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虎吼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一十七章 問罪

[字數:4233 更新時間:2013-11-25 6:57:00]









(  “段將軍請饒過我師弟吧!我師弟是個憨人,不懂得禮數,實在無意冒犯將軍虎威。”高巍很清楚自己師弟雖然天生神力,但絕對不是那個黑漢子的對手,以那人的身手即便自己上去也不一定能夠討得好,又何況是才入門沒幾年的師弟呢?“你們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段虎很清楚黑熊的身手,頭也沒回,盯著二人問道:“你們是紀昭明的弟子嗎?”

  “是的!我們三人都是他老人家的弟子。”楊賢見到彭忠又被黑熊摔在地上,急忙搶先答道:“還請段將軍讓貴屬停手。”

  “沒關系,黑熊現在正在玩,沒有動真格的,否則你們的師弟早就已經死了,你們不用擔心,他會有分寸的。”段虎見到二人焦急的臉色,淡淡的說道:“你們帶路吧!本將軍要見你們的師傅,向他討要一筆債務。”

  “什么?師傅怎么可能……”楊賢一驚,臉色惱怒非常,反駁道。

  “二師叔不要說了。”這時紀維謙將正門推開,走了出來,到了段虎跟前,神色平靜,行禮道:“段將軍,我們又見面了。”

  “紀統領不在北衙禁軍當差,怎么跑回來了?”段虎挺直身子,雙手抱胸,俯瞰著紀維謙,冷嘲熱諷道:“該不是你家老頭子就此撒手人寰了吧!”

  紀維謙毫不動意,臉色平靜,微微一笑,說道:“家祖身體還算健朗,相信還能活個幾十年,不勞段將軍費心。”說著便反擊道:“倒是段將軍身體剛剛恢復。便帶著人到長公主殿下那里去要人,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不會是因為身體剛剛痊愈,沒力氣跟長公主殿下要幾個人吧!”

  “人,本將軍已經全部擒回,另外還跟長公主鬧得非常不愉快,正好給本將軍一個活動筋骨的機會,讓本將軍好好的發泄了一下這些天的郁結。”段虎陰冷一笑。指了指大門。說道:“紀統領,不要在說廢話了,前面帶路吧!”

  “段將軍,我紀府雖然不是什么皇宮禁地。但也不是想進就進的地方。”紀維謙向后退了一步,立若庭岳。垂手而立,雙拳緊握。神色肅然,而高楊二人則站到他兩側,神色緊張,聚力戒備,而且紀府的親兵也都手持兵器,聚集在他身后。

  一直站著沒動地捍死玄甲軍見到紀府親兵集結,也隨勢而動,列成三縱,取出月殺,就等著段虎一聲令下,便要大開殺戒。

  “本將軍今天已經發泄夠了,不想再動武了。”段虎不屑的看了紀府的人一眼,而后朝著大門里面,怒聲吼道:“紀昭明你這個敢作不敢當的老匹夫,難道就不怕你紀府今日血流成河嗎!”

  “唉~!該來的總是要來的。”這時從門里傳來一個悠遠深長的嘆息聲,接著紀昭明那蒼老但卻有力的聲音,接著說道:“維謙,領段將軍進來。”

  “是,爺爺。”紀維謙皺了皺眉頭,將身子讓了讓,作了個請進地手勢,對段虎說道:“段將軍里邊請吧!”

  說著,又吩咐高楊二人在外守候,自己則領路似地往前走去。

  “你們在外面候著。”段虎冷冷一笑,聽出紀昭明的傷勢并未痊愈,少了這么一個可以克制自己硬氣功的強敵,以自己現在的狀態即便遇到什么事情也足以應付,于是轉頭吩咐了一下,便夾了夾虎王地腰腹,驅使它向里行進。虎王一邊闊步前行一邊兇狠的朝兩邊紀府親兵齜牙咧嘴,還不斷地用它那大頭,將當道的親兵撞飛出去,那囂張地樣子十足是第二個段虎。

  走過兩進房子,紀維謙帶著段虎走到一間書房前,推開門,說道:“段將軍請進吧!祖父他老人家就在里面。”

  段虎的五感透過墻壁感覺到里面那個人發出的一股熟悉的內家氣息,立刻翻身下來,闊步走了進去。只見在這間簡樸的書房內,一個鼻子一線帶著木制面具的老人正在提筆畫著屋外的梅花,身形虛提微蹲,呼吸悠長渾厚,似乎在接著畫畫的時候同時療傷,而且段虎可以感覺到若自己現在突然攻擊的話,以他現在的架勢可以隨時轉化成防御狀態。

  段虎根本沒有動手的意思,走到紀昭明一側的椅子上坐下,靜靜的看著紀昭明作畫,沒有再做任何多于的動作,屋內的寂靜讓在屋外守衛的紀維謙都有點不耐煩了,不時的伸頭向里張望。

  “呼~”紀昭明全神貫注的點上最后一朵梅花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口氣息之長讓段虎也不禁佩服內家功夫的神奇。紀昭明將筆放在筆架上,抖了抖身上的灰塵,而后在段虎對面坐下,道:“老夫早就已經想到段將軍會來興師問罪,只是沒有想到會來得這樣快。”

  “很快嗎?我倒是覺得很慢。”段虎眼中精光一閃,站起來,前行幾步,站在紀昭明身前,冷冷的看著他,恨道:“紀太傅,我段虎與你可有冤仇?”

  “并無冤仇!”紀昭明絲毫不受段虎其實所迫,端起茶杯,小小的品了一口,直言道。

  “既然我們并無冤仇,那么你這個老家伙為什么要在那晚攔街行刺本將軍,”段虎橫眉怒視,拳頭握得喀喀作響,只要紀昭明回答得讓他一個不滿意,他不介意再與其打一場,不過這次他可以輕易的勝過重傷未愈的紀昭明,不會再像上次那樣狼狽了。

  “段大人,不會是想要故意找茬,來對付我這個重傷的老人吧!”紀昭明覺察到了段虎想法,立刻示敵以弱,輕笑道:“那這樣的話,就太有傷你段虎段將軍的威名了。”

  “威名?威名在本將軍眼中一錢不值。”段虎仰頭哈哈大笑,笑聲中充滿了嘲諷之意,笑聲忽然停止,低頭冷視著紀昭明,說道:“今天你若是不給本將軍一個滿意的答復,今日從這屋子里走出去的將只有一人,恐怕你也應該清楚,那個人絕對不是你。”

  段虎冰冷的視線就連紀昭明這樣經歷了數十年的老江湖也不禁打了個冷顫,紀昭明退避了,將頭轉到一邊,緩緩說道:“將軍可曾聽過破星一說。”

  “破星?那是什么鬼東西?”段虎皺了皺眉頭,不解的看著紀昭明道。

  “破星不是鬼東西,而是一種天象。”紀昭明起身從書架上取下一本線裝書,放在書桌上,說道:“破星是一種天象,每當天下即將大亂的時候,破星就會出現在星空之上,它既可以代表一個人,也可以代表一股實力,甚至可以代表一件事情,無論它代表什么,它所代表的東西都是擾亂天下的根源。”

  “你不會想要告訴本將軍,那個所謂的破星代表的就是我吧!”段虎心中的火氣噌噌上冒出,拳頭已經握得青筋浮現,冷笑道:“紀老大人,你真以為本將軍是三歲小兒嗎?竟然拿出這么一套子虛烏有的東西來敷衍本將軍,你分明是找死。”

  “段將軍門外的手下中不是有個文士幕僚嗎?”紀維謙急忙沖了進來,護在紀昭明身前,焦聲說道:“讓他進來一問,不就可以弄清楚是否真有其事?”

  段虎深吸口氣,強壓下想要揍人的沖動,朝紀維謙沉聲說道:“你去把本將軍那個幕僚叫進來。”

  紀維謙擔心的看了看紀昭明,見他微微點頭,便快步走了出去,沒過一會兒,就將石濤領了進來,沒好氣的說道:“段將軍你自己問吧!”

  “石濤,你知道有破星這回子事情嗎?”段虎頭也沒回,詢問道。

  “將軍所說的可是那令天下動亂的破星?”石濤愣了愣,而后直言道:“屬下的確知道,而且閑暇無事的時候,還曾翻查找過典籍,追尋過破星的動向。將軍為何有此一問?”

  段虎聽后愣了一下,說道:“這個老家伙想要殺我,就是因為我是什么所謂的破星?”

  “什么?將軍是破星?”石濤捂住嘴,將快要脫口而出的驚叫聲吞了下去,而后疑惑的看著紀昭明,道:“紀老大人,你又是從何處得知我家將軍是破星的呢?”

  紀昭明撫摸著長須,解釋道:“老夫的好友元微真人曾點醒我破星已經出現,老夫也曾觀察過,破星原本是在西南方向,當段將軍入京之后,便直指京師,世上不會有這么巧合的事情吧!”

  石濤急聲辯解道:“紀老大人這樣就說我家將軍乃是破星,這不會太……”

  “石濤不要再說了。”段虎一把按住石濤,將他拉到身后,而后俯身低頭,逼近到紀昭明的面前,離他的臉只有數寸的距離停下,冰冷的雙眼與其對視,緩緩的說道:“即便本將軍是那個什么鬼破星又怎么樣?你又有什么資格來決定我是否該殺?”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