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三國之小兵也瘋狂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十九章 白家

[字數:3279 更新時間:2013-11-12 22:46:00]




  洗劍崖的鐵匠和護衛正手忙腳亂安裝滑車,李文眉頭緊皺,“讓工匠打造第二輛滑車,沒時間,沒生鐵也不怕,到時做做樣子就行了。”

  蒙奕領命而去,李文靜靜站在崖邊,如插在崖邊的旗幟一般,靜聽耳邊呼呼山風,仿佛下面的魏兵并不存在,仿佛身邊的忙碌與己無關。

  三百步,強弩調試完畢,幾個護衛隱在墻后,靜候李文命令。

  二百步,魏兵開始張弓,刀劍出鞘,長槍前舉。

  一百步,魏兵仍未開始弓箭壓制,而滑車尚未準備完善,畢竟是新制造的器械,雖然簡單,安裝起來卻顯生疏。

  李文立于崖前,喝道:“荊州李文在此,虎癡許褚可曾前來!”

  魏兵站定,前面盾墻分開一條通道,一個彪形大漢越眾而出,手提大刀,喝道:“許某在此,李文莫要囂張,且看我取你狗命!”

  “狗命……狗命……狗命……”

  許褚吼聲如雷,絲毫不遜張飛,山谷中余音不絕,李文駭人,首次遇上非人的猛將,不禁心里一沉,突然對滑車沒了信心。

  “曹仁數萬大軍圍攻宛城,某來去自如;呂蒙數萬大軍偷襲荊州,只留下大好頭顱;虎癡又如何?數百虎衛就想拿下某?哈哈……笑話,就給你留個全尸罷!”

  正午時分,李文立于洗劍崖之巔,仰天長笑,略偏的陽光將李文的背影直直地投下來,印在一眾魏兵的臉上,也印在了一眾魏兵的心上。手中長槍直指許褚,槍尖反射著毒辣的陽光,閃耀不已,洗劍崖上眾人皆豪氣頓生,士氣高昂,而下面魏兵昂頭看李文時,更多的看到李文的身體輪廓外籠罩著一層耀眼的虛光。

  “哈哈……大言不慚!乳臭未干!就讓你見識一下虎衛的厲害!上!”許褚大怒,長刀指向,魏兵從中而分,越過許褚直沖而上,后排弓箭手亦開始發威,一排排箭矢呼嘯而來。

  此時滑車已準備好,李文大笑而退,一聲令下,在鐵匠的推動下,沖破木墻,沿著石階速滑而下。

  手臂粗的麻繩梭梭響,如毒蛇般欲飆起傷人,操控的工匠甚至給甩開,留下一道紅痕,滑車順著石階速度越來越快,近百步的沖刺,讓李文有些擔心那麻繩能不能拽住,近千斤的滑車不算太重,但是加上百步的距離加速,那是何等威勢?

  “強弩準備!”李文冰冷著臉,從胸腔里吐出幾個字,緊張的讓人窒息,“速去準備第二輛‘滑車’!”成敗就在此一舉,許褚會如李文想象那般嗎?

  魏兵見奇怪的滑車俯沖而下,龐然大物帶來的壓迫感,讓前排的盾墻猶豫不前,當滑車速度越來越快時,滑車四周的尖刺竟然劃空發出比毒蛇吐信聲音大百倍的“嘶嘶”聲,,百步距離,瞬間即至,車未到,聲勢已到,周圍的空氣像是被抽干了一樣,魏兵明顯感覺到頭發向后狂舞,呼吸困難,眼里懼意盡顯,面對未知的事物,不知誰發了一聲喊,轟然間眾軍似乎忘記了軍令,腳步浮動,平生第一次產生了逃跑的念頭。

  “讓開!”許褚一見不對,怒喝道。

  “嘩啦”一聲,窄小的通道瞬間讓開一個通道,許褚大喝一聲,迎了上去,面對呼嘯而來的滑車,絲毫不懼,就在滑車近身的一瞬間,“嘿!”一聲大吼,許褚雙腿力墜千斤,長刀向下一鏟,猛的向上一挑,滑車竟給挑起,從許褚頭上劃過……

  滑車保持著急速,飛了起來,歪歪斜斜落在通道邊上,側面的長刃劃過,靠邊的一排魏兵在瞬間被切得腸破肚爛,頭穿手斷,肉塊橫飛,血如雨下,狼藉不堪。滑車顛了幾顛后,像噴氣機一般帶著一道絢爛的血雨,摔下山崖,而滑車上面的巨石,在許褚挑飛的時候,就脫離了滑車,在空中摔落,落在通道上,瞬間將數個絕望的魏兵砸成肉醬,連續滾出數十米后,帶著斷手斷臂在拐彎的地方沖出山崖。

  這一刻,天地間仿佛靜了下來,兩耳間仿佛只有呼嘯聲,直至片刻后,聽到巨石落地,滑車撞上山壁,掙斷了繩子,繼續往下掉,發出一聲巨響,余音不絕。

  “咚咚咚……”咚咚的聲音形成一個奇特的節奏,仿佛那就是死亡的節奏,心跳跟隨聲音一起狂跳,那聲音仿佛是敲在心里,讓人窒息,讓人瘋狂。

  許褚回過神來,緩了緩發麻的雙臂,見到跟隨多年的部下瞬間折損不少,怒不可竭,臉紅如朱,一揮變形的長刀,怒喝道:“兒郎們,隨我殺上去,為弟兄們報仇!殺李文者,賞萬金!”

  正在此時,三支巨箭形成一個品字形,呼嘯而來,瞬間即至,許褚身后親兵大驚,把許褚撲倒在地,“噗噗噗……”幾聲悶響,強弩洞穿了數名魏兵后,最后把三個魏兵釘在地上。

  一個彪悍的魏兵還立在許褚身邊,低頭看了看肚子碩大的血洞,又看了看悲憤的許褚,終于不甘地倒了下去。

  “啊……”許褚一聲怒吼,提刀就要向前沖去,此時,木墻后,又推出一輛滑車,許褚身形一滯,眼色赤紅,呼哧聲數丈可聞,臉色一息數變,終于重重地一跺腳,喝道:“退!”

  魏兵如聞仙音,后隊作前隊,急退。

  許褚恨恨地看了一看重新立于崖上的李文一眼,突然一口鮮血噴出,身形晃了晃,身后親兵大驚,連忙回身,扶住許褚急退而去。

  “荊州李文在此,誰敢一戰!哈哈……”李文見許褚退去,終于松了口氣,仰天大笑,洗劍崖上歡聲如雷,“恭送許將軍回營!”

  許褚大怒,掙了掙,卻沒掙脫親兵攙扶,大叫一聲,又吐一口血,終于昏了過去,魏兵退的更急。

  許褚果然神勇,可畢竟已經老了,還是受了內傷!正午的太陽正烈,燃燒了許褚最后的精彩,看著許褚沒入魏兵群中,英雄遲暮,這是李文最后的感覺,

  后世高寵槍挑滑車,且連挑幾輛才罷休,卻不知重量幾何?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