了個夠。所以現在趙云也才明白,為何當初皇甫岑布局陳倉,不準趙云所部插手關中戰事,全力攻取陳倉,卻原來是為這重要的一條路。

  龐德嘴角動了動,聲音不高的回道:“自然是大將軍讓我等走的路。”

  “呸!”吐了口嘴唇中的塵土,趙云嘀咕道:“連最平坦的陳倉道都如此,那褒斜道、駱道、子午道又會是什么樣?”

  “秦嶺山高險峻,這陳倉道已經是通往漢中最平坦的道路了,除了路程要比這里多走十日的岐山道能比這里平坦一些,入漢中的路只有這幾條!”

  從關中入漢中,五道為先,而褒斜道、駱道、子午道根本就不適合大軍攜帶糧草通行,最便利的也屬眼前的陳倉道和岐山道,而岐山道路途遙遠,需要準備的糧食往往負擔很重。只有陳倉道最適宜,但往往也是各方勢力必爭之地。對陳倉道陳倉關、陽平關兩關的戒備從來都不曾松懈。

  “大將軍說如果不是因為鎮守潼關的馬超要趕往武關,就不需要七月大豪帥從中策應佯攻,我們暗中偷渡漢中。而是由馬超從長安長途奔襲偷襲西鄉,直入漢中!”

  “要走子午道?”

  “嗯。”

  “當真是兵行險招!”

  一旁閻行聽此,頭顱微動。子午道:《史記》、《漢書》均引李奇注:“蝕,音力,在杜南。”如淳注:“蝕,入漢中川谷名。”杜,是指長安之南杜縣。今人任乃強《華陽國志校補圖注》中,認為““蝕中”即西城。《水經注》載:“漢水又東合直水……水北出子午谷巖嶺下,又南,枝分東注。旬水又從南蓯閣下,山上有戍,置于崇阜之上,下臨深淵。張子房燒絕棧閣,示無還也。”這段記載,簡接述及劉邦來漢中經由子午道。王先謙《漢書補注》及《資治通鑒》注引:“近世有程大昌者著《雍錄》:‘以地望求之,關中南面礙南山,其有微徑可達漢中者,唯子午谷在長安正南,其次向西則駱谷’。此蝕中,若非駱谷,即子午谷。”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載,“子午谷,……南口曰午,在洋縣東百六十里;北口曰子,在長安府南百里。谷長百六十里,或曰即古蝕中也。項羽封沛公為漢王,都南鄭。漢王之國,從杜南入蝕中,去輒燒絕棧道,蓋即此”。這里“或曰”二字,未全肯定。

  今人王開主編《陜西古代道路交通史》中轉引林翼《談史兵略·漢》中說,“從杜南入,即子午也。”“毛鳳枝寫的《南山谷口考》也說蝕谷即子午谷”。王氏推斷:“就當時歷史背景來看,項羽設鴻門宴欲謀害劉邦,劉邦雖設計從酒宴中暫時逃脫險境,但危險并未消除。被項羽封漢王后,項羽派大軍逼,劉邦必然要取捷徑離開關中。子午谷在‘霸上’正南,取道子午谷是很自然的事”。王氏由此推測:劉從鴻門宴逃脫后,慌不擇路,取長安正南的捷徑入南山,似乎有理有據,但尚有勉強之處:第一,鴻門宴在高祖元年十二月.到二月,封劉邦為漢王。劉邦不服,欲攻項羽,被蕭何勸止。夏四月,劉邦就國,其間經過五個月時間,且劉邦行時,“項王使卒三萬人從漢王”,并非為急不擇路之勢。

  “大將軍竟然還有這等安排?”

  趙云嘴角微揚,那個同自己一樣年紀的人,真的令人好奇,從遼東到河東,他用不符合自身年齡的一系列舉動告訴他身邊的人,他皇甫岑此生就注定君臨天下,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前進的步伐!

  在遼東,以烏丸、鮮卑為首,皆被收攏。

  在河東,以匈奴、鮮卑為首,盡數踏平。

  在西涼,以羌胡、百氐為首,先后投效。

  如今,他的兵鋒指向了益州。

  而這一次,他皇甫岑是運籌帷幄,把取下益州巴蜀的重任都交給了自己這支隊伍。

  那接下來的就該看自己的了。

  要想在大將軍皇甫岑的手下脫穎而出,不僅需要勇武就可以,這點趙云很清楚。因為不論是關羽、張飛、黃忠、典韋、顏良、文丑、徐晃、張頜寧等等,他們每一個人都能與自己的武力不相上下。而且他們資歷也很深,行軍打仗要比自己強上許多,他們或擅奇襲,或擅水戰,或擅攻城,等等,各有特長,而自己卻不想就這么站在他們的背后,雖然自己投效的時間不長。

  不過,趙云一向自認為自己是最棒的,這種勇氣從生下來的那一天他就具備。而從遇見呂布時起,趙云就知道,自己還有追尋下去的目標。

  “那大將軍,說沒說怎么打下陽平關?”

  閻行轉頭問道。

  趙云沒有回應,似乎還沉浸在皇甫岑帶給他的驚訝。

  陽平關的守將是張魯的親弟弟張衛。而從張魯出漢中入巴蜀時,張衛就開始戒備著陳倉內的趙云大軍。

  趙云也曾多次派間諜插入其中,卻都不得重用,想要從里頭是絕對拿下陽平關的。

  “陽平關雖然不及劍閣險峻,但也是天下雄關要塞,僅憑我們這數千騎兵,又怎能輕易攻下陽平關?”

  龐德搖搖頭,為難的說道。

  

  “現在怎么辦?”

  閻行問著身旁的兩個人,他們都是涼州土生土長的將領,對這一代要比自己熟悉,隨即問道。

  “還能怎么辦?”龐德搖搖頭道:“唯今之計,我們一路殺下去,只盼望陽平關的守將是個廢物。”

  “太不現實。”

  閻行一向說話很少,但是今天卻說得很多,卻是因為有些擔憂。

  “那就希望,三十六生羌能夠早一點到了。”

  趙云似乎并不擔憂,還有心情開著玩笑。

  閻行似乎也發現了龐德的胸有成竹,勒住馬的韁繩,問道:“子龍將軍,可是已有了對策?”

  “呵呵。”趙云笑而不語,最后發言道:“你猜的沒錯,大將軍來信上已經說了,已經讓七月大豪帥派幾個豪帥去往西邊羌氐部落提前聯系羌氐人,那里有一條小路,不用經過陽平關就能抵達漢中。”

  “哦?”

  閻行眉頭一皺,自己在西涼雖然不能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西涼所有大大小小的驛道,沒有他不清楚的,這漢中地處西涼邊境,自己怎么沒有聽說會有這條小路呢?

  “怎么彥明以為我在騙你,呵呵,即便我騙人,大將軍的話總不能不當真吧?”

  “哼!”

  “破了漢中后,彥明你要只身入綿竹!”

  趙云瞧著閻行的樣子,笑著繼續道。

  “為何?”

  “七月大豪帥在正面佯攻,我們奇襲漢中。而益州境內,大將軍已經派人聯系法正等人,恐怕賈龍那些本土士人反抗,故而需要你去……”

  “刺殺?”

  “對。”

  “何時動身?”

  “隨時,總之拿下漢中,我還是要率軍南下,對張魯、馬相用兵!”

  “嗯。”

  閻行搖搖頭,不語。

  ……

  綿竹。

  綿竹這個地方很小,也不大,同成都相比,這個地方簡直就是小的可以,也很少有什么值得人們去注意的地方,也僅僅因為諸葛亮的子嗣諸葛瞻戰死此處,才讓歷史的足跡上有了它的一筆。但是綿竹之地卻又有一重要的地理因素,這里是去往成都的必經之途,當然它沒有劍閣和涪水關的險要,所以這里駐兵也一向很少,但又是兵家不得不駐防的地方。

  綿竹守將是巴郡的老士族楊懷。

  楊懷為人素來剛正不阿,脾氣也很倔強,也正是這個原因一直受到益州本土士人的擠兌,被發放此地擔任守將,但僅憑楊懷的能力,擔任劍閣、涪水,兩地險要關卡的統領也不為過,時下,楊懷手下的每一個將領對臧洪這個安排很不滿意。

  “什么事?”

  瞧見小校入內,楊懷抬頭瞧了眼,然后目不轉睛繼續看著書案上的書簡。

  “帳外有人相見。”

  “不見。”楊懷正頭疼。剛剛收到副將卓膺遞交過來的信,上面是賈龍的筆跡,竟然要讓自己放行張魯。開什么玩笑,現下兩家雖然沒有視如仇敵,但是也從來沒有較好過,怎么就能讓張魯大兵過境,也不知道這個賈龍是不是腦袋銹透了,想奪位想瘋了吧?

  “可是,將軍來人是高沛高將軍。”

  那小校心有余悸的抬頭看向楊懷。

  “什么?”楊懷轉回頭看向小校,低聲再次喝道:“你再說一遍,來者何人?”

  “高沛高將軍。”

  “他來作甚?”楊懷微抬頭,凝思片刻后,急忙道:“快,有請。”

  小校轉身離去。

  誰都知道,法正身旁有兩個助臂,一是老成持重的嚴顏嚴希伯,益州士族之后;另一個就是這高沛,能文能武。益州蠻族叛亂,張魯攻梓潼,都是嚴顏、高沛帶兵擊退,可以說嚴顏、高沛二人為巴蜀第一將也不為過,即使是自己也佩服的不得了。但今日高沛來此是干什么?難道也是為了奪位一事而來?帶著諸多疑問,還有焦急忐忑的心情,楊懷迎接到了高沛。

  “高將軍啊,來,來。”

  楊懷開口就向高沛示好。雖然兩個人的交情沒有那么深。

  “嗯。”

  高沛不善言語,回了回。

  楊懷卻一眼瞧見高沛身旁的一個老將軍,頓時神色變了變,恭敬許多的回應道:“原來希伯老將軍也在這里,請進,快請進。”

  “嗯?”嚴顏眉頭不悅的一挑,轉回身呵斥道:“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稱呼我為老將軍。”

  “是,將軍。”

  蜀川四將,嚴顏、高沛、雷銅、劉璝。

  楊懷所敬重的也不過嚴顏一人而已,其余三人連給他嚴顏提鞋都不配。嚴顏是什么人,益州武卒之中很多人都是嚴顏軍中老部下,可以說,即便是楊懷現在手中的精銳也有小半數是嚴顏的老兵。楊懷可以得罪任何一個人,卻不能得罪嚴顏。如果嚴顏一呼,便會有人響應。這就是嚴顏作為巴蜀名宿的資本。

  嚴顏依舊如往常般冰冷,并未理會楊懷,直徑的走向一旁。

  見此,楊懷一愣,嚴顏這是何意?

  楊懷也是一脾氣倔強的人,很少有人在他面前這樣的不理不睬,如果在其他處,他楊懷自然不會去尋嚴顏的麻煩,可是這是在綿竹,在自己的帥府,嚴顏竟然如此不給面子,頓時臉色拉了下來,不悅的盯著嚴顏。

  嚴顏轉回身,自然看得到楊懷不悅的臉色。但嚴顏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也不習慣表現出過分的虛偽。只是淡淡的問道:“楊將軍可知我為何瞞報姓名,只以高沛將軍的名號前來相見?”

  “嗯?”

  楊懷一怔,不理解的搖搖頭。嚴顏說的很對,為什么他不自報家門?

  “呵呵。”

  見楊懷不解的目光,嚴顏嘴角欣慰的一揚。

  嚴顏這一笑,卻讓楊懷也是一驚,沒有想到嚴顏會笑。

  “既然有出處,希伯將軍不妨說說。”

  楊懷當然不認為嚴顏是隨便說說,他來此的目的一定避免不了奪取州牧位一事。當即自己心中卻打定主意,不管是誰奪,也不會參與,自己不是一個人身后,有著一大家子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弄,如果一個不小心的踩進陷阱,將會給自己的族人帶入很危險的境地。

  嚴顏轉回身,盯著楊懷道:“楊將軍,我嚴希伯乃受朝廷所托!”

  “什么!”話還未說完,楊懷的神情已經無比震驚,帶著驚恐的神情看著面前的嚴顏,腳下踉蹌,連退兩步,手指發顫的指著嚴顏,顫微的問道:“你說的當今大將軍皇甫岑執掌的朝廷?”

  “沒錯。”嚴顏衣袖一扶,神情無比莊重的看著面前的楊懷,低聲道:“你聽的沒錯。”

  “哦!”楊懷突然間恍然大悟的坐回原處,盯著嚴顏,神情無比莊重的,喃喃自語道:“難怪了,難怪了,原來……你們也是漢庭的人。”

  “我們是大漢的將軍,難道楊將軍不是?”

  “這個。”

  被高沛這猛然的一問,逼退理屈的楊懷。

  嚴顏沒有給楊懷猶豫的時間,轉回身盯向楊懷道:“楊將軍,這是大將軍親自給你的圣諭。”

  “大將軍皇甫岑給我的?”楊懷神情肅穆,急退幾步,伏地跪倒,雖然現在各地不聽朝廷號令,擁兵自重,但是朝廷的詔書就是朝廷的詔書,漢室本就有一定的威儀,更何況,皇甫岑做出的這一切努力,讓整個天下的人都不敢小覷漢庭,他們恐懼,他們也在害怕,只要皇甫岑在的一天,天下終究是有一天要歸漢祚的。

  “楊將軍,接旨吧。”

  嚴顏從自己胸甲之中拿出一卷圣旨,并沒有宣讀,卻是遞到楊懷的手中。

  楊懷神情有些嚴肅,他從沒有想到大將軍皇甫岑還能知道自己的名字,雖然自己在蜀地有些名望,但卻僅僅是一個綿竹守將,天下之大,皇甫岑手中的戰將不計其數,能真善戰者就有典韋、黃忠、關羽、張飛、張頜、徐晃、徐榮、麴義、趙云、龐德、閻行、等等,還有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將軍,無一不是精兵猛將。

  “楊將軍,你先打開看看再說。”

  嚴顏見楊懷有些神情發散微微提醒道。

  “哦。哦。哦。”

  楊懷連忙說了幾聲,慌忙打開圣諭,匆匆掃過一眼后,眼角的淚水竟然滑落下來,他沒有想到竟然能知道自己所想,而且在圣旨中向自己許諾了太多的東西。

  “楊將軍,奪位一事無需將軍插手,只要將軍能抵制住張魯大軍,讓他進不得綿竹一步,就算是大功一件。”

  聽法正如此安排,嚴顏欣慰的點點頭,起身嘆息道:“這些本就不是我們作為漢臣該插手的事情,既然大將軍許諾不會無辜找蜀川門閥的舊事,我楊懷就隨幾位將軍降了朝廷。”

  “嚴希伯,在此謝過楊將軍。”

  “不必謝,我還要謝謝你們,如果不是你們,恐怕我楊懷一門葬身這場亂事奪權之中。”楊懷看著嚴顏,接道:“更何況張魯、馬相他們來軍,我本來也不會答應的。”

  “好,你我等先退一步!”

  “那就不送!”

  楊懷負手身后,點頭凝望遠處的天際,心中有個聲音在呼喊。

  這一次,是對還是錯?

  “楊懷,這次你做的很對。”

  似乎能感應到楊懷的吶喊,嚴顏轉身離開之際,口中回應道。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股票交易k线图 哈灵麻将最新版下载 彩票走势图上海11选分布 必出二码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综合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查询 网赚微信群 浙江快乐彩玩法 吉林心悦麻将网页下载 幸运飞艇能提现吗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网上赚钱小项目 哈灵棋牌官方下载 福建11选五每天多少期 竞彩足球历史数据 五分彩走势图怎么看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