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亂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六十六章:廣西的門戶已不再存在了

[字數:2767 更新時間:2013-11-12 22:15:00]




  潘鼎新臉色變幻不定的思量著,一百萬兩銀子他不是湊不到,事實,朝廷撥給他的軍費就有七十余萬兩,現在還沒有發放下去,若是再加這幾年吃的空餉,撈的外快,拿出一百萬兩銀子倒是問題不大,問題是一旦這軍餉不發下去,糧草全給了吳辰,他的兵非嘩變不可。

  不過操作倒并非沒有可能性,他作為西線主帥,原本朝廷發放下來的是一萬余人的餉銀,可是這一趟接二連三的潰敗,失散、傷亡的人員就超過了一半以,其余的各團練也不太服從調遣,若是他潘鼎新向朝廷申報,就說糧草軍費來不及轉移,給法軍搶了,只是若是這樣說,讓朝廷重新調撥軍費下來,這樣做自然有一定的風險性,說不定就是個玩忽職守、罷官免職的待遇。可是比起丟失鎮南關的罪過,至少還能免去殺身之禍,什么都不重要,性命才是最緊要的,而且他若是反攻拿下鎮南關,定然能讓人刮目相看一把,先前的錯誤恐怕也會被那些御史們人遺忘。

  猶豫再三,潘鼎新最終點點頭道:“吳大人,可要說話算話。”

  吳辰道:“什么時候見銀子,什么時候吳某出兵,絕不食言。”

  潘鼎新點了點頭,他也不怕吳辰反悔:“那么卑職這就去籌措銀子,三日之內將一百萬兩銀子運到這里來,吳大人,后會有期。”

  吳辰淡然擺擺手:“恕不遠送。”

  待潘鼎新走了。馮子材道:“吳大人,你真的打算要這潘鼎新的銀子。”

  吳辰打了個哈哈,笑著道:“為什么不要?不要白不要,我和他有什么客氣的。”

  馮子材打量了吳辰一眼:“不成想你這小娃娃竟是個如此貪財的人,真是令馮某失望。”

  吳辰笑了笑:“銀子誰不喜歡,這姓潘的銀子若是不要,吳某人還真對不起自個兒。”

  過了三日,潘鼎新果然依言送來了銀子,數十百輛不知從哪里搶來的大車在鼎字營團勇的押送下進入吳辰營中的庫房,潘鼎新心急火燎的找到吳辰道:“吳大人,銀子悉數送到,請大人發兵。”

  吳辰點了點頭,一邊讓人將銀子悄悄送到桂林去私藏起來,一邊下令全軍南下,只是這沿路行軍的速度并不快,潘鼎新眼淚都要出來了,以為是吳辰在敷衍自己,不斷的催促,吳辰只說是讓士兵們養足精氣,潘鼎新也只能每日軟語懇求,對吳辰卻不敢絲毫的得罪。

  就這樣磨蹭了四天,大軍才堪堪走出思恩府進入太平府,當日夜里,一名斥候飛馬回到吳辰所在的營地,不需要任何的通報,徑直走入吳辰的大營道:“少帥,打探清楚了,法國人在鎮南關放了一把火,破壞了所有的炮臺關防,從鎮南關遠遁而去。”

  第二日,吳辰一改以往的懶散,就連潘鼎新亦覺得這姓吳的和往日有些不同,吳辰下達的命令是全速前進,兩日之內抵達鎮南關。隨后義州新軍團如了發條一般加快了行軍步伐,將萃軍和潘鼎新的鼎軍遠遠的甩在后頭,義州新軍團每日五公里負重晨跑訓練可不是開玩笑的,到了這個時候就顯現出了優勢。

  到了第二日傍晚,義州新軍團便先行抵達了鎮南關,此時的鎮南關只剩下一片燒焦的廢墟,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哪里還看得到曾經西南第一雄關的模樣,大胡子在一處廢墟中找到一木牌,木牌寫得是歪歪扭扭的漢字,面炭筆寫著‘廣西的門戶已不再存在了,黃色的猴子們正在不安中度過他們的每一天’短短一一句話,繞是大胡子這樣穩重的人亦是火冒三丈,新軍團下義憤填膺,都感覺到了法國人的傲慢,唯有吳辰倒是淡漠的很,趁著這個功夫,倒是趁著這個機會,對士兵們了一堂生動課。

  “法國人的傲慢諸位可都看見?想必許多人已火冒三丈了,嘿嘿……你們有理由生氣,這里是我們世代繁衍的土地,如今法國人不但侵越我們,還肆無忌憚的羞辱我們,可是吳某卻以為,你們的氣憤是沒有道理的,這不止是沒有道理,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吳辰說著說著,便看到無數雙憤怒的眼睛望向自己,仿佛他們是第一次認識到了吳辰,許多人甚至不顧尊卑的想捋起袖子揍這吳辰一頓,在所有人火冒三丈的時候,吳辰說出這番話無異于火添油。

  “你們有什么道理呢?你們很生氣是嗎?可是吳某人要告訴你們,今日的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是你們活該、欠揍。法國人為什么傲慢?難道只是因為他們野蠻?不!吳某相信絕不是這樣的,因為他們自信,他們認為你們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是一群膽小鬼,我們和法國人打過的交道不少,可是不管是哪一次,都讓我們的顏面掃地,你看,你的拳頭不夠硬,你的勇氣不夠足,法國人完全有理由來打你,狠狠的踩在你的頭顱譏諷嘲弄你,你認為這是法國人壞嗎?不,不是的,是因為你們太弱,你沒有法國人強,所以他打你是應該的,諸位怎么能有什么怨恨呢?就算法國人今日不欺負羞辱我們,明日就會有英國人、美國人、日本人、俄國人來欺負我們,所以,我吳某看來,法國人非但不是我們的敵人,反而是我們的老師,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去怨恨,而是奮發圖強,終有一日,在法國人的調教之下,我們會勝過我們的老師,到了那一天,又有誰敢羞辱我們?”

  這個時候倒是鴉雀無聲起來,所有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模樣,就連王二蛋亦在努力的理解著吳辰的意思,吳辰斜了一眼,高聲吼道:“他娘的,都愣在這里做什么,還不快安好營寨,天就要黑了,今夜咱們露宿在這破爛關隘里嗎?大胡子,你去安排人埋鍋造飯,王二蛋,來,給爺笑一個。”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