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全球三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章 江東篇 第四節 吃荊州菜

[字數:3194 更新時間:2013-11-20 16:26:00]





  回到太守府,眾人如眾星捧月般接入,齊聲祝賀,亦奇得意洋洋,問道:“吾不在,郡內一切安好!”諸大員忙說托主公之福,自然又是諛詞如潮。亦奇又問:“那得來的一萬多人口安置好了嗎?”張正常說已經安置好了,安排做工的做工,種田的種田。

  亦奇喝道:“把華雄帶進來!”幾個士兵把重鐐在身的華雄帶了進來,由于用了好藥,吃了好肉,華雄的氣色不差,他沖著亦奇道:“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亦奇哈哈一笑道:“當著一個老人家的面,我能殺你嗎?來人,解除了鐵鐐!”士兵把鐵鐐解決后,早從后堂出來個老人家,顫聲道:”雄兒,是你嗎?”華雄上前扶住,驚訝地問“娘!怎么您老人家在這里?”

  華雄母親道:“聽說你被人抓了,我們都很擔心你!不料到居然后來有人拿了你身上的物件來,說只要我們跟著他們來,你就沒事了,所以我們就來了!”

  亦奇道:“委屈華將軍了!本官求賢似渴,所以請了你全家來!請華將軍勿怪!”

  事已至此,華雄不得不跪下道:“小人服了,請大人收納!”亦奇大喜道:“本官不愿見到一個武力值95的,呃,你也算有本事了,本官不想你白白喪命,所以你能加入,那真的是太好了!”

  當下錄華雄為校尉,領了會稽防務,再贈金珠寶馬和兵器,華雄見亦奇待之甚厚,遂真心拜服。

  王甲見軍中士氣極旺,遂勸亦奇道:“吾軍經過操練,又得實戰,更得上將,主公何不取了江東?”

  亦奇笑道:“不可,出師當有名,不可壞了自家名聲,岳父不必著急,五年內吾必取江東!”

  王甲遂罷。

  當下亦奇一邊布置軍隊勤奮操練,一邊著人四出做生意。

  一路生意自荊州到益州,輻射西南各土人,取其織錦、羽、扇、銀礦、米糧、河珠、漆、土特產等,販之予酒、紙、海鹽、鉛筆、絲綢等;一路生意是沿海北上,至遼東,三韓、倭國,取其金、鐵、皮毛、大木等,販之于各地貨品;一路生意是派出武裝商隊,至中原貿易,此時亦奇在會盟打董卓的公交就顯出了郊果,各路諸侯受了亦奇財貨,就沿路放行,甚至派軍隊護送!最后一路是沿海南下,過馬六甲海峽,經印度到達了阿拉伯,沿路設置貿易處,有一百條大船跑海外,不久,阿拉伯的商人或隨中華的船隊返回或自備船只而來,遂修會稽、溫州等港口,另在余姚東面修筑一大港,名為寧波,停泊的船只日益增多!

  由于貿易時,遵循了收進來,賣出去的原則,有來有往,實行了良性互動,所以會稽商隊極受各地的歡迎,得利巨萬!

  初平三年深秋的一個夜晚,荊州牧守府,夜深了,酒已殘了,大廳內,喝得醉熏熏的劉表笑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道:“李核心居然是見了女人就流鼻的家伙,說出來真是誰都不信啊,不知你和你老婆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一邊流血,一邊.......”

  原來是會稽太守李亦奇率領了個龐大商隊前去荊州與州牧劉表貿易,劉表設宴招待他,賓主洽談甚歡,亦奇見劉表這樣說,心中破口大罵:你想知道啊?叫你老婆出來試試不就成了!”還沒來得及答言,陪席上喝得紅光滿面的蔡瑁喝結了個大舌頭,狂笑道:“那還用說,看看就流鼻血了,那是流小溪!做起來還不是流成江了?哈哈哈!”

  見到他說得粗俗,在旁邊相陪的蒯越也禁不住皺起了眉頭,正想對亦奇說上幾句道歉話。

  腳步聲傳來,二個待女扶了個裊裊娜娜的少*婦出來,少*婦吩咐道:“牧守大人醉了,扶他回去歇息,這席就散了吧,大家都散了吧!”又轉身對亦奇道:“妾身是劉荊州的夫人,賤名姓蔡,剛才吾夫和家兄酒后失言,請大人勿怪!”言訖,深深欠身,行了一禮。

  她不行禮還好,一行禮,亦奇頓時頭暈目赤!鼻子鮮血狂噴!

  這蔡夫人竟沒穿小衣!一俯身,里面的山峰和深溝是一目了然,白花花的一團,亦奇焉能不流鼻血!

  見亦奇魂不守舍,蔡夫人嫣然一笑,吩咐身邊兩個待女道:“扶李太守去客房歇息吧!”轉身和早醉得不醒人事的劉表入內堂了。

  亦奇由二個待女扶著到了套偏僻的套房,房內早已經點好了燈光,二個待女引亦奇入室進木桶里洗澡,把亦奇洗白白,兩女面目標致,執禮甚恭,態度端莊,亦奇心忖主人家的家教真不錯,哪知二個待女就算心思思,也不敢搶了某人的口邊食啊!

  洗完后,待女并不是給亦奇穿上衣服,而了用張寬大的裕袍包住亦奇,再引亦奇去臥室就寢。

  到了門邊,兩女并不再進內,而是讓亦奇獨自進去。

  亦奇一進內,立即驚呆了。

  一具經過上天精雕細琢的白玉般女體在等著他,那個人就是荊州牧劉表的夫人,蔡夫人!

  她披了件透明粉紅色紗縷,以膝著身體跪在一張豪華的榻上,雪白的肌膚在明亮的燭光下及粉紅色紗縷襯托之下,更是白得炫眼耀目。那對似金鐘倒懸的寶貝,不但弧度優美至極,而且上面的二粒鮮紅的花生米更是美不勝收,扣人心弦。

  見到亦奇,蔡夫人輕笑道:“方才吾夫酒后失言得罪李太守,妾身特來陪罪!”水汪汪的眼睛中放出熾熱的光芒!

  亦奇大步向她沖去,笑道:“呆會可有得你陪罪的了!”邊走邊解掉裕袍,如餓虎撲食般向她撲去。

  兩人遂成茍且之事。

  這蔡夫人名叫蔡韶芬,浪勁極大,癲狂如匹野馬,真想不出那水靈靈、似若無骨的嬌軀爆發出的能量足以把男人揉成碎片!亦奇只覺得身處驚濤巨浪中,要使出全身解數才能駕馭胯下的那匹野馬!

  漏*點過后,蔡夫人固然是連一根指頭也動彈不得。而亦奇,也是首次覺得很累!

  很累?這二個字對于亦奇來說真的是新鮮字!因為他是個基因改造人,其基因是比照世界上體力最強,耐力最好的基因而制作出來的,能讓他感到很累的活兒,可想而知這次勞動強度是多么的大了!亦奇估計,按照上次戰呂布的強度的話,戰這個蔡夫人相當于和戰三個呂布是等價的!

  兩人靜靜偎依談話,亦奇道:“嗨,你這小婊子,我看連最淫蕩的的妓女也比不上你!”

  蔡夫人容光煥發,全身肌膚散發出妖異的嬌艷,淡淡地道:“錯了,最淫蕩的妓女就是妾身!”

  見亦奇一臉震驚的樣子,蔡夫人道:“家兄開有全荊州最大的風月場所‘春風閣’,妾身有時去去客串,引看得上眼的進到里間屋內,包他滿意!”她放蕩地笑了起來:“哪個男人不是直著進來,橫著出去!可惜后來家兄將我嫁給了劉荊州!就不得去了,呵呵呵,真懷念以前的日子啊!”

  她悠悠地說:“為什么不早點遇見你?我的好人哪!你可得努力點,只要你得一州之地,我就馬上讓劉荊州……嘻嘻,然后我們二州合一州!要不你干脆過來,等你掌了大權,我們就做夫妻,你看可好?”

  她低聲地在亦奇耳邊道:“我告訴你吧,有好幾個男人,就是得馬上風,死在我的肚皮上的……”

  亦奇聽得毛骨悚然,竟有如此蕩婦和毒婦!

  哪知其實蔡夫人也是有苦說不出,她天賦異稟,在那方面能力特強, 可憐劉表一介文人哪能滿足她!累得她經常獨守空房,劉表甚至有時都不敢去她房里過夜,也就是他怕老婆的開始!

  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個如意郎君,蔡夫人就想從了那個好人,從此快活,要不是時機不成熟,否則只怕她當晚就弒夫改嫁了 。

  見亦奇發呆,蔡夫人怒推了他一把:“喂,你倒說個話呀!是不是怕了?”

  亦奇陪笑道:“哪里,象你這樣的美人兒放在家中,我可是享盡艷福了!”

  兩奸夫淫婦正在談話,門板傳來敲門聲,蔡夫人懊喪地說:“唉,是時候走了!”招呼了敲門的兩個待女進內服待她穿衣,見亦奇躺在榻上,就過去抓住了亦奇的要緊處,狠狠道:“你若敢負我!我就讓你后悔!”亦奇慌不迭地說:“豈敢,豈敢!”

  蔡夫人嘻嘻一笑,風情萬種地離去。身后傳來亦奇一聲慘呼,卻是被她臨走時捏了一下重的,痛得吡牙裂嘴。

  于是荊州有蔡夫人在劉表枕頭上通風,所以會稽的商路極通!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