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鐵血聯盟之抗戰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六十七節 重慶年會

[字數:4280 更新時間:2013-11-24 17:35:00]









(  雪嘯萬萬沒有想道這些機床對這些技工的誘惑有多大晚上,這些技工都在新居里心如貓抓地睡不著。翻來覆去直到半夜,就一個二個地從床上爬起身來,都不約而同地跑到新廠房附近去游逛起來,最后匯集在一起的技工慫恿廠長錢誠貴去借廠長的身份哄騙開守衛的哨兵,好讓大家進車間趕制設備。

  “要實在不行。我們湊錢去賄賂守衛進車間也行啊。就那么三臺車床四臺沖床大家輪換用,看到這幾十臺機床還不能用,身上到處癢癢啊。在這么熬我們幾天,這身體都要生銹了。”這些技癢難耐的技工為了早點能人手一臺機床都不惜下血本了。

  在眾技工的扇風點火之下,錢誠貴也終于忍不住了,上前和當值的哨兵勾兌起來。但哨兵因奉上峰的命令,就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油鹽不進地不肯放行。雙方就在車間門口爭執起來,從而驚動了當值查哨的新近被提升為防空自走火炮中隊的中隊長劉卿。

  劉卿經過詢問哨兵,了解了事情的原由后,也加入勸慰技工們回去休息的行列。“易守啊。(因唐雪嘯取表字著實太不象話,而被梅參謀長替劉卿改表字‘易守’。取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意。)你難道就不急?看著大家都沒換裝備,就這么每天十幾支的這么改裝那要改到什么時候啊?”

  “但旅座下令,叫大家回去休息,明天再行開工啊。旅座也是愛惜大家身體。怕把大家累垮了。”劉卿也甚感為難,但還是勸大家回去休息。

  “我們的身體好著呢!累不垮的!”一些工人為了能現身說法,甚至在寒風中脫下了衣服,露出了瘦骨鱗峋形如搓衣板的身體,向劉卿比劃顯示著自己的‘強壯’。

  而老誠的錢誠貴則拉著劉卿講事實擺道理:“我們這些工人,都是從東北和華北地區的兵工廠逃難過來的。當時小鬼子打過來時我們是逃得了,可惜那些生產設備能搬走得完嗎?我們這些工人也就只會造槍改炮,一天沒有事做,那就一天都不舒坦。身上不舒坦到是小事,沒給國家生產出打小鬼子的武器,我們這心也覺得虧欠得慌啊,想起那些被小鬼子殺死的親人,想起那些在逃難路途中餓死的枯骨,我們還在這兒一邊大米白面的伺候著一邊卻無所事事的干耗著,我們這心里啊,就覺得虧得慌。易首啊,你也是從天津過來的你難道就不能體諒一下我們的心情?”一邊說著的錢誠貴一邊象變戲法一般的摸出個干饅頭,恨恨地啃起來。那咬牙切齒根饅頭較勁的模樣活象是在啃著小鬼子的血肉。

  “那,你們悄悄進去,我們當沒看見你們,只不過你們動靜可搞小點,驚動了上頭,你我可都沒有好果子吃啊。”被這些技工的敬業精神感動的劉卿松口了。

  眾技工千恩萬謝之后就壓低身子向車間里撒腿就跑。“可是劉隊長,這可不合規矩的。”哨兵還在異議。

  “怕什么呢?如是有事,旅座怪罪下來,我兜著就是。你們去給這些工人抬點開水來,再讓伙房熬點粥送來,把他們累垮了餓瘦了,那我們才是擔當不起的啊,伙食錢就算在我的中隊上,寧可我們少吃點,可也不能讓他們餓著了。你們去執行命令吧。”劉卿大包大攬地下命令了。

  哨兵們都心悅臣服地執行‘一手’中隊長的命令去了。

  不提下面地陽奉陰違。唐雪嘯這時也被副官遲變革在屋外叫醒:“旅座。軍政部急電!”

  “我曰。軍政部地都他奶奶地是夜貓子。剛睡下就給叫醒。”唐雪嘯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不滿地發著嘮騷:“我可沒領過他們給地加班費。”

  接過電報。唐雪嘯仔細觀看起來:電令77旅旅長攜家屬|:起。于217日前趕到重慶軍政部報道——軍政部(何)。

  抱著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地原則。唐雪嘯讓遲變革去把梅麒也叫醒。到會議室商談。不一會。梅麒匆匆趕來急問唐雪嘯有何大事發生。唐雪嘯把電報拍到梅麒地懷中一邊壞笑道:“沒多大事。就是想叫你起夜了。”對唐雪嘯這般不對題地回答讓做事嚴謹地梅麒為之氣結。

  在也看過電報后。梅麒一頭霧水:“都快過年了。催我們去重慶報到。還點名讓你帶家屬?這叫什么事啊?”

  “肯定不是壞事。”唐雪嘯老神在在地說:“我們地公婆何部長給我們發地電。如是壞事何苦叫我帶著家屬去趟這混水?我估計可能就是要過年了。單位領導請職工及其家

  年慰問吧?”

  “會不會是我們在上海之事走了風聲,上頭想扣家屬作人質,讓我們把那批黃貨都吐出來?”見實過一些陰暗面的梅麒倒出了自己的擔心。

  “那也沒什么。”唐雪嘯笑道:“我們偷這些東西回來,本來就是想給國家增添擴充軍備的,他們如要,我們就交上去,畢竟由國家出面買軍備也比我們要名正言順得多。”

  “上交到沒啥?我就怕上頭還會給我們77旅扣上一個盜竊屎盆子,到時候我們可有理也說不清啊。”梅麒還在擔心。

  “不會啦。你想想啊,我們77旅風頭正盛,很多勢力都盯著我們呢,上頭如要對我們翻臉不認,那肯定會把事情鬧大,如那樣的話,政府也就不能吃進這筆財富,也就只能還給美國花旗銀行,如是我國很強很富的話,為了掙個好名聲,就可能這么干。但我們國家都快窮得耗子進家都要含著一泡淚水出去了,哪會想要掙啥名聲,惟恐不能捂著按著的悶聲發財。所以啊,老梅你是多濾了。”唐雪嘯也談出了自己的看法。

  “明天一早我們就去重慶報道,順便也散散心,多準備禮物和各大佬們走動走動,畢竟我們以后還要和他們互相幫襯在能在這抗戰其間存活與壯大啊。”

  聽了唐雪嘯的話,梅麒也想通了里邊的關節,笑著自嘲起來:“真是見的風浪越多,膽子也越小啊。我也睡不著了,干脆我們就合計合計,看到重慶后要拜什么人,要送什么禮。你們從上海帶回來的軍旗和那根日本狗尾巴是一定要送給老頭子的。讓大家都高興高興。”

  “你去忙吧,你家屬沒在瑯池就不用你陪著睡,你也睡不著,我,,”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后唐雪嘯指著‘聽雨軒’說:“我還有三個老婆要我講故事哄著才能睡呢。

  丟下一頭黑線的梅參謀長,唐雪嘯一步三晃地回‘聽雨軒’睡覺。

  第二天一早,唐雪嘯安排好部隊里的瑣事之后,就帶著三位一身戎裝的老婆與梅參謀長一道乘坐兩輛吉普車向重慶進發,兩輛大卡車裝滿去進貢的禮品和由十名特種兵組成的衛隊緊跟在后面。‘抬水兄弟’也因其強大的體力和身手也被納入衛隊行列,別的不說,就憑兄弟倆胸前掛的那挺路易斯機槍,和背包里的四個彈鼓,整個就倆移動火力碉堡。有他們倆跟在身后,唐雪嘯對此次的帶家屬出行放心不少。畢竟此時的重慶還是有小鬼子養的漢奸狗腿子潛伏著呢。如果發生意外,有倆個強大的火力壓制手,大家的安全系數也會多提高幾個百分點。

  因為軍政部的急令,也因為去重慶也算是輕車熟路了,唐雪嘯一行只用了一天時間就抵達重慶。在夜色下,車隊直駛軍政參謀部,到何應欽那兒去應卯。

  見到滿面春風的何應欽,唐雪嘯見過禮后就迫不急待地詢問有什么事來。何應欽笑著解釋說:“沒多大事,老頭子就是想把下面的中央體系的各頭頭收回來開個年終總結會。再和大家吃個團園飯。”

  唐雪嘯不解了:“這軍務上的會,就我們來進行了,可這叫我帶家屬來,可就奇怪了。”唐雪嘯想摸摸何應欽的底。

  何應欽笑道:“你和他們不同的。第一,你才加入中央軍序列不久,所以讓你們都來見見其他軍隊的頭頭,第二,你娶宋部長家的侄女,說白了就也算是和老頭子多了一層關系,這你還不懂啊?她們來重慶也是老頭子親自下的令。說是親戚了也就該多走動走動才是常理啊。”

  切,還不就是老蔣要想打親情牌,想收買人心。唐雪嘯心中暗暗地想。但嘴上還得說:有勞委員長掛懷等不咸不淡的感謝話。

  最后何應頃讓唐雪嘯帶著三位夫人和梅麒就在軍政部招待所休息,明晚將會軍官俱樂部參加由老頭子召開的晚會。“你們這些后輩可得準備好給老頭子的新年賀禮啊。”何應頃最后點撥著唐雪嘯。

  經過一夜的休息,閑不住的唐雪嘯就被要去逛“陪都”三位老婆拖著出門,雪瑩還不滿地批評77旅旅座自己的丈夫為官官僚:去上海公干的獎賞到現在都還沒有兌現,在這物價飛漲的陪都,自己和兩位姐姐那微薄的薪水,不知能不能買到幾樣重意的首飾。

  “丈夫就是太太的錢袋子嘛,你們今天要買啥都行,我買單就是。”唐雪嘯難得大方的豪氣干云地說。)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