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重生在三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卷在洛陽 第二百一十九章 漢史紛爭

[字數:5326 更新時間:2013-11-15 14:31:00]




  “驃騎將軍?難道文姬她竟然……”,蔡邕露出一個很驚訝的表情說道。

  蔡母點了點頭,面露思忖之色,“經過我這些天的觀察,我們女兒恐怕是真的動了心事。老爺,你說此事該當如何?”

  蔡邕緊皺眉頭,片刻之后才道:“驃騎將軍目前的處境非常危險!他說不定會在不久之后便兵敗身亡!文姬動了心,但恐怕不會有什么結果!”

  “那該如何是好?”,蔡母頗為憂慮地問道。

  蔡邕搖了搖頭,“現在說什么都沒用,只有等看看驃騎將軍是否能挺過這一關再說!”

  聽到蔡邕的回答,蔡母不禁緊皺眉頭沉默了下來。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公服的年輕人心急火燎地跑來了。這個年輕人是蔡邕編纂史書的助手之一。

  “大人,不好了!王允帶著許多大人闖進書館,說是要將大人編纂的史書燒掉!”,年輕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什么?!”,蔡邕猛地站了起來,心中驚怒交加。蔡邕正在編纂的漢史是蔡邕一生心血結晶,他無論如何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心血被人付之一炬。

  蔡邕當即顧不上吃飯了,慌忙甩下筷子便往外跑去。那年輕人隨后也跟著跑了出去。

  看著兩人消失在門口的匆匆背影,蔡母不禁緊皺秀眉。頓了頓,蔡母也出去了。

  當蔡邕趕到修文館時,修文館已經亂成了一團。只見以王允為首的一幫官員已經和修文館的博士打成了一團。這些平時溫文爾雅的文士,此時竟然如市井之徒般扭打互毆。各種書冊典籍被甩得到處都是,這些書冊現在都變成了武器。

  看到這一幕,蔡邕的心中又怒又急,怒的是王允他們太過分了,平時嘴上說一說也就算了,現在竟然公然跑到修文館來搗亂!急的是他的寶貝《漢史》不知道怎么樣了?

  “都給我住手!”,蔡邕舉起雙手吼道。此時,蔡邕的臉色已經因急怒而變得通紅了。

  隨著蔡邕的吼聲,現場頓時安靜下來。人人不由自主地轉臉看向蔡邕。

  此時,現場所有人都非常狼狽,頭冠歪斜、衣衫不整、鼻青臉腫。他們哪里還像溫文爾雅的文人,簡直就是一群市井無賴!

  蔡邕三步并作兩步來到王允面前,異常氣惱地質問道:“王允,你究竟想干什么?”

  王允一揚眉頭,理直氣壯地說道:“蔡邕,你來了正好!快將謗書交出!”

  蔡邕不禁眉頭一皺,問道:“何為謗書?”

  “這還用問?就是你所著的漢史!”

  “我編纂漢史,執筆公正,你不要胡言亂語!”,蔡邕瞪著雙眼寸步不讓地反駁道。蔡邕平時為人謙和謹慎,幾乎從未與人紅過臉,此刻如此怒視王允,可見他是憤怒已極了。

  王允臉色陡然一陰,冷冷地說道:“蔡邕,既然你不肯自己將書交出來,那么就由我待勞好了!上!”

  聽到王允的號令,跟王允一同來的那幫官員立刻一擁而上。修文館的博士們寸步不讓,當即同對方扭打起來。現場頓時又是一片混亂。

  蔡邕氣得面色鐵青,手指顫抖地自著王允怒聲道:“王允,你如此妄為,難道就不怕天下人恥笑嗎?”

  王允冷哼道:“哼!我焚你謗書,天下人怎會恥笑于我!今天不管怎么說,我也要將你的謗書焚為灰燼!”

  見王允如此蠻橫,蔡邕氣得渾身發抖。

  修文館的博士比王允帶來的人要少,所以在打斗中漸漸處于下風了。于是有不少人趁亂沖進了修文館的書庫,到處翻箱倒柜。

  蔡邕又急又氣,上前阻止時,被人一把推翻在地半天都爬不起來。

  一幫人在書庫中翻了......

  片刻,終于找到了蔡邕正在編纂還未完成的《漢史》。于是便將《漢史》一捆捆地抱了出來,丟在地上。看這架勢,他們似乎真的要將蔡邕的心血付之一炬。

  蔡邕焦急之下猛地撲到書堆上,大吼道:“你們要燒我的書,便將我也一起燒了吧!”

  見此情形,幾個手持火把的文官頓時不知所措起來,于是轉頭看向一旁的王允,看王允怎么說。

  王允陰沉著臉走到采用跟前,冷聲道:“蔡邕,你不要執迷不悟!”

  蔡邕雙眼一瞪,罵道:“王允你胡做妄為!你才不要執迷不悟呢!”

  王允雙眼一寒,在這一瞬間他的眼中分明閃過殺意。不過王允終究沒有做出更讓人震驚的事情來。

  就在雙方相持不下之時,蔡邕的妻子心急火燎地趕來了,跟她一起來的還有馬日磾和伏完。

  馬日磾和伏完是朝中重臣,威望甚高。蔡母將他兩人請來的目的不言而喻。

  馬日磾和伏完一走進修文館便看見了比菜市場還混亂的場面,頓時又驚又怒,馬日磾立刻吼道:“你們在干什么?都給我住手!”

  王允等人見是馬日磾和伏完來了,不禁一驚,連忙停了下來。如果是其他人或許還沒辦讓他們停手,但來的是在朝野威望甚高的馬日磾和伏完,王允等人卻不敢不給面子。

  就在此時,蔡邕的妻子連忙跑到蔡邕身旁,將蔡邕扶了起來。看著蔡邕衣衫不整的狼狽模樣,她不禁心疼不已。

  “兩位大人,你們怎么會來這里?”,王允有些尷尬地向馬日磾和伏完見禮。

  馬日磾怒氣匆匆地道:“我若不來,你豈不是要將這修文館給拆了!”。一旁的伏完臉色也很不好看。

  王允連忙解釋道:“兩位大人誤會了!我只不過是要燒掉蔡邕編纂的謗書罷了!”

  “謗書?你說的是蔡學士正在編纂的《漢史》吧。”,馬日磾的臉色頓時變得更不悅了,只聽他說道:“蔡學士編纂《漢史》乃是經過先帝首肯的,你不過是一臣子,難道還想代先帝做決定不成?”

  王允不禁一驚,連忙道:“太尉大人言重了!我絕不敢做僭越之事!”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伏完說話了,“想來司徒大人只是一時糊涂。既然王司徒無僭越之意,那么就退出修文館吧!”

  王允的心中著實不甘心,但僭越的大帽子已經被搬了出來,他可不敢更不愿將這頂帽子戴在頭上,何況馬日磾和伏完的身份擺在那里,他不能不買賬。無奈之下,王允只得帶人退出了修文館。

  王允離開后,這一場鬧劇算是落下了帷幕。

  蔡邕在妻子的攙扶下朝馬日磾兩人走來,馬日磾兩人也朝蔡邕走了過去。

  “王允見過二位大人。”,蔡邕朝兩人見禮道。蔡邕的臉上有些羞慚之色,因為做為嚴謹做學的文人,他感到此時自己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實在是太失禮了。

  “大學士不必多禮。剛才王允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馬日磾關心地問道。

  蔡邕苦笑了一下,回答道;“還好兩位大人趕到的及時,否則我一生的心血只怕已經被付之一炬了!”

  “這王允也太過荒唐!怎么做出這樣的事來?”,伏完一臉憤憤地說道。

  馬日磾緊皺眉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但是他并沒有說什么。

  蔡邕搖了搖頭,苦笑道:“王允心機深沉,他這么做,只怕是別有深意啊!”

  三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馬日磾寬慰蔡邕道:“不管他王允究竟在想什么,至少他在短時間內不敢再妄動了!除非他想背上僭越的罪名!”

  蔡邕嘆了口氣,說道:“我最擔心的倒......

  不是自己,而是我所編纂的《漢史》。如果《漢史》被毀,我活著還有何意義啊!”

  “老爺!”,一旁的蔡母很不安地低喚了一聲,模樣可憐兮兮的。蔡邕連忙拍了拍蔡母的手背,以示安慰。

  “你也別想太多了!還是現將修文館清理一下吧!”,馬日磾說道。

  蔡邕點了點頭,然后朝伏完兩人抱拳道:“那在下便失陪了。”

  “你忙你的吧。你這既然沒事了,我和伏完就不再逗留了。以后若有事,你只管來找我倆。”,馬日磾微笑道。

  “多謝兩位大人關心!”,蔡邕深深地鞠了一躬。

  隨后,馬日磾和伏完便離開了。而蔡邕則留在修文館整理被王允等弄得亂七八糟的書稿,蔡母也留了下來,陪蔡邕一同整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