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816章 誰更兇殘

[字數:6431 更新時間:2013-11-15 13:52:00]



  茶再拿兩盒我的小廚房做得點心過來。”顧范氏扶著綠茶的手,端莊地在上首坐了下來。

  趙素寧方才如夢初醒一般,快步走到屋里正中央,對著顧范氏盈盈下拜,道:“外甥女素寧,拜見表舅母。”

  顧范氏含笑抬手示意趙素寧起身,道:“趙大小姐不用多禮。——看座!”

  一旁伺候的婆子端了個錦凳過來,放在顧范氏左手邊上。

  趙素寧謝了顧范氏,斜簽著身子坐下,落落大方地道:“表舅母管家事忙,素寧也不想占用表舅母更多的時候,就長話短說吧。”

  顧范氏從綠茶手里接過團扇,拿在手里扇了幾下笑著對趙素寧道:“趙大小姐是稀客,難得來一次。不用客氣。”

  趙素寧還急著趕回趙家莊,此時也無法跟顧范氏客套便開門見山地道:“表舅母,素寧有個不情之請,還望表舅母給素寧這個臉面。”說著,從錦凳上下來,跪在了顧范氏身前。

  顧范氏忙站起身,走到旁邊的位置,對趙素寧嗔道:“趙大小姐這是做什么?”又叫了自己的丫鬟婆子,“你們還不趕緊扶了趙大小姐起來?”

  綠茶忙帶了一個婆子上前,來到趙素寧身邊,彎下腰要扶起她。

  趙素寧卻拍開綠茶和那個婆子的手對顧范氏道:“表舅母不答應,素寧就不起來。”

  顧范氏臉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盯著趙素寧看了半天,冷冷的道:“那你就跪在這里吧。”說著,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客院的堂屋。

  趙素寧的臉一下子通紅,忙從地上起身飛快地追了出去,在客院的院子里頭追上了顧范氏,哀求道:“表舅母,素寧真的有事相求!”

  顧范氏停住了腳步,沒有說話。

  顧范氏的大丫鬟綠茶上前一步,將趙素寧和顧范氏隔開,對趙素寧正sè道:“趙大小姐,你跪在那里威脅夫人,不答應你的要求就不起來。—有這樣求人的嗎?”綠茶也是憋了肚子的火。別說顧范氏是公主之尊,就算是一般人家的長輩,也容不得小輩這樣威脅。

  再說,她連什么要求都沒有說,就敢要挾“不答應,就不起來”。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趙素寧如恍然大悟一樣,忙對顧范氏急著道:“表舅母,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跟遠東說的!——我不是那種搬弄是非的人!”

  顧范氏聽了,反倒笑了。這姑娘的想法,真是與眾不同。

  “趙大小姐到底是出外洋留過學的人。您說的話,我一個字也聽不懂了。”顧范氏回轉身,終于開口道。

  趙素寧臉上一片緋紅,嘴chun囁嚅了半天,很是扭捏。

  顧范氏笑著又問了一句:“趙大小姐何不解釋一下,你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懂了,怎么把東兒扯進來了?”

  趙素寧低下頭,像是為難了半天,才小聲道:“表舅母,我真的不會跟遠東說的。這件事遠東永遠不會知道。——不管表舅母對我怎樣,我都不會說一個字,絕對不會讓遠東和表舅母生分的!”

  綠茶在旁邊這才明白趙素寧的意思。原來趙素寧認為,若是顧遠東知道顧范氏給她臉sè看,一定會生顧范氏的氣,從而讓母子之間生嫌隙!所以趙素寧很大度的表示,她不會去顧遠東那里搬弄是非,更不會讓顧遠東因為她趙素寧吃了顧范氏的冷臉,就影響了對顧范氏的孺慕之情!

  這趙大小姐,腦子真是怎么長的?她怎么就能這樣篤定,二少已經對她情有獨鐘,非她不可了呢?

  綠茶又好氣,又好笑,正要提點一下趙素寧,顧范氏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淡淡地道:“東兒是我兒子,我和他之間,絕對不會因為一個外人生嫌隙。——趙大小姐有話快說我還有事。”

  趙素寧覺得自己是觸到了顧范氏的痛腳,心里更是過意不去。遂暗暗發誓,等自己嫁了過來,一定要督促遠東跟顧范氏好好修復關系別因為自己,讓顧范氏和她唯一的兒子之間水火不容。——將心比心,以后自己有了兒子,也不想這個兒子為了他未過門的媳fu,就跟自己生分了。

  趙素寧便誠心誠意地道:“表舅母,素寧今日過來,是想求得表舅母和表舅父的允許給遠東抬一房妾室進來。”

  顧范氏正啼笑皆非,突然就聽見趙素寧說要給顧遠東納妾,不由呆住了,抬手指著趙素寧,有些結結巴巴地道:“你······你······剛才說什么?我沒有聽錯吧?”

  趙素寧看見顧范氏難得這幅暈頭轉向的樣子,心頭更是大定,知道自己今日是歪打正著,對了顧范氏的心思了忙笑著上前,將綠茶擠到一旁,扶了顧范氏的胳膊有些羞澀地道:“表舅母,我是真心的。我知道這么些年,遠東為了我,不近女sè,讓表舅母擔心了。別人像他這樣大的年歲,都已經兒女成群了,可他還是孤零零一個人。——表舅母放心,若是遠東不愿意,我去跟他說,下個月就讓楚小姐進門。”

  顧范氏好不容易才收了臉上的異sè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氣,才有些憐憫地上下打量趙素寧,問道:“趙大小姐,你身子可好?最近看了大夫沒有?今天出門的時候,吃藥了嗎?”

  趙素寧聽得莫名其妙-,陪著笑甜甜地道:“多謝表舅母關心。素寧身子很好,不用看大夫,也不用吃藥。”

  綠茶在旁邊嘀咕道:“腦子有病也是病,得看大夫吃藥……顧范氏斜了綠茶一眼,綠茶趕緊閉了嘴,往后退了一步,跟幾個忍笑忍得很辛苦的婆子站在一起。

  顧范氏嘆了口氣。她本來不想管這檔子事,可是這個趙素寧看起來,實在是病得不輕,不把她一棍子敲醒了,她還不知道是什么狀況。

  看著她不明就里的在這里丟人現眼,顧范氏覺得自己不厚道。

  “趙大小姐,跟我到屋里來,我有話跟你說。”顧范氏和藹地拍了拍她的手,帶她回了客院的堂屋里面。

  趙素寧心里更是高興,扶著顧范氏走了進去,又跟著顧范氏,往里面的隔間里走了進去。

  綠茶便帶著丫鬟婆子守在外面的堂屋里,讓顧·氏和趙素寧單獨待在隔間里面。

  “趙大小姐,請坐。”顧范氏坐到了隔間的羅漢chuáng上,示意趙素寧坐到她對面去。

  羅漢chuáng上擺著一個小小的四足方桌,桌上還有兩幅圍棋子,擺開了一副殘局。

  趙素寧便坐到四足方桌的另一邊,和顧范氏隔桌相望。

  顧范氏又嘆了口氣,看著趙素寧道:“趙大小姐,我們都知道,你為了逃避這樁婚事,支身去了外洋,一去就是八年。

  趙素寧如遭雷擊,被顧范氏的話打得面上一片慘白,下意識地眈站了起來,低叫道:“不!不!——我不是……是逃婚!我是去外洋留學!”說完了話,腦袋轉來轉去,就是不敢看著顧范氏的眼睛。

  趙素寧怎么也沒有想到,顧家居然都知道她逃婚了!她一直以為,顧家只是知道她不想那么早成親而已!

  “夫人,是不是我妹妹說的?——她說的都是假的!夫人請千萬不要相信她!”趙素寧一著急,給顧范氏跪了下來。

  顧范氏搖搖頭,道:“不是,不是你妹妹說的。我只能告訴你,我們顧家,還是有自己的人手的。既然讓你和我的東兒訂了婚,你覺得,我們會放任你不管嗎?”

  趙素寧一下子癱坐在地上,捂著臉,嗚嗚地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哀求道:“夫人,我那時候還小,不懂遠東對我的好。現在我全明白了,全明白了,我以后再不會辜負他!夫人,請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他的!”

  顧范氏再厚道,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忙低頭從自己的腰間抽出帕子,遞給趙素寧,道:“你擦擦眼淚。看,把臉上的妝都弄花了。”

  趙素寧沒有接顧范氏的帕子,只是胡亂用袖子擦了擦臉·也顧不得袖子是被自己臉上的妝弄得黑了一塊,只是繼續哀求道:“夫人,遠東等了我八年。若是我不嫁,我不知道遠東還能不能支撐下去····…夫人就算不看在我們趙家的面子·不看在顧老夫人的面子上,就算看在遠東份上,也該幫我們一把!”

  顧范氏見趙素寧頗有些油鹽不進的樣子,也很有些頭疼。這閨女,看上去不是個壞人,也不傻,更不像是生了臆病·怎么就那么篤定,遠東是為了她,才單身了八年呢?!

  趙素寧聽了顧范氏的問話,只是嚶嚶嚀嚀地哭。她總不能跟顧范氏說,我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我重生回來,就是要跟遠東再續前緣

  顧范氏等了半天,就聽見趙素寧哭泣的聲音·并不答話,有些失望,很是誠懇地對趙素寧道:“你不說也由得你。實話跟你說·遠東這些年,不是沒有想過退婚的。只是覺得你既然逃婚走了,他也就順水推舟,暫時不提此事,免得又被一堆媒人追著不得安生。等到了時候,他有了心上人,自然就會成親了。——實不是為了你。”

  趙素寧聽了顧范氏的話,當然是不信的。當年顧遠東在外洋看見她的時候,眼里那驚愕痛苦的神情,趙素寧可是記得清清楚楚。那是她死前最清晰的記憶·也是最甜mi的回憶。——能死在一個深愛自己的人的槍下,趙素寧覺得上一輩子,也不算一無是處。

  看見趙素寧止了淚,臉上居然lu出一股羞澀的神情,顧范氏暗暗心驚,忍不住mo了mo趙素寧的額頭。——呃·沒有發燒啊。

  “趙大小姐,我沒有說笑。這些都是真的。還有一件事,大概晚些時候你也會知道,不如我現在就告訴你。—遠東拿了你們訂婚的信物和文書,已經去趙家莊,要跟你退婚了。”顧范氏覺得趙素寧的病,大概要用猛藥才能治得好,索xing將此事全盤托出。

  趙素寧一雙哭得紅紅的大眼睛眨巴了幾下,似乎沒有明白顧范氏剛才說了什么,忍不住輕嗔薄怒起來:“夫人,這種事可不能拿來說笑的!”

  顧范氏終于用盡了耐心,從羅漢chuáng上站了起來,正sè道:“趙大小姐,我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嗎?——我拿我兒子的婚事開玩笑,虧你說得出口!”說著,顧范氏快步走了出去。

  趙素寧只覺得全身一陣虛脫,連坐都坐不住了,整個人趴在了地上,腦子里一片茫然。

  顧范氏剛才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趙素寧趴在地上想了半天,總覺得顧遠東不會那樣對她。——退婚,絕對不可能。就算顧范氏想給她兒子退婚,顧遠東也不會答應的!

  她絕對不信,一個等了她八年的男人,會突然放棄跟她在一起的機

  對,她要見一見遠東!

  無論以后有什么困難,她都要站在遠東身邊,和他一起面對!

  她不能讓遠東一個人孤軍奮戰!

  他們兩個人的未來,要一起去爭取!

  可是趙素寧的腦海深處,也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不斷提醒她:也許,顧范氏真的沒有說笑;也許,顧遠東真的是別有懷抱,不過是拿他們的婚約當個幌子……

  不,不可能!

  趙素寧深吸一口氣,從地上爬了起來,用力甩了甩頭,企圖將這種可能xing甩到九霄云外。她是菩薩保佑,擁有一次重生機會的人。她知道未來八年,會發生什么事情。顧遠東只要跟她在一起,顧家的地盤,會進一步壯大。而且顧遠東只能跟她在一起,因為她記得,顧遠東注定,要娶趙家的女兒。

  上一世,她被人挑唆,自動放棄了這個機會。

  這一世,只要遠東心里有她,她就不會放手!

  從客院的隔間里走出來,趙素寧看見外面只有綠茶一個人守在那里,便問道:“夫人去哪里了?”

  綠茶福了一福,道:“夫人請您去正院。我們二少回來了。”

  二更合一。含粉紅300的加更。下午兩點有第三更,提前粉紅360的加更。三更求小粉紅。希望大家給個面子,別讓俺丟人啊……一

  先上個草稿。有空再捉蟲。rs!。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股票大跌后会大涨吗 捕鸟达人单机版 单机美女四人麻将 单机游戏捕鱼大亨下 闲来广东麻将 中超什么时候复赛 大嘴棋牌新版免费下载 股票涨基金跌 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华东福彩东方6 1开奖结果 是付打码赚钱联盟 加拿大快乐8域名过期 最准码王 熊猫麻将辅助 深圳较大的配资公司有哪些 澳洲幸运8官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