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1900翻云覆雨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零二章 狗仔隊的威力

[字數:3208 更新時間:2013-11-8 5:26:00]





  巡撫衙門的一則告示引起了百姓們的注意,各個城門口都貼滿了,每個告示旁邊都有無數的人圍觀。

  認識字的人這時候就成了香餑餑,穿著長衫的人各個都是搖頭晃腦的念著。

  “茲有沙姓歹人,原系白蓮教匪,后入耶穌教,此獠豺狼心性,結黨營奸,為霸占良民田土,勾結匪類拆廟宇,燒祠堂,褻瀆神靈、詆毀名教抗拒官兵,擄耶穌教法蘭西神甫名杜林者,該犯協同黨羽殺害神甫,今已伏誅,脅從各犯均被官兵一舉成擒,秀水村義民協助官兵擒賊有功,各自嘉獎

  這則告示讓百姓恍然大悟,原來是白蓮教作亂,怪不得敢抗拒官府,朝廷抓的好,殺的對!

  莊虎臣本打算是把水攪渾,栽一個白蓮教的帽子就算完事,沒想到,審到最后,這些教民還真的有白蓮教的人,這讓他大出意料。

  莊虎臣看著李貴問道:“消息確實嗎?”

  李貴永遠是沒有睡醒的迷糊樣:“大人放心,絕對沒冤枉一個,是有幾十個白蓮教的人。”

  所謂預言,往往就是胡說八道的話誤打誤撞成了真的,姜師爺給莊虎臣洗脫責任的話居然被應驗了,這些教民里確實有白蓮教。

  朝廷剿滅白蓮教已經一百多年了,可是總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到了光緒年間,有些被官兵逼急的白蓮教徒干脆就成批的投靠教會,正愁著傳教困難的傳教士們,只要有人來信教,那是一概歡迎。

  而等到八卦教興起以后。不少的白蓮教徒就入了八卦教、金鐘罩、大刀會這些組織,后來這些組織就都自稱是義和團了。

  一支白蓮教,有的成了教民,有地成了義和團,你殺我。我殺你,殺的亂七八糟,而朝廷對教民也不敢管,自打有了領事裁判權這個東西以后。神父仗著官府管不了自己,就包攬訟詞欺壓官府。后來實際上,領事裁判權就擴大到了教民的頭上,連教民官府也不敢管了。這樣,被圍剿的白蓮教加入教會的越來越多。

  所以,這次從教民里抓出來了幾十個白蓮教,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事情。

  既然坐實了白蓮教的身份。莊虎臣的氣就更壯了,手下的人更是一口咬定,神父是被沙坤給宰了。

  莊虎臣立馬寫了封電報,發到北京給了樊國良大主教。樊國良因為在庚子國變中,保護教堂和傳教士、教民有功,被羅馬教皇封了中國教區地大主教。

  樊國良在聯軍剛進城的時候,大撈了一票。他是在中國呆了很多年的人,北京城哪里是戶部,哪里住著王爺,那是門清啊!一個月不到的功夫,他就弄了二百多萬兩的銀子,打斷了腿,三輩子也吃不完。

  這些傳教士一個個肥的流油。聯軍的官兵羨慕不已。可是羨慕也沒用啊,聯軍坐著火輪船來了中國。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哪里有這些傳教士清楚什么地方油水多!

  樊國良正在西庫門教堂里喝著剛采摘的老君眉,他在中國久了,也喜歡上了中國茶。他接到莊虎臣地電報,當時就愁云滿天。

  他和莊虎臣是認識的,雷納神父帶著莊虎臣的幾個手下和大格格容齡去北京找《泰晤士報》記者莫里遜的時候,他還幫著莊虎臣向聯軍方面打過招呼,這些人還在西庫門教堂住過幾天。

  現在莊虎臣在電報里嚴厲斥責教會包庇白蓮教匪,要求樊國良必須給個說法,否則就立刻通知華、洋各界報館,通報此事。

  樊國良看地手腳冰涼,莊虎臣親西方的態度,舉世皆知,而且在榆林堡保護了天主教的神父和教民的事情更是被報館炒地火熱,樊國良自己還曾經專程為此事拜訪過當時在賢良寺里議和的莊虎臣,并表示過感謝。

  如果樊國良咬死了是莊虎臣殺的神父,那肯定沒人信,連樊國良自己都不信,莊虎臣可是被雷納神父說成是天主教的保護者啊,就快說他是圣殿騎士了!

  這樣的人去襲擊教堂?殺神父?說出大天都沒人信,既然不信他會殺神父和教民,那自然就坐實了教會包庇白蓮教徒的事實,這個可更是不妙!天主教會成什么了?藏污納垢的地方,教民都是匪徒?這也太打臉了!

  而且莊虎臣現在抓住人了,還不少呢!好幾十人,還有幾十桿洋槍,人證物證齊全。樊國良大罵那個死鬼杜林,你這不是沒事找事嗎?什么人不好收,你去收些白蓮教?收就收了,好死不死地你去管這些打官司地事情做什么?好了,命弄沒了,這還不算完,還扯出一屁股的事情,這屎盆子要是扣在教會頭上,樊國良這個大主教也就干到頭了。

  樊國良這個事情連個商量地人都沒有,這樣的事情說出去丟人丟大了,最后沒辦法,回了電報給莊虎臣,表示了謝意,謝謝他沒有把這個事情捅出去,而是直接告訴了他,夠朋友!

  最后,樊國良大主教也只好是采取一床錦被遮蓋了的手段,婉轉的表示了愿意賠償被教民打傷的村民的湯藥費,另外再賠點銀子把拆了的關帝廟給重新修建了。

  莊虎臣接到樊國良的電報,在巡撫衙門的簽押房里笑的直不起腰,李叔同和幾個師爺也覺得有點奇怪了,莊虎臣把電報遞給他們傳看。

  這些人看了以后,都是面露喜色。尤其是姜師爺更是得意,把這些教民當白蓮教辦本來就是他的主意。

  姜師爺躬身給莊虎臣鞠了一躬道:“恭喜東翁,這一番不但是漫天的云彩都散了,大人還又立了一功,朝廷要是曉得洋人向咱們服軟,賠銀子,老佛爺肯定是開心的。大人前途遠大啊!”

  莊虎臣笑道:“這賠仨核桃倆棗的算什么。”

  姜師爺搖著手道:“不然,不然,東翁莫小看了,銀子雖少,但是意義重大,條約剛簽不久,國人沮喪,朝廷失了體面,這個時候,大人辦的這個交涉,哪怕洋人賠咱們一兩銀子對朝廷也是大喜事啊!”

  莊虎臣笑了笑道:“這個我自然是曉得的,但是我可沒打算這么就放過這些洋鬼子!”然后揚了揚手里的電報道:“我等的就是這個東西,有這份電報就坐實了洋人包庇白蓮教的事實,我要讓這些天主教的傳教士曉得一下狗仔隊的厲害!”

  滿屋都楞了,李叔同問道:“大人,這個狗仔隊是什么物事?很厲害嗎?”

  莊虎臣心里暗笑,狗仔隊把英國的王妃都給逼死了,你說厲害不厲害?但是這個和他們也解釋不清楚。

  莊虎臣對李叔同道:“息霜,你的筆頭子厲害,你把教會包攬訟詞、收留白蓮教匪的事情給我寫出來。”李叔同一楞:“大人,您還打算往大里弄?”

  姜師爺也勸道:“大人,和洋人的交涉辦到這個程度就算不錯了,還是趁機趕緊收篷的好,再弄出別的事情來,怕是難以收場,洋人的事情啊!哎,如同亂麻啊,難纏!”

  莊虎臣笑了笑:“我這個人,別的本事沒有,就是料理這些洋人在行些,你們不用管,就按照我說的辦!”

  一群人看著信心滿滿的莊虎臣,洋務上的事情,這些師爺都是搟面杖吹火----一竅不通,而且都曉得莊虎臣和洋人打交道那是從來沒吃過虧的,也就由著他弄。

  李叔同鋪開文房四寶,略加思索,洋洋灑灑,筆不加點,不到一刻鐘的功夫,一份文稿就算完成了。

  莊虎臣結果墨跡未干的稿子,漂亮的蠅頭小楷讓莊虎臣又是嫉妒又是贊嘆,用慣了鍵盤的手,連鋼筆都用不好了,別說這毛筆了!

  莊虎臣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就按照這個發給《泰晤士報》、《字林西報》、《申報》,反正華洋報館都要發遍了,這一次非讓這些洋和尚臭斷街不可!”

  姜師爺有些不敢置信道:“大人,這些洋人的報館能不向著他們自己人?再說,洋人朝廷能容他們在報紙上隨便亂寫?”

  莊虎臣笑道:“姜夫子,你還是不了解洋人啊!這個你就別管了,這次管叫這些洋和尚服服帖帖!”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