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武唐攻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四十五章 英雄遲暮寶刀未老,美人如畫只羨鴛鴦

[字數:4585 更新時間:2013-11-14 9:35:00]




  冬臘月,天空中陰沉沉的,星星點點的雪花零落飄下人無不捂緊了衣服。這時節,往日進進出出都喜歡騎馬的人也大多選擇了溫暖的馬車,而更多的人則是選擇能不出門盡量不出門,圍爐烤火喝酒聊天,自然比大冷天在外頭奔波強。

  西市的豐達客棧早就掛出了客滿的木牌,但實際上,里頭的房子幾乎全都空著。大堂中橫七豎八的桌子都被撂到了一邊,空出老大一塊地盤。一幫年齡各異的漢子個個席地而坐,中間赫然是一堆火,上頭架子上的肉正烤得滋滋作響,一滴滴的油落入下頭的火堆中,引得火苗不時躥上去那么一兩下。

  這情景在外頭餐風露宿的人看起來自然是無比正常,然而,這是長安城西市的客棧,演上這么一出便顯得極其古怪。倘若算上圍火而坐的一群人中那個錦衣華服的少年,則這一幕就更加詭異了。然而,那少年偏生坐得極其安然自在,拿著烤肉吃得滿嘴流油不說,還不時發出嘖嘖的稱贊聲。

  盡管已經是第二次相見,但霍懷恩總覺得面前的人琢磨不透。他來自蘭州,卻行走過中原大部分地方,長安也沒少來,閱人無數自不在話下。他也曾看過自命豪俠不凡的公子哥,但在他們這些真正餐風露宿的游俠面前,那些人即使再表現得平易近人,總難免與環境格格不入,誰也不像李賢表現得那么自在。

  “老幺,你雖然幫了我一次,但也帶來了一個不小的麻煩。”但見手底下幾個弟兄在李賢左右吹噓著昔日戰績,他只覺得坐立不安,最后干脆拉著旁邊的盛允文低聲問道。“這位沛王殿下究竟是怎么想的,他就不怕被人彈劾么?就算他不怕,我卻怕和皇家人牽扯不清!”

  盛允文朝談笑自若的李賢瞥了一眼,心中憶起當初在演武場上和這位主兒相撲地情景。比起他自幼苦練以及之后游俠天下的經歷。李賢的那點本事雖說不錯,但仍舊不值一提,即便如此。對方愣是在明知必敗的情況下和他拼了十幾個回合,若是論輸贏早就輸了十幾次。后來,他成了天子派給李賢地親衛。最初出入武德殿的時候沒少遭人白眼,足可想見那次李賢大敗虧輸回去之后的狼狽。

  “若是那些大臣真地要彈劾沛王,只怕彈章早就堆滿大半間屋子了!”見李顯壓根沒往這邊瞧,擺明了是不在乎他說些什么,他索性把自己從張堅韋韜那里聽說的一些事情全都兜了出來。

  當盛允文說到李賢當初還是童子的時候,就在酒肆中為了爭風吃醋對人大揮老拳,霍懷恩終于露出了一種難以掩飾地驚愕神情。雖說坊間關于沛王李六郎的傳聞不少,但傳聞終究是半真半假。如今聽老幺一說,這位沛王竟是如此率性而為,他終于信了八成。

  “可是,他究竟想要我們做什么?他是皇子,有李司空許相公相助。似乎和別的大臣也關系不錯,不至于要*我們這些微不足道的人。人人都說沛王和太子交情最好。他莫不是要……”

  “別問我,這些我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你想的那般。”

  盛允文無可奈何地一攤手,心中分外奇怪。要知道。他可是天子派給李賢的人,雖說那天曾經說過類似于效忠的話,可若是換作別人不是還有一段考驗期么?可李賢做事情根本就不避諱他,這膽子何止是一個大字能夠形容的。

  雖說不至于和一幫亡命之徒角力相撲,但是,僅僅憑喝酒,李賢便折服了不少人。大唐上下無不好酒,他又是自小鍛煉出來地酒量,再加上張堅韋韜兩個,以三敵五非但不落下風,反而把其他人灌得酪酊大醉。等到最后一塊烤肉下肚,見旁邊橫七豎八躺倒一片,張堅韋韜卻還在強撐著,他便起身搖搖晃晃地走到霍懷恩身邊,旋即毫不客氣地一**坐下。

  “老霍,上回的事情我已經壓下去了,你可怎么謝我?”

  果然來了!霍懷恩嘴里一陣發苦,可是,上次因為沖動的老三,他確實欠了李賢一個不小的人情。努力鎮定了一下心神,他趕緊欠身問道:“殿下乃金枝玉葉,若是某真有能夠出力的地方,一定萬死不辭。”

  “哪有萬死那么嚴重!”李賢沒好氣地揮了揮手,面上照舊帶著沒心沒肺地笑容。他瞇著眼睛瞧了霍懷恩好一陣,這才嘿嘿笑道,“我如今沒什么需要你做的,剛剛那句不過玩笑而已。我只是想看看,能讓老盛寧可冒著違命地風險也要護著的人,究竟是什么樣的角色!不過要說喝酒,那還是我強!哈哈哈哈!”

  已經醉得不省人事,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得向霍懷恩房,上去先把李賢安頓好了方才下來。

  “霍大哥,你既然在長安置辦了這么一家產業,想必也不希望翌日再像以前那樣漂泊度日。沛王殿下是個豪爽人,若換成別人,把你們逼上絕路,再假惺惺出面容留又有什么難處?男兒當沙場建功百戰封侯,如今朝廷還在用兵,你也是有志地,何不如今留個地步?”

  同樣是刀頭上討生活,誰不想將來博一個封妻蔭子,霍懷恩只是擔心風險和得到不成比例。然而,當聽說李賢竟是自個掏腰包給盛允文重病中的妻子治病,同時又許諾將來舉薦其入軍中,一顆心終于不爭氣地跳動了起來。要想攀上權貴不是那么容易的,如今又不是天下混戰的時候,誰不想要軍功,可又哪里能輕易輪上?

  來,下載最新TXT小說

  想到這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立刻點了點頭:“老幺,我明白你的好意了。待會弟兄們醒來之后我就對他們說,大家必定都會答應的。”

  等到李賢大醉初醒的時候,得到的就是這樣一個好消息,而他也不和霍懷恩客氣,直截了當地道出了自己如今最最著緊的一件事——據賀蘭周傳來的消息,蓉娘已經不在家鄉,傳聞是到長安來了,委托商號尋找畢竟不怎么妥貼,但把這件事托付給這些曾經走南闖北的人就很容易了。當然,他確實有別的路徑可走,可他就是想用這些人。

  “小事一樁,殿下放心!”

  聞聽是這么簡簡單單一件事,霍懷恩頓時拍了胸脯——既不是殺人也不是放火,只是找著這位沛王的一個舊日侍女,然后安全把人帶回長安送去賢德居,這比他想象中那種要冒殺頭的危險實在是安全多了。

  隨李賢走出豐達客棧,盛允文也跟著出了一口大氣。雖說他剛剛幫忙做了說客,但也擔心李賢會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還好,這位主兒果然是量力而行。至于好容易醒了一半酒的張堅韋韜則仍是稀里糊涂,但誰都沒問李賢今兒個究竟到這里來干什么。

  出門上馬,李賢立刻轉道親仁坊。老于如今雖說有官,但都是閑職,可以說是一身輕,而由于身體不好,親仁坊于宅一般來說都不接待客人,但李賢憑著弟子的身份,愣是把駱賓王羅處機和王勃塞進了老于家里。為此老于非但沒有埋怨,反而很是興高采烈。

  “沛王殿下,您可來了!”

  李賢自從多了于志寧這個師傅,便成了于宅的常客,見那門子滿臉堆笑地迎上來,他隨手便扔過去一小串銅錢,下馬之后點點頭便徑直往里頭走。熟門熟路轉到書房,他便聽到王勃熟悉的聲音,卻是在那里請教于志寧,詩文當求詞句華麗,還是該返璞歸真。

  雖說滿肚子詩文,但那都是背的不是自己的,因此李賢雖說敬重那些有文采的人,卻沒打算在這上頭成就什么大家。誰知他在門口駐足了一小會,大門忽然就從里頭被人打開了,而開門的不是別人,正是羅處機。

  “殿下?”

  李賢見里頭剩下三雙眼睛齊刷刷地向自己看來,當下便神態自若地走了進去,絲毫沒有聽壁角被人拆穿的尷尬。見老于看著自個臉色不善,他打了個哈哈便上前笑道:“于師傅,我今兒個遇到了一個疑難,想來請教一二。”

  一聽到李賢有疑難,王勃立刻來了興致,而沒等他發問,羅處機便朝駱賓王打了個眼色,上去拉著王勃的胳膊便往外走,壓根沒有給他反對的機會。直到大門關上,李賢方才對莫名其妙的于志寧眨了眨眼睛。

  “于師傅,有一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了,今天實在想問一聲。您若是覺得不合適,或是覺著我胡說八道,也可以不答。”他也不理會于志寧緊皺的眉頭,忽然壓低了聲音,“你覺得五哥是不是一個好太子?抑或是說,要培養五哥這么一個太子是難是易?”

  不等于志寧反應過來,他忽然又連珠炮似的問道:“倘若有人不惜動搖后位,你說五哥的太子之位能否保得住?”

  一瞬間,于志寧的面色變得刷白,那雙原本有些混濁的眸子忽然死死盯著李賢的眼睛,額頭上青筋畢露,隱約甚至可見外滲的冷汗。李賢的最后一句話,仿佛成了壓彎他神經的最后一根稻草。

  PS:今天更新晚了……下午真是嚇得魂都沒有了,忽然接到電話說外婆從公交車上掉了下來,人都沒下來,司機居然啟動了,結果狠狠摔了一跤,都八十歲的人了。剛從醫院回來,老天保佑老人家沒事,唉……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