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宋海賊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七十九章 公開競標

[字數:6312 更新時間:2013-11-24 18:53:00]









(  徐毅自從見過了那五家掌柜的之后,便躲在了客棧之中,不再露面,五大家其實也都著急,他們各個家中的冶煉場里面現在都堆積了不少鐵錠,一天不出貨,他們一天就賺不到錢,生怕跑掉了這個大買家。

  因為徐毅第二天便通過那個縣吏的嘴,透露給了那個冶務的崔典事,又通過這個崔典事放話出去,說他本次可能會在固鎮這里采購大量的鋼鐵,估計起碼要達到幾萬兩銀子的采購量,甚至可能超過十幾萬兩都有可能,那可是一大筆生意呀!不算成鐵,單是這些銀子堆起來就是一大堆,用車拉也需要拉上不少大車的,這幾家出鐵大戶的掌柜的各個聞聽之后,都跟貓抓一般的心癢,各個都希望自己能搭上這個徐公子,多出一些貨給他。

  于是這些人便天天去徐毅居住的客棧里面找徐毅,想要和他套套近乎,可沒成想這個徐公子居然閉門不見,他的手下要么推說他出去轉了,要么推說他身體不適,正在找郎中調治,不便見客,反正就是不給這些家伙機會見他的面,把幾家掌柜的急的想翻墻進去,揪住這個徐公子問問他到底想要如何,可一想到他神秘的后臺,再看看他這些彪悍的家丁們,便不敢造次了,只好留話對徐毅問候,說第二天再來探視,回轉之后,這幾個掌柜的便開始各自合計了起來,想著怎么才能把自己的貨賣給這個徐公子。

  徐毅哪兒是有了什么不適呀!他自從來了這個時代之后,便不知是何緣故,身體倍兒棒,吃嘛兒嘛兒香,從來就沒有得過什么小病小災,連個拉肚子小感冒都沒有得過,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他從小身體不錯不假,可也沒有好到這種地步過。讓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得出了兩個結論,要么就是因為他到了這里之后勤練武功的緣故,要么就是穿越的時候,可能被什么射線之類照射過了,殺死了他的那些患病基因,不過不管是什么原因。這個結果他還是非常滿意的。照這么一直下去,保不定他能活個百歲大壽呢!賺到了!

  徐毅不見這些人當然是有他的原因的,到了這里他對這個時代的冶煉業很是好奇,很想看看這個時代地冶煉業究竟已經發達到了何種程度了,因為頭天晚上那個杜掌柜給他報價地時候,曾經提起過什么粗鋼、精鋼的事情,他的印象之中。古代好像也只能冶煉出生鐵熟鐵吧!也就是杜掌柜所說的鍛鐵和鑄鐵,想要得到鋼的話。也只能通過炒鋼法或者鍛鋼法來小規模生產,或者是通過鐵匠們手工打制,才能得到合適的鋼材,而聽杜掌柜地話地意思,好像是這里已經可以大批量的生產鋼材了,那豈不是將他的記憶給推翻了不成?要是這樣的話,那中國古人的智慧也就實在太讓人感到敬佩了吧!

  他這兩天于是天天一早。便帶著李波、楊再興兩個人換上一件普通的衣服。溜溜達達的溜出客棧,跑到固鎮各個冶煉作坊附近觀看。這一看之下,讓他實在大出所料,這里地人已經知道煤的妙用,大量地將煤炭應用于了煉鐵之中,而且居然出現了初級的煉焦,使用煤炭進行土法干餾,得到焦炭,然后用于煉鐵煉鋼,提高了不少效率,所以固鎮這里的煉鐵業才會如此的發達,這里附近大大小小的煉爐不下百座之多,每座煉爐都有數百人之多,加到一起,這里光是從事冶煉業的人,便有數萬人之多,實在算得上是規模宏大了,難怪這里的出鐵量會占去整個大宋地那么多比重,而且更讓他大吃一驚地事情還有,他居然看到了固鎮這里出現了一種新式的煉爐,還從雷通那里聽說了這里新發明地一種工藝,讓他有些大跌眼鏡了。

  那種杜掌柜所說的粗鋼,其實便是一種粗練出來的鋼材,屬于一種此等不均勻的鑄鋼,但比起一般的鑄鐵,工藝方面也算是一種飛躍了,即便是這種粗制的鑄鋼,其機械性能也比一般的鑄鐵要提高許多,用于原始機械上,可是能比鑄鐵件耐用許多了。

  那種新式的煉爐更是讓徐毅吃驚,他雖然在后世沒有學過冶煉,但沒吃過豬肉也知道豬是怎么跑的,對于煉鋼方面還是知道不少東西,要不當初那個秦胡子也不會被他忽悠的把他當成神仙了,這種出現在固鎮的新式煉爐,根本就是一種現代煉鋼熔爐的前身,通過巨大的鼓風機不斷反復鍛造,達到使生鐵脫碳的目的,得到想要的鋼材。

  徐毅看到這種煉爐之后,幾乎要跪倒膜拜古人這些工匠們了,他們的智慧簡直令他不敢相信,甚至覺得搞不好這個世上還有一個學冶煉的后世之人穿越了過來,要不怎么大宋的冶煉業發展會如此先進呢?

  不過想想他也就釋然了,宋代科技如此發達是有它的深層次的原因的,跟宋代的制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像他這么走狗屎運或者是倒霉的家伙天下能有幾個呀!兩個后世的人同時穿越到一個時代,那就更是有些不可能了,他用力晃著腦袋,把這個念頭搖了出去。

  就這么過了幾天之后,徐毅也對這里的情況大致了解了個清楚,按照他的分析,和那個崔典事的統計,單是武安一帶的鐵冶年出產鋼鐵量就多達數百萬斤,折算成后世的噸的話,也要有數千噸之多,雖然比起后世隨便一個小煉鋼廠,這都算不得什么,可放在這個時代,這已經是一個超級大的數字了,算是一個了不得的成就了,有了這個大致數字,徐毅便知道自己該如何安排資金的使用了。

  終于幾天沒有露頭的那個徐公子從客棧之中放出了話,開始要同當地的鐵商們談采辦的事情了,那幾家大戶掌柜聞聽了這個消息之后,各個撒歡奔到了徐毅所居住的客棧之中,生怕自己落到了人后,最后連湯也喝不上,幾乎就是踩著后腳跟,幾家掌柜的便先后到了客棧之中,幾個人之間相互打著哈哈。都覺得有些尷尬。因為他們來的時候,都沒有想起過要通知其他幾家,只想著自己趕緊趕過來見這個徐公子,搶先談生意,沒有想到他們會一前一后的到了這里,原來他們其實在和徐毅吃飯見面之后。便在妓院里面商議好了。這次要共同進退,可真到了事情上之后,幾個人不約而同地都犯了健忘癥,把當初地那個約定給丟到了九霄云外,這會兒一見面不尷尬才怪!

  而且這次過來的也不止他們五家大戶掌柜的,居然還有幾家比他們生產規模要小一些的鐵場掌柜的也拿著拜帖趕到了徐毅所在的客棧之中,這幾家大戶掌柜地看到他們這些小戶掌柜地到來之后。紛紛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妙的感覺,以前他們談生意都是一家對一家。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一哄而上談生意的場面,這個徐公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一時間這些鐵場的掌柜的都心有惴惴,猜不出來這個徐公子的想法。

  他們到齊了之后,被李波等人安置到了客棧中的一個大屋子里面,這里擺著一臺由數張桌子拼起來地大案子,一邊擺了一溜的椅子,而另外一邊卻只擺了三張椅子。看樣子簡直就跟后世地談判桌一般。這種架勢也是他們以前從未見過的,可他們不傻。看過這里的情況之后,馬上便為自己定下了自己該坐的位置,反正只擺了三張椅子的那邊絕對不是給他們預備的,而擺了一溜椅子的這邊才是給他們準備地地方,他們客套了一番之后,按照各家生產規模地大小,以中間杜家為準,很自覺的在兩邊紛紛坐下,捧著客棧里面地小二送來的茶杯,忐忑不安的侯著,滿肚子都在琢磨這徐公子在搞什么名堂。

  眾人候在這里,茶換了幾次,直等的上火,也沒有看到那徐公子出現,心里面有氣可又不敢說什么,正當他們等的著急的時候,徐毅才在那個崔典事和縣吏的陪同下出現在了屋門處,滿臉堆笑的對屋里面的這些人抱拳說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讓諸位久等了,都怪我不好,昨天晚上睡得晚,早晨有些起不來了,抱歉抱歉!”說著便和那崔典事兩個人進到了屋子里面。

  他的出現似乎本是在這些人的意料之中,可當看到他之后,這些人還是有一種驚訝的感覺,趕緊紛紛從椅子上站起來迎接他,結果急切之中碰的桌椅叮當作響,反倒都一起失去了從容,比起徐毅的出場,他們就顯得狼狽了許多,讓五大家的掌柜的有些很沒有面子。

  徐毅徑自來到了他們對面,請崔典事和那個縣吏分坐自己兩側,而他便占據了中間的那張椅子,對著對面這些鐵商們微笑說道:“諸位請坐,咱們坐下來談好了!”

  這些鐵商們于是紛紛謝過徐毅之后,各自坐了下來,又是一陣拉動椅子的乒乒乓乓的聲響。

  徐毅看著眾人落座之后,把手中的一疊紙在桌子上面磕了磕碼放整齊,字面朝下擺在了面前說到:“今天請諸位過來,無非就是想要談一下徐某在本地采辦鋼鐵的事情,因為我要整理一些東西,所以稍微來晚了一些,諸位多多包涵!”

  這時那些鐵商們也都注意到了徐毅手邊放的那摞紙張,不知道他拿來這些紙是做什么的用的,于是還是那個杜掌柜首先開口說道:“徐公子客氣了,只是我等在此等候了一段時間,也都有一些疑問,想徐公子可是能給我等一個答復?”

  徐毅微笑道:“杜掌柜請問!”

  杜掌柜望了望身邊那幾個掌柜,見眾人也望著他,于是清了一下嗓子說到:“徐公子來本地也有幾天時間了,當初徐公子來的時候,崔典事已經告知我等,要盡力配合徐公子采辦貨物,今天徐公子將我等請來,不知可否明確告知我們,公子這次打算采辦多少鋼鐵呢?”

  徐毅聽他說完之后,摸著下巴思索了一下說到:“我知道諸位肯定是在關注這個問題,那我就告訴諸位好了,本次徐某不遠千里來到這里,打算的就是要采購一大批鋼鐵回去,具體數量方面。我還沒有最后定下。但我可以給諸位保證的是,假如價格滿意的話,絕對是一個讓你們吃驚的數目,關鍵還是在一個價錢的問題上!不知諸位對我這個回答可是滿意嗎?”

  他的話立即讓這些鐵商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可馬上便又露出了一臉的難色,價錢?這么多人在一起。價錢可怎么談呢?面面相覷之下。那家姓丁的掌柜終于忍不住說到:“至于這個價錢方面好說,徐公子來此地也已經幾天時間了,想必對本地地鐵價也有了大致地了解了,只是不知道徐公子您又想出一個什么價錢呢?說出來我們也好合計一下不是?”

  聽到這個丁掌柜的問話后,眾人也都跟著一起點頭,覺得這個丁掌柜問的好,這么多人在。總不能一個一個的報價吧!

  徐毅聽完這個丁掌柜的問話之后,再次笑道:“丁掌柜這話說的就不對了。這做生意豈有買家給賣家定價之理呢?剛好今天我準備了一份東西,想必諸位也都識字,我將這份東西給諸位人手一份,諸位拿去之后,可以看看,然后根據上面所寫,再給在下報價。不知這樣可好?”說著徐毅對身后地大牛招手。讓他拿了這疊紙過去給這些鐵商每個人面前都放置了一份。

  這些鐵商們紛紛滿腹狐疑地拿起了面前的這張紙低頭觀看起來,徐毅趁他們還沒有開始看又說到:“做生意本的就是雙方都有利可圖。我徐某也是為商之人,知道這做生意沒利的話肯定不會有人做,諸位可以仔細看看這上面所寫的東西,好好合算一下你們的成本,加上你們希望得到的利潤之后,在給徐毅答復,此事不急,諸位可以自己衡量一下,是否能做這個生意,我這次地采購量可是不小,希望諸位在答復我之前可要慎重一些,我會根據諸位的答復,取一個合適地供貨商采購,大家可以看看了!”

  徐毅說完之后,便把身子往后一靠,端起茶杯和身邊的那崔典事還有縣吏兩人談笑了起來。

  這些鐵商帶著滿腹的狐疑低頭看起了手中的那張紙,假如這里有后世人在的話,馬上便能看出這張紙其實就是一份標書,上面寫清楚了徐毅對供貨方的各種要求,以及雙方的各種權利義務,還有給供貨方留下地填寫地空白之處,當這些人看過了手中的這張紙之后,各個大吃了一驚。

  “什么?徐公子要我們將你所購地鋼鐵送至黃河渡**貨?”一個鐵商失聲驚問到,其他人也紛紛抬頭望向了徐毅。

  徐毅將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點了點頭:“不錯,我這次采購的數量非常大,而我乃南方之人,對于此地并不熟悉,而對于陸上運送這么多貨物在下有些力不能逮,所以我才要求給我供貨的人利用你們在本地熟悉的優勢,將我所購貨物送至黃河渡**貨,我在那里接貨之后,便可以裝船,走水路將貨運至南方,這也就需要你們在給我報價的時候,考慮到這段路運輸的耗費,其實等于是我付錢,由你們將貨物待我運至黃河渡口,大家其實都不吃虧不是?如果這樣的話,有人還覺得吃虧,那只管離開便是,生意不在人請在,希望以后我們還有機會合作!”徐毅這可是打了好久了小算盤了,來此地的路上,他早已開始合計這個事情,過了黃河之后,這邊的局勢便開始惡化,假如他在這里采購了鋼鐵之后,就必須要解決運輸的問題,那就要耗費他打量的人力物力留在此地,往返運輸鋼鐵,這樣的話,無疑會增加很大風險,于是他便想出了這個主意,由供貨方出人,利用他們在本地熟悉的優勢,將貨送至黃河渡口,在那里接貨,這樣便可省去不少麻煩。

  徐毅的話音一落,這些鐵商便開始交頭接耳的相互商量了起來,有人說這種事情不合常理,這樣的話,他們要付出不少的人力,而也有想要接下這樁生意的人說,這樣也算是合理,畢竟徐公子已經說了,可以讓他們將這塊費用包含到報價之中,于是這些人便自己爭執了起來,拿著手中的那張紙逐字逐句的又看了起來,可一個人離開的都沒有。

  徐毅看看他們,決定再次加一把火上去,于是接著說到:“請諸位看仔細了,我在你們手中的那張之上還寫明了一條,此次購貨乃是一個長期的采購,不是一錘子買賣,凡是被我選定供貨的商家,以后每月都可以按照咱們的約定,將貨物送至交貨之地,這樣的話,凡是和我達成協議的商家,以后便可以不再囤貨,這樣一來,手中的銀錢也就周轉的更快,也算是一種利益,所以諸位在給我報價的時候務必要將此項考慮在內,這可對你們很重要,也有很大的好處的!”

  徐毅的話立即又引起了這些人一陣騷動。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网游游戏赚钱 哈灵麻将的官网是哪个 pk10技巧交流 福建体彩31选7杀尾号技巧 上海麻将游戏大厅 nba西部排名 波克棋牌官方免费下 足球教学 琼崖海南麻将辅助神器 财神捕鱼棋牌 优乐江西麻将辅助器ios 信誉好的捕鱼游戏平 泰兴麻将免费下载 钓鱼王者苹果版下载 快乐双彩走势图24选7 香港12生肖49号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