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1895淘金國度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463章 發飆

[字數:13181 更新時間:2013-11-8 5:47:00]







(  庫茲涅茨克,在西西伯利亞庫茲涅茨克盆地南部、托姆河同其支流阿巴河和康多馬河匯流處人口兩萬余人7年建為要塞

  庫茲涅茨克在歷史上曾于1932年至1961年改名斯大林斯克,其后更名為新庫茲涅茨克,其所在的庫茲巴斯地區屬于后世俄國最大的煤田,其煉焦煤儲量甚至占到了整個俄國儲量的一半,當然在這個時候,除了葉楓還沒有多少人知道這片土片蘊含著多大的財富,雖然已經有人采煤,但都是一些小打小鬧即使是高爾察克,嚴石等人也不明白,為何葉楓要指定此地為東俄自治區的首府

  現在的庫茲涅茨克好點說也是東俄自治區有數的城鎮,差點說,那就是連美洲的一些小城都不如,而且現在還沒有鐵路,只有一條破舊的馬路與托木斯克相連,西伯利亞鐵在整個庫茲涅克盆地上方數百里的地方穿過去了,也就是說,西伯利亞鐵路對其根本沒有一點用處,這樣的地方,作為首府,也難怪高爾察克等人不情不愿了

  原本按照葉楓的規定,去年底東俄自治區政府和東俄方面軍司令部就要遷到此地,可高爾察克愣是以嚴寒天氣尚未過去為由,一直拖到了3月初才在中央數度嚴令下磨磨蹭蹭的遷到了這里

  當然既然將這里設為首府的決定不可更改,高爾察克就不得不多做打算了,他帶來的百萬軍民原本要一分為五,分別分流二十萬人左右到新尼古拉耶夫斯克,托木斯克,克麥羅沃和謝格洛夫斯克,阿欽斯克,庫茲涅茨克五地,但最后高爾察克又玩了一個小小的花招,以首府交通不便,需要建設兩條公路為由,將百萬軍民帶了近半即五十萬人遷移到庫茲涅茨克,其他四地卻都只分流了十萬余人,而且這遷到庫茲涅茨克的五十萬居民當中有大半是軍隊整編后的原來五十萬軍隊當中裁撤下來的精壯,老弱婦幼僧侶則留給了其他四地

  除此之外,東俄方面軍中第十二集團軍一個整集團軍也被高爾察克帶到了庫茲涅茨克盆地,如此一來,庫茲涅茨克一下子由原來的不過兩萬余居民增長到了六十余萬人,遠遠超過東俄其他城市,以占東俄近半人口的規模一躍成了東俄第一大城市,不過遷來僅僅不過一月,現在的庫茲涅茨克充其量也只能稱為第一大帳蓬聚集地罷了

  連接庫茲涅茨克盆地的唯一一條通道,原庫茲涅茨克要塞至托木斯克的破舊公路上,一行十數輛的軍用汽車搖搖晃晃的行駛,看上去,就好像蝸牛爬行一般

  葉楓的身子隨著汽車的顛簸而搖晃著,坐在他身邊的漢德森卻似乎沒什么影響,靠在后座椅上微閉著眼睛

  當車隊搖晃了數個小時,終于出現在了路口,進入庫茲涅茨克盆地時,已經遠遠可以看到開闊的平地中央那連綿百里的帳蓬群時,微微張了張嘴,好半天才嘆了一口氣道:“這個高爾察克啊,帶了五六十萬軍民到這里,有必要嗎,庫茲涅茨克盆地如何消化得了”

  漢德森聞言睜開了眼睛,也看了看那一片帳蓬群,最后笑道:“我估計他還是防備我們對他下手,聽說他把第十二集團軍一個整集團軍都布置在這個盆地,這里不是前線,他的目的也不言自明了”

  “要對他下手,還用得著等到現在嗎,再說第十二集團軍現在可不全是俄羅斯士兵了,我們真要下手,他想躲過去也難吧,疑心重啊,這樣子,反而讓我不得不花一番心思來穩定這東俄的局勢,對他有害無利”

  漢德森知道葉楓是什么意思,聞言并沒有馬上接話,不過看到逐漸接近的盆地中心到處都是一片建設工地,還有不少軍民正在開墾田土,還有軍隊正在參與修建道路時,又笑了笑道:“其[不我覺得這也沒有太多問題,把他遷到這里,他就不得不修路蓋房,解決這五六十萬人的口糧工作,要是全放到外面,怕他更會不聞不問”

  “正是考慮到這點,我才沒有阻止!”葉楓嘴角泛起一股冷笑

  正在這時,車隊逐漸停了下來,前面開路的車輛上下來幾個警衛警戒,其中一人走過來拉開了葉楓的車門

  葉楓和漢德森走下車來,在警衛的護送下越過車隊來到了那片帳蓬群邊緣,那里已經站著數人,站在中央穿著筆挺的阿拉斯加元帥軍服,臉相略有些瘦削,精神卻很抖擻,眼神也非常凌利的的無疑就是高爾察克了,他左邊的則是東俄方面軍的參謀長嚴石,他右邊那個大腹便便,頭發都禿了的高大男子想來就是被任命為東俄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兼財政廳長的佩佩利亞佐夫

  看到葉楓走過來,高爾察克和佩佩利亞佐夫的神色都有些不太自然,以前在這里,他們好歹還是土皇帝一般,在這里也沒有比他們地位更高的人了,但是現在不管是葉楓,漢德森,還是后面的圖根,謝纘泰都算是他們的上司

  從俄最高執政官和內閣總理的地位一下子落到阿拉斯加等同省部級官員的身份,也難怪他們有些不自在了

  與葉楓等人打招呼之時都有些扭捏,葉楓和圖根等人倒也沒有太過在意,當然也沒有擺出領導的架子,表現在的還是很客氣隨和的以免在兩人心中留下疙瘩只是葉楓對于兩人放不開手腳,轉不過彎來,擺不正位置心下也不免有些遺憾,這次回去,東俄的問題是必須有一個更妥善的處理了,否則這百萬軍民遲早會出亂子

  握手見面之后,在高爾察克當先引領下順著明顯是剛剛修建的道路穿過外圍帳蓬群,進入了帳蓬中心,中心位置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帳蓬了,在中心河流交匯處的左岸本就有一個要塞建筑,加萬軍民努力一個月,圍著要塞倒也已經建起了不少建筑,不過都相對比較簡陋,那些像樣點的磚石建筑現在大部分都還在夯實地基,離建成還早

  高爾察克將東俄自治區政府部門及軍隊指揮部門都放在了原來的要塞建筑當中,這幾乎就占據了這片建筑近半的范圍了,其他居所葉楓可以肯定是那些政府官員和軍隊高官的家屬入住了,那些仍然居在帳蓬當中的肯定只是一般的平民

  進入了原來的要塞司令部,即現在的東俄自治區政府和東俄方面司令部所在,不過進入大廳,葉楓就不由皺了皺眉頭,因為在正對面墻上,同時掛著兩面旗幟,一面是阿拉斯加三色星旗,還有一面是俄羅斯的三色旗,而且居然還是同樣的高度一左一右懸掛

  一左一右落后葉楓半步的漢德森和圖根也看到了這兩面旗幟,也看到了葉楓皺眉,漢德森就不由在心里嘆氣

  他可以肯定,高爾察克如此擺不正自已的位置,只會給他帶來麻煩葉楓這個老上司,漢德森很了解,別看表面隨和,但對于一些原則性的問題,他是絕對不會讓步的,東俄自治區政府居然還要懸掛俄羅斯旗幟,居然還與阿拉斯加國旗平等,你這不是找死嗎

  葉楓沒有當場發作,才是漢德森最擔心的,葉楓僅僅皺了皺眉,馬上就笑容如初,但漢德森可以感覺到葉楓眼里閃過的那絲寒光不當場發作才麻煩

  圖根同樣臉色不太好看,高爾察克明知道他們要來,居然還要這樣做,是試探還是挑釁?挑釁的話那他也太高估他自己了

  高爾察克和佩佩利亞佐夫似乎也注意到了葉楓和圖根的神色,還是有些心里惴惴的不過看到兩人沒有說什么,便也以為葉楓兩人并不在意這個

  奉茶落座之后,葉楓僅僅喝了一口茶,就站起來,示意去會議室,高爾察克不知是何緣故,卻也沒有多說什么

  這次進入會議室的,除了隨葉楓前來的部長級官員以及幾個葉楓貼身警衛,其他人都留在了外面,至于伯瑞那些商人,則被葉楓要求,讓高爾察克和嚴石安排人帶著去盆地四周考察去了

  東俄方面留下來的也只有四人,除了高爾察克,佩佩利亞佐夫,嚴石外,還有一個身材魁梧高大,唇上方留著兩撇小胡子,身穿阿拉斯加上將軍服的男子,此人即是高爾察克麾下的絕對親信,方面軍副總司令兼第十二集團軍司令博拉帕達諾夫,原本就是俄羅斯中將,當然鄂木斯克臨時政府時期,他就被高爾察克委任為上將,還是高爾察克軍隊的參謀長現在擔任集團軍司令也不知道此人心里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但此人臉上看去很正常,而且據李明澤所言,帕達諾夫所率領的第十二集團軍雖然也有不少沖突,但也沒有什么難以收拾的矛盾暫時還算平靜

  葉楓坐在橢圓形會議室的上首,圖根和漢德森一左一右,接下來高爾察克,佩佩利亞佐夫,嚴石,帕達諾夫四人坐在了圖根下方,而施泰因斯,迪卡盧,謝纘泰三人則坐在了漢德森下方,正好十個人

  落座之后,葉楓卻倚靠在皮毛沙發椅上微閉著眼睛,一直沒有說話,漢德森和圖根兩人則坐的端端正正的,也一言不發,倒讓高爾察克等人有些摸不清葉楓的意思

  “亞歷山大,你明白什么是自治區嗎”足足過了半刻鐘,葉楓才突然坐正身子,盯著高爾察克說道,原本溫和的眼神此刻分外凌利

  高爾察克被葉楓的眼神刺激,愣了一下,緊接站心里一緊,猶豫了一下才道:“我明白,東俄羅斯自治區是阿拉斯加共和國所轄具備一定自治權利的行政區域”

  “那么你明白哪些才是自治區該有的權利?”葉楓不依不撓的問了下去

  高爾察克被葉楓緊逼,心里越發有些吃緊,也更摸不清葉楓的意思了,一旁的漢德森和圖根倒是明白,兩人隔著葉楓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擔心,現在畢竟還在高爾察克的地頭上,萬一翻臉,豈不是很危險

  圖根向嚴石使了一個眼色,嚴石立即站了起來,看到葉楓不禁意的點了點頭,便一言不發的走了出去,并把門關好

  高爾察克和佩佩利亞佐夫突然感覺到背心透出一股冷風,嚴石出去干什么,高爾察克畢竟也是不錯的軍人,很快明白了什么,難道,準備對自己下手,他們有把握嗎,再考慮到路遠成從一開始就沒有參加這個會面,他又有些擔心了,也不自覺的沖著帕達諾夫使了一個眼色,帕達諾夫也不是傻子,當然明白高爾察克擔心什么,不過他還是猶豫了一下才站起來,但是在他剛準備向葉楓請假的時候,葉楓卻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什么是東俄自治區該有的權利,你明白?亞歷山大,你真的明白嗎,東俄自治區是屬于阿拉斯加還是屬于俄羅斯”

  葉楓這一發火,會議室內氣氛頓時緊張起來,而圖根則看著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帕達諾夫,眼里閃過一絲寒光,守在門口的葉楓帶來的那些貼身警衛則不自覺的將手放在了腰間槍套上,帕達諾夫冷汗直流,只怕他一動身,立馬就是伏尸當場,不過他倒是見機的快,立馬訕訕的重新坐了下去,緊閉著嘴巴,似乎已經打算不摻合進去了

  佩佩利亞佐夫則腦門子上都要流出汗來了,怎么也想不到這個地頭,葉楓居然會如此不客氣的質問,不,已經不是質問這么簡單了,若有一句話不對,他們很可能再也走不出這個門了

  葉楓的眼睛一直盯著緊閉著嘴巴的高爾察克,等著他的解釋,高爾察克就算再沒有政治敏感性也知道,自己的數番作為,對中央政策的陽奉陰違,讓俄羅斯三色旗光明正大的與阿拉斯加國旗懸掛在一起,這些都已經徹底觸怒了阿拉斯加的高層,自己已經陷入了很危險的境地

  高爾察克總算還是一個優秀的軍人,半晌才咬了咬牙,站了起來堅定的道:“我明白,俄國臨時政府在去年11月22日之后就不復存在,這里已經不是俄羅斯的土地,是屬于阿拉斯加的土地,但我,還有這里有百萬軍民,他們都是俄羅斯人,祖國難忘,這是人之常情,這些事情都是我做下來的,如果中央要責問,我一力承擔,但是希望中央可以善待這些飽經苦難的俄羅斯人民”

  高爾察克這番話說完,似乎也一下子解開了身上的思想枷鎖,一臉平靜的對著葉楓,圖根等人道:“我擔任自治區政府主席也許并不能給這百萬俄羅斯族人民帶來多少幸福,如果中央一定要有人對此前的事情負責,我愿意承擔這個責任,辭去自治區政府主席職務,甚至辭去東俄方面軍總司令的職務,但我要求,中央遵守承諾,東俄自治區政府的新主席必須在東俄內部選舉產生,同時我也希望東俄方面軍總司令職務由帕達諾夫將軍接任,我可以保證,帕達諾夫將軍會是一個比我更合適的人選”

  高爾察克如此光棍,倒是讓怒火噴張的葉楓有一股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難怪說無欲則剛,看來高爾察克徹底放棄了那些追求,反而變得難以對付了

  不過葉楓看到高爾察克這個態度,倒也慢慢的把火氣壓下去了,祖國難忘,是啊,自己何嘗不是時刻記掛著祖國,多少年了,而高爾察克這些人加入阿拉斯加才多久,也許自己是有些太過苛求了,但自己卻不能太過心軟,祖國難忘,但他們也應該接受現實,東俄必須完全依照中央的政策走下去,必須發展起來,必須將這里牢牢的綁在阿拉斯加大車上

  “你真的可以放棄這一切嗎,亞歷山大,其實我很明白,你是一個優秀的軍人,但不客氣的說,你的政治能力與你的軍事能力不在一個檔次上,東俄自治區一直這樣下去,對你,對這百萬軍民,對于阿拉斯加,都沒有任何好處,從你當初落筆的時刻你就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從那一刻起,你不再是俄國臨時政府的最高執政官,你代表的也不是整個俄羅斯了,你的職責在這里,在東俄羅斯自治區,你的責任是給這東俄羅斯自治的百萬軍民帶來更好的生活,這才是你力所能及的,但是在我看來,你沒有盡到你力所能及的責任,中央對于東俄的各項支持政策不多嗎,很多,但你卻拒絕執行,實際上你就拒絕了東俄百萬軍民的訴求,他們的訴求也許很簡單,就是希望實現你當初帶他們走的時候所承諾的,給他們帶來幸福安定的生活”

  葉楓的聲音很宏亮,但是其中蘊含的已經不是怒火,而一番語重心長的責問,也讓高爾察克陷入了沉思,佩佩利亞佐夫和帕達諾夫也同樣陷入了沉思

  是啊,他們沒有能力再代表整個俄羅斯了,他們也沒有能力再給整個俄羅斯帶來什么變化,他們能做的就是讓這百余萬當初一心追隨他們的軍民過上他們希望的生活

  高爾察克頹然坐了下來,這一刻他感覺到了一絲無力和愧疚……也有一絲遺憾,他感覺的到,從現在起,曾經的俄羅斯真的離他越來越遠了,恢復俄羅斯的榮光對他來說已經遙不可及,既使未來可以做到那又如何,想要做到,他就離不開阿拉斯加的支持,但是阿拉斯加的意圖是什么……

  也許自己應該離開,去繼續自己探險的事業,去繼續自己的學者生涯,遠離這些政治,遠離軍事

  高爾察克嘆了一口氣,緊接著神色一正,對著葉楓道:“我愿意放棄這些職務,現在我正式向中央提出,辭去東俄羅斯自治區政府主席職務,辭去東俄羅斯方面軍總司令職務”

  猶豫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不過,我仍然希望中央可以考慮我的建議,自治區新任主席必須由東俄內部選舉產生,必須是俄羅斯族,同時也希望東俄方面軍總司令由帕達諾夫接任”

  高爾察克的語氣很堅定,葉楓也不由的一陣沉默,思考其中的利弊,高爾察克的存在,雖然阻礙了東俄的經濟發展,影響了這里的思想,但是對于東俄穩定來說卻有些巨大的作用,他的離開到底會產生怎樣的后果

  葉楓沉思片刻,又看了看漢德森和圖根,圖根考慮了一下道:“可以讓亞歷山大辭去自治區政府主席職務,不過東俄方面軍不宜調整”

  漢德森也點了點頭,不過這次葉楓還沒有說話,高爾察克自己已經堅定的道:“不,我希望可以同時辭去這兩個職務,我很累”

  說到最后三個字時,似乎透露出了他內心的無助和一股艱辛的意味

  葉楓沉吟片刻道:“如果亞歷山大你堅持這樣,我原則上表示同意,不過你也可以放心,中央也絕對會遵守承諾,也會依照法律行事,你要辭去這個職務,需要向東俄議會提出,不過現在議會尚未完成組建,那也應該向總統提出,由國會通過,同時中央也會在議會組建前任命新的臨時主席至于東俄方面軍總司令職務,我和圖根就可以決定,但帕達諾夫擔任總司令不合規定,以他的軍銜可以擔任參謀長,并且同意由他繼續兼任第十二集團軍司令職務,總司令職務由嚴石擔任”

  高爾察克點了點頭,佩佩利亞佐夫猶豫了一下,最終也沒有出言挽留,在他看來,高爾察克確實不是一個出色的政治家,由他擔任主席,對東俄,對高爾察克自己而言都沒有多大益處,至于總司令職務,高爾察克自然絕對夠資格,但他自己不愿意,那就沒有辦法了

  帕達諾夫聽了葉楓的決定,不免有些失望,不過也僅僅是失望,倒也沒有什么怨氣,他只是上將,一個方面軍三十二萬人,由他這個上將擔任總司令確實不夠格,即使是嚴石這個大將都有些勉強帕達諾夫以上將銜可以擔任參謀長,又沒有剝奪他第十二集團軍司令職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特例了整個方面軍與他一樣同為上將銜的都有三四個人若不是他俄羅斯族的身份,這個參謀長他也不一定夠資格,更別說總司令了

  高爾察克這次也沒有反對,點了點頭,然后站了起來,對著葉楓,圖根等人敬禮道:“我立即向總統提交辭呈,三天內我會離開東俄”

  葉楓也點了點頭,既然高爾察克辭去所有職務,以他的地位,自然也不適合留在東俄,否則以他的影響力,只要他還在這里,其他人也很難放開手腳,高爾察克這次如此光棍的表現,也確實讓葉楓很滿意,當然也有一些小小的歉意

  “既然這樣,不如三天后我們一起啟程,你還沒有去過費城吧,不管怎么說,你是一個優秀的軍人,只要你愿意,阿拉斯加都有你發揮能力的位置”

  “算了,我想休息一下,三天后我自己去華僑城吧,這座奇跡之城我一直很感興趣,如果有可能,我也許會再次去北極探險”放下了包袱,高爾察克神色間似乎非常輕松

  拂去歷史塵埃,曾任俄國海軍上將的他,不單是一位優秀的軍人,勇敢的戰士,其實還是位天才的學者、北極探險家,1888年,僅僅13歲的他便考入圣彼得堡海軍學校,如饑似渴各種書籍,他還通曉四種外語,其中包括對外國人來說晦澀難學的19歲時,高爾察克以優異成績畢業

  當時,各國科學家對于人跡未至的北極地帶發生了極大興趣,紛紛組織探險隊前去考察1899年底,高爾察克受到俄羅斯著名極地考察家托爾男爵的邀請書邀請他作為水文學家參加北極探險隊

  1900年夏,“曙光”號破冰船載著托爾的考察隊起錨,向北冰洋的新西伯利亞群島進發1902年春,考察隊終于到達新西伯利亞群島,但繼續往北的航路被冰群阻斷了,高爾察克等人只好循原路返回1906年,高爾察克的學術著作《喀拉海和西伯利亞海的積冰》一書榮獲沙皇俄國皇家會的最高獎賞—大君士坦丁金質獎章1910年,他隨“瓦伊加奇島”號破冰船在遠東海區航行,繪制地圖和航海圖志后來,人們正是根據這些航海圖志去開辟北冰洋航道的

  但一直以來,未能深入北極腹地對他來說都是一個遺憾,后來因為戰爭,他更是遠離了這個事業,現在,又將遠離戰爭,遠離政治的他,也許的確需要一個自己熱愛的事業來寄托自己的生活

  葉楓自然了解高爾察克的一些歷史,聽了高爾察克的話,不由微笑道:“如果你有興趣,中央自然不會干涉,雖然辭去所有職務,但你終究還是阿拉斯加的元帥,未來你去探險,如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提出來,不管是科研院還是地方政府還是中央都會盡量滿足你的要求”

  會議進行到這里,其實也沒有再繼續下去的必要了,會議室里已經充滿了高爾察克即將離去的傷感,佩佩利亞佐失和帕達諾夫猶其如此,似乎有些心情沉重

  散會之后,高爾察克就找到了嚴石,在葉楓的主持下,嚴石先接過了東俄方面軍的總司令職務,同時也召集了東俄方面軍的一些高層,宣布這個決定,并且明確提出自己是主動辭職,不希望東俄方面軍的俄官因此而產生怨氣,葉楓和嚴石也在同時表示絕對會公正,公平的對待每一個士兵,包括俄羅斯族士兵

  僅僅一天后,收到高爾察克和葉楓電文的總統府,也傳來了葉文德手令,同意高爾察克辭去東俄自治區政府主席職務,但是同時也給了高爾察克一些特別的職務,那就是阿拉斯加中央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兼國家地理研究所所長,軍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國土資源部地質勘查局副局長,

  這四個職務按級別不算高,研究院副院長也不是下副省部級,而且四個職務中,地理研究所實際上根本還不存在,也就是說高爾察克將自己負責組建這個研究所,而其他三個職務則是閑職味道居多了,也德通過葉楓的電報知道高爾察克接下來準備做的事情后,給他安排的這些職務,以方便他獲得所需要的支持和資源

  在這份電文中,葉文德還任命原東俄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兼財政廳長佩佩利亞佐夫暫時代理主席職務,并負責在半年內籌組東俄議會,一年后將由東俄議會負責選舉產生正式的自治區政府主席

  收到電文后,高爾察克對德的這些安排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他心中并不是很想再接受阿拉斯加的什么職務,但這些職務多是閑職,對他的探險事業也會有所幫助,也就沒有拒絕,而是坦然接受

  而佩佩利亞佐夫代理主席職務,在東俄內部也獲得了高度認同,雖然此人自從鄂木斯克的內閣總理時期開始,至今兩年多,卻也沒有表現太多的出色能力,但考慮到不管是鄂木斯克臨時政府時期,還是這段時間的東俄,佩佩利亞佐夫受條件限制,發揮能力的余地也不大,其具體能力如何還有待考驗相信有一年時間,也足以讓他展示一下自己的才能了,若真有才能,以他代理政府主席的地位,未來在正式的選舉中也能獲得一些優勢

  原定三天,高爾察克就會離開東俄,但因為中央的電文來的很快,高爾察克似乎也想早點離開東俄,以免觸景生情,所以第二天一早,高爾察克與佩佩利亞佐夫交接后,就告別葉楓和庫茲涅茨克的官員、人民踏上了前往華僑城的路途,隨行的還有幾個舍不得離開他的衛士,應該說高爾察克雖然建樹不多,但在這些民眾當中還是頗有威信的,他離去時,庫茲涅茨克六十萬軍民相送,還有人當場灑淚,轉身離去的落寞背影,讓葉楓和圖根等人也有些心酸

  高爾察克的離去,也算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雖然這個時代歷時并不長久

  高爾察克的離去,雖然有些影響,但很快的,這種影響也慢慢消散,高爾察克雖然離去,但東俄的工作還要開展嚴石和帕達諾夫正忙著理順軍務,佩佩利亞佐夫本來工作也很多,但主要也是百萬軍民的安置問題,這些一時間也急不來,葉楓帶了這么多全國大富商來這里考察,佩佩利亞佐夫想做出成績,在未來的選舉中占據先機,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就跟著葉楓屁股后面開始了真正的巡視之旅,那些富商自然也跟在后頭

  “整個庫茲涅茨克盆地包括整個庫茲巴斯地區,也就是我們腳下,蘊藏著冠甲全俄的煤碳,猶其是煉焦煤,這就是巨大的財富,伯瑞,不是我沒提醒你們啊,有興趣,下手就要早,當然,一切也要按規矩來,但我想以你們的能力,得到這樣的信息,就等于是巨大財富落到你們手里吧”站在盆地中央一塊山坡上,葉楓手指著這片開闊的土地,頗有些指點江山的架勢

  伯瑞等人聽了葉楓的話,卻已經兩眼放光了,表面看上去,這里似乎是一片非常合適的農牧業用地,但現在聽葉楓的話,這地下每寸土地都蘊含著煤礦,那自然就不是用作農牧業用地這么簡單了

  猶其是徐綱和安德森,聽說這里蘊含煉焦煤時,互相看了一眼,若是把鋼鐵廠建在這里似乎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可惜沒聽葉楓說這里是否還有鐵礦若是這里甚至附近有大批鐵礦資源,那他們就真正要考慮一下,在海蘭泡和這里建鋼鐵廠哪個優勢更大了但是不管怎么說,就算不在這建鋼鐵廠,做為煉鋼急需的煉焦煤礦他們是勢在必得

  “葉帥,這是真的嗎,這地下真有這么多煤礦資源?”伯瑞卻是有些擔心葉楓來個大忽悠

  葉楓卻瞪了伯瑞一眼:“愛信不信,不過我可以透露一個消息給你們,黃金山礦產公司可是早來看過了,估計下個月,他們就要正式進入這里投資了這點安德烈可以做證”

  安德烈就是佩佩利亞佐夫的名,佩佩利亞佐夫聽了有些不太好意思,其實黃金山公司早兩個月就要進來了,只是高爾察克有心刁難,讓黃金山公司猶豫了,當然佩佩今天接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復黃金山公司,歡迎他們來這里投資這個事情,葉楓自然是知道的

  聽說黃金山公司看中了這里,伯瑞等人哪還猶豫,雖然國土資源部還未正式公布這里地質堪查結果,但也不看這里站的是誰,葉楓可是黃金城大股東這一,黃金山礦產則黃金城旗下最早的分公司,國內資源巨頭,他們要來,當然是有利可圖,否則還真以為黃金山公司來給東俄捐款不成

  “主席閣下,這里如何規劃?我先預定了,至少給我留出兩塊煤田”伯瑞立馬對著佩佩利亞佐夫道

  佩佩利亞佐夫還沒出聲,葉楓卻是笑道:“你當是土地買賣嗎,總得自治區政府做了規劃再說”

  說到這里,又轉身對著佩佩利亞佐夫道:“安德烈,庫茲巴斯地區的煤藏豐富,但具體有多少儲量還不清楚,你要配合國土部門做好堪查,同時根據堪查結果做好規劃,兩個原則,小投資不收,可以將煤田分區拍賣,價高者得,同時也要結合城市規劃,你看看,這六十萬軍民擠在這里,腳下又有礦產,所以規劃城市建設時,一定要摸清,那些沒有礦產的地方規劃為城市,生活區,工業區,否則你們城市建好為了采煤豈不是又要拆”

  佩佩利亞佐夫連忙點頭道:“這個請葉帥放心,其實庫茲涅茨克盆地的規劃早已經做出來了,沒有太多問題,畢竟這里是東俄首府,倒是其他地方情況堪憂”

  說到其他地方情況堪憂時,佩佩利亞佐夫似乎更有些不好意思了,為什么會這樣,還不是先前他們自治區政府不太熱心,現在想來,這完全是給自己過不去自治區經濟建設,最終得利最大的是誰,還不是東俄政府,還不是東俄自治區的人民,畢竟是自治區,他們的財政稅收是有很大自主權的

  葉楓聞言,沉吟了一下才對著佩佩利亞佐夫道:“安德烈,多的我也不說了,但是你要記住一點,你不是庫茲涅茨克的市長,而是東俄自治區的政府主席,生活在這里的人民你要考慮,但生活在其他地方的人民你同樣要考慮,東俄三四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百多萬人民,你把庫茲涅茨克建得再好,若其他地方貧困不堪,那也證明你的工作沒有做好”

  “這個我一定會注意,只是庫茲涅茨克的交通不便,與其他地方的聯系有些困難”佩佩利亞佐夫有些憂慮的道若不是中央明確要以庫茲涅茨克為首府,實話說,不管是高爾察克還是佩佩利亞佐夫,都是傾向將首府建在西伯利亞鐵路沿線的弄得現在,庫茲涅茨克這個首府反而是交通最落后的幾個較大城鎮了

  葉楓卻正色道:“這個就是你的工作了,其實首府建在這里是中央經過多番考慮的,這里資源豐富,又是一片盆地,防御有利,而且可以帶動中南部落后地區的發展,至于交通,你不用擔心,國家新規劃中,有一條從與西伯利亞鐵路平行的南線新西伯利亞到伊爾庫茨克鐵路會穿過這里,另外考慮到東俄自治區新建,財力有限,原本要由地方建設的從托木斯克往南經克麥羅沃和謝格洛夫斯克至庫茲涅茨克的支線鐵路也將由中央撥款給你們,從現在開始,你們就可以做這條支線鐵路的堪查準備工作了,以便盡快開工,改善這里的交通環境,也有利于這里的資源開發”

  葉楓說著停頓了一下,眼光投向那一片連綿的帳蓬道:“不過,你這里現在有這么多人,完全可以抽出一部人來修建幾條公路,這比鐵路省錢,有這么多勞動力,速度也快,不出半年,就能基本改善這里的交通”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