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英雄記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英雄記正文:第三部 解放 第十章 齊宗,齊宗 第六節

[字數:4050 更新時間:2013/11/9 8:18:00]





賀小楓和老漢走了后,孔小松安排隊員輪流睡覺。他自己對著地圖研究著。對于自己的任務,孔小松很清楚,要找出一條可供團級規模滲透的通道,至少三個游擊大隊要進來。從郎波到齊宗,尚有近200公里的路程,如果三個精銳的特種大隊進入敵人設防空虛的齊宗,對敵人后方的威脅是致命的。跟著龍行鍵打過游擊的孔小松很懷念那段艱苦但痛快淋漓的戰斗日子。

但是,昨夜公路上敵人綿延不絕的運兵給了孔小松很不好的預感。他沒進過軍校,但對戰爭有著天生的敏感。“要搞清楚。”他自言自語。

通訊兵進來報告,家里回電了,一切照舊,計劃不變。不變就意味著一中隊的另外兩個小隊將沿著他們的路線過來。“有沒有情況?”“沒有。”通訊兵回答。“沒事了,你休息吧。”

孔小松走出屋子,天陰了,風刮過來很有些冬天的味道了,孔小松站在幾棵蒼勁的大樹下,向東南方向瞭望著,只要往那個方向走一步,離爸爸媽媽就近一步。九年了,爸爸媽媽還好嗎?夢里無數次回到張家集,回到自己家,幫助爸爸整理他的糧垛,幫助媽媽掃院子。外表剛硬的他內心卻是一顆熾熱的赤子心懷。他的這份思念除了自己的妻子陳寧,只有老長官龍行鍵知曉。期盼著國家對蘭斯開戰,期盼著部隊殺回齊宗,終于,兵強馬壯的黃旗軍要向齊宗進攻了。和龍支隊的兄弟們一樣,孔小松對龍行鍵有著盲目的崇拜,有龍司令指揮,黃旗軍的軍旗一定飄揚在齊宗城頭!

遠處走來幾個人影,孔小松下意識地摸了摸槍,看清了是賀小楓和二個警戒哨,孔小松放下心來,迎了上去。

“蔡家營駐一個中隊,警惕性不高。大概沒想到我們過來。”賀小楓大口喝水,“大隊長,我建議不動蔡家營。那些小嘍嘍不會知道有價值的東西。”

“嗯,等公路上的一組回來再說。今晚二三小隊過來,家里回信了。”

“不能在一個地方發報。蘭斯人的無線偵聽技術比我們厲害。”

“電臺只收不發。注意截聽敵人的電訊,看看能不能搞出點名堂。”

半小時后,公路設伏的一組回來了,報告說公路很平靜,三個鐘頭,一共通行了四十五輛汽車,東向西三十五輛,西向東十輛。”

“不對頭,完全不對頭!”孔小松大聲對隊員們說,“敵人如果換防,干嗎放著白天不用?”

“今晚再偵察,順便將他們接過來。”賀小楓點點頭。

天黑后,孔小松留下二個組,帶著四個組再次設伏公路,這回他們是在路南。還沒到公路,遠遠看見公路上車燈亮成一條長龍,再往過摸,就聽見裝甲車輛發動機的轟鳴。

“謝爾坦四型。”賀小楓伏在孔小松耳邊說。孔小松當然認識這種蘭斯人的主戰坦克。公路上,一輛輛坦克間隔十五米,轟鳴著駛過,即使大聲說話也聽不清楚。

“40,41,42,”孔小松冷靜地數著,一共129輛!坦克過完,又是幾十輛裝甲車,有的蘭斯兵半截身子露在外面,但沒有發現路邊潛伏的神華偵察兵。

賀小楓等裝甲車過完,將筆記本塞進上衣口袋,等了五分鐘,發出第一聲鷓鴣叫。對面的樹叢里回答了,賀小楓再此確認,“他們來了。”

是的,二、三小隊過來了,幾十名偵察兵分幾撥越過了公路,和一小隊會師了。

回到“四間房”,孔小松叫來中隊長簡純陽和三個小隊長。

“敵人在增兵郎波。現在不用懷疑了。昨天是摩托化步兵,今天是裝甲師團。利用晚上秘密調動------”他盯著四個部下,“要搞清楚,必須搞清楚!”

“我們的任務是探路------”個子矮小,眼睛賊亮的簡純陽提醒孔小松。

“探個屌路!”孔小松罵了一句,“敵人有大動作!誰知道這是第幾天了?也許已經過去了一個軍,一個軍團!說說,有什么好辦法?”

“一般的嘍嘍搞不明白,只有抓大魚!”賀小楓說,“這條公路是唯一的機會。”

孔小松明白了賀小楓的意思,“就這么辦!設伏!抓大個!”

為了安全,孔小松沒有發報,繼續盯著這條公路,三個小隊分成三撥輪流售守候,第一天一無所獲。當晚,蘭斯人繼續調兵,公路上至少過去四百輛卡車。

第二天下午,機會來了。三公里外的哨兵從望遠鏡里看到一輛越野車在兩輛卡車的前后護送下從東而來,哨兵放倒了一棵早已砍倒的樹,孔小松望見小樹倒了,將脖子里的白毛巾使勁揮動了幾下。

三輛車過來,立即遭到了猛烈的襲擊。第一輛車被埋在路上及時引爆的手榴彈炸毀,車上的蘭斯軍還沒反映過來就被猛烈而準確的射擊打死了大半!緊跟著,最后一輛車也被打癱了。中間的越野車停了下來,幾個警衛摸樣的拼命還擊,但被狙擊手連續爆頭,戰斗持續了二十分鐘就結束了,一小隊抓住了坐在越野車里肩部被打傷的上校,打掉他的武器,將其拖出來打昏,扛上向四間房飛奔。隨后二小隊帶著傷員和犧牲的二名戰友也撤出了戰場,押后的三小隊匆匆打掃了戰場,帶著武器也離開了,一路上埋設了十幾個詭雷,對付即將來到的敵人援軍。

“二小隊帶著傷員向南,三小隊掩護。立即審訊,”孔小松喘著氣對簡純陽說。此戰折損了二名士兵,傷二人,其中一人傷勢嚴重。孔小松看看那個胸部中彈的傷員,兼職的醫護兵對他搖搖頭。孔小松蹲下來,“兄弟,沒辦法帶你走了,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跟我說。”傷員知道大隊長的意思,搖搖頭,對孔小松笑笑,孔小松撥出手槍抵在傷員的太陽穴,閉上眼,扣動了扳機。

“埋了他,記下他的家庭地址。”孔小松將冒煙的手槍插回槍套,趕緊回到審問戰俘的房間,簡純陽正對上校戰俘用刑,他用匕首挑開俘虜的大腿肌肉,鮮血滲出來,“只要往這里一挑,你的大動脈就斷了。強鍵的心臟將會把你的鮮血一點不留地泵出來,一分鐘內你就是一具僵尸!立即說出你的職務,還有晚上部隊調動的情況!”簡純陽是審訊高手,熟知各種非人道的審訊手段,用一口流利的蘭斯語對俘虜說。蘭斯上校頭上汗珠滾滾,嘴唇抿得緊緊的,不發一言,簡純陽抓起俘虜的一只手,一下子削掉了他的小指。俘虜慘叫一聲,疼的直哆嗦,但身子被捆在柱子上無法動彈,只能用慘叫對付劇痛。低頭看著自己鮮血淋漓的手指,“我會一根根地削下去!”簡純陽冷酷地說。他見俘虜仍不肯開口,再次抓起那只受傷的手,這回是無名指,俘虜幾乎要昏過去了。嘴里吐出一段含混不清的話。“等等,讓他喘口氣。”孔小松對簡純陽說。

“我叫布雷德,第十六軍團參謀處上校參謀。你們違反大陸戰爭約法,該死的異教徒,你們會被神靈唾棄的!”

“說出你知道的全部情況,不要想耍滑頭。我們可以放了你,只要你讓我滿意。”簡純陽再次抓起俘虜血肉模糊的手,將鋒利的匕首擱在中指上。

“等等,我說。”

半小時后,俘虜終于講完了他所知道的情況,孔小松壓下心底的震驚,傾耳聽著北方響起的槍聲和爆炸聲。

“立即開通電臺,最緊急呼叫。”孔小松招手叫過通訊兵,“大溪,我是昌迪山1號,報告緊急情況。”孔小松一面整理著詞語,“敵十六軍團,所轄第11軍,18軍,27軍,40軍、49軍及大批預備隊獨立師團,正在向昌迪以西集結,聯合斐迪南第3軍團,即將向我發起進攻,戰役代號‘紅胡子’。再說一遍,代號紅胡子------”

孔小松幾乎沒有絲毫的懷疑,用二十分鐘將情況發出去,“干掉他,立即撤退。簡中隊長帶1、2、3組走,我帶4、5、6組掩護。”簡純陽想爭,被孔小松兇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槍聲和爆炸聲已經很近,敵人順著公路而來的援軍已經逼近了“四間房”,三小隊活著的十幾個士兵拼命阻擊著大批蜂擁二來的蘭斯軍。

孔小松一梭子子彈撂倒了三個敵軍,敵人立即臥倒了,“他媽的,以為你們在蘇克達米逛大街嗎?”他換上彈夾,招手要三小隊撤退,一小隊的三個組用密集而精準的射擊封鎖著敵人的進攻,將戰友們接應過來,“你們倆,”孔小松隱身在樹后,對兩個撤下來的三小隊士兵說,“帶上兩個老人,將他們轉移到安全地帶后追趕部隊,向南,四號集結地。”兩名士兵回答了一聲“是!”向房屋跑去,但其中一人被打倒在屋前,另一人彎腰抱起戰友沖進了屋里。

孔小松轉回頭,用點射向逼近的蘭斯軍開火,敵人的迫擊炮在附近炸響,煙霧中,賀小楓沖過來,“大隊長你帶4、5組撤,我掩護你們。”

孔小松冷峻的臉上淌著汗,“老子從來沒有丟下自己的士兵先撤過。”他換了個地方,猛地站起身開火了,自動步槍呼嘯著將十米外的兩個蘭斯兵打倒,“都撤,向南面山上撤!”他一面對仍在抵抗的戰友們大喊,一面連續投出手榴彈,在手榴彈爆炸的煙霧中,最后幾個士兵乘機沖過了房屋前的開闊地,沖上了南面的山坡。孔小松放下心來,再次打光一個彈夾,至少又有兩個蘭斯人倒在他的彈雨下,賀小楓拽住他的胳膊,“就剩咱倆了,快走!”孔小松嘩啦一聲裝上一個新彈夾,手摸向腰后的手榴彈,已經沒有了,他點點頭,彎腰向后退去,一面開槍壓制著蘭斯人,退到游老漢的房前,孔小松覺得腰上一麻,中彈了。他身子慢慢滑倒,腰部的劇痛開始傳來。“大隊長,”賀小楓喊了一聲,他看見了孔小松腰部洇出的血,迅速洇濕了土黃色的軍衣,形成一塊深顏色不斷擴大的區域。“你走!”孔小松覺得身上的力氣正在快速流失,他用盡最后的力氣,拄著槍靠著墻壁站起來,蘭斯人已經沖出了那片樹林,孔小松在生命的最后幾秒鐘里想到的是父母,他朝著東南方向大聲喊道,“爸爸,媽媽,我回來了!”一排自動步槍子彈釘上他的胸膛,打斷了他的呼喊,孔小松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滑坐在地上不動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