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第一弄臣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318章 血戰西華門

[字數:4995 更新時間:2013-11-15 13:44:00]



  第318章 血戰西華門

  這段劇情是本書的一個大**,因此不會很快結束的,小魚也不是在故意吊人胃口,只是劇情需要罷了。按照俺的預計,這樣的大戰在這本書里應該最多還有兩次,是屬于非常重要的劇情。不過既然有朋友說了,俺也拼一次命,明天四更,這樣好哇?也不求啥,只求兄弟們體諒小魚一下,看得爽再叫個好,嗯,就是這樣。

  ————

  “快點派人去西華門!看看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會鬧出來這么大動靜,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紫禁城內,一個尖利的聲音回蕩著,很有些歇斯底里的意味。

  對比起另外兩處盟軍的沉著,身在坤寧宮外面值守的王岳早就已經忙亂了,無關心性城府,只在于距離的遠近,比他的盟友們,老太監可是有著切身感受的。

  西苑誓師時的呼喊他也是隱隱聽聞到了,當時也是不以為意;可西華門崩塌的巨響,他卻是聽得真切;而隨后爆發出來的震天喊殺聲,更是如同在他耳邊響起一般,那叫一個震耳發聵!

  就在王岳被突如其來的喊殺聲震得發愣的時候,那支令箭更是讓他魂飛魄散,毫無疑問的,西華門那里出了大事,很可能是被謝宏用了什么辦法給攻破了!

  “王公公,王公公,噤聲,噤聲吶!這里可是坤寧宮外面,皇上在坤寧宮呢!”趙廉本也是六神無主的模樣,不過長年的宮禁生涯,讓他保持了足夠的謹慎。被王岳尖利的叫喊驚醒后,他連聲提示道。

  “是啊,王公公你也不用太擔心了,那謝宏本來就擅長奇淫技巧的花樣兒,沒準兒是他搞了火器什么的,才有這么大動靜。不過,就算他能攻破西華門,沖進紫禁城,那又有什么用?咱們可是有八千禁軍在手,還怕他那三千童子軍嗎?”

  三人當中,黎鐘是最為鎮定的一個,他沉著的安撫著同伴:“別說宮城內的禁軍,就算單是西華門的禁軍,他也未必打得贏啊,別忘了,那里雖然只有八百人,但那可是勇士營!”

  御馬監最初的確是養馬的勇士,到了宣德年間才正式轉成了禁軍,那個時候有個稱呼叫‘羽林三千戶所’。 共分為四衛一營,即:騰驤左、右衛,武驤左、右衛,以及勇士營。其中勇士營的地位最高,也最為精銳。

  王岳雖然在宮里經營多年,但是他的心腹勢力也不可能遍布御馬監,他主要下力氣籠絡的還是其中最精銳的這一部,也就是勇士營。這一營的將官多是他的心腹。

  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他也是把手下最強悍和最忠誠的力量分成兩部,用在了最關鍵的地方,也就是西面的西華門和北面的玄武門。

  正如廖浪激勵手下沖前拼命時叫喊的,勇士營的精銳是有著輝煌的戰績做注腳的,當年的北京守衛戰中,出動出擊擊退韃虜大軍的就是勇士營,因此,這一營禁軍的彪悍是毋庸置疑的,乃是精銳中的精銳。

  “老黎說的是……”得了兩個心腹的提示,王岳也鎮定了不少,深吸了兩口氣之后,正要說話,卻見剛派出去探報的小宦官又跑了回來,神情很是惶急,于是,老太監還沒落下去的心又懸了起來。

  “爹,不好了,不好了!”王小魚可不止是惶急這么簡單,最后幾步他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到了王岳身前。

  “到底怎么回事?快說,快說!”見到這樣的情景,王岳馬上就把鎮定什么的拋到九霄云外去了,一把拎起自己的干兒子,連聲追問道。

  “萬歲爺……現在正在西華門!不,西華門已經沒有了!謝宏和萬歲爺帶著那群童子軍,剛剛打敗了勇士營,正往這邊殺過來呢!”王小魚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雖然他前言不搭后語的很有些語無倫次,可聽了他的話,三個老太監都感覺一股涼氣由腳底板直上天靈蓋,轉而就是渾身冰冷,并且開始顫抖起來。

  “萬歲爺怎么可能在西華門?要是真是那樣的話,坤寧宮里面和皇后一起的是誰?”趙廉兩眼發直,喃喃的念叨著,隨后,又帶著一絲僥幸的問道:“別是謝宏那個奸佞找人假扮的吧?”

  “假不了,肯定是萬歲爺!”趁著王岳也發愣的工夫,王小魚好容易擺脫了老太監幾乎把他掐死的手,言之鑿鑿的答道:“西華門就是萬歲爺發怒之后,用震天雷給炸塌的!不是萬歲爺,誰能用那么小的一個東西炸塌西華門啊?前面跑下來的敗兵都是這么說的,肯定假不了。”

  “西華門塌了?”三個老太監異口同聲的驚呼了一聲,盡是目瞪口呆。

  黎鐘反應最快,馬上就回過神,追問道:“那勇士營呢?廖浪呢?難道宮門一塌他們就潰敗了?”

  “聽說廖指揮……”

  “別管那么多了,快去調兵!”終究當了十多年的司禮監提督,王岳還是很有智謀的,前線既然已經敗了,敵人怕是轉眼就到了,這會兒哪里還有時間詳問,調兵過來抵擋才是正經。

  “去玄武門,去東華門,去御馬監!把兵馬都給咱家調過來!”老太監聲嘶力竭的叫喊著。

  他實在想不通,好好的一個計劃怎么就變成了這個模樣?洞房里的皇上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西苑,又神乎其神的炸塌了西華門,最后,連勇士營都被一群童子軍打敗了……這世道到底怎么了?莫非天佑奸佞嗎?

  廖浪這個廢物!想到勇士營,王岳又是咬牙切齒起來,自家花了那么多銀子養的一支精兵,就毀在這個廢物手上了。西華門塌了怨不得人,可能是那謝宏又有鬼花樣;眾寡懸殊之下,禁軍打不贏童子軍也可以理解……

  但是,就憑那里的數百精銳怎么可能連半刻鐘都抵擋不住呢?被打敗以前,好歹要送個信來吧?真是廢物!

  “走,咱們去慈寧宮!”王岳恨恨的唾了一口吐沫。

  廖浪其實不是廢物,他當年也是在邊鎮混跡過一陣子的,手上也沾過血,而他手下的那些心腹,雖然在宮門坍塌的時候傷亡了一些,可主力還算是完整的,他布置在宮門附近準備搶人的那些都是精銳,那些人只有最前面的幾十個受了傷,剩下的都保持著戰力。

  被他鼓動后,這三百多人也都是豁出去了,也顧不得對面的敵手是皇上,都是紅著眼殺了上去,想著對方不過是一群少年,對陣都是全憑血氣,只要狠狠的把沖的最前最猛的一部分殺傷了,剩下的想必也就不戰自潰了。

  可是,事情完全沒有按照他們預計之中那樣發展。

  對戰的雙方都沒有結陣,宮墻的豁口雖然不小,但是在千人規模的對戰中,實在算不得什么,這也是廖浪等人信心的由來之一。

  敵人再多,可能直接通過豁口的也就那么百十個人,他們面對的也就是這百十個人,憑雙方戰力的差距,怎么也能擋住了,就說是反推回去,反敗為勝也不是什么妄言。

  和禁軍們完全的各自為戰不同,近衛軍沒有結成大陣,卻結成了無數個小陣,每九個人為一隊,每隊最前面的就是拿著大盾,身穿護具的捕手。

  看見捕手的架勢,禁軍都是頭疼,這完全就是個烏龜嘛!刀砍箭射肯定是不行的,至少也得用斧錘之類的重兵器才能傷到人,可大伙兒是來守宮門的,只有刀槍弓箭而已,誰沒事帶著那種累贅啊?

  倒是長槍可能會有用,護具總是有空隙的,循著空隙捅進去就是了,破了最前面的烏龜,想必后面的就只能任由砍殺了。

  可沒等禁軍們調整隊形,又是發生了變故,對面突然飛過來了一堆黑乎乎的東西,看似不快,但實際上也是轉瞬即至,讓很多禁軍想躲都沒能來得及。

  那黑影似是鐵球一般,砸在身上自是劇痛,有那倒霉的被砸中面門,更是直接翻身便倒。廖浪武藝最高,倒是沒中暗算,躲開之后,他舉目一看,發現每個九人小隊當中,除了突前的防御手,還有一個落在最后面游弋的,扔暗器的正是那個投手。

  “弓箭手呢,開弓,射死那幾個放暗器的!”看見自家兄弟倒了好幾個,他心下自是大怒,趕忙回身招呼弓箭手。

  十幾個弓箭手應聲上前,正要拉弓攢射時,對面卻又是幾枚暗器丟了過來,好歹這次有了防備,大多都躲過去了,躲不過去的也是護住了頭臉,總算是沒人中暗算倒地。

  可沒等他們送一口氣,突然火光一閃,其中一枚暗器竟然爆炸了!

  慘叫聲立時就響成了一片,在爆炸中心的禁軍都是翻身而倒。這樣的情形不單發生在廖浪這一處,而是整條戰線上處處都有的。有那心思快的,馬上就想到了這是什么東西,這不就是皇上以之炸塌西華門的震天雷嗎?

  剛剛強壓下去的恐懼又被勾了起來,便是廖浪的心腹,腳下也有點發軟,直想著退縮下去算了。

  “他們不敢近戰,那震天雷數量也不足,沖上去,沖上去才有活路!”廖浪臉上被彈片劃出了一道血痕,不過倒是沒受什么嚴重的傷害。

  傷口雖疼,他心里卻是明鏡一般,以這些少年的士氣,要是轉身逃跑,反倒更容易被追殺。自己這些人身上多少都有著甲,而對方除了那個拿盾的,都是輕裝,人數又多,自己這邊真的逃跑的話,恐怕轉眼就會全軍覆沒了。

  反倒是對方雖然武器犀利,防御也厚重,可近戰能力無論如何也比不上自家這些精銳,而那震天雷肯定也是數量不足,否則就不需要用虛招了。

  那東西一個就能炸倒一片,如果剛剛那一輪都是真家伙,禁軍恐怕已經是全軍覆沒了,哪里還需要再打?想通了這些,他也是大呼酣戰,急沖上前,身后的親信也想明了這個道理,呼嘯而上。

  對面的近衛軍更是絲毫也不退縮,迎面而來,眼見就是一場血戰。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