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烽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章 天子之令(4)

[字數:6071 更新時間:2013-11-15 16:04:00]




  于回來了,繼續更新......

  十月十六日,濃厚的云層仍在繼續增加,如同一層層的灰黑色棉絮,堆積在長安至西涼這塊廣袤的大地上。入夜,寒風驟起,與半月前的悶熱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以致讓雍縣、陳倉待命的祖籍東北的將士以為這里被時空挪移到了幽州。

  “衣被必須在兩日內齊備,命令長安官府全力配合,如若貽誤戰機立刻革職查辦!”高勇怒吼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隨著噔噔噔沉重的腳步聲來到議事廳。

  賈詡急忙倒了一碗溫水遞給高勇,并安慰道:“主公消消氣,這種鬼天氣誰也沒有料到,原本準備的冬衣、冬被才剛剛從冀州起運,晝夜兼程也需五天送達。若安排長安官府臨時籌備,恐怕也快不了多少。”在西涼一帶長大的賈詡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天氣,明明才十月中旬,居然北風呼嘯,看樣子隨時可能落雪。氣溫更是連續兩天急降,秋衣已不足以御寒。

  高勇咬牙切齒,狠狠的瞪了一眼老天,“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準備攻打西涼的節骨眼上她過來!哼,大軍齊備,糧草輜重均已運抵前線,可就是眼睜睜的開不了戰!倘若錯過了眼前的時機,拖延時日,我軍便要交出主動權了!”

  賈詡心里明白,一旦進入十一月,西涼的寒冷不亞于幽州,雖說對于將士作戰影響不大,可帶給后勤部門的壓力就要倍增。現今。冀州負責中原、西涼地輜重供應,幽州負責北線、倭島的輜重供應,盡管儲備方面絕無問題,但是運力上卻已經捉襟見肘,而這還是在削弱商業運力基礎之上的結果。沉默一陣,賈詡才選擇適當的詞匯說道:“主公,若十月下旬氣候仍然如此,恐怕需要改變作戰計劃,變全面進攻為重點攻防。我軍只需打通并控制通往西涼的交通要道,最好能夠控制天水、安定二郡,從而割斷西涼與漢中的聯系,待明年初春時分再行決戰!”

  高勇聞言立刻來到沙盤之前尋找起來。“攻下天水、安定二郡……這里!祁山、冀縣、平襄……”視線順著這條線向上,直至看到寫有“羌”字的地界,“文和,安定郡北鄰羌族部落。萬一馬騰、韓遂連結羌族族兵一同出兵,只怕憑現有兵力無法占據優勢。而且,我原本的打算是迅速殲滅韓馬主力,進而在羌族反應過來之前控制西涼建立防線。若采取步步為營的戰術。戰爭恐怕將會超出控制!”

  賈詡點了點頭,“主公分析地對,這一點正是穩步推進的最大弊病。可是考慮到目前狀況。我軍只能選擇慢速推進或者……”

  高勇微微抬起了頭。問賈詡道:“你是說退兵?”

  賈詡默認。“當然,這只是選擇之一。關鍵還要看馬騰、韓遂的選擇!其實,詡反而認為穩步推進的成功率更高,畢竟西涼騎兵地戰斗力很強。”

  “嗯,先看看馬騰的答復!”高勇一口喝下碗中溫水,頓覺一股暖流溫暖胸膛。

  “將軍——洛陽急報!”侍衛快步走進屋內。

  “念!”

  “昨夜,曹軍先鋒曹仁部與呂布軍于定陶遭遇,半夜激戰互有損傷;原濟陰豫州軍被迫退守北部,據聞連通豫州的己氏、單父已被曹軍控制;陳晉將軍率領51、53、55步師成功控制濟北國北部,54步師已渡河南下。其后,53步師攻打谷城、51機步師攻打東阿、54步師攻打肥城,三城均遇曹軍頑強抵抗,尚未能寸進。”

  聽罷,高勇、賈詡同時面露驚訝,“曹操必然已經料到我軍將會出兵濟北國!”賈詡推斷道,“主公,濟北國地域狹小,且背靠黃河,一旦曹操反攻得手,我軍只能退往濟南國……看來陳晉已經想到此點,命55機步師防守盧縣。不過……”仔細閱讀急報后,賈詡雙眉緊鎖,“以半個濟北國換取四個大郡,這一次曹操恐怕將成為最大的贏家!”

  “文和是說曹操打算將濟北國作為戰場與我軍打持久戰?”

  “極有可能!可惜啊,不能親臨戰場,否則一定能夠找到蛛絲馬跡!”

  “將軍,洛陽最新戰報!”

  “這么快?難道出了意外?”高勇吃驚不小,兩份居然前后腳到。

  “今早得到稟報,豫州劉備停止進攻,可兵馬占據郡未見離開;曹操亦停止擴張,僅占據豫州沛國,并在濟陰與呂布軍對峙于定陶。另,任城被困豫州軍潰敗,萬余人被俘,將領下落不明。”

  “這也……太瞬息萬變了吧!”半晌,賈詡才擠出這一句話。“主公,曹操能屈能伸,地確稱得上梟雄!可這樣一來,濟北國的戰事……”

  高勇笑了笑,略顯不甘道:“既然曹操先向朝廷示好,那朝廷也不好一味硬來啊!不過,也要看曹操接下來的表現。命令陳晉暫停進攻,退入臨邑、盧縣、山仕一線休整。另外,命令第1機步師進入東郡,與朱靈一起磨磨黑山軍!”

  ……

  時間飛速流失,17日的清晨很快到來。天空中地烏云仍在持續增厚,壓得人透不過氣來。雍縣、陳倉的百姓紛紛躲回家中,除了加入官府的勞工隊辛苦修葺城墻者外,大街上很難看到行人。店鋪也在這種百年難遇地惡劣天氣下關門大吉。放眼望去,只剩下城外地軍營仍然進進出出,斥侯小隊不辭辛勞地高強度巡邏,努力守護著一方平安。

  晌午,高勇又接到洛陽急報,劉備接到圣旨后立刻親筆寫下奏表遞往洛陽,似乎是抗辯,又或許是指責。而曹操也在停止進兵的同一天上書朝廷,兩份奏表仍在路上,可消息卻已經傳遍中原。“曹操、劉備居然想到了一處——先聲奪人!嘿嘿,有意思。既然

  拖延,我也樂得不聞不問。文和,西邊還沒有消息?

  賈詡翻身下馬,“一片安靜,令人生疑!怎么?中原又不消停了?”

  高勇點點頭:“劉備、曹操同時上表,看樣子不會甘于朝廷地斥責。準備給自己辯解!不過,奏表都奇怪的速度緩慢,你看消息都到我手上了,那邊還沒出兗州呢!”

  “這個……啊?”賈詡大嘴一張。“為了拖延時間,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那主公是什么態度?”

  “我啊,只有一個字——等!然后呢拉攏劉備、陶謙,打壓曹操!”

  “可如此一來。袁術哪里恐怕不好擺平啊?”

  高勇嘿嘿一笑,“袁術如今勢弱,為了能夠恢復元氣,他必須依靠朝廷的扶持。量他也不敢說什么。不過,具體情況還是交給華吧,相信憑他那三寸不濫之舌說服袁術應該沒有問題!”剛說完這句話。天空中一陣冷風吹過。幾片細小的雪花紛紛灑灑的飄落下來。高勇伸出手去接。雪片落入掌心的瞬間便即溶化……

  “將軍,馬騰信使求見!”

  議事廳。炭盆中熱浪滾滾,屋內溫暖如夏。一入內,便聽到一人朗聲道:“金城人氏閻行拜見車騎高將軍、賈軍師!”

  仔細打量,閻行眉清目秀,儼然一位書生學子。不過,人不可貌相,從其結實的身體、寬大的手掌判斷,閻行肯定武藝不俗。要不然,歷史上也不會記載他曾差一點擊殺馬超!

  賈詡當即抱拳道:“原來是少年才俊、名震金城的閻行啊!早年闖蕩涼州時,詡便常聞老弟聲名,博古通今、文武雙全,更兼智略出眾,當為西涼首屈一指地英才!”賈詡毫不吝惜詞藻的大肆褒獎,幾句話將閻行捧到相當高度,其意不言自明。

  高勇面露微笑,隨著賈詡的贊賞也觀察其這位文武雙全的英才。“閻校尉年少有為,文和多次提起彥明地才智武藝,令勇心慕不已。不想今日得見,果然如傳聞般,英俊瀟灑、文武雙全啊!”說著與賈詡來到閻行的對面落座。“一路辛苦,室外寒冷非常,勇略備薄酒,于公事前我等先把酒言歡!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一醉方休!”

  “這……”顯然,閻行沒有想到賈詡、高勇一上來就大捧特捧,說自己文武雙全還有可能,說自己名震金城并且賈詡、高勇一齊欣賞就有些夸張了。可盡管如此,閻行仍感到一絲感動,支吾一下才點頭道:“不想高將軍、賈軍師如此抬愛,行雖年少,卻也對高將軍的傳奇欽佩萬分。今日親見,更得高將軍宴請,真乃三生有幸!古人云:朝聞道,夕可死也。在行看:得見將軍,此生無悔矣!”

  賓主對坐,在撇開公務、對立的關系外,三人地確有許多的共同愛好。其中之一便是閻行像高勇一樣,喜歡閱讀《戰國策》,而他現在隨身還攜帶有一本,不過是遼東印刷局三年前的無注解版本。由此看來,閻行更喜歡依靠自己的判斷和分析。

  天色漸暗,酒過三巡,彌漫著酒香、菜香地客廳內,閻行的話越來越含糊不清,一雙醉眼朦朧卻偶爾閃過精光,一會看向賈詡,一會望向高勇。而至于他究竟有沒有真醉,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高將軍的傳奇在西涼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特別是快速突擊冀州、分進合圍地戰法運用,簡直是吾輩楷模!不過,朝廷式微,漢室孱弱,不知高將軍對將來有何打算?”

  “朝廷式微嗎?”高勇反問道,“別人或許不知道,勇手中掌握地朝廷官軍接近百萬!放眼天下誰與爭鋒?”

  凌厲地目光一閃而逝,閻行又灌下一碗酒,換來一個飽嗝。“百萬大軍?怪不得吾主要上表感謝皇上厚恩,并準備擇日啟程趕赴洛陽,當面叩謝皇上,感謝高將軍的舉薦之情!”盡管口齒不清,可仍把話完整地講了出來。

  “哦?”高勇迅速的與賈詡交換了一個眼神,笑呵呵道:“難道馬將軍、韓將軍已然接受朝廷冊封,準備入朝為官了?”

  閻行從懷內取出一封謝表,“此乃吾主親筆信,請高將軍閱覽!”

  “嗯!韓將軍的拳拳赤誠之心,本將軍已經明白了!”高勇微微一笑,“只是此信只言及韓將軍,那馬將軍又做何打算?”

  閻行猶豫片刻,才答道:“或許與高將軍同樣的想法!”

  酒宴撤去,閻行告辭。

  望其背影,高勇問賈詡道:“此信可能性有多高?”

  賈詡輕嘆一聲:“閻行此來送信是假,探察敵情是真。大概馬騰、韓遂聽到了中原動亂的風聲,故而準備孤注一擲。可天不遂他愿,曹操、劉備選擇了接受。如此一來,若西涼一意進攻,只會招來瘋狂打擊。故而才匆忙派人前來試探!”

  高勇看了看暗黑色的天空,“還要不要打?”

  不等賈詡答話,鵝毛大雪鋪天蓋地的席卷下來,而肆虐數日的北風漸趨消散。高勇苦笑道:“天不遂他們愿,也不遂吾愿啊!”

  同一時刻,隃麋內,馬騰、韓遂等人聞聽落雪后紛紛跑出屋外,仰望灰蒙蒙的天空,一望無際的鵝毛雪。韓遂第一個笑了起來,馬騰亦緊隨其后……

  馬鐵皺起眉,問馬超道:“大哥,若高勇退兵,還要不要追擊?”

  馬超輕嘆口氣:“追擊?若沒有這場雪,恐怕我們都熬不到年關了!”

  是夜,隨著大雪肆虐,西涼、長安盡披銀裝。曾經劍拔弩張的高勇與韓、馬終于在17日這一晚下達了同樣的命令——撤退!一場大戰消彌于無形。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