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亂世強國夢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十一章 赴美(四)

[字數:3053 更新時間:2013-11-12 0:32:00]




  海南的冬天,其實正是北方的春季。它是一年中最美的時節。沒有颼颼的寒風,沒有皚皚的雪地,腳下的土地是熱灼的,這臉前撲來的風是和煦的,

  喻培倫坐在山坡上,望著又一支昨晚不知從何處開來的人馬在操練,即使離得遠,也得聽見他們激昂的喊殺聲。三年不飛,一飛沖天,隨著警備的不斷加強,人員的不斷秘密到來,他知道激動人心的那一刻就要到來了。

  山谷快變成大兵營了,我難道就得守在這里靜聽勝利的炮聲,這三年來在這里默默無聞地制造手榴彈,難道不是為了親眼見證這一刻嗎?喻培倫無奈地看著因試驗炸彈而少了三根指頭的右手,恨恨地一甩,都是你在礙事。不行,即便是這樣,我也要再爭取一下。想到這里,他猛然站起身,大步向山下走去。

  海上風很大,波濤起伏,海浪奔涌而至,拍打著船舷,化作飛花碎玉,噴吐出無數轉瞬即逝的奇異景象。

  “濁酒不銷憂國淚,救時應仗出群才。拼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秋瑾一身男裝打扮,站在甲板上,望著遠處的海濤,深情地吟誦道。

  在南洋開展工作快三年了,對總部沒有意見是不可能的。不光是她,被調至南洋支部任支部長的徐錫麟不也常發發小牢騷嗎?但這是總部的命令,而興復會會員第一條要遵守的紀律便是服從命令,聽指揮,絕不允許個人擅自單獨行動。放眼國內外,能象興復會這樣不僅要明確的短期目標,更有詳細周到、切合實際的遠景規劃的革命團體,寥寥無幾。戰略高度決定戰斗力,嚴明的紀律決定了凝聚力,明確而富有遠矚性的綱領宗旨決定了號召力,再有強大的經濟作后盾,復興會成為獨占鰲頭的革命團體,決不是偶然的。

  船上都是這幾年南洋支部與各分會發展起來的熱血青年,都經過了軍事訓練,而且都是忠誠可靠的精銳,此次以野外拉練名義進行集合后,便被秘密送上了船,直向東駛去。沒有人知道要去干什么,但是當看見南洋支部支部長徐錫麟也在船上時,認識他的人都意識到了此次行動的非比尋常。

  “競雄,風浪很大,為何獨立于此?”不知何時,徐錫麟來到了秋瑾身后。

  秋瑾回頭一笑,說道:“伯蓀兄,好久不見了,多謝你常寫信教導,此次可是真的要寶劍出鞘,痛飲韃虜血?”

  徐錫麟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寶劍出鞘,是為掃清**,創建民國,非只為排滿而已。”

  “你的思想變化很多。”秋瑾伸手拂過被海風吹亂的頭發,緩緩說道:“當初來南洋時,牢騷滿腹,后來與我的信中漸漸冷靜許多,慷慨激昂卻是少了。”

  “是啊,我變了不少。”徐錫麟慨嘆道:“仇滿、排滿、殺滿,為漢人報仇,那是咱們以前的偏激想法。到南洋后,我讀了很多的書,初時還與人強同志寫信論戰,想起來真有些任性幼稚。”

  “人強同志的理論水平——呵呵,確實讓人難以企及。”秋瑾深有同感地嘆息一聲。

  “競雄,這次你有機會向他當面請教了。”徐錫麟笑了起來。

  曹人強是復興會的旗手,而且始終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除了總部和幾個支部長之外,誰都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在復興會中,關于曹人強身份的保密級別一直是最高的。

  “我猜——他和你差不多,戴個眼鏡,一副老學究的模樣。”秋瑾笑得暢快,有些惡作劇的味道。

  “呵呵,誰知道他現在是什么模樣?”徐錫麟用手指推了推眼鏡,腦海里浮現出肖志華或是滿臉胡子,或是長衫小帽的形象。

  ……………………

  “我將見證一個共和國的誕生,這太令人激動了。”荷馬里迎著海風站在甲板上,目光里跳動著興奮和狂熱。

  幾年來,荷馬里在復興會的全力支持下,開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他在美國幾個城市開設了軍事訓練學校,以幫助復興會培訓革命軍人。許多學員都出生于美國,也有相當一部分是復興會以留學生的名義派過來的,還有一些是從中國搭乘墨西哥漁船偷渡到美國的。學員們在奧白朗的指導下,在圣莫尼卡山脈、好萊塢山、拉古娜海灘和鷹巖等處訓練、演習,晚上還經常在中國城訓練。雖然美國政府曾就該學院是否違反中立法進行了調查,但最后在羅斯福總統的暗示下不了了之。到現在,荷馬里已經編成訓練了三個陸戰團,此次選拔精銳忠誠的士兵,單獨編成一團,長途拉練至加州海岸,便登上了梅隆家的商船,直向中國駛去。

  “所有的偉大事業都是由劍刻出來的,我的事業亦是一樣,我要用劍刻出我的事業。”荷馬里絲毫不在意海上的顛簸,也忘卻了自己身體的殘疾,以迫不及待的心情憧憬著自己即將實現的夢想,“中國將是我的希臘”。他想到了19世紀20年代天生跛足的英國詩人拜倫獻身于希臘民族解放運動的事例,意氣風發地大聲說道。

  ……………………

  集結的號角已經吹起,滿清王朝的喪鐘將由我敲響。

  就在各路人馬秘密向海南基地集結的時候,肖志華也秘密登上了華寧輪船公司的輪船,向海南島進發。

  不久前在上海的橡膠風潮中,肖志華領導聯合銀行大賺了一筆,借勢吞并了遭受重創的源豐潤和義善源及其所屬莊號,維持清朝金融穩定的擎天之柱只剩下了大清銀行和交通銀行。聯合銀行一躍成為在中國經營網點最多的銀行,穩穩地成為了上海銀錢業的領袖。不僅如此,肖志華還始終利用洪興公司這條暗線做全程監控,將卷款出逃的藍格志公司麥邊父子、薛納王公司的韋推和嘉道理秘密抓獲。現在,這幾個洋騙子早已經沉尸海底,被他們騙走的巨額錢財全部進了復興會的囊中,成了此次大行動的軍費。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