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混在五代當軍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卷 狼煙再起 第三十三章 大風起兮

[字數:4720 更新時間:2013-11-15 15:33:00]




  風沙飛揚,大地一片蒼涼;

  魏州城外,晉軍周德威跨馬巍然而立,身后三千黑鴉重騎如一座黑色森林般歸然聳立,殺氣直沖云霄。

  周德威與身后副將道:“魏州城堅,并且早有準備,我等全是騎兵不可硬攻,我意轉向取貝州,一馬平川之地正是我騎兵一展身手之地。”

  副將道:“晉王有命我等取魏州,棄魏取貝怕是不妥吧!”

  周德威振聲道:“晉王曾有命,見機可便宜行事,有何不妥?諸軍聽令,貝州方向,前進!”

  大軍挾帶著雷霆萬鈞般的氣勢,如潮水般迅速朝貝州方向泄了過去,帶起一陣灰霧飄散在空中。

  臨清

  一小隊梁兵正在無聊打著瞌睡,或是互相扯蛋,此處雖然是梁、趙交界,但這些梁兵卻還是毫無斗志,來當軍純粹是為了混口飯吃;

  突然間一陣悶聲的雷鳴聲從大地深處出來,似鼓槌一下陣陣敲擊在心房上,讓人忐忑不安;

  沉悶的雷鳴聲逐步加大…成為炸雷般的馬蹄聲,這隊梁兵這才反應了過來

  “敵襲!敵襲!”喊叫聲亂成一片,卻無人組織進行防御;

  天邊突然出現一條黑線,慢慢的擴大成一條黑色利錐撕裂天地,漸漸地逐步加速‘轟’的一聲巨響,天空響過一聲炸雷,利錐迅速穿透云霄、穿透大地,驀然出現人們的視線中;

  這正是名震天下的沙陀黑衣鴉兵,無與匹敵的黑鴉鐵騎,李存勖的精銳中的精銳;此刻周德威黝黑的面容顯得異常冷峻,只是從灼熱的眼神中才能看出他內心的狂熱,環宇乾坤,天地唯我!

  天空中閃爍的雷光仿佛在為狂暴的黑鴉鐵騎伴奏,龐大的騎陣挾帶著踏碎一切的威勢,如狂濤拍岸、如地獄幽濤,攜裹著滿天烏云席卷而來;

  整個世界都在戰栗、顫抖,包括那一隊無助的梁兵;

  “殺!”

  周德威幽冥般的聲音響起

  “殺”

  炸雷聲震天而起,數千匹鐵騎踏碎滿地銀泥,滾滾鐵流瞬間淹沒地面微小的生命,數千把斬馬刀揮過空中,鋒利的刀鋒奪去天空所有光芒,世界黯然。

  ……

  河陽,晉軍大營

  李存勖正輕衣解帶臥于榻上,旁邊有小廝奉茶伺候,參軍郭崇韜一旁而坐;

  “安時(郭崇韜表字),楊師厚可有動靜?”(此時梁帝以楊師厚為北面招討使,李存勖下河陽,楊師厚率部與之相持。)

  郭崇韜道:“楊師厚一向穩重,且我軍勢大,諒其無甚大膽!”

  李存勖嘴角浮現出一絲莫名笑容:“不知鎮遠公現在何處了,望他能領悟本王的意圖才好!”

  郭崇韜道:“鎮遠公為我軍大將中首任,兵法謀略具是上等,理當領悟主公之意,況無蠢人尚不會取騎兵攻堅城!”

  李存勖長身而起大笑道:“待鎮遠公兵臨亶州城下時,河北可定矣!”

  郭崇韜笑說到:“主公此計此番以大軍在河陽吸引梁賊大眾兵馬,再以周鎮遠鐵騎直下貝州、博州,兵臨亶州,待梁賊回過神來,主公再回師與周鎮遠合圍亶州,則河北除邢州外皆落入袋中矣!”

  李存勖微笑著點點頭但眉頭隨即又再次鎖了起來

  郭崇韜問道:“主公可是有何疑慮?”

  李存勖道:“安時可記得河灘之戰中那人乎?”

  郭崇韜道:“主公可是說李昇,李正倫?”

  李存勖道:“正是!此人現在邢州,且兵強馬壯,只怕到時候邢州城成雞肋;此人不除,吾心不安那!”

  郭崇韜道:“此人確是一大勁敵,不過吾聞此人與其上將王景仁有隙,可潛人入境,離間計使其內亂如何?”

  李存勖道:“此計可行,不過王景仁那老兒能震住李昇小兒否?”

  郭崇韜晦澀一笑道:“震不住才好,鎮不住我等才有可趁之機!”

  李存漳大笑:“哈哈哈!然也然也!讓我們給王景仁送份大禮吧!”

  兩人相視大笑…

  ……

  邢州城,李存漳大營

  金甲連營,凄厲的牛角聲在營中不斷的回響著,這幾天李昇不斷的派兵襲擾,斥候已被殺掉數十個,卻連李昇的影子都沒摸到,這讓張承業很是惱火,雖然李存漳是主帥,但他還是名義上的監軍,自從老晉王李克用以來就一直以匡扶唐室為己任,見不到篡逆梁賊如此猖狂。

  那張面白無須的臉此刻漲得通紅:“李將軍,是可忍孰不可忍,難道你就任由李昇小賊如此猖狂?”

  李存漳此時卻無任何表情,冷冷道:“張大人,此時需謹慎,敵我兵力相等,并且敵有堅城為后盾,如強行進攻比討不得好。”

  張承業那雙陰眸閃現出一絲不屑道:“哼!李將軍,我看你是屢次為李昇所敗嚇破了膽吧!”

  李存漳冷目猛然掃向張承業:“張大人這話是何意?”

  張承業不甘示弱迎向李存漳目光道:“某乃監軍,自有資格說此話。”

  李存漳嘆聲道:“你可知晉王計劃?萬一誤了晉王大事可不秒!”

  張承業道:“某只知晉王令我等攻邢州!其他并不知。”

  李存漳對于這個監軍是無可奈何只好柔聲道:“此刻晉王大軍進駐河陽卻并不開戰,大人可知是何意?”

  張承業冷冷道:“不知!”

  李存漳耐心道:“晉王之所以不開戰并且令我等不可造次,都是為把梁軍大部都吸引到這邊來,為鎮遠公直下亶州贏得時機!”

  張承業道:“你…你如何得知?”

  李存漳此時不能直接告訴他是猜出來的,只好說:“此乃晉王臨行前特地囑咐于某!”

  張承業道:“就算如此,亦不能由得梁逆如此猖獗,需與以適當教訓才是。”

  李存漳知不能與此人再糾纏下去,不然吃虧的只能是自己了,遂應和道:“是也!張大人說的極是!今日我就派出騎兵予以反擊!”

  “來人,傳令下去,令騎兵百人一組,出大營予梁賊以反擊,但不得歷大營五里之外!違令者斬!”

  “遵令!”

  隨著晉軍各地軍馬的布置到位,梁軍也隨之率大軍與之對峙,中原大地烽煙驟起,在河北一小塊地區迅速集中了梁、晉大部精銳,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

  張承業(846-922)唐末五代間宦官。同州(今陜西省大荔縣,位蒲城縣東南)人。字繼元,原姓康。唐僖宗時為宦官。昭宗時使晉,為河東監軍,執法嚴明,晉王李克用甚重之。唐亡后仕晉,仍為監軍。克用病革,承業受啟命,輔幼主存勖兄事之,晉與梁戰斗十余年,軍國大事均委之。凡所以蓄積金粟,收市兵馬,講課農桑而成存勖之業者,承業之功為多。后存勖僭帝位,承業苦諫不聽,大哭不食死于晉陽(今山西省太原市)。謚正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大地棋牌唯一官网下载 苹果怎么安装不了微乐 足球网 友博国际棋牌 城地股份股票 打码赚钱哪个网站好 大庆麻将下载安装 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网上赚钱棋牌游戏 中宠股份股票 15选5走势图带连线 捕鱼大富翁app下载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巴西足球明星 官方分分钟彩票软件 广东推倒胡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