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漢鼎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207章 戰地兒女(3)

[字數:13493 更新時間:2013-11-15 15:39:00]




  戰后的溧陽城,一片的狼藉,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尸體,浸泡在血泊的中間,歪倒在圍墻的下面,撲倒在下水溝的邊沿。大量的民夫和婦女正在打掃戰場,清理戰爭的痕跡。首先被清理出來的,當然是鷹揚軍和鎮海軍戰士的遺體,他們被門板抬出來,上面用麻布覆蓋,分開一個個盡量的辨認清楚身份,在旁邊的白布上寫上他們的名字。然后才是紅巾盜的遺體,他們被集中到一起,然后用手推車一堆堆的搬走。

  南門附近的建筑比較完好,溧水城的縣衙門也基本完好無缺,于是劉鼎將自己的指揮部設在了這里。這里的縣衙門相當的寬敞,劉鼎住在最里面,兩邊都是鬼雨都的戰士。戰斗結束以后的第三天,劉鼎和李怡禾仔細的商量過以后,決定在這里召開戰斗總結會,總結溧水城戰斗的經驗和教訓。

  當天早上,鷹揚軍旅帥級以上的全部軍官都到齊了。按照同樣的慣例,戰斗總結會總是以批評和自我批評為開場白的。劉鼎神情嚴肅的說道:“我們首先要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才能進步。我不是完人,你們也不是完人,我們都有很多的缺點,或許我們自己還認識不到這個缺點。只有指出各自的缺點,然后加以改正,我們才能不斷的完善自己。戰斗,其實就是比拼雙方犯錯誤多少的過程,犯錯誤多的,自然是失敗者,犯的錯誤越少。勝利地幾率就越大。”

  這次溧水城戰斗,需要檢討的地方還是很多地。盡管從戰果來看,是相當的輝煌,從堵塞護城河到破開北門,都干凈利索,但是在進入北門以后,戰斗顯得非常的艱難,一度和紅巾盜相持不下,部隊出現了較大的犧牲,這里面需要檢討的細節很多。

  首先,需要做自我檢討的就是劉鼎。

  劉鼎最大的失誤。就是在攻城的時候,沒有采取迂回包抄,分路夾擊的辦法,結果造成大量的兵力擁堵在北門附近。城里面地鷹揚軍在浴血奮戰,后面的鷹揚軍卻只能在城外干著急。如果當時能夠從西門攻進去一部分人。相信效果會更好。當然,劉鼎也有自己的理由,那就是將紅巾盜盡可能的集中起來,然后依靠黑色火藥來大量的消滅對方。從傷亡數字地角度來講,這兩種辦法,到底是那一種比較好。現在還不好評論。

  他的第二個失誤。就是過分依靠了黑色火藥的威力,因此在排兵布陣上,出現了較多的缺陷。這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話題。很顯然,劉鼎將太多的希望寄托在了黑色火藥上面,作戰部署都是按照黑色火藥地發揮為核心制定地,可是麾下的軍官們,卻覺得這樣做有點太冒險,他們更加習慣于傳統的作戰方法。

  事實上。大多數的鷹揚軍軍官都認為。黑色火藥的威力固然不錯,但是在炸塌城門以后。沒有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主要是沒有形成規模,無法及時有效的阻擋紅巾盜的反撲。如果炸藥包能夠像普通地石彈那樣綿綿不斷地砸落,在紅巾盜剛開始集中兵力反撲的時候,就投入使用,也許效果會好很多。

  當然,對于黑色火藥地威力,在座的軍官們也是深有體會了,在殲滅的四千多人紅巾盜里面,可能有半數是直接或者間接的因為黑色火藥的影響,才會被消滅的。這是一種劃時代的武器,只要應用得好,是完全可以改變戰爭的進程的,之所以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乃是因為黑粉部隊也是出于摸索當中,如何將黑色火藥的威力發揮到淋漓盡致,還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摸索,還需要更多的實戰來檢驗。

  劉鼎既然帶頭做了自我檢討,下面的軍官也不能不做出反思,認真檢查自己在這次作戰中的缺陷。有些軍官自己覺得沒有錯誤,可是被部下指出來了,想一想,還真的是如此。這里面最明顯的就是勇字營的三楊。楊璧鱗和楊佛午一致都被部下認為,過于勇猛突出,他們總是像普通的士兵一樣,攻擊到最前線,和敵人面對面的肉搏,而忘記了指揮官的責任。一旦他們被敵人殺死,將會對部隊的士氣和指揮都造成較大的影響。

  李積谷甚至尖銳的說道:“如果下次還這樣,還不如直接讓我做指揮使。”

  楊璧鱗和楊佛午只要相視而笑,沒有辯解的意思。

  “改!”楊璧鱗說道,虛心接受大家的建議。

  “一定改!”楊佛午同樣堅決表態,表示一定會改正自己的缺點。

  但是所有人對他們的實際行動都表示懷疑,類似的表態,他們不知道做出過多少次了。但是每次保證過后,下次發生戰斗的時候,他們依然是不自覺的沖到了最前線,仿佛只有和敵人面對面的廝殺上了,他們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價值。當然,這不是什么大毛病,只能說是平時要注意。要是遇到相持不下的階段,他們倆卻躲在背后,畏縮不前,那才是最大的問題。沒有指揮官的身先士卒,想讓士兵們奮勇向前,簡直是不可能的。哪怕是身為節度使的劉鼎,在危急時刻,也要沖到第一線去,以鼓勵所有的鷹揚軍官兵拼死血戰。

  在這次總結會,勇字營出現的問題還是比較多的。其中勇字營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喜歡搶戰功,不但搶友軍的戰功,甚至在勇字營的內部,不同的部隊也要搶戰功。可能是因為勇字營成立的時間最短,身上又帶有明顯的保信軍的印記,他們一直都覺得自己處于罡字營和忠字營的后面,所以格外的想要表現自己。如何表現自己?他們更傾向于戰利品地數量。這乃是他們熱衷于搶戰功的最根本原因。

  李怡禾搖晃著一張封條,意味深長地說道:“這是你們哪位老大寫的啊?書法很不錯啊!”

  這封條上寫著“鷹揚軍勇字營封”七個大字。筆跡龍飛鳳舞,瀟灑倜儻,乃是第一流的書法,可是在這個時候卻沒有人敢承認。然而事實上,幾乎每個勇字營的士兵手上都有一沓這樣的紙條,還配備有漿糊,看到有價值的東西,不管三七二十一,首先貼上封條再說,結果鎮海軍最后入城的時候。看到全城都是這樣的封條,他們甚至連立足的地方都沒有,凡是有吸引力的地方,全部都被勇字營地官兵貼上了這樣的紙條。為了搶奪戰利品,勇字營甚至和別人動手動腳。影響很壞。和鎮海軍爭搶,這倒沒有什么,可是和鬼臉都的士兵爭搶,那就有點過分了。鬼臉都戰士也是沖在最前面的,結果到后來,驀然發現。自己打下來的地方。居然全部都被勇字營地封條堵上了。鬼臉都的戰士都是新來的,還有些放不開,面對勇字營的野蠻搶奪,一般都不敢做出反抗,結果被勇字營搶走了過半的戰利品,心里自然不服氣,他們反應到了刁奇那里,結果被刁奇壓了下來。然而。李怡禾從來不出現在戰場上廝殺。卻在后面將這些事情調查的很清楚,鬼臉都戰士地委屈當然要安撫。勇字營地野蠻也要嚴肅批評。

  部隊兩頭野,劉鼎是深有體會的了,他以前就是這樣的人,軍事技能樣樣出色,但是紀律方面就……幸好他們活動的地方,基本都不在本國境內,又是在山高皇帝遠的地方,高山密林,死了都沒有人知道。即使做出些什么違反紀律的事情,只要沒有曝光,上級也是睜只眼閉只眼。可是當劉鼎自己成為最高指揮官的時候,才感覺到領導的難做。

  想要部隊戰斗力強,又要紀律嚴明,地確是很難地,只有最最精銳的軍隊才能如此,顯然,現在地鷹揚軍距離這個目標還有距離。戰斗力強的部隊,在執行某些紀律的時候,的確有困難,尤其是兇狠好斗等方面,為了保持部隊的血性,總是用紀律卻約束他們,也是不行的,如果矯枉過正,反而影響了部隊的戰斗力。所以,劉鼎并沒有正面批評勇字營的作風,而是讓他們自己反思。對于鬼臉都戰士,則采取安撫的手段,他們應該獲得的戰利品數量,都得到了公平的分配,在相當多的地段,其實都是鬼臉都率先突破的,那些地方也是他們率先拿下來的,勇字營的人完全是從后面偷摘桃子。刁奇等人的英勇,是完全值得表揚的。

  鬼臉都當然也有些需要檢討的地方,鬼臉都戰士過于急切的表現自己,因此往往不計較部隊的傷亡,不注意戰斗方法。李怡禾在后面看的很清楚,鬼臉都的戰士自尊心非常的敏感,在需要撤退的時候,總是堅決不肯撤退,擔心別人以為他們是沒有膽量和敵人作戰。事實上,暫時的撤退,根本無損他們的榮譽。當然,隨著時間的流逝,相信鬼臉都的戰斗力也會越來越強的。

  最后進行自我批評的是鬼雨都。每次戰斗,鬼雨都戰士都是沖在最前面的,戰功很大,每次戰斗以后,都有大量的骨干從鬼雨都調到其他部隊去擔任軍官,然后又有其他部隊抽調大量的精銳補充到鬼雨都,慢慢的已經形成了不成文的規矩,如果你沒有在鬼雨都戰斗過,進一步提升的希望是比較小的,除非戰功特別的巨大。比如說,殺敵五十人以上。

  蕭騫迪做自我檢討的時候,干巴巴的說道:“我們的缺陷……就是人太少了。”

  下面的人都竊笑不已。

  他們就知道,鬼雨都的自我檢討,通常都是這樣子的。鬼雨都的人,就是傲慢,一種已經融在骨子里的傲慢,他們從來不將任何敵人放在眼里,同樣的,也不將兄弟部隊放在眼里。這很容易讓他們覺得,他們是完美無缺的,是沒有缺點。

  劉鼎緩緩的說道:“殺俘地事情,你們如何解釋?”

  蕭騫迪淡然自若的說道:“這不能怪我們。按照規定,俘虜是絕對不能擁有武器地。”

  劉鼎目光熠熠的說道:“僅僅是因為對方有一把彎刀。你就要殺掉對方三百人?”

  蕭騫迪理直氣壯的說道:“彎刀是標準的軍用武器,他們拿著彎刀,證明他們不甘心成為俘虜,想要在適當的時機襲擊我們的部隊,我認為有完全徹底的清除他們的必要。”

  劉鼎緩緩的說道:“僅僅因為一把彎刀,就殺掉對方三百人,你們說,有沒有必要?”

  下面的軍官都保持沉默。

  鷹揚軍最初地殺俘風氣,還是從劉鼎時代開始的,經常殺紅了眼的劉鼎。時不時的都會下令殺俘,以免麻煩,尤其是在霍山縣的時候,為了樹立威信,殺人是極其頻繁地事情。當時的劉鼎。不但殺俘虜,甚至連平民都殺過,鷹揚軍的殺俘風氣,就是在劉鼎的影響下產生的。自己的屁股都還沒有擦干凈,想要一下子將部隊地風氣扭轉過來,沒有那么容易。劉鼎嚴肅地說道:“對于殺俘。我認為有必要組織全軍認真討論。讓大家認真反思,覺得是不是有必要。”

  蕭騫迪還以為劉鼎會當場痛批自己,幸好沒有,這個自我檢討就算過關了。鬼雨都戰士每次戰斗都奮勇向前,卻從來不喜歡搶戰利品,這一點倒是沒有受到攻擊。其實鬼雨都也不需要爭奪戰利品,他們的待遇已經是最好的,每次戰斗以后得到的獎賞也是最多的。如果還犯這么幼稚的錯誤。那就是笨蛋了。

  戰斗總結會進行的差不多,劉鼎宣布調整部隊的編制。繼續擴軍備戰。

  鬼臉都戰士通過這次戰斗,證明了他們是合格地戰士,他們地堅韌和忠心,都是劉鼎非常欣賞的。劉鼎決定,將鬼臉都擴充為一個營地編制,初步額定人數是一千三百人,下轄五個旅,由刁奇擔任鬼臉都指揮使,王原、林俊等人擔任旅帥。www.syzww.net鬼臉都和忠字營一樣,都直接隸屬于劉鼎的指揮,但是在番號上,卻是屬于熊渠軍的序列,他們的軍費和物資都是來自金陵聯軍。

  駐守霍山縣的鷹揚軍,改番號為鷹揚軍的熾字營。這本來是劉鼎起家的部隊,但是后來劉鼎來到了舒州,反而冷落了霍山縣的部隊。霍山縣的部隊經過不斷的抽調和補充,現在只有五百人,指揮官是張玉書。他們駐扎在走馬崗軍營,幾乎都要成為鷹揚軍的閑置部隊了。考慮到離開鎮海以后,鷹揚軍極有可能要對淮西軍發動進攻,因此,走馬崗軍營的部隊有擴展的必要,劉鼎當場宣布,將熾字營同樣擴展到一千三百人。

  鬼雨都戰士也要擴編。多次的戰斗證明,他們的作用是巨大的,攻擊力無人能及,但是正像蕭騫迪抱怨的那樣,鬼雨都的人數還是太少了,無法滿足戰斗的需要。劉鼎和蕭騫迪商量了以后,決定擴充鬼雨都的兵力,將這個拳頭變得更加的強壯有力。鬼雨還是采用特殊的編制,人數從兩百四十人擴展到六百人,總共分成五個隊,每個隊一百人左右。蕭騫迪擔任指揮使,藏勒昭、秦邁、令狐翼、屠雷、衛京幸分別擔任隊長。

  由于鬼臉都是剛剛組建,需要大量的骨干人員作為軍官,所以,要從鬼雨都戰士里面抽調六十人到鬼臉都擔任基層軍官,包括劉棟、劉騰、劉捷等人都被抽調出去了。這六十人的空額,則從其他部隊選拔精銳進行補充,為了挑選到最精銳的戰士,劉鼎決定根據自愿公平公開的原則,進行選拔賽。在離開溧水城之前,鬼雨都要完成擴編,這項工作,交給蕭騫迪去進行。

  “大家還有沒有什么問題?”在總結會的最末,劉鼎緩緩的說道。

  “大人,我們黑粉部隊……”茅宇欲言又止,謹慎的看了看四周。

  劉鼎點點頭,慢慢的說道:“黑粉部隊的問題,我們單獨談。其他部隊如果沒有什么事,可以離開了。陣亡將士的葬禮,將會在下午舉行,除了警戒哨兵之外,所有人都要出席。慶功會定在明天早上。金陵城有人要來,魚隊長會負責慶功會的準備。”

  一眾軍官離開了指揮所以后。茅宇和吉澤光馬上湊過來,和劉鼎商量黑粉部隊目前地難題。黑粉部隊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硝石和硫磺地來源出現了危機,這是配制黑色火藥必須的成分,少了任何一樣都不行。偏偏舒州這兩樣東西的產量都極小,根本不能滿足鷹揚軍的需要。盡管鷹揚軍周邊的人,還不確切的知道黑色火藥的配方,也不知道如何利用黑色火藥為軍隊服務,但是,他們已經意識到鷹揚軍是在利用這兩樣東西做文章。于是,他們有意識的限制了硝石和硫磺的出境,他們境內的商人,也被嚴厲告知,不得向舒州販賣類似地物品。

  根據情報資料顯示。江西的南平王鐘傳、鄂岳節度使路審中、荊南節度使張繯,都下達了類似的命令,禁止硝石和硫磺輸入舒州。這三個節度使里面,最致命的就是鄂岳節度使路審中的命令。鄂州和岳州,剛好在舒州地上游,來自長江上游的硝石和硫磺。都要經過這里。一旦被他們攔截,舒州能夠得到的數量會很少。而目前從外面流入舒州的硝石和硫磺,主要都是來益州,剛好要經過鄂岳節度使的地盤。

  根據茅宇和吉澤光的預測,目前舒州儲備地硝石和硫磺,最多只能夠堅持到明年上半年,這還是正常使用地情況下。換句話來說,如果戰事頻繁。經常動用黑色火藥的話。而又沒有找到新的硝石和硫磺來源,黑粉部隊將會因為沒有原材料而被迫退出戰場。

  劉鼎思索片刻。緩緩的說道:“根據你們偵測到的情況,硝石和硫磺那些地方最多?還是益州?”

  茅宇謹慎的說道:“硝石的分布很零散,最好的芒硝當然是在龐右道,但是那里太遠了,目前我們還是從益州收集。西川節度使陳敬暄、東川節度使高仁厚,對我們收購硝石和硫磺地事情都不了解,我們地商人都是以修道煉丹的名義進行收購地。不過,我擔心他們遲早會發現,一旦益州也對我們實行有意識的封鎖,那就是真的麻煩了。”

  吉澤光憂慮的說道:“硫磺產地也比較分散,主要產地也是在益州和龐右道等地,我們目前都是從益州入貨,加價百分之三十由商人們自己送過來,如果中間的供貨渠道出現問題,我們還是很被動。”

  劉鼎沉吟著說道:“龐右道太遠了,還是要從益州想辦法,既然目前我們被鄂岳節度使控制著,你們可以用我的名義,對路審中提出強烈的抗議,如果實在不行,你們可以來找我。”

  茅宇和吉澤光都點點頭。

  劉鼎想了想,繼續說道:“硫磺的分布很散,各地都有,但是產量都不多,你們是什么意思?

  茅宇和吉澤光對望一眼,只好無奈的說道:“那只有盡可能的控制更大的地盤,我們盡可能的搜集起來,然后提純。”

  劉鼎點點頭,慢慢的說道:“既然不能開源,我們不妨考慮節流。我們之前使用黑色火藥的方法,始終是太浪費了。好鋼要用到刀刃上,黑色火藥也必須用在最關鍵的時刻。除了進行爆破之外,我們還要有更加靈活的使用方式,尤其是遠距離的拋射,這是非常關鍵的。我們不但要讓黑色火藥用在攻城戰上面,還要用在運動戰上面。”

  對于這一點,茅宇和吉澤光也有較完善的建議,他們準備專門制造用來拋射炸藥包的投石機,這種投石機要簡便靈巧,利于快速移動。因為炸藥包的重量可以繼續減輕,所以投石機也可以繼續精簡,直到每臺投石機用五六個人就可以操作,這樣黑粉部隊就可以跟隨大部分移動作戰。這樣的投石機拋射炸藥包,既可以用來攻城,也可以來進行運動戰。

  茅宇曾經過馬冰蝶有過聯系,馬冰蝶表示這樣的投石機在技術上是沒有問題的,隨時都可以做出來。但是,這樣的投石機,的確只可以用來拋射炸藥包,如果用來拋射石彈的話,十多斤的石彈,對于堅固的城墻來說,是完全沒有作用地。因此。這樣的投石機必須有足夠地炸藥包保證使用,否則就是廢物。

  劉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好,目前的方針是這樣。你們繼續努力,有需要的話直接來找我。”

  茅宇和吉澤光答應著去了。

  劉鼎在原地默默思索了一會兒,看了看墻壁上的簡陋地圖,目光深深的盯著鄂岳節度使的轄區。鄂岳節度使路審中,本來是非常低調的一個人,之前劉鼎和南平王鐘傳發生沖突,鄂岳節度使也沒有什么大的動作,保持了絕對的中立。當時劉鼎就感覺鄂岳節度使橫亙于舒州地上游,截斷舒州和益州的聯系。將來是個巨大的麻煩,沒想到麻煩這么快就出現了。看來有必要讓水軍到鄂岳節度使去拜訪拜訪,讓路審中知道舒州軍民的憤怒是什么味道。

  他的地理知識還是比較豐富地,知道這個芒硝的確是青海那邊最多,硫磺就不知道了。根據茅宇和吉澤光的報告,只能從益州想辦法。可想而知,即使解決了鄂岳節度使的交通問題,舒州能夠得到的硝石和硫磺可能還是不能滿足需要。看來,只有通過搶占更大的地盤,采取一切地手段囤積居奇了。

  “努力吧!劉鼎。你一定能夠成功地!”

  劉鼎在內心里暗暗的鼓勵自己。

  當天下午。鷹揚軍在溧水城的東門,舉行盛大的陣亡將士葬禮。

  在這場戰斗中,鷹揚軍有五百多人犧牲,大部分都是勇字營和鬼臉都的戰士,勇士們的遺體,經過整理以后,被安葬在東門外。這里本來是溧水城聞之色變的亂葬崗,但是經過鷹揚軍的清理。這里已經成為了天然地墓地。亂葬崗經過清理以后。煥然一新,周圍栽種這翠綠地松柏。野草也被精心的修剪過,臨時開辟出來地道路,將這里徹底改變了面貌。

  據說在挖坑的時候,鷹揚軍戰士們挖出了無數之前罹難者的尸骨,堆積如山,見者無不流淚。劉鼎當即下令為這些不知道姓名的死難者同樣建立一個墓園,就在鷹揚軍烈士墓園的旁邊,以供溧水城的居民進行祭奠。于是,在東門外,就有了兩個墓園,一個是鷹揚軍烈士墓園,一個是溧水城罹難者墓園,前來罹難者墓園祭祀的人絡繹不絕,其中大部分都是溧水城的居民。

  張雄原本決定是準備殺光溧水城的全部居民的,留給劉鼎一片一無所有的白地,可是因為鷹揚軍的進攻實在太快,紅巾盜的屠殺計劃并沒有能夠執行,就被迫急匆匆的撤離了,溧水城的居民因此避過了殺劫。戰后初步統計,溧水城還有六萬左右的民眾,剔除掉從其他地方驅趕過來的,也還有四萬多人,這些人成為了鷹揚軍占領溧水城之后的直接得益者,也是鷹揚軍駐扎在溧水城的最堅定支持者。

  后來的調查發現,在這四萬多人的居民當中,中間還有部分的青壯年,他們都被編入了紅巾盜的后備部隊,準備作為紅巾盜的炮灰,阻擋鷹揚軍的前進。然而由于鷹揚軍的進攻實在太迅速了,張雄根本來不及將他們投放到戰場上,就被迫灰溜溜的撤走了,于是這一千多名青壯年,得以幸存。這些青壯年在集體祭祀了親人的墓園以后,宣誓參加了鷹揚軍,成為了鷹揚軍補充兵力的重要來源。由于這些人對紅巾盜痛恨徹骨,所以鷹揚軍在溧水城的駐扎,得到了全體居民的衷心支持。

  在鷹揚軍烈士墓園和溧水城罹難者墓園的外面,還有一個小小的墳墓非常的引人注目,它單獨游離在亂葬崗的最外面,在最靠近九華山的地方。墓地不大,卻修葺的十分的精致,地面都鋪設著從城里拉來的大理石,兩邊裝飾著漢白玉,看起來清秀動人。劉鼎在出席了陣亡將士的祭奠儀式以后,就來到了這座小小的墓園,郁幽簾和沈若依已經在這里默默的站了好久了。

  那就是郁紋裳的墳墓。沒有找到郁紋裳的遺體,劉鼎只好將墓地做成衣冠冢,里面埋藏的,其實是一個黑色的木盒。木盒里面,只有郁紋裳佩戴的那個暗綠色的玉鐲,還有從劉鼎體內拔出來地那枚暗紅色的箭頭。它們被并排放到了一起,然后密封在黑色地木盒里面。劉鼎親自將它們放到了一起。然后在木盒的邊沿打上了釘子,最后將木盒放到深坑中,用暗紅色的泥土將黑色的木盒完全覆蓋。

  墳墓完工的時候,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時候飄起了毛毛細雨,更加增添了傷感的情緒。劉鼎再次來到這里的時候,雨水更加的密集了,綿密的雨水,就如同是老天的眼淚,向大地傾灑著默默地哀思。劉鼎觸景生情,緩緩的長嘆一聲。顯得更加的惆悵。造化弄人,沒想到卻是如此傷心的場面。

  郁幽簾忍不住內心苦楚,捂著嘴巴輕輕的哭泣起來。

  沈若依觸景生情,只覺得鼻子酸酸地,強忍著沒有哭出來。

  她們兩個矗立在當場。任憑西風細雨吹拂,兩人的頭發都濕透了,身上的衣裙也漸漸的濕透,露出少女完美的曲線,卻沒有夾帶絲毫的歪念。晶瑩地雨水圍繞著她們兩人地腳邊,好像是故人依依不舍的別離情。更加令人心酸。

  劉鼎低著頭站在那里。默默的寄托著哀思。

  李怡禾悄悄的來了,走到劉鼎的身邊,欲言又止。

  劉鼎低聲的說道:“有什么消息?”

  李怡禾低聲的說道:“消息確實了,李君決定向薛朗投降,薛朗已經答應了。”

  劉鼎點點頭,語音有些冷漠的說道:“薛朗什么時候見我?”

  李怡禾晦澀地說道:“應該是明天。明天早上,他將會陪同裴易靖到達溧水城,宴請我們鷹揚軍和鎮海軍地全部有功將士。他很有可能在宴會上就會和你說明這件事情。相信裴易靖已經被他說服。會在宴會上幫他說話。”

  劉鼎點點頭,默然不語。嘴角卻有些輕蔑的神態。金陵聯軍地確是只能共艱苦,不能共患難,在面對敵人威脅的時候,薛朗顯得無比的真誠,可是一旦威脅消失,他馬上就想到了防范自己。自己剛剛拿下溧水城,薛朗就擔心自己功高震主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將李君拉到自己的身邊,以壯大自身的力量。然而,李君是什么人?李君乃是一條毒蛇,一條久經風雨,城府極深的毒蛇,薛朗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控制得了李君?天知道未來的鎮海,會發生什么樣意料不到的事情?

  劉鼎淡淡的說道:“李君向薛朗投降可以,但是必須退出溧陽城,你可以明確跟他的人說,我們必須進駐溧陽城,否則一切都免談!另外,城內的財富,我們至少要分一半。”

  溧陽地處茅山和太湖之間,丘陵和平原約各占一半土地面積,非金屬礦儲量豐富,有石灰石、方解石、膨潤土、瓷土、耐火土、石英石、葉蠟石等,中藥材有太子參、桔梗、玉竹、夏枯草、益母草等等,土特產品有板栗、紅花、烏飯、白芹菜、毛尖花紅等。這些東西,都是鷹揚軍需要的戰略物資,劉鼎絕對不會退讓的。

  李怡禾點頭答應了。

  劉鼎又說道:“通知李天翔,不要撤軍,繼續對溧陽城保持壓力,還有楊鷺颯,他想做什么放手去做,一切后果都由我來承擔!李君如果不肯讓出溧陽城,我們就繼續發動攻擊!”

  李怡禾答應著去了。

  這時候,細雨漸漸的大了,逐漸新建的墓園,雨點落在積水中,濺起一層薄薄的水花,雨水慢慢的流淌,在地上形成一條條彎彎曲曲的河流,最后流淌到旁邊的青草里面,慢慢的消失不見。舉頭看著天邊,只有白蒙蒙的一片。

  郁幽簾聲音微弱的說道:“我要走了,”

  劉鼎抿著嘴唇說道:“你是要回去九華山嗎?”

  郁幽簾虛弱無力的說道:“是的,我要回去九華山,向師傅們報告這里的事情。”

  劉鼎聲音低沉的說道:“如果我有幸路過九華山的話,我一定會去拜訪你們師傅的。”

  郁幽簾似乎笑了笑,卻是苦笑,然后轉身走了。

  一把油葉傘,伴隨著苗條的身影遠去,慢慢的消失在微風細雨中。

  劉鼎看著身邊的沈若依,慢慢的說道:“你呢?也要走了嗎?”

  沈若依搖搖頭,微笑著說道:“我不走,我還停留兩天,在這里逗留兩天。”

  劉鼎眨了眨眼睛,慢慢的說道:“然后呢?”

  沈若依微微苦笑著說道:“然后……我就要去嶺南了。”

  劉鼎詫異的說道:“此去嶺南,路途遙遠,你一個人上路嗎?”沈若依搖搖頭,慢慢的說道:“這是我的工作,我不能不去。”

  劉鼎思索片刻,言不由衷的說道:“好吧,你一路保重。”

  沈若依忽然說道:“你要不要我幫你打聽打聽嶺南馬家的消息?”

  劉鼎想了想,慢慢的說道:“如果你可以做到,自然是最好,只是……馬家似乎對這件事情防范很嚴,我們之前派出的人,都沒有查探到有價值的情報,你……”

  沈若依輕描淡寫的說道:“事在人為,或許我可以幫你這個忙的。”

  劉鼎點頭說道:“那就多謝了。”

  沈若依忽然嫣然一笑,隨意的說道:“我幫你做事,你是不是應該請我吃頓飯呢?”

  劉鼎呵呵笑著說道:“當然,大小姐賞臉,劉鼎求之不得。請!”

  沈若依微微一笑,盈盈而去。

  劉鼎深深的看了一眼郁紋裳的墳墓,快步跟了上去。

  雨,更加的綿密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