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軍魂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章:云山戰火:撲空!

[字數:6733 更新時間:2013/11/9 7:18:00]






撲空!

區翔越發覺得右前方的一小塊兒洼地里的那層淡淡的薄霧有些不正常,

快速的停下腳步,區翔蹲下身子,一手平端沖鋒槍,一手向后一擺,作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手勢。

身后三十米距離的劉飛一直在注意尖兵區翔的動作,馬上停了下來,一面向后下命令停止前進,一面觀察周圍的環境。

再前行一百多米的位置是一片洼地,四周是半高不高的山梁環繞,山梁上稀疏不均的生長這一些柞木棵子,區翔正仔細的看著前面洼地里的情況。

“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劉飛心里暗暗驚訝這個地方是個適合打埋伏戰的好位置,一旦自己在這里被敵人包了餃子就完全被困在洼地里了!舉起望遠鏡在四周環顧了一圈兒,他并沒有發現山梁上埋伏著敵人的跡象,便慢慢的靠近了區翔的位置。

“劉頭兒!”區翔壓低了聲音。“對面洼地里!感覺不對勁!”

劉飛沒有說什么,而是順著區翔指示的方向,用望遠鏡看著洼地的方向。

亂亂的荒草堆,里面籠罩著一層淡淡的薄霧。劉飛并沒有發現什么可以的地方。

“你看那霧是不是!”區翔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太多疑了。

“恩!等一下!”劉飛也注意到了那點薄霧,在洼地里的分布是有點一樣,一邊略微濃密一些,一邊稀薄了一些,盡管那么不起眼!“我覺得那是煙!”

“真的是煙?”區翔聽了劉飛的話證實了自己的想法,有點興奮。“我看應該是敵人,估計在生火喂腦袋呢!”

“不錯!而且看煙的架勢應該沒有多少人,最多十幾個人在用火。”劉飛點了點頭,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從口袋里掏出了地圖,用手指在地圖上充當比例尺比了一下。“我們的目的到了!”

“斬首隊?”區翔把自己的身子壓的更低了!

“恩!”劉飛把地圖小心的疊好。“小區!你繼續觀察!注意隱蔽!”

“是!”

劉飛退著向后移動,然后慢慢的靠近帶隊隱蔽的謝志濤。

“敵人比我們先到了!”劉飛用手悄悄示意對面洼地里的煙霧!“在那埋鍋造飯呢!”

“比我們先到了?”謝志濤大吃一驚!“按照我們的情報!他們至少要比我們晚半天才能到達這里。”

“我也不清楚!總之他們是先到了!”劉飛苦笑了一下,“也許是在公路那邊耽誤了時間!總之事先的伏擊戰是打不成了!”

“那也得敲它!”謝志濤輕輕的掐斷了嘴邊兒的草稈兒。“強揍也得上!”

“恩!”劉飛看了看謝志濤身后的樸東勛。

“你看我們是不是靠上去!然后近距離敲他們。”

“好!就這樣!”謝志濤同意了劉飛的方法,“李胖子這家伙在后邊墨跡什么!象個小腳老太太。”

“不管他了!估計問題不大!”劉飛略微一思索就開始下了命令。“王占剛!薛衛東!唐強!崔底洙!樸東勛!辛雨!陳人芳!跟我走!”

“到!”

“到!”

幾聲低應后,被點到名的人紛紛移動到劉飛的身邊。

“剩下的跟我來!”謝志濤準備去側翼配合劉飛的行動。“梁璇帶著小英楠原地隱蔽!”

小分隊迅速的分散開來,陳人芳把自己的機槍上好了彈鏈以后,跟在劉飛后邊,大搖大擺的走向區翔的方向。

樸東勛穿著南朝鮮上尉軍裝,走在中間。其他人也吊兒郎當的樣子跟在后邊,乍一看,如同被打潰散的南朝鮮部隊一般。

路過區翔隱蔽的位置,劉飛輕輕的用腳尖點了點區翔的腿,區翔會意的站起來,混進隊伍里。

幾個人速度不快不慢的向洼地方向前進。

就在三十幾米的位置,那邊突然從一片草叢里發出一聲大吼。

幾個人都愣住了。

“朝鮮話!”區翔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樸東勛!“是不是問口令!”

“隱蔽!”老樸低低的喝到,然后大聲的沖洼地的方向喊著什么。

又是一聲朝鮮話的問話!沒有見人出來!顯然那是對方的哨兵還不放心突然出現在洼地里的這些不速之客。

“我們是第一師14團的!自己人!不要誤會!”樸東勛琢磨了一下報了一個番號!“我們迷路了!”

從草叢里嘩啦站出來一個人,端著沖鋒槍,槍口正對著劉飛他們,陳人芳下意識的握了一下機槍的槍身,然后慢慢的放松,這個時候一個多余的動作都非常有肯能叫敵人的另外一個潛伏哨給自己來一梭子。要等劉飛的信號才可以開槍。

“我們是反貢游擊隊的!”那個人用朝鮮話和樸東勛喊著。

“哦!有吃的嗎!有地圖嗎?”樸東勛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身邊的劉飛,然后自己慢慢的靠了上去,從口袋里摸出包開了口的香煙扔了過去。

“有!”對面反貢游擊隊的人接過香煙,抽出一根兒點上,然后扔給其他人。

“靠過去!”劉飛輕輕的低喝,然后跟著老樸的步子跟了上去。

陳人芳等人跟著劉飛過了去,不過無形中把幾個人的位置排成了正品字型,準備時刻開火。

老樸走到洼地的右側,發現洼地里還有十幾個人在休息,圍攏在一塊比較干燥的小空地上,旁邊一個簡單的無煙灶坑上卻放了一個小煤油爐子,上邊架著一個鐵鍋,鍋里面煮著東西,在微微的冒著熱氣,剛才區翔感覺不對頭的白色薄霧正是水整齊和煤油燃燒發出的煙混雜在一起的效果。如果是燒柴草的話,那煙肯定就更容被發現,沒有想到他們居然用無煙灶坑里面放煤油爐子的方法來隱蔽。

“一共二十四個人,劉飛快速的清點著敵人的數量,有穿著南朝鮮民族服裝的,有穿著南朝鮮軍裝的,還有穿著人民軍的軍裝的。顯然這個游擊隊是帶著偵察性質的小分隊!武器也很雜亂,蘇式、美式的都有。不過似乎和自己準備碰上的斬首隊相差太遠。難道是敵人的斬首隊還沒有到來?

“坐下!休息一會兒!”樸東勛大聲的沖著自己的同志下命令,然后湊到鍋的旁邊,

還在冒著熱氣的鍋邊是一個胡子拉茬的南朝鮮漢子,凌亂的頭發,破舊的黑色朝鮮民裝。抱著一只卡賓槍正在養神,看見老樸走過來,邊目不轉睛的看著老樸。

“什么吃的!”老樸仗著自己胳膊上的上尉軍銜,說話也硬氣。同時伸手打開一看。

“啊!牛肉!”老樸學著朝鮮人說話的口型,夸張的叫著。

陳人芳嘴角樂了一下,這老廚子肯定沒有少看韓國電視劇,學的真他媽的象!你看那嘴唇向上撅的!

劉飛冷冷的看著老樸在品嘗敵人的牛肉罐頭,仔細的看著這只裝束奇怪的反貢游擊隊里的每一個人。

“如果他們在這里等著斬首隊的話,那么這里應該就有一個是斬首隊的電報里曾經提到過的代號517的情報員了,可是哪一個是呢?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如果斬首隊接應到了517那么他們現在應該就在這里等著和那個柳大云匯合,可是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斬首隊會不會一會就抵達這里?

區翔瞅準一個身邊放著機槍的家伙身邊有塊空兒,自己慢慢的走過去,靠著機槍坐下,把沖鋒槍報在懷里,摸出兩根兒煙,扔給那個家伙一根兒,自己點起一根兒。

沒有說什么話,機槍手接過煙,端詳了一下煙的品牌,抽了起來。

“到底哪一個是!”劉飛判斷不出這群烏合之眾中到底哪一個是517,又想抓個活的問問。可是每一個反貢游擊隊的人都是一付頹廢到仿佛死了老子一樣的表情。劉飛根本從他們的眼神里根本看不出哪一個是經過訓練的情報員。

“你們的頭兒呢?”樸東勛吧嗒了一下回味著牛肉味道的嘴。

“我就是!”守在鍋邊的那個朝鮮人冷冷的說道。“少校軍銜!”

“啊!對不起長官!失禮了!”樸東勛馬上裝出一付受了呵斥的樣子,立正給對方敬禮。

“恩!你們要去哪里!”

“報告長官!我們要去云山!可是!我們迷路了!”

“身為一個上尉軍官!居然能迷路!你太無能了!”

“是的 !長官教訓的是!”老樸恨的牙根兒癢癢!“你們在這里是!”

“我們在這里休整一下!沒有別的!”

“—%……¥……%4”

正當劉飛在再次判斷哪一個是517的時候,不遠處的反貢游擊隊的一個潛伏哨突然大喊起來。而他喊的方向并沒有人回復。

哨兵朝著那個方向打了一槍。然后對面也來了一槍,子彈穿過哨兵的胸口,一團血花從他的胸口迸發出來。

這一槍突然叫反貢游擊隊的人如同響了炸雷一般。驚的紛紛抓槍,或者帶著槍準備找地方隱蔽。

“謝志濤被發現了!”劉飛已經沒有任何猶豫的時間了。沖鋒槍扳機一扣,掃向了正對面的幾個人。

區翔看似在休息養神,劉飛一聲槍響,他迅速的一腳揣倒敵人的機槍,對方的機槍手一愣神,迅速的用槍托砸向機槍手的腦袋。機槍手的腦袋上沒有戴著鋼盔。經過槍托的親密接觸以后,哼了一聲就一頭載倒在地。

樸東勛迅速的撲向反貢游擊隊的少校,然后死死的壓住對方握著卡賓槍的手,另外一只手狠狠的砸在對方的下巴上。借著拳頭揮出去的勢頭,又一回手一掌砍在對方的鼻梁骨上,打的少校鼻口冒血。

陳人芳的機槍輕快的吼著,幾個動作快的反貢游擊隊分子剛剛找到隱蔽的位置準備應付哨兵提醒的方向來的襲擊,被手后的機槍子彈打了個對穿,血肉橫飛。

“不許動!繳槍不殺!”崔德洙大聲的喊著,剩下的幾個敵人嚇的紛紛扔下武器。其中一個在放下武器和繼續戰斗的猶豫中動作慢了一些,劉飛的沖鋒槍馬上打了一個三連發,叫他去另外一個世界選擇投降還是戰斗了。

謝志濤迅速的帶著人摸了上了來,戰斗已經結束了。

“怎么樣!”

“無一傷亡!”劉飛看著被打死的敵人。“抓到了幾個活的!不過敵人不是我們的目標!”

“那他們是!”謝志濤也看出服裝混亂的尸體有些不對頭兒!

“反貢游擊隊!一群烏合之眾而已。”劉飛有些遺憾的口氣。“不過抓到幾個活的!”

謝志濤看著被捆好扔在一起的俘虜。老樸在一邊不斷的揉搓著自己的肚子。

“媽的!給了老子一膝蓋,疼死老子了!”

“區翔左面山頭,王占剛!右面山頭!警戒!”劉飛突然想起了什么,趕緊命令兩個人前出警戒,防止敵人的斬首隊這個時候出現。

“誰是517!”謝志濤站在被俘虜的少校面前,“斬首隊的人在哪里!”

“………………”被俘的少校一聲不吭。

“說!”

“…………”

“打!”謝志濤實在沒有心情和俘虜去折騰心理游戲。陳人芳笑著走過去一通耳光!老樸更是帶著報復心理過去踹了幾腳。

俘虜已經被老樸的拳頭打的蒙頭轉向,又被陳人芳的大耳光連續親吻腦袋以后,就更什么也不說了!

“你不說是吧!”謝志濤的脾氣上來了!“狗日的!老子活埋了你!叫那幾個俘虜挖坑兒!”

幾個俘虜被用槍逼著拿起工兵鍬開始在洼地里挖坑兒。

“不用挖那么深!半人深就行了!”謝志濤突然吼了起來“浪費時間!”

“半人深怎么埋?”崔德洙有些不理解!

“笨啊!”謝志濤笑著看著俘虜。“大頭朝下!挖半人高足夠了!”

“缺德吧你!”陳人芳大聲的笑著,手里的機槍因為他大笑時抖動的身體帶動下一起晃悠,叫幾個挖坑的俘虜汗顏不己。

俘虜聽了樸東勛的翻譯以后,臉色馬上就變了,眼看著半人深的坑兒就挖出來了。每一鍬土被扔出來,少校的血肉模糊的臉上肌肉就抖動一下,活埋可比吃槍子難受多了。

劉飛守在電臺的旁邊,劉漢卿把電臺調到斬首隊的頻率,想試圖再獲得點情報,可惜敵人似乎已經發現了電臺頻率被對手已經獲得,這個頻率里什么也沒有聽到。

李成龍帶著康健丁健偉已經迅速的趕了上來。從劉飛那里得到敵人的斬首隊并沒有出現的時候,臉色馬上就變了。

“那他們跑哪去了?難道已經感覺到有人要等著他們,早早跑掉了?”

“不太清楚!也許還沒有到!”劉飛嘆了口氣,“我已經讓區翔和王占剛警戒去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等了!”

“他奶奶的!”李成龍懊惱的罵道。“天馬上就要黑了!敵人要是晚上進來!這仗就不好打了!要是驚動了敵人!來了也不一定能保證全殲敵人!”

“是啊!”

“還有希望!”謝志濤走了過來!“俘虜剛剛交代!517之前確實和他們在一起,不過敵人的斬首隊提前和他們碰頭兒了,而且帶著517提前離開了!剩下這些烏合之眾的反貢游擊隊到預定地點等斬首隊的另外一部給他們帶來武器彈藥補充給養。”

“這就是說敵人好象嗅出了什么不對的地方!”李成龍自言自語。“也許是我們干掉了那個騎兵一師的補給分隊以后,斬首隊里的人和柳大云再也聯系不上了,就感覺出了問題。便改變了計劃,叫我們撲了一個空。”

“完全有可能!敵人和我們一樣的小心謹慎!換成是我們!我們也會變更計劃和通訊頻率!”劉飛同意李成龍的想法!

“所以!我們還得去找斬首隊!直到敲掉他們!”謝志濤苦笑了一下。

“他們變更了計劃去了哪里?”李成龍追著問“俘虜交代他們去了什么方向么?”

“去了你們娘家的地頭兒!”

“我們娘家地頭兒?”李成龍思索了一下“他們肯定不能跑到39軍軍部去,那畢竟還有一個警衛營。幾個師部也不太可能。畢竟他們還帶著一個重要的情報人員!他們的任務是護送517!”

“不是跑到云山去了吧!”李成龍帶著疑問的口氣問謝志濤。

“你說對了!他們進了云山城!”謝志濤一臉的無奈。“那里可有敵人的一個騎兵團的團部。”

“他媽的!”李成龍大罵狡猾的斬首隊。“云山有個屁了不起!他以為云山里是安全的!”

“天要黑了!云山城內的戰斗在晚上才能打響!敵人還在蒙頭轉向的不知道39軍人要下手了。斬首隊可能還滯留在云山城里。”謝志濤看了看天色。

“不錯!從公路跑是不可能了!云山城的南邊公路都有志愿軍的尖子部隊扼守。如果他們坐飛機逃跑呢?”李成龍琢磨著敵人的撤退路線。

“那個誰也不能判斷出來,畢竟只有一個小分隊。”劉飛擔心的說“希望最先突入云山的那只連隊能干掉斬首隊。”

“不能完全希望老娘家的人!”李成龍看看表,“我們也去云山!全體結合!”

小分隊的人迅速圍攏在一起。

李成龍看看自己面前帶著疲倦表情的隊員們,介紹了敵人斬首隊的情況。命令小分隊整裝出發,殺向云山城!

“殺!”

聽見要殺進云山鎮里的命令以后,小分隊的隊員都異常興奮。

只有一個殺字的動員令!小分隊的人卻非常興奮,尤其是李成龍他們這些三十九軍出來的兵們。小分隊迅速的在事先設計好的線路上直插云山城。

行軍途中。劉飛若有所思的問李成龍,最先殺進云山鎮里的連隊是哪支連隊。

“116師346團尖刀四連!”沒有做任何猶豫的告訴劉飛。

“哦!4連!”劉飛點了點頭。“好象你就是……”

“不錯!”李成龍停頓了一下!回頭看著埋頭趕路的隊員們。

“是四連!紅四連!也是他們!”

“難道!”劉飛居然發現自己有些失態。

“不錯!我在演習時代理連長的那個連隊!也就是陳人芳他們那個連隊!就是當年的紅四連!第一個殺進云山城里折騰敵人要死要活的紅四連。”

李成龍說完停了下來,陳人芳扛著機槍,拎著一箱子機槍子彈快速的從李成龍的身邊通過,

唐強……

林雨宏……

崔德洙……

一個又一個紅四連的士兵從李成龍、劉飛的身邊通過,夜幕下已經看不太清楚他們的臉色是否已經經過這十幾天的戰斗后留下戰爭的滄桑。但是劉飛和李成龍一樣明顯感覺到了一種興奮,一種殺氣。

“紅四連!兩個年代的紅四連!”劉飛在喃喃自語。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