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烽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六卷 戰火紛飛 第五章 明修棧道(1)

[字數:6013 更新時間:2013-11-15 16:02:00]




  牙舞爪的揮舞兵刃展開圍攻,一個個遠望去兇狠異常,呲牙咧嘴嗷嗷怪叫,跑起來飛快,生怕別人搶先。三寨主咬牙切齒在一旁吶喊助威,盼望著將射傷自己的敵人抓住,再施以酷刑。唯有鄭寶靜靜的注視,仿佛一個局外人。

  吳家的山谷內立刻喊殺震天,特別是聲音在谷內回蕩,格外駭人。

  典韋、許褚各執兵刃守護在高勇身邊,冷冷的看著四周涌上來的山賊,高勇沒有下令,他們二人決不離開半步。郭嘉神情悠然,搬了一把折椅坐下,一邊搖扇一邊指點江山,頗有儒將風范。

  此時的車城圓陣內,一共擁有三個營的作戰兵力,合計超過八百人,這些戰士通過郭嘉的暗渡陳倉之計,用出去一人回來兩人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覺地混入隊伍中來。至于戰斗時一片混亂,誰還會刻意去數里面有多少人。三個營分別防守三個方向,按照郭嘉部署,先期只讓一半人參與防御,余者隱蔽待機。

  看到山賊開始進攻,說不緊張那是假的,就算曾經上過戰場,心也會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動。不過,看看自己所在的車城圓陣,看看層次分明遞進抵擋的護衛,擔憂之心并不強烈。此刻,山賊瘋狂沖至五十丈外,郭嘉目光一瞥,冷喝道:“第一方案!”

  “嗚——”低沉的號音響起,三個方向的護衛同時大喝,最外側蹲在壕溝、糧袋后面的護衛立刻平舉長槍;其后半蹲的護衛悄悄握緊標槍,再其后隔板旁的護衛則不緊不慢的舉起強弩,弩箭陰冷的瞄向前方……

  鄭寶聞聽號聲心里一緊,說不出何種滋味,只是一種多年未見的恐怖感猛然襲來!山賊們聽到號聲也是一愣,但進攻的腳步并未停下,官兵膽小懦弱地形象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他們的心中。“殺光他們!”二寨主一聲大喝,猛然加速。飛一般沖向第一道防線。其余山賊嘍羅那個敢懈怠,個個打起十二分精神哇哇怪叫聲勢駭人。

  郭嘉看到山賊不知死活的狂沖,冷冷的面容露出預知勝利的笑容,“弩箭點射!”

  一聲令下,二十余支弩箭爭先恐后的飛射出去。二十來丈的距離,根本沒有多大的弧道,基本上瞄頭封喉。一支支近乎直線地飛行,攝人寒光一閃即逝。“唉呀!媽呀!”十幾聲哀號喝罵伴隨著十幾名山賊中箭仰面摔倒。山賊的攻勢就此一阻。

  二寨主見狀不憂反喜,看這架勢,這應該是商隊全部的弩箭了,“二十來支……哼!根本不夠看!”輕蔑的想法閃過。當即興奮鼓勁道:“兒郎們!商隊只有二十來支強弩,根本無足為懼。本寨主宣布:搶奪強弩者,賞賜加倍!”

  “賞賜加倍”猶如興奮劑,因為面對弩箭地恐懼而攻勢稍緩的山賊立刻恢復了兇悍。前仆后繼勇往直前。

  高勇輕輕皺起眉頭感嘆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千古名言啊!”

  郭嘉點頭道:“還是那句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重賞未必是好事,看來還得給他們增加點壓力。”

  高勇看著戰場局勢說道:“壓力可以大點,就是別把山賊嚇跑了!”

  郭嘉笑而不語。將手中折扇一揮。“第一排準備近戰,第二排投擲標槍!”霎那間,沖在最前面的山賊驚愕的發現。車城圓陣仿佛受到驚嚇地刺猬。最外一層突然刺出百余桿長槍!槍尖異常鋒利。捅人跟跟捅紙一般,一刺即透!一片血霧。這支刺猬發起怒來駭人的緊。

  鄭寶心里咯噔一下,雖說死傷的嘍羅不多,但這種步步遭人提前打擊的感覺極其不好,由近及遠,不知道這支敢于谷內扎營地商隊究竟還有什么后招!“立刻告訴守衛谷口人馬加強戒備!”送信的尚未離開,山坡上又傳來一陣鬼哭!鄭寶扭頭一看……啊!

  在“刺猬”亮出周身防護的長刺之后,活下來地山賊還未來得及慶幸,卻又驚訝地看到山坡上飛出一波黑黑地短槍!最前邊的山賊本能地抱頭蹲下,此時的他再也不敢想什么金銀珠寶、賞賜加倍,想的只是如何能夠留下命在。

  二寨主最是吃驚加惱怒,眼見商隊的防守花樣層出不窮心中驚訝,又見山賊因這三輪打擊氣勢大減十分憤怒。一個“漂亮”的撲到,躲開投來的短槍后,一邊聽到身后響起哀號,一邊轱轆起身,二寨主從沒打過這么窩囊的仗,就算對上張多、許乾也不曾如此吃鱉。當然,到死二寨主也無法了解,這種軍陣根本不是他們這等山賊能夠對付的,更何況陣內還是當今大漢朝最厲害的一支部隊。無名野火在胸腔內燃燒,二寨主雙眼立刻通紅:“都他娘的起來!殺不死敵人,誰也別想好好活!”吼畢,手起刀落,將身旁仍在蹲地發抖的嘍羅一刀結果掉。

  殺一儆百,在這種亂軍中作用雖然不大,卻也能夠起到震懾作用。山賊的混亂崩潰苗頭被壓下了。二寨主身形不停,繼續向前。其余山賊再也不敢妄想臨陣逃脫,全部迎著頭皮前進。幸好只剩下十丈距離,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郭嘉微笑著“欣賞”,但是命令卻準確無誤的下達。“給他們來一場小型颶風,就像乘船南下時遇到的那樣!”

  這一次,不再像剛才只有二十來支強弩,而是超過百人,弩上都是三矢箭。不夸張地說,這一口氣射出去的三百余支弩箭在山賊看來,確實稱得上是小型颶風了。

  怒火紅燒的二寨主邊跑邊看,他擔心商隊再出什么怪招,故此不得不打起十二分警惕。但是,山坡中部突然站起的百余人仍嚇了他一跳,特別是視線落在強弩上時,胸口一緊……瞬間而已,一片比剛才更密集的弩箭暴射出來……“娘的,拼了!”二寨主怒喝一聲,激起手下的士氣后,自己將速度提到最高。他明白。弩箭雖然瞄準的是第一排,可一旦速度夠快,往往射中的是后面的人。

  ——又是一陣慘烈的哀嚎,二寨主不敢回

  ,而后面地鄭寶早已睚眥欲裂,至于三寨主……閉口實,三個人的心理同時明白了一點:他們好像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棄槍,戴盔。拔刀,提盾,近戰!”五道命令依次下達。整個車城圓陣立刻轉動起來。最外圍的護衛放下長槍撤后一步,將早已準備好的頭盔戴好、盾牌舉起。然后抽出明晃晃的戰刀,十人一隊,組成一個小扇形,其中一人低喝一聲:“殺!”剛剛略顯縮小的防線陡然擴大。更有一股無可匹敵的殺伐戾氣鋪天蓋地地襲來!

  二寨主神情一怔,頓感窒息,腦子里閃過不好的念頭,但手中的刀還是砍了上去。此時此地。容不得半分遲疑——遲疑者死!幾百人瞬間沖撞到了一起,場面堪比小型戰場。

  看到交手之后的場面,高勇不得不贊嘆郭嘉地才智。車城圓陣不愧是能夠抵擋住強橫秦軍攻擊的野戰防御戰陣。至于山賊。任他們如何勇敢(其實并不勇敢)。在擁有防御加成的護衛面前仍舊顯得孱弱不堪。

  一些低頭猛跑的山賊抬起頭后赫然發現等候在面前地不再是一個個普通的腦袋,而是戴著從未見過的樣式怪異的頭盔、罩著漆黑駭人面具、穿得鼓鼓囊囊地人。怎么看也看不出剛才被徐六那伙人一嚇即跑的樣子!但是,山賊也是有一定組織的,在上頭沒有下達撤退地命令前,臨陣脫逃著與官兵一樣——死!

  于是,最外圍地壕溝、糧袋成為了不可逾越地天塹。山賊沖,戰戰兢兢的揮動兵刃劈砍,卻很快驚訝地發現刀劍無用,砍在商隊護衛身上沒有任何效果,只有輕微的悶響。可是護衛砍回來的戰刀卻貨真價實,輕者血肉翻滾,重者斷胳斷腿,更有甚者,腦袋直接飛升。

  坡頂,郭嘉折扇綸巾,談笑風生,時而指點東南,時而下令西北,端得瀟灑倜儻。若此時有年輕的小妹妹在,一定會為之神魂顛倒。戰局完全在郭嘉的預料之中,只不過,鄭寶這伙山賊的耐力確實很強,只見不斷涌來,如同潮水只漲不落。

  郭嘉如此想,鄭寶卻有苦自知,臉上寫滿了驚駭。山坡上的商隊仿佛是一座巍峨的萬丈高山,縱然其上擁有金銀無數,卻也只怕無命去取。三寨主忍著傷痛勸道:“大哥,讓二哥撤下來吧,這么下去兄弟們都要死光了!”

  鄭寶掃視戰場,知道三寨主說的不假。山賊的攻勢雖然猛烈,卻僅占了數量上的優勢,場面上好看而已。若論及核心,早已一敗涂地,以兩千余人圍攻幾百人而不下,反倒被殺了幾百人,這種戰斗在鄭寶有生以來從未見過,更未想過。“撤下來吧!”咬緊牙關,鄭寶發出了命令。

  隨著山賊那邊的鑼聲響起,山賊們如獲大赦,像見到貓兒的老鼠,一個個飛奔起來,膽小的早已丟掉兵器,只圖盡快脫離這是非之地。于是,山谷內的喊殺聲逐漸弱了下去,直至悄無聲息。

  郭嘉手中折扇一合,“第一場戲結束了!”

  高勇看看郭嘉成繡在胸,忍下了問第二場戲的沖動。恰在這時,一聲低沉的號聲從山谷北口傳來,跟著南口也響起了同樣的號聲,之后開始傳來若隱若現的砍殺聲。高勇驚訝的看向郭嘉,還是問了出來:“奉孝,這是第二場戲?”

  郭嘉猶豫了一下,點點頭:“算是吧,不過比預想的要快上一點點!”說著還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劃起來,度量這一點點究竟是多久。

  高勇一拳“打”過去,笑罵道:“別算了,事事豈能盡如人料,還是小心為上!”

  這邊扔下護衛回收箭矢、標槍不提,單說心痛的鄭寶聽到號聲后,臉色刷刷變了幾變。這號聲不是自己安排的,哪又有誰摻合進來?

  兩名小頭目飛快的奔跑回來,異口同聲道:“大寨主,不好了!”

  鄭寶臉色一沉,“誰來了?”

  “是許乾的人,不下三千!”

  三寨主一聽哼道:“該死的許黑子,敢打老子們的主意,大哥,讓我帶上一千弟兄直接殺了許黑子!”說完轉身欲走。

  “站住!”鄭寶急喝道,“剩下的兩千多人是保命的本錢,老二帶出去的兩千人死的死、傷的傷,余下的派不上用場,你還要帶走一千,萬一商隊護衛殺出來……咦?不對啊,探子不是說許乾的人到這里還得一天嗎?怎么這么快?”

  三寨主腳步一滯,“快不快誰管得了?關鍵是現在怎么辦?”

  鄭寶惱恨道:“又能怎辦?我要是知道就不會這么愁了!該死的許黑子!”

  三寨主抬起一腳踹在樹上,“娘的,打劫打到這份上,搶不得,殺不得,走不得,簡直窩囊死了!”

  僅片刻,鄭寶的主意還未想出,山谷兩頭的喊殺聲消失了。率領手下撤退一半的二寨主驚訝的發現,回去的路上竟然被匆忙跑來的敗兵堵住,跟著,另一伙賊寇氣勢洶洶的狂奔而來!

  “許黑子!是許黑子的人馬!”二寨主驚呼出來,但為時已晚,撤回的道路已遭封堵,而手下嘍啰大戰剛過,無力再戰,無奈之下,只好退向東邊待機。

  坡頂,高勇好笑的看著谷內發生的事。旁邊郭嘉又開始分析起來,“這伙人不是許乾便是張多,肯定是聽到谷內喊殺聲沒了,以為戰斗結束,故此才要趁著鄭寶放松警惕的機會殺進來。”

  隨著分析,第二支山賊亦配合默契的沖了進來,快速準確的將鄭寶的兵馬截為兩段。不久,一個黑瘦的漢字在百十名山賊的護衛下走了進來。一張黝黑的臉上寫滿得意,不過,當他的目光先后掃過傷亡頗重的鄭寶人馬以及山坡上的混亂景象后,得意迅速被驚詫取代。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秒速赛车开奖软件 在家网上打字兼职正规吗 北斗导航股票代码 吉祥棋牌在哪下载? 股票价格下跌 吉祥棋牌下载官方网站 天津11选五开奖结果一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2336 股票发行数量怎么确 欢乐棋牌游戏 篮球架厂家 大唐盛世棋牌源码 康美药业股票分析 国际棋牌送28元 股票申购新股规则 850棋牌游戏大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