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378章 直接嚇跑,神機營發威

[字數:4832 更新時間:2013-11-15 13:45:00]



  第378章 直接嚇跑,神機營發威

  “轟!轟!轟!”

  士氣提起來了,又是輕裝而行,薊鎮的二萬大軍很快就趕到了目的地。他們興沖沖而來,迎接他們的卻是幾聲巨響,有那反應快的,馬上就琢磨過味了,這不是將軍炮的炮聲嗎?

  由于吳玉沒把敵人放在眼里面,進兵的時候也沒約束將士,所以,到得車陣近前的時候,薊鎮兵馬也沒有結成密集陣型,對方的幾炮并沒有造成多大傷亡。可這幾炮的效果卻很好,不需要軍官的命令,薊鎮的兵馬當即都是止住了腳步。

  帶著將軍炮,而且還不止一門……這是哪門子的亂匪啊?這事兒似乎味道不對呢?

  心里有了疑慮,吳玉的懸賞也就失去了原本作用,將官們見狀也是無奈,只好先行整隊圍困了。反正敵人已經擺出了死守的架勢,被大軍一圍,更是想跑也跑不了,莫不如等參將大人來了,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再說。

  “怎么回事?本將不是傳令全軍進攻了嗎?”別看也是軍戶出身,但吳玉跟江彬可不一樣,他從來就沒有身先士卒的習慣,而是遠遠的落在了大軍后面,直到看見大軍突然止步,他才怒氣沖沖的到了隊伍前列,對著幾個將官一頓怒吼。

  “參將大人,對方開炮了……”一個游擊有些不忿的說道。

  吳玉是分守參將,地位在薊鎮也算頗重了,不過他直屬的軍隊并沒有兩萬之眾,大軍中至少一半以上來自其他部隊,只是被他用溫和的名義調遣,這才跟來。

  他自己的部下當然知道他的脾氣,也不會跟他頂撞,可別家的卻沒那么老實,說話的這個游擊就是溫和的親信,并不怎么賣他的帳。

  “他們襲擊了欽差大人的隊伍,殺了欽差,炮當然是搶來的,怕什么?不過是幾門炮而已,一口氣沖過去不就完了。”吳玉強壓怒火,低吼著解釋道。

  這解釋還真就不怎么讓人信服,將軍炮那玩意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擺弄的,沒有專門的炮手,哪可能射擊啊?何況,從對方的斥候發現自己這邊的行蹤到現在,也不過幾刻鐘罷了,對方居然就架設好了大炮,甚至連準星都調的差不多了……

  很顯然,對方那邊操炮的是精銳炮手,甚至超過薊鎮自家的炮手不止一籌,肯定不是盜匪能夠擁有的。雖然有了疑惑,這次卻沒人提出質疑,因為另一個人的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可是……參將大人,他們連欽差的儀仗都擺出來了,這也是搶的?”這回說話的是一個守備,他抬手指著對面的圓陣,很是疑惑不解。

  “對,肯定是搶的!”吳玉正惱怒著呢,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眾將校相互看看,都是不能置信,雖然離得遠,可大伙兒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那儀仗叫一個完整,那旗子,那車駕,都是簇新簇新的,完全看不出被搶的痕跡啊。

  “搶的,都是搶的,還要本將說幾遍?”吳玉見眾人對他不以為然,更是大怒,扯起溫和的大旗威脅道:“本將可是得了***兵的全權委任,巡察全鎮,肅清盜匪,你們就算信不過本將,難道也信不過***兵嗎?難道要讓本將取出***兵的將令才肯執行?”

  他一臉猙獰的看著眾將校,眾人都是氣勢一沮,軍中講究令行禁止,越是精銳部隊,越重視上下尊卑。江彬那部人馬雖是異類,象馬匪更多過于正規軍,不過,在上了戰場的時候,他們執行命令一貫徹底。

  “不管出了什么事,有什么后果,都由本將一身承擔,你們都是奉命行事,怕些什么?想想幾個月前那一次……還不去傳令,速速進兵!”吳玉見眾人有些動搖,眼中疑惑卻是不減,知道瞞不過去,于是隱晦的暗示了一下,最后也是疾聲厲色的再次發令。

  “喏。”他的幾個心腹都是一抱拳,其他人想想當日的情景,再結合眼下的局勢一分析,也猜到了個大概。

  當初***兵集結兵馬,據說就是要去京城勤王,要對付的就是如今的這位欽差大臣,遼東巡撫。后來沒了動靜,也是讓大伙兒松了一口氣,看今天這架勢,似乎是那話兒又來了。

  去京城當然不托底,可在這里么……冤有頭債有主,日后皇上算賬也不會算到所有人頭上,有將令再此,動手似乎也沒什么。

  “遵命。”眾人互相看看,都從對方的眼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于是也都是躬身抱拳,回到陣列中發令進攻去了。

  那幾門炮這會兒卻沒人放在心上,拋去欽差的身份,那不過是將軍炮罷了,倒是能造成點傷亡,在勝負的天平上只能起到微不足道的作用。

  大軍再次行動起來,而且這一次有了將校們的敦促,陣列也穩定了下來,參與第一波進攻的雖然只是先鋒,卻也足有三千之眾,而且都是吳玉的直轄部隊,眾軍士都是步履堅定,殺氣騰騰,盡顯精銳部隊的本色。

  “殺!”陣列在將軍炮的射程外微微一停,然后突然加速,向著車墻開始了沖鋒。

  “轟!”車墻后面的防守方雖然兵少,可氣勢卻足,絲毫也不示弱,炮聲隨之響起,而后在沖鋒的人群中掀起了一陣煙塵,慘叫聲也隨之響起。

  當然,相比于數千人的喊殺,和后陣上萬人的吶喊,不過十幾人的慘叫悲呼聲是微不足道的,沖鋒的隊列并沒有動搖,依然堅定的往車墻攻殺過去。

  構成車墻的車都是運輜重的平板車,并不是很高,因此,沖在前面的薊鎮邊軍手里拿的都是長槍,為的就是隔著大車與藏在其后的敵人對刺,為后面的袍澤掃清道路。

  等到了近前之后,無論是低級軍官還是普通士兵,邊軍們都是一愣,繼而更是大喜,因為他們發現對面的敵人手中拿的都是戰刀,而不是長槍。

  戰刀在搏殺的時候比長槍好用,可形成隊列之后,又是現在這樣的情況,長槍可比刀犀利多了,看來敵人不是托大就是沒有準備,雖是像模像樣搞了個車墻,但卻沒有發揮車墻威力的武器。

  “這一戰恐怕比想象中還要容易啊。”吳玉站在了一處臨時堆起來的土臺上觀敵,看到了對方的武器后,也是大喜過望。贏是肯定會贏,可要是能少點傷亡,不是更好么?在飛黃騰達之前,自己想在薊鎮立足,靠的還得是自家的嫡系部隊。

  “……不好!”還沒得意多一會兒,吳玉卻發現對方站在前排的士兵突然蹲下了,而后面整齊的站著另一排士兵,面對洶涌而來的敵人,他們舉起了手里武器,然后亮光頻閃,竟是引燃了火媒……

  火銃!

  不但吳玉發現了,正沖鋒的士兵也發現了,這武器薊鎮也有些,不過用的卻不怎么頻繁,火藥那么貴,將校們哪里舍得用啊。

  可這玩意的威力大伙兒都知道,被打上的話肯定非死即傷,不過這不是讓他們動搖的原因,跟剛才的炮擊一樣,這種武器顯然不是普通盜匪能夠擁有的。

  炮也許還能搶得到,抓到炮手之后,也能威逼他們從賊,可對方的火銃兵卻是怎么個搶法?全體被俘虜了,然后從賊?那不是開玩笑么,看那些人舉槍點火的麻利勁,顯然是只有最擅長操控火器的神機營才能達到的水準!

  再抬頭看看那明黃色的旗幟,邊軍們心里都開始發虛,對面的敵人明顯是真的欽差,公然攻打欽差的隊列,參將大人這是要謀反嗎?

  “開火!”進攻方遲疑了,防守方卻沒遲疑,隨著火銃營官的一聲令下,炒豆子般的槍聲響了起來,硝煙四起,薊鎮的官兵一下就被掃倒了一片。

  傷亡不算多大,可對士氣的影響卻是致命的,尤其是聽到對面的火銃齊射聲接連響起之后,進攻的部隊一下就崩潰了。

  三段合擊!

  對薊鎮邊軍來說,這不是什么秘密的東西,軍戶子弟從長輩那里,應募而來的邊軍則是從前輩那里,多有聽說過這種戰法的。只不過如今邊軍火器用的少,這種戰法沒人會,也組織不起來罷了。

  邊軍們都確認了,車墻后面的就是京城的神機營,而且還是神機營的精銳,能得到他們保護的,顯然只有欽差大人了。不管參將大人要謀逆,還是有了什么誤會,反正大伙兒沒有跟欽差,跟皇上作對的意思。

  聲勢浩大的進攻就這么虎頭蛇尾的結束了。能證實那次沖鋒的確發生過的,只有地上散落的幾十具尸體,相對于進攻的人數來說,這種傷亡比率真的很低,火器的威力也確實不大,邊軍們純粹是被嚇跑的。

  他們怕的不是火器,也不是死亡,邊軍的精銳向來不怕死,若是拿著火器的是韃子,他們沖鋒的時候,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可欽差卻是代表皇上的,他們委實不敢冒犯。

  “該死!”吳玉咬著牙,恨聲怒罵,也不知他罵的是誰。

  謝宏出京的時候頗為低調,而劉德綱的死,也震懾了很多人,所以,也什么沒人去旁觀。到底他帶了多少護衛,護衛由什么人構成,旁人就只能靠猜的了,誰也沒想到他把神機營給帶在身邊,而且還是全副武裝的。

  吳玉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幾位閣老的信中沒提,他更是想不到,結果在這里撞了個大板。軍心已沮,想要再鼓舞起來可沒那么容易,怎么辦?他犯愁了。

  好半響,他突然獰笑起來:“既然你們頑抗到底,那就別怪老子下狠手了!”說罷,他又高聲喚道:“李守備,帶你的人上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