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唐一品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六百九十四回 玉門關內

[字數:6805 更新時間:2014-8-14 8:12:00]




神速記住【思源中文】www.syzww.net,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陛下,這如何是好,這如何是好?…,望著破舊的營房chūn九道口中直念叨著,這哪里是什么營房,分明就是一個破舊的帳篷,也不知道是倉促的緣故,王文度就是在校場上設置了一個巨大的軍營,然后讓各個護衛隊為一個大的帳篷,居住在里面,此刻校場上,已經有數百個帳篷了,但龖是又是顯的雜亂不堪,哪里有軍營的模樣。 那秦九道見狀,臉上lù出一絲擔憂之sè,更多的卻是憤怒之sè。

  “唐郎君,這如今如何是好?”半響之后,就見秦大胡子與崔娘子一起闖了進來。秦大胡子當官了,但龖是臉上并沒有任何喜sè,他也感覺到這里面有一絲不妙,所以剛剛被校尉喊過去,一頓訓話之后,趕緊跑了回來,向盧照辭拿個主意。一方面他只是一個粗人,不知道這里面的勾當,更重要的是,他感覺到盧照辭的不凡,不是一個普通人,所以一回來就詢問道。

  “剛才那個校尉怎么?”盧照辭有些好笑的想著剛才那個叫做楊二郎的校尉。

  “他們蘇定方將軍勾結西突厥叛軍,準備攻破玉門關,活捉西域王,準備以西域王要挾陛下。”秦大胡子道:“所以陛下傳來圣旨,讓西域王招兵買馬,抵御蘇定方的進攻,陽關、玉門關所有的兵馬都聽從西域王的調遣。這些都是陛下下的圣旨。

  “現在他們有多少兵馬?”盧照辭輕笑道。

  “已經有兩萬人了。”秦大胡子道:“這段時間,他們將沿途的商隊護衛都聚集起來,還有許多突厥人還有許多奇奇怪怪的人,大部分都不是中原人。真是奇怪,我倒是看怎么西域王手下的突厥人比那蘇定方將軍手下的突厥人還多呢?前不久,我來玉門關的時候還聽蘇定方大將軍與突厥人交戰的,怎么這一轉眼間,就成了蘇定方將軍勾結突厥人,密謀造反呢?唐郎君,是世家中人,不如幫我們分析一下,這里面有什么奧秘不成?”“奧秘是沒有的,不過是王文度想擁立西域王,但龖是又害怕蘇定方的大軍,所以才會將們都聚集起來對抗蘇定方罷了。”一邊的盧照應不屑的道:“不是我那王文度,就靠們這些人,豈能對付的了蘇定方?蘇定方這個家伙厲害的很,其用兵才能絲毫不下于薛仁貴,而且比薛仁貴更加的狠辣。王文度是什么人?不過是一個世家子而已能有什么本事,就是武學也沒有進過,豈是蘇定方的對手。更何況,蘇定方手下都是jīng兵強將,一直與突厥人在廝殺,可是們呢?

  或許有的人也是府兵出身但龖是來自各個地方人心就不齊倉促而來,沒有經過訓練,如何是那些訓練有素的jīng兵的對手,他們這些人常年廝殺一旦上了戰場,就是不要命的角sè們這些護衛隊豈會是他們的對手。如此一來,將也不是將的對手,兵也不是兵的對手,和蘇定方決戰,必死無疑。”“那也不定。蘇定方將軍手中的糧草不多。”徐震在一邊卻是道:“王文度這個人yīn險狡詐,自己駐守玉門關,糧草大部分都是玉、

  門關發出去的,他若是對蘇定方有所圖謀的話,肯定會控制對方的糧草,所以我猜測蘇定方將軍軍中必定是沒有多少糧草,只要堅持五天的時間,甚至不需要五天的時間,蘇定方將軍就因為內無糧草,外無援軍而不得不退兵,王文度也因為這個原因,才不怕蘇定方將軍。”

  完之后,卻見盧照辭面sè鐵青,心中陡然一驚,這個時候,才知道盧照辭的平衡之策,軍中的糧草也不是掌握在大將手中,以防弊大將叛變,所以王文度之所以能輕松的獲取糧草,與盧照辭有很大的關系。

  “這個王文度,還真是沒有想到!”盧照辭忽然笑呵呵的道:“放心!若是蘇定方只有這樣的才能的話,也不會有今rì的成就了。”“唐郎君,如今我們該怎么去做?”秦大胡子嘆了口氣,道:“我們都是普通百姓,不知道這里里面的道理,無論是蘇定方將軍勾結突厥人也好,或者是王文度準備起兵反叛也罷!他們打他們的,我們就繼續跑我們的生意,也不想牽扯進去,而且,也沒有那個資格。無論他們是勝利,或者是失敗,與我們都沒有關系。勝了,朝廷就會認為我們是反叛,家中的人也會受到連累,若是失敗了,我們的家眷也是跑不掉的,這如何是好。”“是,是!唐郎君,是我們見過最有才能的人,您就幫幫我們想想辦法!”一邊的護衛們也紛紛道。他們都是平民百姓,平rì里雖然都是刀口上過rì子,但龖是都是知道,大部分都是安全的,就算偶爾有廝殺,也是很少,但龖是眼下卻是不一樣,這是真的要打仗了,而且是與蘇定方將軍打,蘇定方將軍的大名在西域可是鼎鼎有名的,比那秦閻王差不了多少,與這樣的人打仗,能贏嗎?眾人顯然都不看好王文度。

  “們在這邊有熟悉的人嗎?”相反,身在玉門關內的大唐皇帝臉上卻沒有半點驚惶之sè來,他笑呵呵的道:“們行走在雍涼道上,想必認識不少人!而這些人大多和們一樣,都不想和蘇定方對陣,可是又偏偏改變不了大勢,既然如此,們為什么不抱成一團呢?

  就算真的要上戰場,最起碼也能相互照應一下。也不會為別人所殺。

  一個人的力龖量總是有限的,但龖是們加在一起的力龖量,那就是很大了。

  到時候,無論是蘇定方也好,或者是王文度也好,都不敢將們怎么樣。”“不龖錯,唐郎君所言甚是。若是我們邀請幾個好友,力龖量肯定大了許多。”秦大胡子也拍手道:“想必這些家伙也是不敢與蘇定方將軍對陣的只要拉攏了他們,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們的安全最起碼能得到保證了。對,我這就去找他們去。”著站起身來朝盧照辭拱了拱手,就告辭而去。

  “秦大哥為人豪爽,在我們這些群人中有不少至交好友。”崔娘子望著盧照辭輕輕的道:“只是的身份在這里,萬一被別人發現了,該如何是好?”

  “猜猜我是什么身份?”盧照辭笑呵呵的打趣道。一邊的盧照應等人見狀,哪里還敢在這里呆著,紛紛出了營帳,一個偌大的營帳中,只有盧照辭和崔娘子二人。崔娘子見狀,只感覺臉sè發燙狠狠的望了盧照辭一眼。

  “某個人如同云中之龍,我們這些升斗民豈能知道這些。”顯然崔娘子對盧照辭到現在還隱藏著身份的事情很是氣惱。最起碼,在自己公開身份的時候,就應該出來,這才叫公平。

  “奔的時候知道的清清楚楚未必是好事。”盧照辭深深的嘆了口氣,望著崔娘子道。他不否認對這個自強的女xìng很有好感,但龖是更加知道彼此的身份,自己殺了李瑗,連累了她,不管她與李瑗之間有沒有感情最起碼她走上這條路與盧照辭有著很大的關系。

  “知道總比不知道好。”崔娘子雙目中lù出一絲憤怒來。

  “若是對方身份普通的話,那倒好辦,但龖是知道對方就是所憤恨的人,該怎么辦?”盧照辭揭開對方面上的黑紗道:“聰明人有些時候,是很可悲的。比如眼前的事情就是如此。”

  “果然是朝廷的官員,甚至官位還是不的。”崔娘子面sè一變,道:“來西域,大概就是與這件事有關系,只是沒有想到,西域的情況與知道的并不一樣,因為雙方就要交戰了,而還不知道,哪個是真的反叛,而哪一個是忠于朝廷的。或者,知道誰是在反叛,只是手中無兵,不能解決眼前之事!”

  “我過,聰明有的時候,并不是一件好龖的事情。”盧照辭望了那絕美的面容一眼,她把那個沒有因為歲月的流逝而有任何的變化,嘆了口氣。

  “老爺”就在這個時候,秦九道急急忙忙的闖了進來。崔娘子趕緊將黑紗掩上,但龖是還是讓秦九道看了分明,心中一陣暗嘆的同時,卻是不敢怠慢,將一卷紙條遞了上去。

  “三天?”盧照辭面sè一變,道:“蘇定方只有三天的糧草了,也就是,三天之內,蘇定方必定進玉門關,否則的話,他只有退兵入大漠,劫掠那些西突厥人,等到蔥嶺道或者祖明送來糧草了。”一邊的崔娘子聞言面sè一變,心中陡然一驚,望著盧照辭的目光也復雜起來。

  她不是一個傻子,否則的話,也不會這么多年,還能在雍涼道上縱橫,眼前的男子身份絕對不一般,否則的話,位高權重的蘇定方不會給他來信,而且對祖明居然直呼其名。祖明是誰,是大唐天子手下最信任的將軍,當年武學中,第一批弟子,雖然祖明的戰績遠比不上秦勇,可是大唐皇帝對他的信任還遠在秦勇之上,誰讓他最為忠心呢?

  “老爺,剛才秦大胡子前來報道如今玉門關內,已經有兩萬三千多人,整個玉門關是許進不許出,不過今天一過,玉門關就要關閉了。”秦九道趕緊道:“他已經和五個護衛隊的首領約好了,可以聯合在一起。”“六個護衛隊?有多少人?”盧照辭又問道。

  “不過七百人的樣子。”秦九道趕緊道。

  “去告訴他,使些錢財,讓我們防守的地方靠近敵樓。”盧照辭想了想道:“就算不能靠近敵樓的話,最好能在城門下面,防守城門也是好龖的。”“是,我這就去。”秦九道趕緊道。

  “想接應蘇定方?或者是想殺了王文度?”崔娘子面sè一變。

  “蘇定方的糧草不過三rì所用,一旦糧草用完,就不得不逍入大漠之中甚至還有斷糧的危險。而到那個時候,王文度就能召集更多的人馬甚至還能勾結叛軍,先將蘇定方消滅在關外,而們,恭喜們們就會背上反叛的罪名,就算心中不愿意,也不得不跟隨在王文度身后,進攻朝廷的軍隊,而們中原的親人,也會造到連累,女子固然無事,但龖是男子卻是必死無疑。”盧照辭冷哼道:“所以不管怎么樣,都不能讓蘇定方退走,我們若是處在敵樓上就能趁著機會殺了王文度,若是駐守城門,那就有機會打開城門,放蘇定方入城。無論是哪種結果,我們都沒有事情。”“那怎么就知道蘇定方肯定是忠于朝廷的呢?或許真的是蘇定方勾結突厥人的呢?”崔娘子皺著眉頭問道。

  “一只隨時都會被斷了糧草的人豈會反叛。”盧照辭嘴角lù出一絲不屑之sè來,道:“蘇定方不是傻子,他是不會反叛的。”“但愿的是真的!”崔娘子用復雜的眼神望著盧照辭一眼,最龖后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輕輕的出了營帳。

  “唐郎君,真好使。我們稍微使了一點銀子就讓我們駐守在敵樓旁邊。”黑夜即將來臨眾人又闖了進來那秦大胡子高興的道:“那個王文度真是厲害,居然下令將城門都給封了起來,這樣一來,蘇定方將軍再怎么厲害也不可能攻破城門了,只能沖上城墻了真是很厲害!這個王文度不簡單。”毒大胡子正待下去,卻見一邊的崔娘子心翼翼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袖,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盧照辭面sè很不好看。趕緊默然不語了。大帳內的眾人也都默然不語,將目光望向盧照辭。

  “看樣子這個王文度也明白己軍的優勢和劣勢了。”盧照辭苦笑道:“將城門堵死了,蘇定方只能強攻了,我們也不能將城門打開,這個王文度是有點本事。”

  “大哥,不如現在就殺入府衙內,取了王文度的首級。”盧照應大聲道。

  “王文度在府衙防守很嚴密,而且這個時候,我們也是不能輕易動的。”盧照辭苦笑道:“想必這個時候,在校場周圍,都有不少的士兵,一旦發現軍營中有點動靜,就會遭受他們的鎮壓。王文度這個家伙,就是要將這些護衛隊逼入朝廷的對立面,只要他敢向蘇定方shè箭,那他就打上叛軍的名聲,為了自己的xìng命,這些人就不得不跟隨在王文度身后,起兵叛唐。”

  “唐郎君的不龖錯,在校場周圍是有不少的士兵。”秦大胡子趕緊道:“只是那王文度為什么要起兵反叛呢?他難道就不怕朝廷怪罪嗎?想我大唐有兵馬百萬,他一個的將軍豈有這個資格反叛?”眾人面sè一變,那盧照應等人更是瞪了秦大胡子一眼。弄的秦大胡子莫名其妙,但龖是也知道自己好像錯了話,趕緊低下頭不再話了。

  “他自然是有名義,那就是西域王。”崔娘子不屑的道:“除掉西域王,他哪里有什么名義造反呢?弄不好,這背后還有西域王的影子呢?”崔娘子用譏諷的眼光望了盧照辭一眼。

  “?”盧照應面sè一陣大變,站起身來,瞪了崔娘子一眼。

  “好了,她的沒錯,王文度肯定是會打著西域王的名號行事的。”盧照辭冷哼道:“不過,這前提是看看他可有這個機會了。一個的王文度也想當李靖,真是笑話。”“嗚嗚!”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號角聲傳了過來,整個大營瞬間就亂了起來。

  “來的好快!”眾人雙眼一亮,這聲號角聲響起,顯然是因為外面有敵人進攻了,這個時候敵人除掉蘇定方就不會有其他人。那崔娘子更是驚心。下午的時候,蘇定方的信就到了眼前這個家伙手中,太陽剛剛落下山來,蘇定方就率領大軍殺了過來,由此可見,蘇定方行動之迅速。

  “他糧草不夠,今夜應該要攻城!”盧照應不確定的道。

  “讓他今夜不要攻城。”盧照辭想了想,道:“讓他明rì清晨攻城,若是沒有猜錯的話,今夜王文度肯定會讓我們去堅守城墻,反正現在四個城門盡數封死,他也不怕有人前來打開城門了,他只要將有限的兵馬防守城門,然后派上一批人四處巡邏,就足夠防守一個晚上了。但龖是若是蘇定方明rì清晨進攻,那個時候,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否則的話,晚上片刻,我們就必須防守了,到時候,我們的身上就刻著叛軍的名字了。想必諸位心中也是不愿意!”盧照辭掃了大帳內眾人一眼。

  “沒什么可以考慮的。唐郎君救了我們的xìng命,我們自然是聽的吩咐。”秦大胡子拍著胸口道

神速記住【思源中文】www.syzww.net,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