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末世之三宮六院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218章 陶飛的手段

[字數:6054 更新時間:2013-11-21 3:28:00]




  ;漢!最近段時間更新時間有此不穩,敬請見諒,實心,兒有因,一個離家出走的高中生跑我這里來了!當然了,今天剛網解決!以后固定更新時間上午。點!

  楊林拼命的帶領眾進化者突圍。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則是陷入了苦戰當中,他們從來沒想過老實若楊林這樣的人竟然也會做出在戰場上拋棄戰友的決定。

  當然了,雙方的關系本來也不是很牢靠,只不過這依然是一個很難接受的事尖

  這個時候,楊林開始展現出自己強悍的攻擊力,一個人竟然頂住四個銅色喪尸,很顯然,他一直在隱藏實力,從頭到尾,即使是在面對陶飛的時候。如果不是現在是生死關頭,他肯定還是要繼續隱藏下去的。

  九個銅色喪尸,四個去找帕瓦里奇和安德拉麻煩去了,楊林頂住四個,剩下的一個在西門和莫然的圍攻下帶著一幫青色喪尸節節后退。

  莫然的光槍一下打在一個青色喪尸身上。青色喪尸被打的倒退數步,緊接著西門的空間之刃劃破空間出現在他的脖子附近,狠狠的斬了下去,頓時,這個青色喪尸的脖子被砍斷了大半,只剩下一小半連著腦袋和身體,不過這個青色喪尸已經失去了生命。

  銅色喪尸一看自己的同伴喪命,古板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哀傷,之所以詭異只是因為從來也沒有人知道喪尸還有感情,這就是進化,他們已經擁有了智慧,也許不高,但是卻絕對不再是初級智慧。

  楊林此時也是有苦自己知,雖然他隱藏了實力,可是卻不代表他真的可以擁有與四個銅色喪尸一戰之力。他的主要作用是牽制。只要離開這個城市。到了寬敞的地方。那個時候想怎么跑就可以怎么跑了。

  銅色喪尸在楊林劇毒的攻勢下,身上的銅色變得有些發烏,不過卻沒有太多的損傷,畢竟喪尸并不怕毒,只是受到了一些腐蝕罷了。

  眼看著四個銅色喪尸攻勢越來越猛了,楊林不由得大急,高聲喊道:“你們快點解決那邊啊”。

  西門也是心急如焚,他清楚的知道這些銅色喪尸的實力,身體堅如鋼鐵,全力一刀砍下去,只能砍出個一寸多的傷口。這點傷對于銅色喪尸來說根本就一點用處都沒有,除非你連續攻擊同一個點,可是銅色喪尸并不傻啊。

  情況萬分緊急,西門也顧不得保存實力了。讓莫然拼命的纏住銅色喪尸在莫然突然使用光縛術將銅色喪尸束縛住的片刻,西門的空間之刃驟然出現在銅色喪尸頭頂上,鋒刃爍爍生寒,銅色喪尸猛的一下掙脫了莫然的束縛,可是卻已經來不及躲避了。

  空間之刃寒芒暴漲,一刀狠狠的從銅色喪尸的腦袋上方劈了下來,銅色喪尸情急之下狂暴的嘶吼一聲,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腦袋偏移了幾分,可是依舊沒有完全躲避開空間之刃的攻擊,鋒刃從銅色喪尸的腦袋上方直直的劈了下去,腦袋被切下了四分之一,整個右臂全部被切了下去。不過卻沒有切到他的身體,銅色喪尸瞬間重傷,不過西門這次攻擊也是消耗極大,動用了本源之力。  如果有可能的話,沒有人愿意隨便使用本源之力,所謂的本源之力就是加速能量消耗,平時使用能力消耗是一的話,那么本源之力的消耗就是十,但是威力卻不是十倍,最多也就是六七倍的威力而已,最關鍵一點就是消耗極大。

  身受重傷的銅色喪尸狂暴的嘶吼一聲,扭頭就跑,西門正要追擊,其他青色喪尸竟然一窩蜂的攔在了他的面前,沒有了銅色喪尸的牽制,青色喪尸還沒有放在西門的眼中。

  莫然的牽制加上西門的突襲,很輕松的就解決掉了剩余的三個青色喪尸,銅色喪尸一看似乎攔不住楊林等人的突圍了,而且還重傷了一個同伴,其他的喪尸拼命的將銅色喪尸被砍掉的身體部分給搶了回去。

  這讓楊林更加心驚膽戰,要知道,搶回去意味著有可能重新接回去。

  不過這個時候不是考慮哪些問題的時候,銅色喪尸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然退了回去”緊接著其他的喪尸如同潮水般向后退去,楊林雖然感到非常的詫異,但是卻也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帶領眾人不顧帕瓦里奇那邊的咒罵,一路狂奔。

  等陶飛等人匆匆忙忙趕過來的時候,楊林等人已經沖出來了,正在返回營地的途中。

  陶飛不知道楊林這邊的損失,不過他沒打算跟他們玩硬的,耍的就是讓開平風聲鶴唳,讓他們不敢出門。

  兩百多只雷鳥鋪天蓋地的飛了過來,楊林臉色大變,急忙收攏隊伍,讓大家背靠背站好,防止陶飛等人的偷襲。

  楊林仰天大喊道:“陶飛,你這是什么意思?”

  “楊林,你說我是什么意思?你無緣無故偷襲我,還抓了我的女人,派個人去和談,說的好聽要放我的女人回來,可是事實呢!別跟我說那些沒用的,楊林,我告訴你,從今天開始,開平營地將雞犬不寧,我要讓你們崩潰!哈哈

  緊接著,雷鳥群仿佛接到了命令一般開始俯沖而下,一個個巨大的石頭從天而降,砸向下面的進化冶,”百多個石頭同時下落,不討泣炮僅僅是能給他們一此”勛了,至于殺人,這種漫無目的的攻擊也就只能殺一些普通人,對于進化者的殺傷力實在有限,除非這個進化者腳扭了,或者眼睛瞎了,或者跟別人撞到一趟…

  楊林知道自己理虧,也不多說什么,天空中的石雨很快就結束了,幾個昏了頭的進化者拼命的向遠處跑去,十幾只雷鳥突然脫離了隊伍向這幾個進化者俯沖攻去。

  楊林不敢有絲毫的異動,想要出手救援。但是根本就做不到。

  眼看著幾個跑出隊伍的進化者被毫無懸念的殺死,尸體被雷鳥帶到了天上,瞬間撕成粉碎,鮮血灑落下來,正好落到人群中,所有的背叛者再一次感受到了陶飛的恐怖。

  “呵呵!很刺激哦!當然了小那件事情也很好解決,第一立刻釋放我的女人,第二殺掉那兩個外國佬,第三,交出所有的背叛者!”陶飛笑呵呵的說道,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楊林仰天喊道:“陶飛,前兩個條件我可以立刻答應你,但是最后的一個條件絕對不行!”

  最后一個條件楊林不敢答應,如果他答應了的話,那么以后再也不會有人愿意追隨他了,這是底線,而陶飛要的就是捅破他的底線,搞臭楊林的名聲。

  至于殺掉他,陶飛自認為暫時沒那么大的把握,不能將他逼迫的太急了,否則萬一隱藏陰的,即使是陶飛這樣實力的人也受不了!

  所以陶飛要用這個營地來牽制他,然后慢慢分化他身邊的所有進化者,當所有人都背叛他之后。再做致命一擊。

  當然了,第一計劃是跟開平城里的那些喪尸首尾夾擊,只不過陶飛也沒有想過真的跟喪尸合作,即使他們有了低級智慧也不行,這是大忌,會影響自己的形象。

  一時間楊林進退不得,想要回營地,但是卻也有些不敢,他不知道陶飛會不會遷怒營地里面的百姓。他太了解陶飛了,當初一怒之下也是殺了不少老百姓的,甚至在羅斯過海利爾城殺了幾十萬的羅斯男子。

  “楊林!你可以不答應,但是你身后的人都愿意為你去死嗎?只要交出背叛者,那么其余的人我既往不咎!你看怎么樣!”

  陶飛繼續fen.lie著楊林身邊的人,因為在這種生死關頭,很多人的思考方式都會發生劇烈的轉變,怕死的會主動跳出來幫忙推波助瀾。

  一個進化著走到楊林面前,有些惱火的說道:“楊林,我們跟著你是因為你夠義氣。也夠公正,可是你卻因為一己私欲去偷襲陶飛如今人家找上門來了,提出的幾個條件我想大家都明白,這些條件并不過余”

  話音未落。楊林眼睛圓瞪,怒不可遏的吼道:“夠了,難道你沒有看出來陶飛是在挑撥離間嗎?”

  “亨!挑撥離間?我只知道,在我們沒有主動招惹陶飛之前,陶飛從來沒有來找過我們麻煩!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那點一己私欲,想要報當年的仇,而且即使是當年也是你算計陶飛沒有成功。”

  一時間所有進化者一片嘩然,楊林羞的面紅耳赤,可是卻無從反駁,因為一切都是事實,而且當初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太多,根本就不可能遮掩。

  “孫杰!你說夠了沒有。難道你想讓我拋棄那些來投奔我們的朋友。讓大家寒心嗎?”

  孫杰就是當初那個調戲藍小婷后來被修理的那個進化者,能力一玩偶人。

  孫杰一直不服楊林,而且現在愛他的實力也是很強。他的玩偶人甚至可以操控喪尸,當然,除了青色、銅色的喪尸之外。

  這次之所以能夠如此順利的突圍,他也是功不可破。控制著數十個頂級變異喪尸生生的抗住了后面的壓力。

  孫杰冷冷一笑道:“楊林,別的我不想多說什么,你的為人如何,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了,你是個忠誠國家的人,但是你也是個小人,你的本心權力**極重,只不過被你掩飾的很好,就好像你掩飾自己的實力一樣,我說的對嗎?”

  楊林現在是進退維谷,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但是這個時候他又不能不說,只要略微有些牽強的說道:“你憑什么這么說我,我一切都是為了開平營地!”

  “你是為了開平營地,可是你更多的是為了自己,否件你當初為什么不肯將位置讓給陶飛,也許那個時候讓了,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發展了。”

  一時間,所有圍繞在楊林身邊的進化者都是神情異樣,一個個嘯聲嘀咕著,也不知道究竟在說什么。

  開平城里,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怒吼聲:“楊林,你這個小人,你等著我會回來找你報仇的!”

  城里一聲巨大的響聲,一道小小的蘑菇云出現在了視野當中,沒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即使是在天空中監控著那里的羅宇翔也沒有看到事情的發展經過。

  天空中的雷鳥突然一轉,不到片刻功夫就來到了發生爆炸位置的上空,五十多層的高樓被炸的粉碎“八個銅色的喪尸身上被炸的傷痕累累,有的腸子翻了出來,有的則是手臂都被炸斷了,不過很快就,共舊兇低級喪尸將他的年臂給撿了回       …一

  銅色喪尸突然感到天空中驟然變暗,不約而同抬起了頭,數百只雷鳥在他們的頭頂上盤旋,銅色喪尸感到一絲的威脅,一扭頭跑進了一個大樓里面,緊接著從地下通道跑了開去。八個銅色喪尸瞬間消失。而青色喪尸則異常悲慘的被炸成了碎片。

  陶飛有些擔心的看了看地面。扭頭對杜玉明說道:“你看他們會不會死!”

  杜玉明搖了搖頭道:“恐怕不會,這絕對不是普通的自爆。我想他是動用了幾乎全部的本源之力,現在他們應該沒有什么戰斗辦了

  杜玉明只說對了一半,這最后一擊是安德拉發出的。不過這一擊也消耗了他全部的能量,也就是說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他只能等著別人伺候他了。

  并平城里,一個空無一人的地下倉庫,空氣微微一陣波動,從里面掉出來兩個人,兩個人都渾身無力的躺在地上,一句話都不說,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高大的身影開始慢慢爬了起來,”  他們倆就是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安德拉催動所有能量,壓縮空氣,產生劇烈的爆炸,而帕瓦里奇則是利用這一空閑將自己和安德拉都向遠處移動開去,帕瓦里奇則是拼命的使用移形換位,兩個人這才逃離了戰場,不過他們所處的位置依舊在城里,畢竟帕瓦里奇的移動距離還是有一定限制的。

  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陶飛即使知道,可是又能如何,偌大一個城市。想要找到兩個人,談何容易,更何況喪尸根本不會允許他們隨便找人,而且如果沒有帕瓦里奇最后的那一聲怒吼,陶飛恐怕還不知道那個被困在城里的人就是帕瓦里奇和安德拉。對帕瓦里奇的聲音,陶飛簡直是太熟悉了。

  不一會,一個進化者騎著雷鳥飛了過來,停在陶飛面前,雷鳥在空中的控制能力極強,它們甚至可以停留在空中,僅僅靠翅膀的輕微震動就保持平衡。

  “飛哥!楊林他們趁機逃跑了!”

  陶飛嘿嘿冷笑道:“沒事。就是要讓他們跑,我要讓他們永遠生活在恐怖當中,蘿莉和鄭國勝已經去救人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將人救出來了,剩下的就看我么的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楊林心驚膽戰的帶著隊伍瘋狂的趕回營地,預料中的半路截殺并沒有發生。這讓楊林多少有些不知所措,他完全想不明白陶飛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任磊擔心的看著遠處的天空:“楊林,怎么辦,他們有雷鳥,我們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現在我們的隊伍里面充斥著悲哀的情緒,他們很多人都很懼怕陶飛,人心已經散了,想要重新凝聚難度實在太大了。除非你能正面擊敗陶飛

  楊林神色微微一凝,他當然知道,如果自己能當面擊敗陶飛,結果當然是最好的,可是難度同樣也是最大的,他隱藏了實力,可是不代表他認為自己也能打敗陶飛。

  他跟帕瓦里奇交過手,兩個人不分伯仲。當然了,大家都沒有拼命,可是帕瓦里奇跟陶飛也同樣交過手,似乎還吃了虧,這一點即使帕瓦里奇不說,從安德拉的表情中他也能夠看的出來。

  。這個問題讓我好好考慮考慮吧,過兩天給你答復!”

  任磊現在是楊林最忠誠的追隨者,當初的宿怨已經撇清,而且這幾年里,楊林確實對他也是非常不錯。

  莫然站在不遠的地方,他有些恐懼的看著遠處的天空,陶飛始終是他心中的痛,心中的憤恨越來越強烈,要不是楊林,此時藍小婷早就已經躺在他的床上了,這一刻,楊林再也沒有經歷去管藍小婷和凱瑟拉的事情了,只不過任磊依舊遵守著楊林的命令,莫然則不同,他本來就是一個不受約束的人。

  這場戰斗莫然的消耗并不大“剛剛回到營地,就偷偷的去了關押藍小婷的牢房里,可是剛網走到牢房門口,莫然突然愣住了,牢房里面空無一人,而且最垂要的是門鎖甚至都沒有被動過,外面的守衛正在喝茶,似乎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莫然沖動的一把抓起守衛的衣領,怒道:“人呢?人呢?”

  守衛一下被抓蒙了,不由自主的回答道:“人?什么人啊?你說什么人啊?”

  莫然惡狠狠的怒吼著,用荊旨著牢房方向道:“里面的人,里面關押著的人”。

  “小怎么了,里面沒人進去,我一直都守在外面的,就剛剛你進去了!”守衛仿佛一下清醒了過來。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人犯在自己手里逃走的話,那楊林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于是他立刻說出這樣的話,反應不可謂不快,一下將責任分出去了一部分,即使出現懷疑,到時候莫然也是被懷疑對象之一。

  。混蛋,里面的人不見了,不見了”。

  莫然已經怒不可遏,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他難以平靜,心里憋悶極了,沒想到進攻開平城市會這么困難,頭幾天還異常的順利,可是戰況急轉直下,竟然瞬間被扭轉了過去。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