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國戰1915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第三十八章 統一四川(4)金龍寺伏擊

[字數:8185 更新時間:2013-11-15 14:16:00]




  他故意拖延著回電的時間,在三天后才假裝收到電報,然后立刻回了電,告知唐繼堯劉存厚已經將內江交給自己管轄,只不過現在陜西軍王成勛占據了內江,所以對于他的37師來說是什么都沒撈到。www.SYZWW.NET

  在回電中除了說了這些之外,徐邵文只字未提盟約的事情,也沒有說明自己會不會幫劉存厚。

  唐繼堯在收到徐邵文的回電之后,愣是還沒弄明白徐邵文是什么意思。不過他算是看出來了,徐邵文回電的內容要么是故弄玄虛來敷衍自己,要么就是故意拿出劉存厚讓內江給37師的借口,來威脅自己給的條件不夠好。

  唐繼堯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過也決計不能和徐邵文鬧翻臉。只是徐邵文這樣貪得無厭而且態度左右搖擺不定,著實讓自己感到很難應付。

  他決定不能在這樣讓徐邵文占自己便宜、還忽悠自己了。

  在3月23日的這天夜里,唐繼堯.在云南都督府發了一份加密的電報到沐川縣,命令龍云元將靖**第七軍進行隱蔽行軍,悄然向內江發動進攻。不管徐邵文到底什么態度,只要內江戰事一起,就能決定徐邵文究竟是站在哪一邊。

  雖然在長江防線一戰靖**失.利了,但是唐繼堯還是相信在昭通的盧漢、張汝驥的部隊還是能夠威懾到徐邵文的主力部隊。就算徐邵文真的背棄了盟約選擇去幫助劉存厚,最起碼盧漢和張汝驥能拖住徐邵文的主力部隊,為龍云元攻占內江爭取時間。

  3月26日,龍云元經過了三天詳細.的布置和討論,終于制訂了隱蔽行軍的完整計劃。利用沐川縣到內江的山路和林地,雖然不能保證一萬人全部悄然開拔行動,但是如果以分批的形式還是沒有問題的。

  龍云元將第七軍分成三批,每一批4000人兩個團的編.制,分別在3月26日當天、3月30日和4月3日這三個時間出發。第一批軍隊出發之后,另外兩批軍隊故意在沐川縣舉行操練,用大張旗鼓的動作來掩護第一批人馬的行動。

  第一批兩個團在26號夜間悄然離開了沐川縣城里.的駐扎地,凌晨4點的時候到達了長江南岸的泥溪鎮。早先龍云元就委托了特務連在泥溪鎮附近搜集船只。當部隊到達這里的時候,立刻開始用船只鋪設浮橋,讓士兵們源源不斷的渡過了長江。

  負責這先頭兩個團的是戴定國。戴定國自從宜.賓敗退下來之后,就一直跟著龍云元轉移到了沐川縣。

  原本戴定國的.頂頭上司李廷選正要借長江防線戰敗的事情,向唐繼堯發火,只不過考慮到自己手里的幾支部隊還沒有返回,擔心自己發火的底氣不夠充足,所以還是忍了下來。李廷選在2月底的時候就連番通電戴定國,讓其迅速撤回云南。

  可是戴定國自貢宜賓戰敗之后,后勤物資全部給37師34旅92團搶走了,這一路如果沒有龍云元的接濟,只怕士兵們早就反了。戴定國來到沐川縣后一直沒辦法抽身返回云南,龍云元可不是笨蛋,把軍用物資把握的緊緊的,就好像牽住了綁在戴定國脖子上的鎖鏈一樣。www.syzww.net

  李廷選現在是沒能力去給戴定國運送物資,先別說他能不能在短期內把物資籌備齊全,就算籌備了軍用物資只怕還沒有走出自己的防區,就已經被唐繼堯派人來沒收了。

  盡管戴定國暫時返回不了云南,但是他自己也壓根兒不想回云南。他是打了敗仗的,跟著龍云元或多或少會讓讓龍云元覺得自己有價值,一旦返回了云南,免不了要被李廷選一頓臭罵,弄不好降級撤職都有可能。

  戴定國的兩個團連夜渡江之后,加速行軍,在天亮之前趕到了李家廟。部隊到達這里的時候,已經是早上10點多了,很多連隊和營隊都沒跟上來,不過好在輜重部隊一直緊跟著大隊人馬沒有落單。

  戴定國下令全軍現在李家廟這里休息,然后派出偵察連按照原路去找掉隊的部隊。

  經過一夜的行軍,又要注意隱蔽又要提高速度,已經讓士兵們勞累不堪了。當休息的命令下達下來后,幾乎所有士兵找了一個地方就爬下來睡覺了。

  等到正午12點的時候,春天的陽光顯得比較嬌艷,暖和的天氣讓士兵的倦意更是濃厚無比。后面掉隊的士兵們漸漸都找回來了,可是這些掉隊的士兵們還沒休息過,所以更是賴在李家廟不想前進了。

  戴定國身為旅長,雖然應該身先士卒,可是他覺得白天行軍容易暴露行蹤。眼看前面的路就到了自貢的地頭了,自然要變得更加小心。所以他索性下令白天先在李家廟休息,等到晚上的時候再繼續出發。

  ——————————————————————————————————

  下午一點三十分的時候,李家廟依然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可是就是在這個時候,忽然傳來了槍聲。

  戴定國在李家廟一個宗祠里打著盹,被這突如其來的槍聲嚇了一大跳。他一躍從地上了跳了起來,問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哪里的槍聲。”

  宗祠里的警衛連士兵都緊張起來。不過偏偏在這個時候,槍聲又沒有了。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驚異不定的表情。

  幾分鐘后,一個士兵匆匆的跑進了宗祠,向戴定國報告道:“旅座,西南方向剛才有人打槍,一共響了四槍。偵查連已經派出去了。”

  “響了四槍?才四槍?是不是附近打獵的獵戶?”戴定國問了道。

  “聽這槍響,好像不是獵銃的聲音吧。”有一個老練的警衛插嘴了一句。

  “這狗日的,難道我們被發現了?”戴定國臉色漸漸有些變了,不過他還是在心中盡量向好的方向去想,畢竟才響了四槍,有可能士兵之間鬧矛盾走火了。

  可是突然,西南方向再次傳來槍聲,這一次的槍聲可不止四聲了,甚至連重機槍都在吼叫了。www.SYZWW.NET戴定國馬上意識到情況不對,但是因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心中甚至還有一些著急。他立刻命令道:“全員保持警惕,快,把部隊全部都叫起來。”

  在李家廟附近駐扎的戴定國的兩個團,早在第一次槍響的時候就驚醒了一大片,尤其是在西南方向部隊,幾乎全部都拉槍上膛,還以為是敵人來突襲了。不過士兵根本就不明白,他們明明是去偷襲內江的,怎么會反被別人偷襲了?

  當西南方向重機槍響起了之后,整個李家廟的小村子全部都震驚起來。各路軍官馬上開始組織部隊原定擺出作戰隊形。

  戴定國帶著警衛連和一個直屬營的兵力,匆匆的趕往西南方向。

  李家廟西南六里的地方是金龍寺,剛剛來到金龍寺后方,一些慌亂的士兵正在到處亂跑,不時候前方還會傳來爆炸的事情,似乎金龍寺正在發生很激烈的戰斗。

  戴定國馬上攔下了幾個士兵,呵斥的讓他們鎮靜下來,然后問道:“他媽的,你們跑什么跑?前面發生什么情況了?”

  一個士兵喘著氣,臉上還有幾絲恐懼,說道:“旅座,金龍寺那邊遭到敵人的突襲。13營和14營正在那邊激戰,我…….我們幾個……..我們幾個是奉了命令,去找援軍的。”

  “敵人突襲?媽的,您跟老子把話說清楚點,什么敵人?”戴定國追問道。

  這個士兵剛要開口回答,這個時候天空劃過一道尖銳的鳴叫聲音,一發炮彈毫無預兆的朝這邊落了下來。戴定國的幾個貼身警衛馬上撲上前去,一把就把戴定國按到在地。

  炮彈打得稍微偏差了一些,在戴定國身邊十米外爆炸了。不過爆炸后紛飛的碎片到處亂射,一些路過的士兵馬上被碎片刺中,摔倒了在地上。就連幫戴定國做掩護的幾個警衛都被碎片射中,其中一人還因為正中后腦勺,當場斃命。

  而與戴定國正在講話的那幾個士兵,全部都被碎片擊中,除了一個站的稍遠的一人被碎片擊中了雙腿,其余的全部都命中了要害,毫無救藥了。

  戴定國從地上爬起來,看了看面前焦黑的炮彈坑,朝著地面上吐了一口,罵道:“狗日的,這他媽的是誰呀?大炮都用上了?是新37師的狗崽子們嗎?”

  他罵歸罵,在不明真相的時候,還是得帶著人馬向金龍寺前去。來到金龍寺的時候,只見13營和14營已經被打得一塌糊涂了,士兵們連一個完整的掩體都沒有,大部隊是躲在寺廟的石柱子后面向南邊射擊,而更多的人則直接爬在地上。

  “13營和14營營長呢?”戴定國讓警衛連和直屬營投入了戰斗,

  過了很久的時間,都沒有人來應答戴定國。

  戴定國很是生氣,抓住一個13營的士兵說道:“你們長官呢?”

  “旅座,我們也不知道長官在哪呢?開始的時候還有人指揮我們作戰,現在就靠我們自己應付敵人了。”這個士兵一副愁容的回答道。

  “媽的,敵人是哪一路的?”戴定國問了道。

  “旅座大人,這個…….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了。您看,南邊上山的石板路上全部都是敵軍,而且向西的方向也有人。他們在山下還有大炮,可是我們沒有看到旗幟呀。”士兵匆匆的說了道,還用手指了指金龍寺山頭下方的道路。

  戴定國看了看山下,果然漫山遍野都是人影。他絕對這敵人的兵力絕對在兩個團以上,金龍寺以現在的情況雖然是居高臨下,可是一沒有重武器,二士兵們都是在休息的時候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看來,金龍寺這里是守不住了。

  “媽的,打到現在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這還真他媽的鬧心了。”戴定國狠狠的罵了一句,忽然問道,“是不是37師徐邵文的人?”

  在后面的一個老兵回答了道:“聽這槍聲似乎不像,而且這些敵人的軍服也不像。”

  這個老兵是在宜賓與打過戰斗的,自然知道徐邵文的37師部隊全部都是美式裝備,無論是斯普林菲爾德步槍還是M1917BAR自動步槍,打出來的聲音都不是現在正在進攻金龍寺的部隊的槍聲。

  這些突如其來的敵人,武器并沒有37師那么陷進,幾乎全部都是在全國流行的漢陽造和日本人的三八大蓋。另外,他們也沒有什么重武器,除了重機槍就是為數不多的幾門大炮,到現在為止還沒發現有迫擊炮的。

  戴定國現在沒有多余的時間去猜測這路突襲的部隊是什么來頭了,當下他命令13營和14營在金龍寺組織一道火力壓制網,暫時拖住上山敵人的進攻速度。之后他又派人去傳令在李家廟極其附近的所有部隊,調動來到金龍寺后方布置第二道防線,一旦金龍寺防守線被突破,第二道防線直接投入戰斗。

  金龍寺第一道防線的13營和14營雖然兵力不多,面對有兩三個團的敵人進攻,他們只能勉強的進行防守。不過多虧了金龍寺位于高處,居高臨下,雖然沒有多余的掩體,還是能對敵人造成阻礙。

  只是敵人的大炮不是吃素的,幾發炮彈打下來,整個金龍寺的山頭都快被削沒了。十幾分鐘,第一道防線開始有人撤退了。因為戴定國早在布置好第一道防線后,就先一步退到后方比較安全的地方坐鎮指揮,所以對于第一道防線出現逃兵的情況,他根本就沒辦法去制止。

  一個人逃跑,十個人就跟著逃了起來。

  很快金龍寺第一道防線就土崩瓦解了。山下的敵人一窩蜂的沖到了山頭上,占領了金龍寺。

  而在這個時候,戴定國的第二道防線根本就還沒有構建完畢,兩翼的部隊尚且還是空虛的,后續部隊在后面還慢吞吞的調動著。真正已經守衛在第二道防線上的士兵,最多只有一千多人。

  占領了金龍寺的敵人非常嫻熟的鋪開了戰線,不過他們沒有忙著進攻,只是占據金龍寺稍微高挑的地形,然后等待大炮運到山上來。用大炮先轟擊前方的第二道防線,這比士兵直接沖鋒要輕松多了。

  戴定國還以為自己得到了喘息的時間,立刻讓一個團長帶著手槍連去后面督促部隊調動,誰要是動作敢慢,立刻以耽誤軍機就地給槍斃了。在手槍連的督促下,剩下的部隊都不敢在耽擱下去了,匆匆忙忙開始向防線上去了。

  可是就在等到戴定國第二道防線全部就位之后,金龍寺那邊依然沒有任何動靜,就是連大炮的炮擊都沒有。

  戴定國在臨時設立的指揮所前面,拿著望遠鏡看了看金龍寺那邊。望遠鏡中金龍寺似乎是人影攢動不息,但是對方根本就沒有進攻的打算。這是什么回事呢?

  “他們在搞什么呢?我們防線沒有布置好的時候,那么好的機會都不來進攻,現在我們防線布置好了,他們也不打算進攻,這是哪跟哪的事情呀!”戴定國忍不住說了道。

  站在一旁的一個參謀官沉思了一下,提醒的說道:“旅座,也許我們要小心點。搞不好他們已經繞到我們后面去了。”

  戴定國臉色閃過一絲緊張。這李家廟和金龍寺一帶的地形很復雜,李家廟是在低洼之地,而金龍寺這邊則是山坡的地勢。敵人如果占領了金龍寺,完全可以下山去然后繞到李家廟那邊,不知不覺就抄了自己的后路。

  “李家廟那邊還有部隊嗎?”戴定國問道。

  “輜重部隊和一個工兵營在那邊。”參謀官連連的說了道。

  “媽的,再多調一個營過去看著后面。”戴定國馬上下令道。

  十分鐘后,從第二道防線預備隊當中抽調了一個營的兵力,火速返回了李家廟。可是這個營還在路上的時候,李家廟那邊就傳來了激烈的爆炸聲音,站在金龍寺這邊的山頭上,可以清晰的看見李家廟的低洼地區已經是火光沖天了。

  派去的一個營剛剛下山到一半,可是看到李家廟已經完全失守了,立刻猶豫不前了。可是就在他們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從李家廟那邊潰退出來了一批士兵,正是負責物資的輜重部隊和工兵營殘部。

  三路人馬剛剛會合在一起,后面就追上來一批敵軍,兩邊立刻在山坡半腰的地方交火起來了。

  戴定國在看到李家廟發生了交戰并且火光四起的時候,當即就震驚了下來。完了,這下完了!

  站在一旁的參謀官立刻說道:“旅座,敵人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兵力,也許他們是從金龍寺分出來的一部分人繞到我們后面的。現在金龍寺的敵軍肯定人數不多,所以他們才沒敢進攻。現在輜重物資雖然丟了,只要我們從金龍寺這邊突圍出去,撤回沐川縣還是有希望的。”

  戴定國嘆了一口氣,現在逃命要緊,馬上點了點頭說道:“組織弟兄們向金龍寺發動進攻突圍。”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