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變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十三章 老師回來了

[字數:7041 更新時間:2013-12-2 10:36:00]




(  我和姐姐匆忙趕到子圣家時,鐘姨正緊緊的摟著可憐的小孔明,裹在厚厚褥子中孔明整個臉還是發青,一直在發抖,鐘姨就這樣抱著他一直在抽泣,接著姐姐也湊過去,撥下峨冠撫摸小孔明的臉,淚也從她的臉上留了下來。

  五歲的生命就這樣要走到盡頭了嗎?我忽然覺得自己這幾天,匆匆忙忙來回周旋,忽然沒了意義,我的心一直就沒怎么在正事上,知道孔明的病好點,時間就過得快點,加重了,就慢下來。早知道孔明就這幾天的命,我根本不會和那些人多羅嗦。我會一直陪在他身邊。不過我還是相信奇跡,我覺得孔明不會就這樣……他會好起來的。

  子詳興沖沖進來:“子睿,張大叔說你……”他的嗓門被大家的眼神喝退。他看到孔明這個樣子也嚇了一跳,聲音一下降了很低,“打擺子?”我點點頭,“怎么會這樣?”我揮手打斷他的話,示意出去談。

  “你找什么什么事?”

  “老師回來了,叫我來找你過去。”

  “這么快?”我很驚訝于老師回來的速度,我想肯定是荊州北部大雪的消息,催得他趕緊回來了。我回頭看了看屋里,心一硬,還是翻身上馬,“老師現在何處?”

  “草堂。”一騎絕塵而去。

  路上行人恐怕第一次看見有人如此快得在街道上縱馬狂奔,都躲得遠遠的,幸好雪尚未停,路上行人稀少,況且雪后的襄陽分外的靜謐,致使我的馬蹄聲成為這個城中唯一的響動,這一路無事。

  我想著早點和老師說完,就趕快回去。還沒進草堂的門,我就大喊起來了:“老師,我來了!”

  “哦,是我的好徒兒嗎?”先出來的是師父,后面跟著同樣笑著的老師,師父看我一眼,回頭對著老師就發起了脾氣:“猴啊,子睿還是個孩子,你就把荊州一州交給他一個人,你看,孩子都憔悴成這樣了。”我一摸臉頰果真深陷下去了,陪著已經很長的胡子,我想,我現在看上去和十七歲的人差了肯定很多。老師也沒有爭辯什么,只管笑著,拍拍我的肩膀,“一切都還好嗎?”

  “還好。”我聳聳肩膀。

  “大水牛!過來幫我著藥包。”忽然聽到屋內有個中年婦人的聲音,看來就是韋老師夫人我的師娘了。看著師父屁顛屁顛的跑進去,老師笑的更歡了。對我說,“你也進去幫忙吧?”我點了點頭就進去了。

  老師的屋子還是沒有什么大的變化,只是這次里面彌漫著濃濃的藥的味道,師父正將門口堆著的一個個袋子,搬到墻邊的架子上,我隨手抄起一大袋時,路過那婦人身邊時,那婦人還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好小伙子!定國啊,你學生和你不太一樣,他蠻有力氣的,和大水牛更像。”

  師父聽見了,停下來回頭看著老師,老師也看著他,兩個人又笑起來了。韋老師夫人和襄陽這里的女子不同,倒頗有那個胡玉君的那個勁頭,想著我也笑起來。我將藥緊貼著師父的放下。就隨著師父一趟趟地去搬藥,來回之時還留意看看師娘,師娘是個很清秀的人,但身材卻要比一般女子要高大一些,一身完全像農家婦人的裝束恐怕無法把他和州牧夫人聯系在一起,不過看看我這時的老師,也就和一過年的農民一般無二,幸虧他臉上那無以言表的自信還是使我想起,他就是我的老師,這荊州的第一長官。

  搬完東西,我們一起坐下,老師和師娘一起把頭偏向內室,說到:“為何過來。”“何事過來。”

  “啊,不是您叫我過來的嗎?”

  “不是,呵呵,你……”老師笑著一指內屋門口,一下子就見一七八歲男孩沖了出來,跑到師娘那里坐下,而另一個大一些約摸十一二的男孩則有些拘謹,慢慢走過來也在師娘邊上坐下了。

  “一個叫韋何?一個叫何事?”我算明白過來了,不過這名字起的確實是很有意思,我雖然滿腹心事但用手指著這兩個小家伙還是不禁笑了出來。

  “除了這猴,誰能起出這名字?兩個男孩一個隨父姓一個隨母姓,我不告訴你你又怎么想到?”

  “喂,在我學生前面你別老猴啊猴啊的。”

  “姐還在我徒兒前,水牛水牛地叫我,我都不在乎,你在乎個啥。”師父說到最后,口音都變了,好像在北地時我聽過這種口音,對師父在北方做過將軍。會說那兒的話倒不稀奇,不過敢情師父是三人中的老幺。不過,我腦子中忽然意會過來什么了,大罵自己太過遲鈍。

  “師母,是個大夫?”

  師母點點頭,很奇怪地說:“你才看出來嗎?”說實話,在子圣家我就一直聞著藥味,到這來還是這樣聞著,我的腦袋是有點遲鈍了。

  “她這個大夫,很厲害的。襄陽沒有醫生超過她。”

  “所以猴一直活到現在,還是活蹦亂跳的。這么說吧,我這老姐,可以講基本上只要還有一口氣,讓她揉撥揉撥就成他那樣了。”說著師父還指了老師一指,老師也只好一笑。

  “那快救救我家孔明吧?”我趕緊跪伏于地,“有勞師娘了。”

  三人中只有老師知道孔明的事,師父很驚訝:“你都有孩子了,沒這么快吧?”我感覺周倉肯定去和師父學武藝了,因為師父的腦袋也開始笨成這樣了。

  老師轉身瞪了師父一眼,回身對我說:“什么病?”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師娘更為爽快,“在哪?”

  我趕緊出去對著門外的衛兵說:“速護送州牧夫人去忠信伯鐘文杰府上。”

  回過身來:“師娘,有勞了。”

  “包在我身上。”師娘很自信。這讓我一直焦躁不安的心放了下來。

  “你叫衛兵帶路就帶路,說什么護送啊?”師父笑著,“你不知道,按年紀,是你老師,師娘,最后才是師父我。但武藝呢,那就要完全反過來,我大概可以打十個你師娘,你別看我,我只是打個比方,我哪敢打姐,我一旦病了怎么辦?再說了,我哪找十個去,而你師娘呢,可以打倒大概外面現在全部的十幾個,……再加一百個你的老師。”

  我覺得再談論這個下去老師的面子上掛不住,就打岔問老師道:“師娘的醫術很好嗎?”

  “我說的你忘了,你師娘的醫術沒話講,全天下只有你師娘的師兄華……”師父接過了話頭,不過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師父還是停了下來,看了老師一眼,決定停下來了。

  “說啊,你咋不說啊!”老師也用那種北方口音開始說了,老師云游四海,再加上他的悟性,我一直認為根本沒有他不會的東西。那個姓華的人肯定和老師有過節。

  “算了,今天我們的學生都在這,你兒子也在這,我就不說了。”說實話,這時的師父和老師絕對是兩個頑皮的少年般的互相看著。

  “子睿啊,我們來談正事,韋何,帶弟弟出去玩,把門給我們關上。”老師轉入了正題。韋何和他的弟弟絕對是兩種類型的人,韋何一直不言不語,偶爾看說話人一眼,絕大部分時候,都是靜靜地看著地面。而弟弟我就沒見停過鬧,師娘不斷的就要安頓一下那個小子。如果說二人有一點相同的話,那只能是兩個人都沒有那種官宦子弟的傲氣。很樸實的兩個小孩子。

  “子睿啊,這次你的事,我都知道了,總體說來,你做的是對的,尤其是你今天早上哪一招,可謂絕了。現在的董卓肯定知道丁原和我們有瓜葛,你給那些看他們衛兵教的話很有意思,我聽了都信丁原和我們有協議了。丁原的使節也真不容易,不救直接承認,救了還是會被懷疑。他們真的被你坑了,呵呵……董卓這回難了,不打顏面丟盡,打了后面有狼。本來丁原只想看熱鬧,讓我們拼光,現在,說不定他們只好討論怎么對付董卓,不過不要指望他們來和我們結盟分土地,他們會趁董卓一走遠,就趕快拿下董卓的地盤。所以這回,董卓不來則已一來估計就是……”

  “整個鳥窩,全搬走。”我想起了那幅畫。

  “對,就這個意思,這個形容不錯,因為這次大雪對他們影響很大,估計他們是來定了,董卓還是相信他比我們強很多,事實也確實如此,我們比較麻煩,但好像你有了計劃,什么樣的計劃?漢中你去搶了吧?先拿下那里我們才有一點主動權。”

  按時間算,昨天傍晚時分他們差不多就該到了,漢中地處益荊涼三州交匯的益州地界,益州暫時無州牧,只有當地官府,他們不敢攔忠勇新野伯的大旗,如果不是現在這個時候,哪個諸侯藩鎮都不愿跑到這種地方成為眾矢之的。我點了點頭,“現在漢中的城頭,應該已經飄滿陳字大旗了吧?”

  “你的計劃是什么?”

  “老師師父你們看。”我攤開姐姐給我的那張圖,指著我給姐姐指的地方,“我們給他設個大圈套。封住他的口……”

  “這……”老師和師父面面相覷,過了一會,老師說:“會成功的,一定會的,因為這是絕對是誰都想不到的,這個圈套太絕了。”

  我還和老師和師父討論了一些細節問題,“等各地人馬一到齊,我們就走,這次老師在這里繼續做您的荊州牧,師父和我一起去吧,讓西涼人看看您的手段。”

  “早知道你安排的這么好,我就在長沙鄉下老家繼續再待一段時間再回來了,不是李真有一天忽然來找大水牛說北方降雪,大水牛感到不對勁,來找我,我怕你這里太亂,我才不想這么早回來呢,你知道為什么嗎?”

  “老師想好好休息一下?老師實在太累了。”我說的是真心話。

  “我歇?哪歇的住啊,天下不亂,我就想找個地方先躲起來,讓你在外邊頂著,現在要亂了,我就可以出來了。本來江東基本平靜,北方的黃巾殘軍也快被清剿干凈,如果天下一切安生,何進就會來找我們,我們就得到京城被人監視著過下半輩子了。我躲出去,他也一時沒處找我和繼任傳遞印綬。這次時出,我可以不用有這擔心,和進巴不得我們打的兩敗俱傷,不過你安排的這么好,我到真是可以先好好歇歇的。”這段話語氣很平淡,但我的身上卻感覺冷冷的,確實,我就一直沒有受到子圣子涉二人的消息,他們甚至都沒托人來帶個話,估計已經被何進監視住了吧,不過,以此二人目前地位加之他們加他們老丈人的關系,他們性命當無憂,這些煩心事很令我頭疼。但是當我忽然想到孔明的性命得保時,我又覺得這一切沒什么值得去想的。可我接著忽然又想到子圣子涉這兩個家伙這時說不定正愁著**苦短呢,讓我想想就甚覺不爽。

  “哦,小孔明得什么病?”老師忽然想起來了剛才被他夫人打斷的問話。

  “小孔明打擺子了。”

  “哦。”兩個人同時作知道的應了一聲,接著兩個人又統一的用同樣的話說:“按說,這時他已經好了。”

  “是打擺子啊?而且他才五歲。”打擺子在我們這里一旦發作,基本上就沒什么可救的了,只能聽天由命。現在才過一個時辰,不會這么簡單吧。我疑惑得看著眼前的兩位。

  “哎,沒問題。”兩個人都不容置疑的揮了揮手,這讓我徹底放心了。不過師父還是如周倉般地加了一句:“你姐姐的孩子這么大了?”

  這回是我和老師一起瞪了他一眼,讓他又不吭氣了。

  “師父一家可全來了?”我忽然想到了黃小姐。

  “他們還在長沙,不過老猴和他們說過了,說你馬上會把李真周倉他們全調走,等替他們的人到了他們就和你師娘和蕓兒一塊過來。”

  “我有師娘?……好疼。”我知道我說錯話了,但平心而論,我從來沒見過,以為他和姜老頭一樣,我怕讓師父想起難過的事才從來沒問這事。

  “干嗎打我學生?你也知道弟妹的性格,吃飯都在自己房內吃,如果是個生人去他家吃飯,說不定以為他就一個人過活。你師母我是說他老婆連我這個當大哥也沒見過幾次,見過她給你做的衣服比見過她的次數要多的多。子睿沒見過他這樣想不很正常嗎?”老師就這樣在我和師父中間斡旋。

  我明白了,師娘從來都不露面!我忽然明白黃小姐的那種脾氣怎么來的了,應該說,黃小姐要勇敢多了。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不過,師父是怎么娶這位師娘的著實令人疑惑,老師倒是看出了我的好奇。“他定的娃娃親,他還沒生,就有老婆了,當時他老婆也沒生。他到結婚那天,還不知道他老婆長什么樣,不過現在……現在你知道了吧?不要告訴我你是根據你女兒的長相才知道的。”

  “喂,猴你這是什么意思?”師父和老師眼看就要扭打在一起,我趕忙拉架,其實不用我拉,他們很快就放開了。

  “那老師也是這樣了。……好痛。”我知道我又說錯了。

  “我也很疼。”老師捂著打我的手。“看你再瞎說。”

  “你師父當年騙女孩子很厲害的,你師娘她……猴,你別鬧啊,不是打不過你,是因為大家兄弟。”老師在這個時候與我們幾乎一般無二,即將打大仗了,他們卻一點都不擔心。

  “子睿,你好像還有點憂心?是說董卓吧?”

  我點點頭。

  “不用擔心,他肯定會上當的,因為他必須速戰速決。他沒有時間感覺出上當時,他就已經中圈套了。”

  “我回來了,……啊,你叫子睿吧,你們家那個小孔明沒事了。”這是這天我聽到得最悅耳的話語。

  “好的,老師師父,你們好好休息。我去安排一下。兩天內我親率我荊州大軍赴漢中與董賊決一死戰。”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信心如此的足。

  ()

  --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股票短线交易 网赚的博客 陕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神来棋牌官方网站 足球流氓 贵阳捉鸡麻将安卓版 股票平台开户哪个好 星悦陕西麻将官方版 蓝盾股份股票分析 有没有线上打南京麻将的群啊 意甲赛程尤文图斯赛程 大唐麻将 官方版 天顺股份股票 宝博棋牌手机版苹果版 怎样申请股票开户 有那些好玩的棋牌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