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梟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6章 國相

[字數:5206 更新時間:2013-11-14 11:01:00]




  四月二十六日,津海天氣陡然熱了起來,叫人記得這已是入夏時節。

  從登州緊急給召來津海的范文瀾,雖有儒臣之稱,可此時的他樣子沒有半點儒雅,一路快馬,摔得鼻青臉腫,大腿內側也給磨得血肉淋漓,卵皮也都給磨破了,動一動就直叫痛,只能讓幾名扈衛輪流攙著,登上草木蒼翠的王登臺山。

  葉濟多鏑的眼窩子深陷下去,臉頰削瘦,上唇留有短髭,下頷的胡茬子沒時間打理,亂糟糟的蓬生出來,十分的憔悴,有著精疲力竭的感覺。

  范文瀾三天三夜都在馬背上顛簸而過,到葉濟多鏑跟前,幾乎沒有能站住腳,坐倒在草地上,伏在葉濟多鏑的膝前,哭訴道:“三王爺,津海不能守啊!守不住啊!”

  葉濟多鏑冷眼看向幾乎癱倒在地上的范文瀾,抬起他的瘸腳踢去:“沒出息的慫貨!”終究是沒有用大力,他相信范文瀾、那赫雄祁的判斷,但是燕京諸王公大臣做出固守燕京的決定,他若是不率兵來援,他若是不在津海多撐十天半個月,大燕真就要亡國亡族了!

  葉濟多鏑能明白范文瀾的苦心,但不能不厲言喝斥他,不然軍心動搖,這場仗就更沒法打了。www.syzww.net

  葉濟多鏑揮手,使左右扈衛退下,才伸手將范文瀾從草地上攙起來,壓著聲音說道:“這仗不打也得打啊!你我葬身此處,或許能叫燕京城里的那些榆木腦子想明白一些事情……”

  范文瀾抬頭看向葉濟多鏑,見他臉上有決絕之神情,孤凄的喟嘆一聲:登州水師的覆滅沒能叫燕京城里的王公大臣清醒過來,皇上生死不知,棄都之議根本就沒有討論的余地,更不要說實行了。

  葉濟多鏑率兵馬援津海,能勝固然是好,若敗也能叫燕京城里的王公大臣們都清醒過來——說到底,葉濟多鏑心里也是不甘心、想放手一搏啊。

  范文瀾掙扎著站起來,支撐著疲憊的身子,抬眼往東眺望。葉濟多鏑將手里的單筒銅望鏡遞給范文瀾,他沒有見過淮東伏火弩齊射的情狀,雖得葉濟白石從漢陽緊急傳回的畫稿以及那赫雄祁多達百封的戰情傳函,葉濟多鏑對淮東伏火弩齊射之局面,還是缺乏直觀的印象,所以他才緊急著范文瀾從登州召來。

  葉濟多鏑手里的單筒望鏡,是在高麗戰場繳獲得海東行營軍的兩枚望鏡之一,將作司雖說仿制,卻一直沒有仿制出合意的東西來,葉濟多鏑只能將原件討回,以便更清楚的觀察戰場——戰爭的形態已經悄然轉變。美文小說 www.usnovel.com

  ……二十一日,以兩艘護衛艦為主力的淮東水師前哨艦隊就出現在津海外圍海域,強攻下津衛島,此時在津衛島外圍海域,已經聚集淮東近百艘戰船——近百艘戰船多是淮東水師傳統的快速帆船,僅有數艘護衛艦,那幾艘在登州外海出現的、一艘裝備上百架伏火弩的超級戰艦,沒有出現在視野之內。

  或許駐泊在離海岸更遠的地方,或許還在渤海口,沒有殺進來……

  津海乃燕京藩屏,駐有一部水軍,然而津海守將烏圖額繒未聽從那赫雄祁從登州、葉濟多鏑從濟南緊急傳來的“避戰內河”的警告,而在淮東水師前哨船隊進逼津海時,見打哨前的淮東軍船少兵寡,貿然出戰,決戰于津衛島海域。

  編有三千卒、五十余艘戰船的津海水師在出戰的當天,就給當時僅有四艘護衛炮艦隨行的淮東前哨船隊殲滅,近兩千六百余卒葬身大海,而淮東軍僅損失了兩艘雙桅巡哨戰船。

  “要防伏火弩,當挖深壕,上置排木,將卒埋身壕中,以避弩擊,當敵接近,從壕中蜂擁殺出,或能克之,”范文瀾知道葉濟多鏑心意已定,再者也深感不能說服燕京諸王公大臣棄都西逃,不管這仗會多艱難,會多凄慘,都要硬著頭皮去打,范文瀾只能掙扎起精神來,替葉濟多鏑謀劃戰事,“渦水河及潮白河,下口都要用沉船封死,在上游要多搭浮橋,以利騎兵快速進出戰場;但比起以上,更為重要的,是要諸軍將卒都能明曉淮東伏火弩的性狀,不要萬不得已,不能沖擊淮東軍的伏火弩陣……”

  葉濟多鏑凄然一笑,范文瀾說得輕松,淮東軍前哨船隊已經清除津海外圍海域的障礙,水師主力隨時會運送淮東軍步旅精銳而來,哪里有多少時間給他從容部署?

  再一個,從津海往西北行二百里平川就是燕京城,他們若不能利用騎兵在平原地區的優勢,予以堅截的攔截,如何阻擋淮東軍逼近燕京城下?

  兩百里平川,給數條大河分割成條條塊塊,實際也無法給騎兵提供太多迂回作戰的機會。

  范文瀾見葉濟多鏑對他的話似乎也沒有聽進去,對即將到來的戰事更是悲觀,這情緒一時哽在心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

  盡管葉濟多鏑、范文瀾,還想多做一些補救的部署,但時間已經不再屬于他們。

  在前哨船隊摸清楚津海外圍的情況之后,楊釋率第一、第二特混艦隊主力,于二十七日潛晨抵達津海外圍海域,即展開對津海城的炮擊。

  津海城是在燕南戰事之后,舊城給燕胡摧毀,林縛在渦口寨的基礎上重建。

  當時為方便從江淮走海路運糧北上,以解燕京糧荒之危,津海城是海港、河港同建,港城、倉城同建;在津海戰事之后,燕胡奪得津海城,也只是在原先基礎之上進行修繕、加固,沒有遷址重建。

  整個津海城給渦水河分為南北兩片,津海城的東城墻,距離海港碼頭不足兩里。

  而當時為了將數百萬石計的米糧從江淮運來,在津海駐泊轉運到燕京城去,津海港在當時可以說當世最大的駐泊海港,長近七八里的海港以及數座巨石累砌的棧橋碼頭、防波堤延伸入海水之中,可以供三千噸級以上的超大型帆船直接停靠。www..fhzww..com

  此外,在渦水河口的內側,也有著當時規模最為龐大的轉運河港,由于轉運河港過于龐大,一部分在津海城區之內,稱之為內港,一部分在津海城外,稱之為西港。

  燕胡在奪得津海城之后,便將津海視為自家的地盤,自然不會摧毀這些港口碼頭。雖然這些港口近年來都沒有派上什么大用場,畢竟燕京不需要每年走海路運輸數以百萬石計的米糧,但不刻意的去摧毀,想要使其湮滅在時光之時,也非短短七八年時間能夠競功的……

  登州水師覆滅的消息傳到津海,已經是十八日,當時也就那赫雄祁等人能稍為深刻的認識到伏火弩的威脅,但無權直接命令津海守將毀掉港口。而燕京城的北燕王公大臣以及津海守軍將領,都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甚至在淮東水師前哨船隊趕來時,做出到外海迎擊的愚蠢決定,自然不會有摧毀港口及棧橋碼頭的決心跟果斷——實際上,局勢發展如此之快,就算津海守將有足夠的清醒識認,也沒有足夠寬裕的時間。

  淮東水師的前哨船隊抵達津海后,不僅重創津海水師,還對津海城陸上守軍形成嚴重的牽制,使其在隨后短短五六天的時間里,就算是想破壞其中一座棧橋碼頭也不可能。

  除了完善的河海碼頭設施完備之外,從津海往燕京的水陸交通體系,也是異常的完備,遠遠好過從其他地區登陸作戰——這些都是當年為了將數以百萬石計的米糧運往燕京所打下來的基礎。

  在崇觀十年、十一年,都動用大量的人力物資,對渦水河、潮白河、衛河進行清淤整灘,是燕薊平原上少有能直接通航千石大船的三條主航動河道,從津海往燕京,分別有新城與舊城兩線馳道,體系要比別人完備得多。

  這種種條件擺在眼前,即使知道燕虜在津海的防御力量要明顯強過兩翼的滄州、昌黎,但軍部依舊堅定的選擇津海作為突破口——這一點倒跟張協在燕京城里所推測的無差。

  以兩艘兩千噸級主力戰艦為首,第一、第二特混艦隊分別負責從南北兩翼以夾擊之勢逼近津海港,將港口防壘里的敵軍直接轟趕回城,鼓成大腹的運兵船,幾乎不受一點阻礙的,直接停靠到津海港碼頭的棧橋上,最先將登海鎮師第一旅李白石所部送上碼頭。

  李白石所部在渦水河口稍北側登岸,一登岸即往南展開,在水師火炮的掩護下,強攻渦水河口的要點。

  林縛、林續文早年主持筑津海城,加了加強防御能力,實際在渦水河兩岸修筑了五座堅固的防壘,之后用城墻將五座防壘聯結起來,形成整體的津海城。

  燕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強攻下津海城,雖然當時的津海城已經半廢,但燕胡也沒有打算這么完善的防御體系,又在原有的基礎進行加固,只是防御重心從對內陸,轉向對外海。

  從津海登陸的要沖,還是渦水河口。

  渦水河口最初僅三百米寬,后拓寬后,也只有四百步,河口整飭,就算燕胡在河口鑿沉船只封鎖,也容易清理。

  而渦水河的水深,足以容納護衛艦進入,只要一寸一寸的往內側清理河道,護衛艦的炮火,就能一寸一寸的往津海腹地延伸。

  津海城的防御體系再嚴密,但也有著靠海過近的致命缺陷。不要說二十四斤級的重炮了,夾峙河口的南北兩壘甚至都處于護衛艦舷炮的打擊范圍之內,其中北壘是津海城的主壘,前身亦是當初晉中軍殘部峙守的渦口寨,在第一特混艦隊及登海鎮師第一旅戰弩營的炮火轟擊下,并沒能支撐太多的時間,城墻就大段的坍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