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梟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15章 裂痕

[字數:4878 更新時間:2014-8-14 10:00:00]



  (更新三章求紅票,前面還有兩章)

  **********

  林縛不可能直接將手伸到地方上來,流民或者說是災民安置只能以地方為主,在營帳里吹胡子瞪眼爭吵了半天,在寧則臣過來之前,就諸多處置事項都商議確定下來。

  西沙島及江中諸沙洲皆屬官田,陳坤所代表地方勢龖力只同意流民就地編戶,但是宅田地以租售形式供給,按戶給桑宅地兩畝,按丁給水旱田五畝,新編戶除田丁稅之外,還要額外將每年的收成拿到兩到三成來繳納田租。

  西沙島是新辟荒地,新編戶依制可免三年的田丁稅,陳坤卻咬死田租不可免。

  也難怪林縛脾氣越來越壞,聽陳坤咬死田租不免,忍不住拍桌子就要將桌上熱茶直接潑陳坤臉上去。

  崇州熟田肥沃,冬麥夏稻,一畝地年產麥稻能有五六百斤,一戶人家在崇州能有二十畝水田,已經算是小康之家了。

  西沙島自然災害嚴重,除夏季臺風洪水外,冬季江水低淺,海水回灌,幾乎每年都會形成咸潮,使沿灘土地鹽堿化現象嚴重,不利耕種,再加上西沙島是積沙成陸、土地貧瘠,又沒有任何水利設施,即使一年風調雨順,產量也要遠遠低于普通熟田。

  陳坤咬死田租不可免,說到底還是要將這些流民從崇州逼走。

  林縛眼下只求能讓兩萬余災民在西沙島正式落戶,田租算足折銀一年也就兩三千兩銀子,還拖不垮集云社。

  之所以爭吵,林縛也是要以此為條件,要挾崇州縣及海陵府地方答應胡致庸、胡喬逸父子等人從崇州*胡家析族遷出,入西沙島以胡致庸為里甲之首,答應使李書義代表崇州縣專權處置流民安置編戶等事務,答應三百員定額的鄉營編制,鄉勇首領皆從安置災民中選拔。

  李書義本是崇州縣的官吏、胡致庸本是崇州縣里的士紳商戶,雖說這段時間來跟林縛走得親近,有舔楚黨屁股之嫌,但終究是地方上的人,吳梅久、陳坤他們也不擔心李書義、胡致庸會鐵心跟林縛擰成一股繩,心里想此時誰都難免趨炎附勢,但是等楚黨失勢后,到時候想來李書義、胡致庸會知道做什么選擇的。

  說到底,陳坤、吳梅久還是對流民最不放心,除編練諸事受縣尉節制外,還主動提起要胡致庸兼任指揮、直接控制鄉營,林縛自然也“勉為其難”的順勢答應下來。

  考校過寧則臣的才干,特別是寧則臣瘦弱白凈的形象降低于他們的抵觸情緒,陳坤、吳梅久也同意寧則臣擔任西沙島鄉營副指揮,負責鄉勇編訓之事。

  諸多事議妥,還需要擬成文函上呈宣撫使司批準。

  ************

  東海寇又在太湖水域肆虐,陳坤、吳梅久等人都不敢在城外過夜,看著天色不早,就告辭離去,林縛送他們到營地外就止步,李書義、胡致庸卻要硬著頭皮送他們上船去。

  “你們二人要好自為之……”陳坤丟下這么一句話就登上船,理也不理李書義、胡致庸二人。

  李書義一臉尷尬,就他本人意愿,比起在縣里勾心斗角,沒有什么實權跟作為,他更愿意留在西沙島專權負責流民編戶安置之事,但是不可避免的,他因此就再也脫不開跟林縛的瓜葛,也避免不了給打上楚黨的標簽。

  楚黨勢大,趨炎附勢者或許會認為這是難得的機遇,但是事情遠沒有這么簡單。

  顧悟塵到江寧最主要的一項工作就是增加江東郡輸入燕京的漕糧供給,要從當前每年六十萬石漕糧提高到二百萬石的水平,分攤到崇州縣大約有三萬石的樣子。

  這是地方極力*的事情,但是江寧府尹王學善給顧悟塵抓住把柄,在夏漕之事軟了態度,其他府縣也沒能強硬起來,但是從骨子里都是厭恨顧悟塵、張協楚黨一流的。

  漕糧負擔還能盡量往佃農、自耕農身上攤派,但是現在又有傳言說,張協為籌兵餉,有意在東南諸郡提高市稅、加征礦稅,這更是要了老命。

  東陽林族兼并土地也有兩萬多畝,但是每年田租收入折銀也不過四五千兩,林族能積累巨富,并私養五百余鄉勇,依靠的是對地方商業的壟斷。上林里草市的市稅收入,甚至絕大部分都落入林族等少數幾家的私囊中。

  東陽林族是如此,江寧曲家是如此,東南諸郡稍有些勢龖力的大族,莫不是如此。

  除此之外,市稅又是地方官府最主要的財源,也是地方官吏接受賄賂、中飽私囊最主要的財源。

  楚黨欲在東南諸郡提高市稅等諸多商業稅的征收,可以說是直接侵害了東南諸郡鄉紳大族以及地方官僚勢龖力的利益。

  此事雖說還只是放出風聲,但是地方上都已經議論紛紛,視之如洪水猛獸。

  也是東南諸郡的世族官僚集團對楚黨非常的抵觸,楚黨雖然正得勢,顧悟塵在江寧也風光無限,陳坤、吳梅久等地方官員對顧悟塵以及林縛卻都避之如毒蝎,絕沒有投靠、討好龖的意愿。

  胡致庸與李書義矛盾猶豫的心思絕不同,他見李書義愁眉苦臉,笑著說道:“日后島上諸事,還要多依仗李書辦了……”

  “胡先生說笑了,該是書義依仗胡先生才是。”李書義作揖說道。

  在李書義看來,崇州地方再反感楚黨、再反感林縛,但是依林縛之策在西沙島安置流民,對崇州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消除流民隱患是為一利,西沙島組建鄉營實為崇州抵御東海寇侵入的南面屏障是為第二利……

  李書義心里微微一嘆,心想眼下也只有如此,做好這些事也無愧于心,哪里管得了日后太多的事情?看到林縛與寧則臣、敖滄海等人站在營帳前,李書義與胡致庸快步趕過去。

  *************

  林縛站在營帳前,舉目四望,距湖盜襲島才過去六天,觀音灘到處都是觸目驚心的殘痕。李書義、胡致庸走過來,他指著不遠處的坡地,說道:“那處向陽坡地修一座墓園,此次以及日后所有為西沙島犧牲者都要葬入,碑上刻其名、事跡,使后人瞻仰追思。修這座墓園要用青磚跟石材,不要節省,入殮備棺材不得合葬,這件事與圍樓一起去做,不要拖延。要用多少銀子,你們先合計一下,報個數給我……”

  “嗯,我明日就找人來勘量。”胡致庸應道,時人重死事,即使不能歸葬故里,也沒有誰愿意當個孤魂野鬼的,修墓祠供后人祭更是士子清流對身后事的理想期待,林縛用于犧牲民勇身上,雖說傳出去依舊會遭到清流的恥笑與排斥,但更能激勵西沙島民勇為守島而戰。

  林縛又說道:“流民安置差不多就這么定下來了,不過這次犧牲的民勇以及積極抵抗湖盜而死的災民,其家人配田不按剛剛談定的條陳,要特殊照顧。胡家在觀音灘有三百畝熟田,集云社出銀子買下來,再額外開墾積肥兩百畝熟田出來,給這些人家每戶多少分一些。直接給地契,免掉田租。另外,這部分田所攤的田丁稅銀,由鄉人共同來承擔比較合適……”

  “三百畝熟田算是胡家為守島事所捐,胡家理應為西沙島做些事情。”胡致庸說道,雖說觀音灘這三百畝熟田是胡家兩代人心血所在,也是胡家最龖后一點能拿出手的產業,但是林縛不計成本的為西沙島付出這么多,他焉能沒有這點氣概?

  在李書義面前,林縛也不多說什么,再說胡致庸要在西沙島贏得人望,就需要胡家為西沙島安置流民做出貢獻,他又說道:“經過兩次大難,許多人家都支離破碎,夫妻父母子孫不相全。有些舊俗可以適當的改一改,當然,我們也不強迫,要是能主動合成一戶的,這邊要加以鼓勵,并給予一定的獎賞,具體怎么辦,你們商議著拿主意……”

  李書義點點頭,他負責編戶安置,許多人家都只剩下孤寡一人,不并戶的話,會十分的麻煩。

  受林縛影響,李書義也變得務實勤干,西半島的流民安置點還有事情等著他去辦,看著天色還亮堂,心想這時候過去夜里住那邊還能多了解一些情況,便告辭騎馬趕過去。

  吃過晚飯,林縛將胡致庸喊到他營帳里,胡致庸過來,看到林夢得也在營帳里。

  “沒有外人,都坐下說話,”林縛招呼胡致庸坐下,說道,“胡家將觀音灘三百畝熟地捐出來,怕是制糖作坊都經營不下去了吧?”

  “是無法維持下去了,”胡致庸也不矯情,老實說道,“關掉作坊,也能使大家的心思都放在這邊。”

  “你將胡家所欠的外債以及作坊都轉給集云社,”林縛說道,“作坊不但不要關掉,還要擴大規模。觀音灘這邊需要你投入所有的精力,待這邊事情稍歇,讓二爺胡致誠負責作坊事。”

  事實上將西沙島的三百畝地捐出來,所欠的外債給胡家的壓力將很大,逢年過節要債的聚集家門也實在難看,林縛要將作坊跟胡家外債都攬過去,胡致庸除了點頭答應,還能做什么?又心想:二弟進集云社辦事更好,西沙島總是危險,胡家人分散一些,跟雞蛋不裝一只籃子的道理一樣。

  “按察使司從平江府籌糧中撥出的那一部分銀子、米糧給西沙島救災備荒是明面上的,那些可以做帳給地方官府看。另外,我再撥兩萬兩銀子給你,圍樓建造不要惜工本,觀音灘水塢也要盡快建起來,水塢建成后才方便往島上大規模的輸送物資……”林縛繼續說道,“我此次在安吉縣從舒家截下兩萬多兩銀子,這也是他們欠西沙島的,便用于西沙島。” 我的QT房間開通了!更俗官方QT房間號[9167] 




諰路客wWw。siLuke。infO,小說更新快,無彈窗!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