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僵尸之地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十章 開工

[字數:4595 更新時間:2013-11-11 4:54:00]




    滿面帶笑的葉天語這才想起來,先前四個人只顧了逃命,一直沒有顧及易風的形象,畢竟在他們看來,無論易風變成什么模樣,都一樣是他們的同伴。1⑹ k  小 說 wαр.⑴⑹kxs.COM整理

    但現在,融入了人群,就不得不顧及一下形象了。

    葉天語見易風一臉的懵懂,趕緊從日用品的袋子里翻了翻,她記得當時曾特意裝了幾個小鏡子,很快,一個巴掌大的鏡子便遞到易風手中。

    對著鏡子一照,易風被自己嚇了一跳。

    怪不得公鴨嗓子一伙看自己不順眼,而童言無忌的小女孩更是懷疑自己是瓢蟲變得,弄了半天癥結在這里。

    鏡子里的易風一腦袋蓬松的頭發,一臉密密麻麻的大胡子根根都像鋼針一樣,沒想到自己昏迷的這段時日,竟似沒刮過胡子也沒剪過頭發。雖然像個刺猬似的,如果不是因為那張臉,也勉強算是個猛男。

    易風臉上雖然沒少什么配件,但品相確實很難恭維,感覺就像有人拿燒紅了的硬幣在他臉上烙過一樣,到處都是紅白相間的圓形印記,甚至一雙上眼瞼都印著一紅一白兩個圈。

    “七星瓢蟲!”易風哭著臉,撇了撇嘴,分開發根看了看,沒想到頭皮上也是如此,只不過紅的多,白的少。

    “我叫王翠,要不要幫忙,我原來是個發型師,隊里的頭發都是我剪的。”

    愁眉苦臉的易風正拿著鏡子左照右看,前排座上一張嘴角含笑的少女的臉從座椅中探出頭來,齊耳的短發隨之耷拉下來。

    易風左右看了看01小隊的人,頓時一臉的喜色。

    別說,車上在座的各位,發型還都挺酷,看來這個叫王翠的手藝不錯。

    “胡子去光,但頭發可別剪得太短,要不然就真成瓢蟲了!”易風的話一出口,所有人腦袋里都閃過一幅全是密密麻麻紅白圓圈的和尚頭像,笑聲再也掩不住了,一個個噴薄而出。

    在一車的笑聲里,開車的王崇也踩下了剎車,車慢慢停了下來。

    “孫明、老賴,你們倆上橋,其他人休息,吃午餐。”王崇吩咐了一聲,雙胞胎中的一個就跟大背頭結伴下了車。

    坐到走廊箱子上面的易風,向窗外瞅了一眼,停車的地方是個十字路口,頭頂上是過街天橋。往前走是主干道,高聳的建筑聳立兩旁,遠處一個個漫無目的的身影正在廢棄、擁塞的車輛間游蕩。

    往左邊拐是一座橋,但整座橋卻被兩輛打橫相撞的公交車給堵死了,目光掠過公交車頂,極遠處一個巨大的招牌在正午的陽光下不時閃光,“公交集團”四個大字依稀可見。

    往右拐是一條爬坡的上山路,遠處一個4棟居民樓的小區就鑲嵌在小山丘里,路邊高高的樹木和鐵柵欄擋住了山上滾落的山石撞進小區的可能。

    叫王翠的少女正忙著解橫掛車廂的繩子,看樣子是要拿那塊黑布來圍易風的脖子,好剪頭發。

    而王崇的老婆,王翠稱之為何阿姨的,正拎著熱水瓶挨個給隊員們倒開水,一個個伸到過道上的方的、圓的飯盒里,都躺著一塊方便面塊或者米線團。

    “阿姨,你們就帶了這點東西?”葉天語小心的幫安安端著一個不銹鋼的大飯盒,里面原本孤零零只躺著半塊方便面,這還是安安小心翼翼的從自己的另一個小口袋里掏出來的,癟癟的方便面袋子里只有這么半塊面。

    葉天語看不過,這才剝了兩個茶葉蛋放在安安的飯盒里。

    何阿姨一看女兒飯盒里多出的兩個蛋,一臉的感激,邊沖熱水邊說:“小葉,你不知道,我們出來做任務的時候,基地只配給一頓午餐的量,等任務完成了,返程的時候,我們才敢往車上弄些吃食,一方面為了執行任務時車載不會過重,跑起來輕便,另一方面則是以防萬一,否則剛出基地后就把車裝滿,一旦被喪尸圍住,人都跑不出來,車上的東西也就都浪費了。基地配給一餐,也是為了怕有去無回,人死了還浪費糧食。”

    “那我們這些東西不是給你們添了麻煩?”葉天語沒想到還有這層道理,看看趙盾、常飛,看看堆放的東西,又看了一眼正閉目享受、沉浸在王翠一雙玉手撫慰下的易風。

    “這才多少東西啊,不礙事的。”何阿姨卻是爽朗的一笑,走到易風身后,從忙碌的王翠口袋里掏出一包方便面,放進一個飯盒里,沖上了熱水。

    “不就是減少載重嗎,天語看看生產日期,把那些沒過期的火腿腸、茶葉蛋全給大家分了,先吃飽了再說,餓得走路都輕飄飄的,哪能斗的過僵尸。”

    易風閉著眼睛發號施令,葉天語一聽自然樂的做人情,跟趙盾兩個忙站起身來,去塑料袋里翻弄。

    “這怎么行,老王,你看看。”何阿姨顯然沒有料到,易風四個對自己拼死拼活弄來的東西竟然處置起來如此慷慨。

    這些東西換作在基地里,黑市上一出手,能換老鼻子錢了!

    “既然阿風這么說了,就沒把大家當作外人,那就別客氣了。”王崇嘴里這么說,心中卻一陣感動,就算這次大家都埋在市里,也總算不是餓死鬼。

    “我出去一下。”原本不吭聲的常飛,伸手抓了5、6個袋裝茶葉蛋,兩瓶水,閃身的下了車,眨眼工夫就到了天橋上站崗放哨的孫明和老賴身旁。

    兩個人正一邊四處觀望,一邊人手一包方便面在干啃,眼前人影一晃,高大的常飛已經出現在面前,手里的東西向兩個人遞過去,頓時換來一串的感謝之辭,原本顯得拒人千里的常飛,在01小隊的眼中立時變的高大而親切起來。

    “你們幾個要不要吃點東西?”何阿姨好心的詢問正忙著分發火腿腸和茶葉蛋的葉天語和趙盾。

    “不瞞您說,我們都吃了一路了!”趙盾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包小包,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王翠剪頭發的速度極快,泡著兩個茶葉蛋的飯盒里,面餅剛剛松軟開來,易風的腳下已經鋪了一地的頭發。

    很快,惱人的大胡子也簌簌的落了地,易風頓時感覺徹底清爽起來,只不過脖子里有些癢癢的,是頭發茬子在作祟。

    王翠已經端起了自己的飯盒,看到兩個蛋的時候,笑著向葉天語說了聲謝謝。隨后三下五除二就把飯給吃完了。

    “只要臉上卜點粉,你還是帥哥一個。”趙盾很是認真的端詳了一番易風的新發型,發出了由衷的感慨。

    易風瞪了他一眼,沒吱聲,摸摸自己滑溜溜的下巴,又舉起鏡子,看了看,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臉能不能恢復原樣,但對發型感覺還挺滿意,

    “謝謝….啊”

    易風對王翠謝字說到一半,老賴和孫明就匆匆忙忙回來了。

    “主干道的喪尸發現我們了,正往我們這邊移動。”老賴一張嘴,露出牙縫里塞著的蛋黃。

    而常飛還像釘子一樣佇立在過街天橋上,警惕的四處探望。

    大巴車車頭正對著的主干道上,一個個身影從樓的縫隙里閃出來,失去下肢的則拖著一地的內臟從陰影里爬出來,一個個僵尸從堵塞的汽車里鉆出來,有幾個被車門或破玻璃窗卡住的,在一陣怪力過后,要么汽車門被扯下來,要么就是把一截斷臂或斷腿留在車上。

    有拎了外賣的,有背著書包的,有握著磚頭的,還有舉著菜刀的,一個個曾經鮮活的生命,變成嗜血的惡魔之后,仍然保持著生前最后一個動作,他們或許從前是學生,是軍人,是送外賣的伙計,是正剁骨頭煲湯的主婦,但現在他們卻擁有一個共同的、也是唯一的身份---食人者。

    從天橋上往過去,整個主干道上,密密麻麻擁過來的全都是猙獰的僵尸,就仿佛正不斷匯集壯大,不斷蜂擁向前的蟻群,而排成長龍的汽車陣則像淹沒在黑色河流中的五色礁石,時而露出水面,時而被黑色的大浪撲落。

    常飛越看眉頭皺得越深,顯然,這里的僵尸群可比海珠榮總多得多,再想像當初一樣踩著車頂一路沖過去,絕無可能。

    盡管大巴車上人手不算少,但能用的槍支彈藥卻少的可憐,再加上老弱婦孺的構成,要沖過去談何容易。

    由此可見,四個人先前想要穿城而過的想法是多么的不切實際。

    突然,震耳欲聾的大巴喇叭聲從常飛身后響起來,常飛還以為是大巴車在催自己上車,幾下縱越,矯健的身形就已經到了平地,一抬腳就踏上了大巴車。

    常飛這才發現,王崇按著喇叭的手依舊沒有放松,主干道兩側的高大建筑里,很多僵尸從各層的窗戶或陽臺上往下觀望,當呆滯的目光終于發現遠處一輛汽車在奮力鳴叫的時候,饑餓的它們露出貪婪的光,緊接著但凡能撲下來的,都一個個像煮熟的餃子,撲通、撲通的從高空墜落下來,摔出一個又一個餡大皮包的人肉丸子。

    嘶鳴的大巴,更為主干道上涌來的僵尸指明了方向,一個個像趕來赴餐的紳士,走的鎮定從容,當然,他們似乎還不懂得跑。

    本來打算洗頭的易風沒來得及浪費水源,只是用一塊毛巾從何阿姨的暖壺里借了點熱水擦了擦臉和脖子,就帶著滿腦袋的碎發湊到了王崇的駕駛座旁邊。

    “王叔,您這是干嘛,招呼他們來吃午飯?”易風一張嘴,把正目測對方距離、速度的王崇給逗樂了。

    “我想讓它們給讓讓路。”王崇微笑著說。

    “讓路?就算這條路上一個僵尸都沒有,以咱們這車的個頭,也甭想從堵的一塌糊涂的車道上擠過去。”

    “誰說我們非要往前走了,咱們可以繞嗎?你看那邊。”老頭董明義向十字路口的右邊一指,易風這才發現,往右拐的那條山坡路上,盡管大巴車喇叭聲驚天動地,但一個僵尸都沒見從右邊路上鉆出來,即便是小區里的僵尸早就發現了大巴,也一個個擠在小區的鐵柵欄圍墻上,就仿佛集中營里的犯人一樣,張著血盆大嘴跟要飯的似的,從柵欄縫里向大巴的方向伸出亂舞的手臂。

    易風一拍新剃的腦門,明白了。

    不愧是地頭蛇阿,看意思王崇早就計劃好了把大部分的僵尸都引過來,盡量減少目的地的僵尸數量,爭取把電腦城一片給空出來。

    等僵尸被調過來了,大巴車就從相對安靜的山坡路上繞過去,估計車在電腦城一停,現在涌過來的一大群就會掉頭往回走,這樣又把天橋下的十字路口給調空了,把招牌拆下來裝上大巴,然后再從山路返回到現在停車的地方,一踩油門,任務就算完成了。

    這個計劃的關鍵就是速度,僵尸和大巴的速度差,以速度差換時間差。

    果然,眼瞅著僵尸的前鋒部隊已經靠近天橋,距離大巴20米左右的時候,大巴車開始移動了。

    “各就各位,都坐穩了。”

    隨著王崇一聲令下,大巴車的方向盤往右一摟,整個車身在變異體前鋒伸出來的爪子面前,畫了一個優美的曲線,就冒著一屁股的黑煙竄上了右邊的山坡車道。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